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晚间大学校园的操场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们说时间是个什么东西呢?

它公平又无情。一天24小时,无论你去做什么,时间总量是绝不会变的,不同的是事物反馈给你的体验感。假如你喜爱阅读,可以去安静、舒适的图书馆畅游在文字里;假如你热爱体育运动,可以去体育馆或操场打球和跑步等;假如你热衷于男女之间情感交往,可以和一个可爱温柔的姑娘或者阳光帅气的小伙子黏在一起消磨时光,就算你去网吧玩游戏,那也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这一切没有高低贵贱的分别。“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做喜欢做的事当然可产生“乐”,尽管“乐”也各不相同。可是在现实环境中,光顾着乐不见得是好事。现实要求我们大学期间更关注于学习适应社会的各项技能。我们这样的年纪,大概一定要多吃苦才能乐的自然和安心。时间的公平让我们享受同等的时长,可是外界的硬性要求决定了我们使用时间的方向,如果不按这个来,乐也是苦乐。

这个问题我花了四年才明白,四年期间我常常混迹的场所就是网吧。四年后,我即将毕业,站在如往常一样安静、和谐的操场上,夜色如画,凉风习习,我的内心五味杂陈。不管你多么想回到四年前,将更多精力放在提高自身素质上,少去一点网吧,时间都会无情地拒绝你,因为它给过你机会了。

记得高中和刚进入大学那会儿,常常有写字的冲动,脑子也灵光,但不曾下功夫。近一两年,虽然还常有些新奇的想法,笔下却难落下满意的文章,那种对文字的陌生让我惭愧和失落。我确已辜负了曾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自己。


天气有点凉了,我拉起拉链,青春洋溢的学弟学妹们在绕着操场快活地走圈,说说笑笑。我突然觉得自己挺没用的,学习混的很差就算了,在师范学院这种男少女多的地方都没找到对象。不过我也发现了,就算女多男少,这女生该不找你就不找你,现在是信息时代,宁愿去和财经大学的男生谈恋爱,也绝不会被男女比例关系束缚。

我还在望着操场出神,朋友突然抛给我一个问题:“你说上半生和下半生的分界线在哪?”我本来是不屑于回答这种鸡汤类的问题,如今鸡汤文满天飞,毒鸡汤也多,不治病也就罢了,要是中毒就惨了。不过为了配合朋友,我顿了顿说:“不知道诶,你说说。”

“就在此时此刻。”如我所想,这是一个鸡汤式的回答。按年龄来说,我是没有到中年的,也就是说上半生还没过完,也不必去想那个分界线是什么。

“我想说的是,成长也是在此时此刻。”朋友的补充让我打了个冷颤。我突然觉得,刚才那些的自责和懊悔其实最烂了,一点实际效应也不能产生,像个懦夫神神叨叨一样。真的不如现在开始去做点什么事,谈不上能惊天动地和挣大钱的大事,做一些能让自己下半生不后悔的事才有些意义。

千字更文第十四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