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31)

96
李一十八
2017.08.30 14:41* 字数 5025

02001.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30)
死神背靠背目录

                             忆往昔岁月 莫明的等待

事情来了,事情真的来了,事情真真正正地来了。该美好了,该是真正的美好,该是真真正正的美好了。

“其实,照我看,这个蒙霜还真挺老实的。”我说,对这个人做了一个初步判断,虽然我承认自己涉世未深。

“对,确实是个老实的女孩子,虽然早恋,但不影响她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就是一个老实的女生。”小鹏说,和我有类似的想法,说:“只是她并不像在火锅店里那样,那样的话少,那样的沉默。”

“对,蒙霜那时虽然还是个刚刚踏入社会的学生,但她已经是一个有性格的人了。她有自己不被人注意的一面,她有没有暴露出的一面。”赵阿姨说。

赵阿姨然后介绍了一下蒙霜,整体的蒙霜,她后来调查多年获取了很多资料后的蒙霜。

蒙霜确实个老实人,是农村出来的一个老实女孩。只是她并不是一个话少的人,和她谈得来谈得拢的几个人朋友,都说她是一个话异常多的人,甚至有人听她说话说烦了,说她是个话包子,也有人说她废话超过文化,她当时就回答“我本来就没文化,一个高中结业生,哪里来的文化”。可是蒙霜并不是跟所有人都谈得来,在赵阿姨仔细调查过后,具体了和蒙霜谈不来的人的具体类型。第一类就是给她介绍过男朋友的类型,张宁宁永远是她的心头恨,虽然她和张宁宁的分手异常平淡。第二类就是平时喜欢嚼舌根搬弄是非的人,蒙霜总是有意识地远离这些人,她不喜欢和这些人打交道,应该是性格使然吧!还有就是工作上,那些特别喜欢指指点点却从不指点人的人,总是说这里没做好那里没做好,又不是个官儿,官架子还不小。蒙霜讨厌在这类人。

蒙霜的性格,没有强势的一面,而且虽然老实,但并不是个笨蛋。蒙霜的同事都这么认为的,蒙霜一点都不笨。同事里经常有人找茬欺负她,叫她做这做那,本来那些事情不该她做,如果是别人找她帮忙,她也是愿意做的。可是那些人一副颐指气使得意洋洋的样子,蒙霜是很看不惯这种人的,表面上答应马上就做,背地里也搞鬼名堂,有时候还会让别人吃不了兜着走,有一次某个同事挨老板训斥就是她在捣鬼。同事们因为这事背后笑话了那个人好久。

“看来蒙霜的生活还是挺丰富的,不像开始调查的那样,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我说。

“其实还是有点沉默寡言,只是聪明灵气,看她在学校的经历就看得出来。”赵阿姨说。

“我也觉得,妈!”小鹏说:“蒙霜毕竟早恋过,没有一个早恋的孩子是听话的,可能蒙霜是这群不听话的孩子里面最听话的,但毕竟早恋了。而且她对张宁宁,应该是真心的,在她心中还没有结婚这些想法,但她的爱情绝对是纯粹的,有点像言情小说中那样。所以才会在最后,气崩了,连高考都没有参加就逃了。”

“有理有据,言之成理。”赵阿姨冲小鹏,也就是他的儿子,竖了竖大拇指。

“可是开始的调查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蒙霜和金银的关系根本没有浮出水面。”我说,很疑惑,毕竟这样有作伪证的嫌疑,虽然不是在法庭上。

“其实同事们都是了解蒙霜的,之所以这么说这么做,都是因为怕事情落到自己头上。毕竟就算蒙霜和金银的关系没有明摆着,但看到过几次的人心里都明白。何况一次死了两个人,难免心中有些惶恐害怕。而且她们隐瞒的事情并不影响我对蒙霜的调查,蒙霜的事情只是不断得到补充,并没有违背最初调查到的结果。”赵阿姨说。

“可是影响到了结案啊!”我说。

“没错,如果一开始就确定蒙霜和金银的关系,后来的事情会好很多,至少周芒不会那么冲动了。”小鹏说。

“不会,这个真相浮出水面,蒙霜依然不是杀死金银的凶手,而真正杀死金银的凶手,当时是不能够调查出来的。后面的事情应该是差不多的。”赵阿姨说。

“那蒙霜为什么会成为金银的情人呢,我看蒙霜不是个贪财重利的人啊,赵阿姨!”我说。

“英雄所见略同。”小鹏说。

“这里只有我一个英雄,好不好!”我说。

“都是英雄,都是英雄!”赵阿姨赶紧打住:“听我讲接下来的事情吧!”

接下里应该是蒙霜和金银的第三次夜遇,我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

确实是第三次,而且是决定命运的一次。

那天,蒙霜又是最后走的一个,不过不是紧挨着上一次了。自从上一次和金银的遭遇后,她就有意识地避开那条小路,宁愿多走十来二十分钟的路程,也不想从那条小路经过。她不是怕遇到金银打劫,更不是怕金银对她不轨,只是她不想走那条路,他只是不想,内心对此并没有清晰的想法。

可是又是那么一天,在下班的路上,她忽然想到金银。金银会不会还在那条路上,坐在那里傻傻地等待,像个神经病那样。

这么一想,蒙霜就觉得金银挺可怜的。

于是她朝那条小路的方向走去,虽然金银不一定在那里,但她还是向那个方向走去。不能让金银那个傻瓜在那里等着。

进了那条小路,蒙霜老远就看到一个人蹲在地上,低垂着头,仿佛和尚睡着了的样子,只是腿并不是盘着的。

那个人一定是金银。本来蒙霜老远就想喊他名字的,可是嘴巴动了动,没有喊出口,只是一步一步走近。

到了金银的跟前,金银也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蒙霜。

蒙霜就那么看着他,脑袋低垂着,一动不动,仿佛蔫了的树叶一般。而衬衣和裤子都是干净整洁的,和整个身形不匹配,看久了会有种怪怪的感觉。

“金老板!!”蒙霜低下头,小声唤他。

金银抬起头来,好不容易才把眼睛睁开,看了眼前的人许久,才确定这个人就是蒙霜。

“哦,今天恰好路过,我就在这里坐坐,歇口气,不是来回忆往事的,绝对不是。蒙霜!”金银说,有些慌张,金老板有些慌张。

“金老板,你这不是第一次了吧!”蒙霜笑嘻嘻地坐下来,挨着金银,她觉得这个金银真是个傻帽,比张宁宁追她的时候还要傻,而且是一个已经有公司的老板,怎么傻帽起来这么前无古人。

“你知道的,我在春江小区有套房子,喝了酒,不是太醉,我就喜欢到处逛。有意无意总是逛到这个地方来,而且都是一个人,所以时不时在这里坐会儿。没有想到今天会遇到你,好意外。”金银说,动了动腿脚,大概是坐了太久没有活动,腿脚已经有些麻了。

“金老板经常喝醉酒吗?”蒙霜说着靠在金银的肩膀上,看他什么反应。可金银没有反应,木头似的,没有拒绝排斥,也没有接受说个什么。

“我是生意人,喝酒是经常的,喝醉酒也是常事。你见怪不怪了,你们赵老板也是经常喝酒的人,是不?”金银说,这才把蒙霜的脑袋往外推,说:“这样不合适,这样不合适,我老婆知道了会骂我的!”

“你家里不是没有老婆吗,上次我送你回去的时候看到了,你家里空无一人。好怪哦,你!”蒙霜说,故意嗲着说,其实她只是想满足一下这个可怜人的内心,不管他的家室,毕竟一个三十岁不到的老板,愿意花很多时间来回忆往事,他一定有不能言说的心结。

而蒙霜的那个“怪”字,说透了蒙霜内心的想法,也说透了蒙霜和金银的关系,只是她当时压根儿没有意识到而已。

“我只是在春江小区有房子,那里不是我的家,我记得跟你说过啊,我结了婚的啊!”金银说,往旁边坐了一点,说:“蒙霜,你今天好怪啊,我真不是到这里回忆往事的,我只是累了,刚好路过这里,歇口气而已。”

“金老板是做什么生意的呢??”蒙霜岔开话题,其实她根本不关心这个,她只是随便聊聊。

“自己的公司,靠老婆的爸爸,也是我岳父,做成的公司,也就是赚点钱,喝点酒,喝点酒,赚点钱而已。”金银说到自己的本行,也就这么稍微长点的一句话,可见他对自己的公司有多么厌烦。而在公司里,这些事情可能根本不会被人给看出来。

“金老板的生意还顺利吗??”蒙霜问,头又靠在金银的肩膀上。她内心有了一种奇奇怪怪的感觉,金银是个可靠的人,所以她想把头靠过去,虽然金银已经承认他是一个有家室的人。

“经营得走就是了。这世上没有一帆风顺的坦途,也没有荆棘丛生的原地踏步。”金银说。

“金老板还懂哲理啊!”蒙霜笑个没完。

“都是经验之谈,哪里来的哲理的说法!我书都没读过几本。对了,你什么毕业来着??”金银问,心情好了很多,仿佛谈这些就是他想谈的一样。

“我高中结业,呵呵,您呢,金老板?”

“我高中毕业,差不多,我和你。”金银说,笑呵呵,仿佛仅仅是因为一个结业,一个毕业,他有了自信的样子。

“你有空教我做生意,怎样啊,金老板?”蒙霜真的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做事那么笨,叫你打个杂你都打不好,还做生意呢,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好了来吧!”金银说,并没有丝毫瞧不起的意思。

“金老板,你喜欢我吗,反正我被自己的男朋友给甩了。”蒙霜说,语气平静,只是眼神中有光芒。

“我是个有家室的人,我是个有老婆的人,蒙霜,虽然我们还没有孩子。”金银说,能有多正经就有多正经。

“我不介意这个,金老板,我只是没有男朋友,我不在乎我有没有丈夫。真的!”蒙霜说,感觉幸福近在咫尺,虽然这么做,她知道,是违背整个社会的道德的。

“不能这样的,蒙霜,这样会害了你一辈子。你还小,你有自己的前途和未来,你也有自己的路要走。听话!”金银说着摸了摸蒙霜的刘海。

“我就喜欢你这样。”蒙霜说着,头放在金银肩上,嘴里呼出的气都冲到金银脖子上了。

“蒙霜,我说过了,我是有家室的人,你怎么听不进去呢?”金银说,脸色明显变了,甚至在黑夜中都变深了。

“我知道,我也知道你喜欢我,所以我才主动说我喜欢你的。”蒙霜说,心跳应该都来了。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你胡说什么啊!”金银想都想不到蒙霜会这么说。

“那你为什么到这里来呢??”蒙霜问,这个问题看起来随意平淡,实际上是一针见血的。

“我路过。”

“你是专门到这里等我的。”

“我路过,好不好!”

“你专门到这里来回忆往事的。”

“我只是路过,好不好!!”

“我知道,你是一个缺少关爱的人,虽然你有老婆,但你确实缺少关爱,所以那天的事情你耿耿于怀。”蒙霜说。

“耿耿于怀??蒙霜,我可从来没有恨过你,我觉得你是相当可爱的。”金银说,必要的时候还是得解释解释。可是解释就是掩饰啊!

“露馅了吧!”蒙霜说,乐不可支。

“怎么了??”

“你说我可爱,你就是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金老板!”蒙霜说。

“我是老板,你也不是我秘书,没必要这样。”金银说着,推开蒙霜,自己捡了条路走了。

蒙霜并没有去追他,她只是大声吼:“我们都给彼此时间考虑考虑,金银,我只是没有男朋友。”

直到金银消失在蒙霜的视野中,他也没有回话。

其实,那段时间,金银公司已经出了问题了,这正是他每天都喝酒每天都大醉而归的原因。而蒙霜根本不知道这个,但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一个男人软弱的一面,一个大男人脆弱的一面。

蒙霜恰恰是喜欢上他的这点。

其实算起来,蒙霜和金银应该是相互喜欢的,蒙霜没有男朋友,那个该死的张宁宁,多想一次,蒙霜就更恨他一点。而金银,是个老板,而且人很好,蒙霜并不是想做小三,她只是想有金银这样的男朋友,仅此而已。她脑子里也没有别的想法。而金银这个人,早就在那天最后被蒙霜送回家的那晚,他的心已经深受感动了,只是他清楚自己的情况,自己的家里人,还有公司里出现的状况,而蒙霜还小,只是个半大孩子,金银觉得自己如果太过唐突,会害了这个女孩子。只是他有空的时候,总想回忆一下那晚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被感动,以至于他几乎在那条小路第一次遇到以后,每天都去那里等候,他并不盼望蒙霜一定来,他只是喜欢自己在那里等候的感觉,那种暖暖的感觉会渐渐从他心头升起,只要他坐得足够久。

而这一次,蒙霜把所有话都说敞亮了。

第二天中午,金银就到火锅店,给蒙霜送鲜花。

蒙霜吓了一跳,赶紧拉着金银往街角跑去。还好当时没有几个客人,而看到这一幕的只有一个同事,蒙霜这才没有被惊吓过度。

两人在街角就确定了关系,蒙霜愿意成为金银的情人,而金银也愿意有这么个可爱又老实的情人。

只是那束鲜花,蒙霜叫金银拿回去,毕竟同事们看到了会笑话的。

那天,在街角,金银吻了一下蒙霜的额头。蒙霜一直不知道金银为什么吻额头,明明是可以吻嘴唇的,反正你情我愿,也可以吻脸蛋的,可是金银偏偏吻了额头。

回到火锅店里,蒙霜装作一切正常地上班,而同事们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个事情。

其实那个看见的人,在蒙霜回来以前,就把整个事情说给所有人听,只是不知道那个男子是谁而已,只是有些岁数了,看起来比蒙霜大。蒙霜回来的时候,同事们都已经议论完了。

那以后,蒙霜还是上她的班,手脚也渐渐麻利起来,朋友也越来越多。

而金银也会时不时到赵军的火锅店吃上一顿,依然和蒙霜闲聊几句,看起来只是普通朋友。

不过,每夜的那个时候,金银都会在那条小路等蒙霜,而这无言的约定,蒙霜没有一次单方面毁约。

不到一个月,蒙霜就做了一个情人可能的事情,和金银,而不是金老板。

“一切美好都在眼前啊,赵阿姨,一切悲剧都是看不见的。”我说,知道后面有什么事情,忍不住对蒙霜唏嘘感叹。

“命呗!”小鹏嘟哝一句。

“蒙霜对金银是真心的,命运!命运总是和真心的人有缘,而且命运总喜欢捉弄真心的人。你们说,是不?”赵阿姨说。

我和小鹏都点了点头。
死神背靠背(32)

死神背靠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