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在最不懂事的年纪遇见你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我曾说我想专门为他写一篇文章,只是没想到,这句话能在这样早就实现。

    他是我高一那年的班主任,也是我的语文老师。到现在我仍记得第一次见他时的样子,开学的第一天,教室的讲台,手里的花名册,淡粉色的衬衫,和很好的天气。

    点完名以后他叫我们一个个站起来做自我介绍,最后告诉我们,他叫张驰,是我们的班主任,他把手机号写在黑板上,我们在下面刷刷地往本子上记着。

    也许是当时胆大包天到有着一股子不怕死的精神,斗胆在全班面前问了他主教哪一科,他非但没有一张严肃脸,反倒笑了。反问我觉得他像是教哪一科的,我说可能是教化学的吧,他笑着冲全班说他是我们的语文老师。我蓦地心中自喜,终于能有一个语文老师当我的班主任了。

    不知是因为对文学的情有独钟还是因为老天突然眷顾我帮我实现了多年以来想要找一个语文老师做班主任的梦想,所以对语文这门学科极为上心,导致偏科格外严重。

    我那个时候一点也不学习,班里排倒数的那种,在高一一年里学会了上课睡觉、玩手机、谈恋爱,以及逃课和顶撞老师等只有在小说里才看的到的不良少年的行为,没想到它们有一天竟如此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上。现在想起来还很佩服自己当初的勇气可嘉。

    我一共被他发现三次带手机,他只收了我两部。第一次因为上语文早读,他没来教室,我就偷偷在底下查挂号信单号,那时新概念名单就要出来,心情亢奋得不得了,各种查单号看看有没有自己的入围通知书。后来把中国邮政的单号截屏发到了空间里,被他看见了,大课间跑操的时候就把我叫到了办公室。后来我写了人生中的第一份检讨。

    他的脾气真的是出奇的好,有次因为换座位,他给调的位置我不满意,就去找他理论,他只皱着眉头跟我说让我爱坐不坐,一气之下我就翘了他的下一节班会课,后来他还是特别好脾气的问了我想坐在哪里然后尽量调得让我满意。现在想起来觉得当初自己真是任性,其实他有能力把我直接开除的,只是他没有这么做。

    他讲课的确让人没话说,只是我从来都不当他面夸他。他讲古文,一字一字极为细致,写作背景啊以及课文翻译啊说得头头是道,做的幻灯片也很细致。我在下面就专注于给他挑刺,错一个字一个音都要给他挑出来,特别爱抠字眼。

    那个时候觉得自己厉害啊,不知天高地厚的,什么都会了就不想写语文作业了,跟他提条件说我考试的时候保证课内的东西不丢分能不能不写语文作业,他说行,要是扣分了就得挨罚,罚啥他来定,我说好。自此以后倒也没丢过分,只是快分班的一次考试,浮躁得要命,一不小心把古文默写中的一个字写错了,丢了一分,便被他罚写了一百遍,写的我手都酸疼。不过倒也吸取教训,那篇文章我到现在还记得,以后所有大大小小的考试里考到那篇课文我再没出过错。

    后来高二文理分科,我被调去了另一个文科班,换了一个语文老师,班主任也不再是他。

    特别感动是就算是分班了他再也不是我的班主任,但无论我以后需要什么帮助他同样会尽力去帮我,就像还是我的班主任一样。很多事情都是他在帮我操劳。我心态不好或者陷入迷惘不知所向的时候都是他在一旁安慰我鼓励我给我指明方向让我尽早调整好心态,早日投入到学习生活中。

    前阵子给他过三十九岁生日,忽然间想起之前的许多点点滴滴,感触颇丰。现在到了高三,时常会回想起高一高二那段放荡不羁的时光,有无数句抱歉和无数句感谢想对他讲。谢谢,在最不懂事的年纪遇见你。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