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8)

96
李一十八
2017.08.22 15:47* 字数 5291

04002.jpg

死神背靠背(7) 倒霉的学生 简单的往事

                                        男人的公司  女人的家庭

有些事情是知道的,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有些事情是不知道的,只是假装知道而已。但知道的事情毕竟是知道的,早晚都会知道的。不知道的事情毕竟是不知道,早晚会意识到不知道你不知道的。

“然后你们就去调查周芒那里了吗,赵阿姨??”我问。

“说什么呢,小龙,你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真是的!”小鹏反诘。

“你才是聪明人算糊涂账呢,我有说瞎话吗,再说了,我一直睁着眼睛呢!”我说,感觉莫名奇妙,这个小鹏是哪根筋不对了。

“我妈什么时候去调查了??”

“你妈没去,难道我去了啊!”

“我真的没去,小龙!”

“难不成我去了吗??”我说,更加莫名其妙了。

“我真的没去啊,小龙,你忘了吗!”

“难道你那个时候已经是局长了吗??!不对啊,您不是说您当时还只是干警吗,虽然说,确实是,是被下放的。”我说。

“小龙,你知道笨蛋的笨是一个竹字头,下面一个本字吗!”小鹏说,说得一副义正言辞有理有据的样子。

“我知道啊,”我瞬间意会了,说:“难道你这个笨蛋不知道吗!”虽然我不知道我到底笨蛋在什么地方。

“到底是你糊涂还是我糊涂啊,你清醒点!”

“拜托,这是茶,不是酒,是你糊涂!”我说,端起那杯茶,象征性地喝了一口。

“我知道这不是酒,但你不知道这就是茶。”

“别闹了,小鹏,你再闹,他真的糊涂了!”赵阿姨说,端起茶杯,慢慢地品了一口。

“怎么了??”我说。

小鹏瘪着嘴巴,想说话却没有说话的样子。

“我当时还没有调到横街派出所呢!这些都是我后来听所里的同事说的,基本上都是听所里的同事说的,我当时还没去那里呢!”赵阿姨忍不住笑笑,赶紧端起茶杯遮住自己的嘴唇。

“好吧,或许,应该,此刻,故事开始了!”我讨了个没趣,但是好歹是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瞬间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笨蛋了。

后来,也是按照赵阿姨的思路,一般的一个干警都会有这样的思路,他们就去周芒那里获取线索了。

周芒和金银结婚,当时已经是六年了,在金银死的那一年,她们已经结婚六年了,按照周芒的说法,她们两口子的感情挺好的。

而金银的公司也成立已经五年多了,在两人结婚以后,没有半年的时间,两人就一起成立了这个公司。

虽然所里的同事都是想知道周芒是否知道金银和蒙霜之间的事情,或许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或许周芒知道这个事情,或许周芒不知道这个事情。或许金银和蒙霜之间真的没什么。但是有一样事情,在当时看来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对于整个案件却是比金银和蒙霜之间的事情重要得多。

那就是金银的那个投资咨询公司。

这个公司和金银有直接的紧密的联系,如果在周芒那里,金银和蒙霜之间的事情得不到确定,那这家公司的事情或许能够提供帮助。

所以,而且刚好,周芒很愿意和所里的同事交流她们两口子公司的事情。

“那,赵阿姨,我有一个疑问!”我说。

“推理小说发烧友!!”小鹏冲我竖了竖大拇指,仿佛他知道我要问什么的样子,或者仿佛他早就知道我要问什么的样子。

“怎么了??”赵阿姨说。

“为什么只调查杀死金银的凶手,而不去调查杀死蒙霜的凶手!”我说,事情进展到了这一步,虽然这是一个已经结案的案子,但是我总觉得这是两个案子,杀死金银的是一个凶手,杀死蒙霜的是另一个凶手,或许这两个凶手吃不准也是一个凶手,但这不应该是一个案子。虽然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很近,但两个被害人明显有点孤立,有点脱离联系的那种。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妈,两个人虽然认识,但两个人毕竟是不同的人。”

“我了解这个案子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虽然结案了,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案子,而且先前都说了,我也一直这么认为,这个案子很复杂,这个案子不简单。”赵阿姨说。

“其实,我和小龙的心里,我觉得他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也有这种想法,所里当时不可能没有人怀疑过这个事情,也就是说,有人和您的想法一样,妈,也有人认为这是两个不同的案子。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小鹏说。

“那为什么没有说出来呢??”赵阿姨莞尔一笑,喝了口茶。

“我来说吧,我的内心确实是有这种想法的。所里的你的同事,赵阿姨,明说了吧,赵阿姨,毕竟您当时还没有调到横街派出所,这个事情挺大的,都上媒体了,出动了不少人的,我想,至少是这样的,所里的人都知道他们是没有能力处理好这个事情的,但是金银的案子又是必须处理的,所以一旦找到了什么线索,就尽快结案。可很是天遂人愿,居然死了个蒙霜,而蒙霜的手里恰好有那个刻着金银两个字的羊脂玉佩,顺理成章就可以结案了。蒙霜的死,或许真的不是那么回事!”我说。

“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赵阿姨点点头。

“可能蒙霜的死另有隐情。但是所里的警察,你的那些同事,当时那些还没有成为你的同事的同事,却想着敷衍了事。对于一个陌生人的死,就这么不闻不问了。”小鹏说。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蒙霜确实是从天桥上面跳下去的,当时是夜里,那个天桥几乎是没有人的,所以不能确定蒙霜死的时候周围有没有人,或者有什么人。我了解你们的想法,如果蒙霜不是杀死金银的凶手的话,那蒙霜就是被人谋杀的。这样推论的话,蒙霜死的时候,旁边一定是有人的,而且可能提前就想好了,约蒙霜到在指定的时间到那个地方,可能是在谈什么,然后然后才出现蒙霜从桥上坠下的事情。但这一切只是假设,没有任何的根据,没有人从那里路过,也没有认识蒙霜的人说从那里路过。所以一切都只是假设。”赵阿姨说。

“如果假设成立呢?”我说。

“那金银就是蒙霜和那个人的中间人,就像赵军是金银和蒙霜的中间人一样。”小鹏说。

“看来你这个笨蛋还是有点聪明的!”我想摸摸小鹏的头,可是给他闪过了。

“你才是笨蛋呢,我一直聪明着呢,从我出生那天开始,我就聪明着呢!”小鹏说,嘿嘿坏笑。

“好吧,我也不是笨蛋。”我说,严肃极了。

“可你们的这一切都只是假设,没有事实根据的,所里的同事也没有调查到任何的事实根据。你们的一切都只是假设!”赵阿姨说。

“可是如果这个假设不是假设,横街派出所背后的事情也不可能被假设了。”我说。

“对啊,所以我才说这个案子很复杂,不简单。”赵阿姨说。

“那金银的公司是一个什么公司?”我问,小鹏也是一副欲知详情的样子。

周芒确实跟所里的同事说了很多很多公司的事情。

公司的名字就叫“金周投资咨询管理公司”,不过照周芒的说法,这个公司只有个空壳子而已。倒不是说这个公司里面没有员工,如果只有金银一个人,这个公司根本就没有生意可做。

这个公司从事的就是帮助其他的公司管理钱财的工作,包括现金,股票,期货或者其他和现金挂钩的东西。而金银的朋友圈里面根本没有这号人物,他是不可能认识这样的人的。

成立这个公司的初衷,是周芒的父亲的主意,周芒的妈妈表示赞同,而周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只是那个金银,当时是一头雾水,虽然他结婚后就知道周芒的家里挺有钱的,可是对于要成立一个公司,他不知道是该赞同,还是该反对,赞同吧,因为这毕竟是一件好事,反对吧,因为他没有这个实力,而周芒的性格,据他了解,周芒也是这么说的,不适合开公司,更不适合管理一个公司。

不过周芒的父亲说:“一切不会的都可以学啊,万事开头难,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啊!”

然后这个公司就成立了——金周投资咨询管理公司。

公司的第一批顾客都是周芒的父亲拉来的,很多年的老友拉来的,合作过几次的也尽量撮合。金银是个能喝酒会喝酒的人,但那半年,是金银从来都没有喝过这么多酒的半年,每天都这样。

差不多半年以后,公司就步入正轨了。

这个时候,周芒的父亲就放手了。

金银靠自己的老丈人,还有老丈人的朋友,干起了一家公司。而公司后来的业务,都是从老丈人的朋友的那里介绍的朋友而来的,当然了,反正就是吃饭喝酒,互有利益的往来。

其实,金银管理这个公司,他的人有严重的不足。周芒详细说了这些事情。

金银算是一个外向的人吧,但不是非常外向的那种,有时候因为某种事情沉默起来会让别人觉得他是个哑巴。

金银的逻辑性和条理性还是有的,他自己也是打工过的,对公司的大小事务都很了解,对于公司的运作模式也是了如指掌。

只是金银常常碰到让他头大的事情,每隔一两个月都是有的,关于公司最上层的一些事情。他对这些事情,往往不仅仅是没有办法,而且往往是没有想法。

遇到这种事情,金银就会跟周芒交流。

毕竟是有钱人家的女儿,虎父无犬子,强将手下无弱兵,虽然没有达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程度,而且周芒打工多年,对社会世事还是有相当的了解的。周芒几乎就成了金银的百忧解。

可金银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周芒是知道的,周芒的父母也是这么想的,金银也争气,一直在努力长进。

在金银出事的那一年,两人很少因为公司里的大事而交流,半年也不一定有一次。

没有人会想到金银会出事,周芒没想到,周芒的父母更是没有想到。

可是,金银偏偏就是出事了。

然后,所里的同事问两口子的感情问题。

周芒一口就说,两人的感情很好,只是因为金银的业务多,经常在外面喝酒,有时候会喝到凌晨两三点钟,所以后来就在别处买了房子,金银喝晚了就直接到最近的房子睡一觉,不用回家。所以金银一个星期不回家也是常事。

所里的同事问她,金银这样,她就不担心什么吗!

周芒说,担心她肯定是担心的,哪有妻子不担心丈夫在外面的。可是担心也只能是担心了。她述说了几次金银醉酒后的情况,一起喝酒的朋友把他送上的士就道别了,而金银一个人在的士上回家。是回家的路,但金银并没有回家,喝得晕头转向的,随便往地上一躺,就睡了。周芒说了她曾经发现金银的地方,菜市场的门口,车站旁边的烧烤摊,垃圾站也发现过一次,有两次就是在家里的楼梯间睡着了。所以后来干脆买了别的房子。

所里的同事问周芒,金银一共有几套房子。

周芒说最多的时候一共有五套房子,不算他们一直住的这一套,一共有五套。春江小区的那套房子她是知道的,可装修好了以后,她一次也没有去过。其余的四套,金银想扩大业务,断断续续都卖掉了,收回现款,然后做点别的事情。

所里的同事又问她,春江小区的这套房子也是打算卖的吗?

周芒否定了干警的想法。她说了原因,春江小区附近有一条美食街,那里什么美食都有,平时吃饭喝酒都可以到那个地方去,所以干脆没卖。

“那蒙霜这个人,你认识吗?”当时问这个话的人就是朱明明。

“不认识。怎么了??”周芒回答。

“她死了!!”

“不会吧,不会跟我老公有什么关系吧!”

“有关系,我们怀疑她是杀死你老公的凶手,但现在只是怀疑阶段,没有确凿的证据。”

“那她为什么会死呢??”周芒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畏罪自杀!”说这个话的人是刘强。

周芒听到这个话以后,陷入了沉思,但是并没有表述自己沉思的是什么。而当时的同事,只是以为她们蓦然提起了金银的死,周芒陷入了对亡夫的哀思中。所以警察也没问什么。

“那你觉得蒙霜会是金银的情人吗??”朱明明干脆直接问了。

“不知道。”周芒摇着头说。

“那金银有没有情人呢??”朱明明继续问。

“不知道。”周芒又摇了摇头。

“你没有发现你丈夫可能的蛛丝马迹吗,我不是确定,我是说假如,或许可能的什么痕迹,毕竟你丈夫几天都可能不回家!”刘强说。

“我从未在家里或者他的嘴巴里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我们两口子的感情可好了。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情人。”

这个时候,还是朱明明有经验。

“你说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是不确定他有没有,还是真的一般的所谓的不知道!!”

“我不确定他有没有,我想,应该是有吧,我从来不问他这些事情,就算有,他也不可能说实话的。所以,我从来不问。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而且我们最近就打算要孩子了。可我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说着周芒就哭了。

“这么说,你感觉他是有情人的,就算有,你也不打算和他离婚,对吧!”刘强说,朱明明当时拉了拉他的手,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对,”周芒哭得更厉害了,说:“我就是因为这个才从小不听我爸的话的,我爸就是有过情人,我很恨我的爸爸,所以很早就出去打工了。我宁愿打工,也不愿意见到我爸爸。但对于金银……我恨不起来,他是我丈夫。我们还想要孩子了呢!”周芒说的时候,泪水止都止不住。

赵阿姨的同事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周芒平静下来。

“这段调查告一段落了??”我说。

“好像听得挺轻松的样子。”小鹏说。

“费了这么多功夫,还不是没有收获。”我说。

“是啊,”小鹏说:“我都恨周芒的老爸了。可是人都有自己的环境的,金银进入了周芒父亲的那个环境,或许,不确定吧,我不知道该不该恨他,可不可以恨他,或许吧,有点了。”

“人的存在是不能脱离环境的,金银本来是有自己的环境的,可人一旦脱离的原来的那个环境,人还是那个人,但心,不一定还是那颗心了。”赵阿姨说。

“议论??我也会!!”我举起手来,仿佛还在学校的样子。

“你来!!”小鹏说,却冲我挖了挖鼻孔。

“所谓人,就是怎么对待别人吧,周芒的父亲是怎么对待人的,周芒又是怎么对待人的,而金银又是怎么对待人的。虽然他们都这样,但这个不一定正确啊!或许只是不在任何情况下都正确的。”我说:“怎么样???”

“你这也叫议论!!一轮吧,一轮太阳在天上。”小鹏指着窗外说。

“臭美!”我说,顺着窗户看出去,大概是下午四点钟左右了,说:“太阳不在天上,难道在你家的厕所里啊!”

“你的嘴真臭!”小鹏用手掌扇扇鼻子。

“好了啊,虽然对于蒙霜是不是金银的情人,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我们至少是了解了金银的公司的情况啊,对不,这对于把握整个案子都是有作用的,对不!!”
死神背靠背(9) 遥远的黄昏 诡异的凶手

死神背靠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