历史穿越小说鼻祖拍这样,别说古天乐吐血,黄易的棺材板都压不住

不好意思,一口气刷完8集新版《寻秦记》,只想吐血三升——你们真的是下定决心,要把这部经典小说毁得一干二净吗?

武侠小说界素有“金古温梁黄”的作家格局,而《寻秦记》正是黄易大名鼎鼎的代表作。在清穿网文尚未泛滥的古典年代,黄易用《寻秦记》一举开创了穿越类型之先河,其叙事结构之宏大、人物塑造之丰满、与历史贴近之紧密、剧情演绎之起伏,都堪称经典。

距离2001年古天乐版的三色台《寻秦记》,也有足足17年。曾经陪伴一代人成长的口碑剧集,虽有怀旧的味道,却也亟需在时代蝶变的当下,拥有全新的演绎。

投资号称达2亿,《陆贞传奇》《蜀山战纪》导演梁国冠执导,吴奇隆担任艺术监制,陈翔、郭晓婷、夏楠等主演的网剧《寻秦记》应运而生。但从前8集来看,网感的粗糙模仿、台词的现代口味、历史常识的纰漏、朝堂权谋的虚化、撩妹的日常展现……都显示出《寻秦记》只是套用了IP光环,全面走向了经典改编的虚无而已。

从特种部队战士到“火影”太空人,掺杂了五毛科幻的古装夹生饭

有香港著名武侠宗师原著小说打底,曾掀起穿越狂潮的《寻秦记》,是名副其实的大IP。古天乐版项少龙问世以来,书迷、剧迷、穿越迷一直念念不忘——内地网剧《射雕英雄传》都能重塑经典,《寻秦记》为什么迟迟难以问世?

号称更大程度尊重原著的网剧《寻秦记》,在官宣中表示不会参照TVB版进行改编,而是另起炉灶,重新购买原著IP进行二次创作,“最大程度还原原著情节与格调,满足书迷、剧迷和穿越迷的期待”。

经典小说的时代性改编,人设改编本是无可厚非,网剧《寻秦记》让项少龙从特种部队战士变成了太空人——在这里,穿越回战国末期的项少龙,是未来世界操控宇宙飞船的飞行员。在不知所谓的科学实验遭到攻击后,黑洞、反物质炸弹、光速行驶等高概念接连抛出,自带主角光环的吴奇隆站出来要拯救世界,一头“火影”打扮的陈翔“表示不服”,用他的智能手环电晕了吴奇隆,带着邪魅的微笑穿越到战国时代。

网剧《寻秦记》试图走出在类型创新上玩出花样,要知道,在原著《寻秦记》小说里,“高科技”的玩意可从没有过。可在穿越之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飞行舱画面,闪耀着24K纯内地特效镜头的五毛质感;穿越之后,乘坐飞船迫降的画面,有明显的CG痕迹,也与2亿投资的大制作靠不上边。

更奇特的是,项少龙的智能手环+宇航服从此成为了行走江湖的“神器”。自带电压的宇航服,能让项少龙秒杀一票战国时代武侠高手,甚至让赵国第一剑客连晋都败下阵来;智能手环更是不用充电的BUG道具,撩妹可以靠它——它像投影仪一样,能投射满天星河,退敌也可靠它——它还自带发动机功能,能让人形风筝飞起来!

把科幻+古装+穿越杂糅到一起,是网剧《寻秦记》的某种尝试。但看完了这些“狂拽酷炫吊炸天”的设定,只能感叹,怪不得国产科幻《三体》总是难产。

把过时段子当做新鲜网感,满屏的天雷滚滚与历史错误

一坛历久弥香的老酒,如何通过接地气的时髦包装,重新风行天下?把落伍的时髦、过气的段子当做新鲜网感,大概是网剧《寻秦记》对于流行审美的最大误解。

原著小说《寻秦记》的文本创作中,本有粤语词汇拗口、现代词语乱入的先天不足。在影视化过程中,努力贴近“新新人类”的网剧《寻秦记》,本有机会重新演绎,却用莫名其妙的网络语言,重蹈覆辙:

“我对你的崇拜,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猥琐发育,别浪。”

“我们要与时俱进。”

这些莫名其妙的台词掺入其中,不仅没有任何喜剧效果,反倒强迫使人出戏。

或套路/乱入的桥段,也在逐步消磨观众对网剧《寻秦记》的好感。国产电视剧迭代进化多少年了,乌廷芳与项少龙欢喜冤家的关系,竟然还要靠“偷看洗澡”的梗来建立;以“鸟人”身份进入乌家堡的项少龙,被视作陨星上掉来下的天外来客,竟然把剑柄当麦克风,对着满屋子的古人唱了一首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

如果天雷滚滚的剧情,尚属对流行审美的某种曲解;那么随处可见的历史纰漏,则是剧作本身的粗糙与不严谨:

在曹操尚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战国末期,会有“挟质子以令天下”的说法?更何况,战国七雄中秦虽虎狼,却达不到号令天下的地位。

在美国人本杰明·富兰克林著名的“风筝实验”之前,中国古人竟然已经有了“电”的概念,并把项少龙宇航服的“特异功能”,称作“电晕”?

典故来自《世说新语·言语》的“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用来形容整体遭殃,个体亦不能保全,又如何从战国时期的古人口中说出?

至于东汉蔡伦改造了造纸术,降低了纸张的制造成本,让“蔡侯纸”风行天下,也是秦始皇统一中国300多年之后的事情了。本应是竹简的书写材料,又怎么变成了纸?

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弹幕上刷屏的吐槽,是给剧方提个醒,别再犯这种常识性错误了。

情感纠葛为主历史风云为辅,穿越雄文变成古装言情

黄易《寻秦记》之所以能名列经典,不仅在于它开创了历史穿越小说的全新类型,更在于为今后同类小说的创作,确定了一整套基本范式:主角需要学习武功来增强武力值、投身豪门世族来登上时代舞台、利用超出古人的历史/科技/政治知识来获得晋升、拥有妻妾成群的豪华“后宫”——某种意义上看,小说《寻秦记》是男性向的,它满足了男性读者参与历史进程,与历史人物共同主宰时代命运的终极幻想。

在女性观众为主的网剧时代,网剧《寻秦记》让穿越雄文,变成了古装言情。原著小说中,项少龙的“后宫”极其庞大,纪嫣然、赵致、赵柔、秦清、婷芳氏、田贞、田凤等多个女性错步登台,大段的性描写也让《寻秦记》有“小黄文”之称。古天乐版《寻秦记》把女性角色进行了糅合简化,虽然情感戏依然是占据大头,但历史风云依然比重甚大。从网剧《寻秦记》的前8集来看,撩妹成了项少龙最重要的“工作”:

虚拟的角色“星云”,是墨家钜子的外孙女,天真浪漫又单纯可爱,被“鸟人”项少龙轻松俘获。撩妹达人项少龙用“摸头杀”、“看星河”、“画心心”等几招,就轻松拿下;

乌廷芳与项少龙则是不打不相识的感情套路,双方你追我赶、设套与恶作剧的相爱相杀,没有“仇人”的分外眼红,反倒透着恋人之间的相爱相杀。

而从现有剧情来看,未来的秦王、现在的赵盘,对星云也是一见钟情。这意味着,项少龙要和秦始皇嬴政上演三角恋了!哦对了,还有那个深爱着乌廷芳的连晋,未来将走向黑化,誓与项少龙你死我活……

情感戏份走向杰克苏,历史风云却被弱化。前8集的和氏璧失窃事件、乌堡主身陷囹圄都围绕秦赵两国关系展开,蠢笨如猪的反派、脸谱化的机械表演、无脑式的剧情推演、简陋的道具陈设,都让网剧《寻秦记》变得有些面目可憎。

2017年驾鹤西去的黄易,大抵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寻秦记》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吧?套用网友们刷屏的那句话:古天乐要吐血,黄易的棺材板也压不住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