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美访谈补完计划【上】第一战文字访谈部分(不断更新)

字数所限,又不想删除英文,又觉得还有很多东西在挖,所以开个新帖专门放第一战的文字访谈。上篇有链接过来。

F. 文字访谈(时间顺序排列)

1. 2011-1-18:MSN:法鲨访谈

http://jamsession.yuku.com/sreply/548/Latest-News

法鲨:There is a helmet (laughs), which is of course essential to keep Charlie-boy out of my head。

2. 2011-1-21:Collider 一美访谈

http://collider.com/james-mcavoy-interview-x-men-first-class-gnomeo-julie/

一美:整个故事就是关于展现他们为什么在其他X战警电影里是那样,展现Erik和Charles本可能是什么样——或者说X教授和万磁王——以及展现为什么他们不能是那样。我一直喜爱与Fassbender工作。我认为他很棒。我很高兴我们能合作创造些什么。(I’ve loved working with Fassbender. I think he’s great. I’m so glad that we got to collaborate on something. )

3. 2011-1-21 Cinema Blend:一美访谈

http://www.cinemablend.com/new/james-mcavoy-talks-x-men-no-bald-xavier%20-no-wolverine-and-re-shoot-details-22771.html

我们在拍最最后面的一点调整,我和Michael之间的Finale thing。我们在拍,我们还在拍啥?就是七零八碎的东西,我们没拍的或者不知道我们需要或者尝试着修正一点点,收紧一点点。我们某一刻在一条小船上拍了一点,这会很有趣的,然后上周很多水下的拍摄,我不能告诉你是关于什么,但是很让人兴奋。真就是七七八八的一些(补拍)。

4. 2011-1-22:EW:马修访谈

http://www.ew.com/article/2011/01/22/x-men-first-class-matthew-vaughn

马修:很难选X教授这个角色。所有角色中他是最无聊的一个,他最终会坐轮椅,一半时间还都在清高地说教。Patrick给角色带来了太多,我需要选一个能做同事情的演员——一个给他赋予让他闪耀的第四层面的。James字面意义上是我名单上的第一个,他说了yes,所以我很快就选到了第一个演员。

万磁王则是更有的挖掘的角色。我关注Fassbender很久了,我知道他会成为一个明星。他读了台词,简直太棒了。剧组其他人只是因他们的影响而留下。

5. 2011-2-12: Superherohype:法鲨访谈

http://www.superherohype.com/news/articles/126195-exclusive-michael-fassbender-talks-about-magneto

我们在电影开始遇见他时,他绝对是一匹独狼,他带使命而来,决不妥协,然后他撞上了(bumps into)Charles,字面意义上的撞上(collides into),然后便是他们relationship的发展,及探索60年代的Civil Rights Movement,Martin Luther King和Malcolm X.

听说James要扮演Charles Xavier,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吸引力,我想,“这真的很有意思”。作为他的大粉丝,我们十年前大致在《兄弟连》一起工作过。我很喜欢他。和他工作真的很容易。他就是个普普通通很实际的演员,我们坐下来确定那段relationship有我们想要的所有元素、那样的进展是好的、没有填充的场景,每个场景的拍摄都是有原因的。我们一起和马修写了很多东西,每一天我们都坐下来,确定每个场景很紧凑,是拍我们想要拍的内容。他们(EC)对彼此的不确定,嗅闻(sniffing)彼此,几乎像狗狗,然后就有一种真正的尊重,和对彼此的喜爱,然后relationship就破灭了。

(I like him a lot. He's really easy to work with, he's just a normal practical worker, and we sat down and made sure that the relationship had all the elements that we wanted and that the progression was a good one, that there's no filler scenes and every scene is there for a reason. We did a lot of writing together with Matthew, each day we'd sit down and make sure the scene was tight and that it was dealing with everything we wanted to deal with, the fact that they're unsure of each other, sniffing each other, almost like dogs, and then there's a real respect and liking for each other, and then the relationship fractures.)

6. 2011-2-23:LAtimes 一美访谈

http://herocomplex.latimes.com/movies/x-men-first-class-james-mcavoy-calls-it-a-love-story-like-butch-and-sundance/

问:听起来你忙着在LA做水下的工作啊。

一美:是我救Michael Fassbender的……这总是很有趣。我们之前就一起工作,我们在“兄弟连”相遇,这是我第一份电视的工作,或许是他的第一或第二份。我们都在伦敦周围骑摩托车,时不时我们会路过彼此,停下来击个掌或者拍个背什么的,He’s a lovely fellow.

问:接替工作的挑战。

一美:对我——对Michael的挑战都是展现一个相同的人在人生中的不同阶段。

问:形容一下EC在这部电影的关系。

一美:有点像爱情故事,像Butch Cassidy和Sundance Kid,那可真是两个男人间的爱情故事。他们在他们生命中第一次遇见了与他们自己平等的存在,一个能理解、沟通、推动自己的人。尤其是Charles,他被Erik和他的潜能迷住了。对Erik来说,Charles是第一个他信任到真正讲述他过去的人,也是第一个理解他过去可怕经历的人。(This is the first time in their lives they’ve met someone who is an equal of sorts, someone who understands them and can connect and push them too. Especially Charles, he’s fascinated with Erik and his potential. For Erik, Charles is the first person he’s trusted to really tell about his past and the first person to understand the horrible things he’s been through.)

7. 2011-3-8: A.V. Club:法鲨访谈

http://www.avclub.com/article/michael-fassbender-52742

法鲨:说到剧本,我更尝试着寻求和Charles这段realtionship的不同节奏,所以James和我常常和马修一起坐下来谈话,确保这节奏很紧凑。

8. 2011-3-30:IGN:一美访谈

http://www.ign.com/articles/2011/03/30/x-men-first-class-james-mcavoy-interview

IGN: 是否这里有一种关于Charles/Erik和Martin Luther King/Malcolm X的比较?都是和平的相对更暴力的?

一美:我觉得是。我觉得在X-Men中这两个人之间有某种东西很强烈,他们都想要同样的东西,唔,他们实际上并不想要同样的东西。很多时候,在漫画里,Erik来来去去,他在他相信的事物和如何达成它这件事上进进退退。在这部电影里,有点像在一个他们仍然在寻找他们到底是谁的时候遇见他们,你仍能看到一些事件塑造他们,不是他们早期生活中的事件,而是其他一些平权或者civil rights的斗争,帮助塑造了他们。这就是Michael和我谈论了太多太多的(talked about a hell of a lot)——这之中的dynamic。你知道,你不能拍这个太多因为你不想……没人会想看那些民权运动的细节,不过确实被清楚地解释了。你得试着看看世界其余地方如何反应,这折射出世界其余地方对变种人的斗争如何反应。

IGN: 在过去电影中的某个特定的点,Xavier和Magneto基本上就是好人和坏人,很黑白分明,是否有更多灰色地带?

一美:我觉得是。Erik绝对不是代表坏的力量。他做的是好事。(不过)这有争议。你可以争论说杀人永远不是好事,但他杀了些特别坏的、对他做了可怕事情的人。他绝对很值得同情,不管他是做坏事还是好事。哪怕你是个反战主义者,哪怕你反对持枪,你都能理解并同情他经历的那些事。而这些将把他带往何方是我们所恐惧的,因为他采用极端方式来处理。

但我想X教授察觉到了这一点,而作为一个乐观主义者,他相信他(Erik)能被帮助,相信他(Erik)能被控制(manipulated) ,从人性的黑暗面中移走(maneuver)。这也和Charles的自负有关。我想他想成为这个领袖,他想领导这些人。他想让这成为一个家庭,他想成为它的头脑,他认为他可以治愈(fix)任何人,因为他有这么强大、惊人的超能力,但基本上这只是放大了的同理心。我想他认为他能理解并治愈任何人,这最终是错误的,也导致了他和Erik(关系)的破灭。

IGN:你是否享受Charles和Erik的交流,这听起来像我们正处于他们两个人生有趣的一个时刻?

一美:我想他们有点……不是斗争吧,就有点竞争谁说了算……这种紧张感延续了整部电影,就像“Magneto到底听进去了还是没有”。他是不是采取了Charles试图给他的这种治疗方法?虚伪的心理学。问题是,这是虚伪的心理学,但是同时我也看到了他的内心,我了解他的所有事(I know everything about him),我能感受到他经历的所有事。我们想诠释的Erik和Charles的relationship中的一点,也是没有太被提及的一点——Charles对所有人都有这种同理心,他有这种和所有人的连接,因为他能感受到他们的经历,看到他们的经历。他们的记忆就是他的记忆。但是,他并没有在寻找Erik,他并不知道Erik就在那儿,他突然感受到Erik;或许他和其他人从来没有像跟Erik那种连接方式一样连接过。这或许是因为他(Erik)身上发生的可怕事情的本质,和他的愤怒程度。这一切给他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并不只是因为他和他共情(feel empathy for him),也是因为治愈(fix)和试图帮助这样的人,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是我们很大程度上想试图诠释的。

IGN:所以有没有包含Erik的三角恋,还就只是你和Rose谈恋爱?

一美:我和Rose之间,就只是我和Rose。我,Fassbender和Jennifer Lawrence之间有个三角恋。也不是三角恋啦……(解释Raven)给Charles生活中添加一点浪漫元素又不总是看到他在其中受欢迎是很有趣的。他有点绝望,但他不真的接受no作为答案。他从任何角度来说都不是强有力的,但我想他习惯用他的能力得到他想要的。我想他滥用过他的能力挺多次来带女人上床。我不觉得他mind-fucked anybody into bed,不过他只是“哦她喜欢Tia Maria和可乐,Hey,给你买一杯Tia Maria和可乐,你怎么知道的?猜的呗。Hey,you’ve got a nice ass.”

IGN:所以你如何扮演年轻的Patrick Stewart?你模仿他声音吗?

一美:不,在非常早期的排练中,马修和Michael跟我说起要模仿声音,我们俩模仿了差不多两分钟吧,他就完全不想这事了。

被问和young cast工作如何,一美称赞了年轻卡司后: 也挺不错的,当我知道Michael和我确定出演,就有这种对的感觉,其他人都应该19岁或者差不多吧,我不太能替Michael说话不过我就像,‘哦,不要是所有人(都那么年轻)。别让我当那个老家伙’。

2011-4-13:IGN:法鲨访谈

http://www.ign.com/articles/2011/04/13/x-men-first-class-michael-fassbender-interview

IGN:James说Charles和Erik在解决人类和变种人共存的问题上就像Martin Luther King和Malcolm X——你同意这说法么?

法鲨:如果那是他说的,好吧,我喜欢。听起来不错。实际上是个总结的好说法。不过我还觉得,Charles只是horny想找人上床,整部电影他就像‘人类很酷啊,给他们一个机会吧’,因为他只是想和人类做|爱,他不想和变种人做| 爱。而Erik觉得和变种人做|爱很让人激动。

被问和培根叔研究Shaw和Erik的戏,法鲨说到“And with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arles and Erik - how do you get the best juices out of that relationship?”

IGN:你和那些年轻的变种人是否有相似的教师/学生关系,就像Charles那样?

法鲨:这主要是Charles的领域,他是个真的给予者,我们玩笑说Charles说不定真是妄自尊大,觉得他自己有资格用Cerebro做这事。或许那些变种人不想被找到呢?他们真想被找到、和他(Charles)有那个能力领导和教授他们,真是强大的假设。

2011-4-20:IGN: Bryan Singer访谈

http://www.ign.com/articles/2011/04/20/x-men-first-class-bryan-singer-interview

IGN:是什么让你选择James和Michael做主角,他们给角色带来了什么?

Bryan:他们就是感觉很像那两个角色。James本人有一种光明、甜美和文雅(brightness and a sweetness and gentility)的感觉,我们知道这些会为这个版本的Xavier添彩——这个更年轻,更理想主义,更有希望的角色,没有轮椅,整个世界都在他脚下。Michael本人,更有点不安(edgier)的因子,他有一种机敏(sharp wit),很多东西在表层下潜藏着,这对于万磁王这个角色在人生中这个点的状态很重要。当你看着他们两个,想象他们变老,你真能看见他们成为Stewart和McKellen。

9. 2011-4-26:LA Times:法鲨访谈

http://herocomplex.latimes.com/2011/04/26/x-men-first-class-star-the-history-of-mlk-and-malcolm-x-influenced-our-story/

法鲨:在排练早期有了这个(MLK和Malcom X)的想法,那就是我们选择的道路。两个聪颖的头脑相遇,他们的观点在某些关键点上没有那么不同。你看着他们的时候会觉得,如果他们的理解、能力和智慧能在一起的话,那会是非常特别的。但分离让他们更加有趣和悲剧。

10. 2011-4-29: New York Times: 法鲨访谈

http://www.nytimes.com/2011/05/01/movies/michael-fassbender-in-x-men-first-class-and-prometheus.html?_r=2

“他像个拳击手一样思考,像个拳击手一样训练。”马修在电话访问中说,“Erik需要在强壮的同时脆弱,这很难演绎。但Michael充分做到了这点。他完全成为了这个角色,以至于他做坏事的时候,你都不介意。”

他也散发出一种严肃认真的态度。McAvoy,他的co-star这么说,“我想,马修想让这个角色有点Bond的调调,非常潇洒,非常酷,而Michael做到了。”McAvoy说,“他为这个角色带来了某种威胁性,某种潜在的危险感。”

11. 2011-5:Empire Magazine:导演制片+鲨美+探班【推荐】

扫图:http://jamsession.yuku.com/topic/491/May-2011-Origin-of-the-Species#.V40NHJN97Vo

法鲨:我想James是那个想要让他的角色穿高领的,而我偷走了它们。那就是他俩(EC)之间嫌隙的开始。但穿很好的衣服感觉很酷。我想特别是60年代的衣服最适合我,because I’m a skinny bastard!(……)我刚刚还戴着头盔坐在家里,独自一人。过去的两个月我一直坐在trailer里尝试着弄弯勺子,现在就要成功啦。

[片场探班是cerebro试戴的戏,头盔的灯坏了在修,演员们在台上,我们能听到他们遥远的说话声。]偶尔听到McAvoy,一个回到未来的粉丝,在某一刻戴上头盔大喊:1.21千兆瓦!1.21千兆瓦!以他最像的Doc Brown声音——但基本就是喃喃自语和窃笑。当马修通过扩音器给McAvoy指示,要求他把声音频道开开,方便他能听到McAvoy的回应时,很难不察觉到空气中的一丝困惑。Fassbender吸了一口气:“Ooh……真危险!”

“拍摄X factor的第十一周,James is losing his mind……”当Empire记者和他交谈时,McAvoy令人释然地坦率解释道,以一种老大哥电视秀旁白者的语调。“就像任何一部大得荒谬的超级预算电影。任何这个规模的东西都能让你发疯,所以你得记得当你在电影院里看这些电影的时候,那是逃避现实的一段经历。提醒你。”他大笑,“这电影上映的时候他们还在制作它!”

“Fassbender is fucking Bond.”马修说,“如果那些人在Daniel离开后打算招人,他是我心中最明显的人选。”

“他(Erik)是完全被目的驱动的人。”Fassbender说,穿着一件足以让007解雇他裁缝的黑色高领。“Charles或者其他任何变种人挡了他的路的话,他都会把他们击倒。”

一美:拍第二部时,你得把Charles当成普通人和变种人去对待。他现在得面对他并不拥有他全部的能力这个事实,这回是很大一个因素。我想有什么被从他那儿夺走了,我想他要补偿这个。我想象着他玩轮椅橄榄球,然后kick the fuck out of people!”

“你看完电影后会觉得,Magneto真酷!”马修承认,“在其他电影中,Charles是个有点无聊、特别善良的轮椅男。但James竭尽全力让Charles不无聊。他和Erik之间,my God,你会想看到这两个人going at it.”  [go at it: to attack or fight with sb.;to do orwork on sth. energetically; slang: to have sex.]

你也会得到你想要的,Charles和Erik用拳头打架,在一场三幕的打架之中,并不符合这一类电影的传统。“福克斯说,‘马修,人们想看到超英用能力。’”马修说,“但并不是在this fucking film里。他们并不总是说我要blow youup or mindfuck you or bend you in half.有时他们只是想打对方一拳,对我来说,这,就是这部电影的不同。”

马修:如果我真拍续集的话,James和我有个我觉得很有趣的想法,那就是让Charles’ power screw him up. What if all he heard wasvoices , and he went a bit nuts?

12. 2011-5:Total film杂志:一美

http://i911.photobucket.com/albums/ac312/jamsessionmb/LCA/Films/XM1C/mag%20scan/12a30a00.jpg

一美提到电影“揭示了Chuck和Erik Lensherr之间的友谊怎么破灭的”。一美:有点像爱情故事,像Butch Cassidy和Sundance Kid。这是第一次他们两人遇到能理解他们的人。尤其是Charles,他被Erik的潜能迷住了。

13. 2011-5-3:Metro:法鲨访谈

http://www.metro.us/entertainment/michael-fassbender-talks-x-men-and-prometheus/tmWkeE---35q4ikhsScpPE/

问:你是否能看到自己处于可能会有的X战警续集中,继续游走在正邪边缘?

是的,当然。这更有趣,在漫画中也是如此,两个角色(万磁王和X教授)之间仍有持续的尊重,我认为这很有趣。

14. 2011-5-10:MTV:剧组访谈问想有什么能力

http://www.comicbookmovie.com/x-men/x-men_first_class/x-men-first-class-casts-favorite-powers-a36967

一美:Erik的能力挺棒的,但同时我也不觉得弄弯金属的人很让人印象深刻。对我来说没那么大戏剧性。我是真的很想、很想有一种跟飞相关的能力。如果你能飞去商店不被交通阻碍的话那简直别无所求了。我也想能治愈人,像Elixir。(逆转访谈鲨也提到了想治愈人,一美也说了Elixir)

法鲨:我想是说不同语言的能力。这是超能力吗?一条尾巴会很酷。所以你用尾巴平衡,像猴子,或者爬树。飞是挺棒的,但有个尾巴也能飞呀,从一棵树去另一棵,像蜘蛛猴,尾人,尾-语言学家。飞是很显然的,就像如果你能当什么动物必须要当的那个动物一样,肯定是鸟,因为飞是我们做不到的。

15. 2011-5-11:MCM comic con:编剧Zack & Ashley采访

http://www.mcmbuzz.com/blog/2011/05/31/screenwriters-ashley-miller-and-zack-stentz-talk-x-men-first-class/

“Bryan告诉我们他第一战参考的模型是Star Trek,”Zack回忆,把JJ Abrams的电影形容为happy romance,而第一战走得是相反的路。所以Zack把电影标签为bromance,“这是两个人遇见并爱上彼此(meet and love each other),却因一系列情势的混合而分开,并且Erik永远不能摆脱他童年悲剧的影响。”

16. 2011-5-14: Musicroom: 一美采访

http://jamsession.yuku.com/sreply/1536/2011-Interviews

一美:我扮演Charles是很欢乐的。他们写他的方式,我扩充了一点,他就是有点特么的小傻瓜!他喝酒,追女孩,觉得他自己真特么漂亮然而他只是长相平均数而已。我喜欢所有这些。(he’s just a bit of a f**king idiot! He drinks, chases the girls and thinks he’s f**king gorgeous and he’s just kind of average looking. )

17. 2011-5-18:Xpert Question:一美

http://jamsession.yuku.com/sreply/1581/Latest-News#.V4-ZpJN97Vo

一美:我们会看到很悲剧的东西,因为不是一件小事让他们分崩离析,而是他们relationship中的一个元素。他们relationship中的其他元素都很坚实(solid),非常积极(positive)。所以很悲剧地看到,他们不能把作为新种族如何前行的差异放到一边。他们的方式如此地不同,以至于他们无法消除这种不同,所以有了悲剧的结果。

18. 2011-5-24: HITFIX:  马修访谈

http://www.hitfix.com/blogs/motion-captured/posts/interview-director-matthew-vaughn-on-making-x-men-first-class-feel-fresh

马修:是的,我真的喜欢和他们一起工作,和Michael还有James,他们的chemistry真可爱(lovely)。我有了一些下一部电影开场的想法,以肯尼迪暗杀开场不错,我们再揭示那magic bullet是万磁王控制的,然后我们看到他很气愤因为肯尼迪抢了所有拯救世界的功劳,变种人压根没被提及。我们可以从这开始,关于其他变种人我还有些有趣的想法。

19. 2011-5-25:Denofgeek:马修访谈

http://www.denofgeek.com/us/movies/james-bond/17507/matthew-vaughn-interview-x-men-first-class-thor-hollywood-james-bond-take-that-and-more

问:你一开始就知道你想要James McAvoy出演么?

马修:他是我名单上第一位。我们讨论谁能扮演X教授时,McAvoy是完美的。他真是一个特么的好演员。我想他很生我的气,因为我让他和每一个进来试镜万磁王的人对戏。因为我们要尝试着制造Butch Cassidy和Sundance Kid的化学反应。我想提前看到那样的化学反应很重要。

可怜的人,我每天都推他进来说,“你得和这个人读台词。”然后Michael进来了,他们在一起二十秒以后,我就想,“Okay, I’ve found them.”

问:在全体人里,你是否有最爱?

马修:很明显,是万磁王。我和Michael坐下,我说,“你知道,我一直想拍邦德电影。想象你是邦德,但你不用使用那些武器,你可以做别人都做不到的大事。你是世界终极杀手,却无人知晓。(You're the ultimate assassin in the world that no one knows about.)我总是爱万磁王,这很诡异,因为他的能力超级奇怪,如果你想象的话。不算是很棒的一个能力,但他身上有某种东西是我一直爱的。

(提到写的第一幕是集中营,接着写了大宅)这很难。因为福克斯老是说,“这部电影(第一战)是关于他们(EC)的友谊”,我就像“哥们儿,他们仅仅有机会认识彼此特么的三个星期”,所以我得想办法把这弄得可信,弄得观众会在乎。

(……)我很想导演邦德电影。我喜欢Daniel。如果有一天他们决定选Fassbender做邦德会很有趣的。

20. 2011-5-26: USA Today:一美访谈

http://content.usatoday.com/communities/entertainment/post/2011/05/james-mcavoy-dishes-about-x-men-sex/1#.V8G4H5N97Vo

一美:电影结尾,他身上发生了两件事情。第一,他被那个他在世界上最关心的人(he's come to care about more than any other in the world)深深地伤害了(gets 消音词,猜想是fucked),他走路的能力被剥夺了。你要怎么处理这个呢?

21. 2011-5-27:Contact music: 一美说X男是个爱情故事

http://www.contactmusic.com/james-mcavoy/news/james-mcavoy-xmen-is-a-love-story_1221951

(Telegraph UK有相似报道:http://www.telegraph.co.uk/culture/film/8539164/X-Men-First-Class-Mutants-with-fresh-faces.html

一美:对于扮演Xavier和Magneto的演员来说,这两个角色处于故事的情感内核,他们相处得很好是很必要的。而我们初遇时就一拍即合,我想我们都觉得,“上帝求你了,就让我们两个一起吧。”(When we first met we hit it off and I think we both thought, 'Please God, let it be us two.’)

同期Contact music:马修访谈

http://www.contactmusic.com/x-men/news/james-mcavoy-perfect-for-x-role_1221699

马修:我们讨论到谁扮演X教授时,我想McAvoy是完美的。他是我名单上的首选。

我想他很生我的气,因为我让他跟每一个(every single)进来扮演万磁王的人对戏。我每天都把他推进来:“你得跟这个演员对戏,还有那个。”然后当Michael走进来,他们呆在一起20秒钟以后我就,“OK,我找到了万磁王。”

22. 2011-5-27:USA Today: 法鲨访谈

http://content.usatoday.com/communities/entertainment/post/2011/05/is-michael-fassbender-the-next-robert-pattinson/1#.V7-9m5N97Vp

法鲨:电影很大一部分取决于他们(EC)的relationship,对我们来说掌握对这段relationship的节奏非常重要。所以当它破裂时,有一种悲剧感。

他对最近X-Men: The Golden Years系列中两个变种人退休住在一起的看法挺有意思。“万磁王和Charles还是在打架以决出胜者。(但)他们俩的能力都衰弱了。他(万)能做的最好的事,也就是把晚餐托盘从房子那头移过来。”

23. 2011-5-29:Film School Projects:法鲨访谈

https://filmschoolrejects.com/interview-michael-fassbender-brings-pain-anger-and-vulnerability-to-x-men-first-class-26d74598c407#.5r5jw769a

法鲨:他是一个在情感上受伤的人,我试着找到一些具体的我能展现他的那种脆弱的场景,我想最好的展现脆弱的地方就是和Charles一起。他实际上,平生第一次,努力着放下一些障碍和防御,去敞开心扉。在电影中有一个具体的场景,通过Charles Xavier,万磁王才得以诞生。直到那时,Erik处理能力都还很粗糙,他并没掌握它们的全部潜能,而是Charles Xavier为他做了这个。在他的引导下,Erik找到了他能力真正的施展范围。

24. 2011-5-30:NY magazine: 一美访谈

http://nymag.com/movies/features/james-mcavoy-2011-6/

他形容年轻的X教授是,你突然发现他抽很多大麻的学生会主席。你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希望他们留着这玩意儿,我有点偏执—就是我把他演得有点sex pest(指给女人她们不想要的sexual attention的男人),很高兴去滥用他的能力。你知道就像:她最喜欢喝什么?最喜欢的歌?不是说他会mind-fuck任何人让他们和他上床,但他肯定会用这方法取悦别人让他们和他上床。

McAvoy最欣赏实用主义。“我真特么爱讲道理的(I fucking love reasonable people)”他说,把他演技纯熟(workmanlike,直译技术熟练的/有技巧的)的co-star Fassbender也算在此列。“我本质上非常多疑而充满戒心,我努力想消除这些。我找到允许自己性格开朗(open)的原因,而我人生差不多唯一的抱负就是尝试着尽可能的性格开朗些。”

25. 2011-6: Sci-fi: 一美访谈

12345

McAvoy和Fassbender花了许多个小时一起在片场,作为Charles和Erik。……他们两个认识彼此,在加入第一战前“就一点”,差不多有十年了。

一美:我们一起的场景很棒,非常棒。我们相处的很好。在一块真的做点什么感觉很好。我们在工作方式上很相似,并且都喜欢在工作时have a really good laugh. So it was fantastic.

26. 2011-6: Total Film:第一战访谈

http://jamsession.yuku.com/topic/516/June-2011-XMen-First-Class#.V7W1FpN97Vo

法鲨:我想当他们第一次认识(hook up,有勾搭的意思)就有一种立刻的尊重。但Erik仍然很谨慎,因为他不信任任何人。在他人生中的那一刻他是绝对的孤独者。有很多可以扮演的,你可以挖掘出一个非常有趣的角色。

Moira演员:对我来说电影中真正的relationship还是James和Michael之间。这很棒,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很棒的演员。

被问EC是否是bromance,马修:我不会用bromance这个词。对我来说bromance是说会有很多喜剧成分,像宿醉。

一美:我和Fassbender倒是老在瞎闹(Me and Fassbender were fuckin’ about quite a lot, fuck about: play the fool or waste time), 试图给电影增添点搞笑元素。如果他们把这些都剪了,我会生气的!(他并不羞于使用“悲剧”这样的词来形容Charles和Erik之间爆发的裂痕)这是关于两个在乎彼此的人,最后却伤害了彼此(It’s about two people who cared about each other who end up hurting each other)。

法鲨:我第一次戴上头盔的时候?你的意思是,我是不是感觉像个傻瓜(eejit) 吗?(他大笑,以爱尔兰口音说道)你就只是得那么去做。(他准备的方式是在trailer里面贴海报,理解(手势)的细节——就像Erik总是用左手来制造磁力的混乱)像我说的,你必须得做这个!

27. 2011-6-2:USA Today:一美访谈

http://usatoday30.usatoday.com/life/people/2011-06-02-James-McAvoy_n.htm

引用法鲨评价一美:他做出大胆的决定并推进它们。James意志坚强、十分自信,又能体贴周围其他人。他也是个温柔的灵魂(gentle soul)。

28. 2011-6-2: Daily Telegraph澳大利亚采访一美【推荐】

http://www.dailytelegraph.com.au/james-mcavoy-is-a-classy-man/story-fn6ccx45-1226067086143

“面前就是大西洋,直升飞机飞来飞去,简直是史诗级别。”

“Fassbender和我得站在海滩上,面对大海,周围没有其他人——有几个演员在那儿,不过感觉在我们身后好像有几英里那么远呢——所以我们感觉完全只能靠自己。”

“一架直升机从海边一英里远对着我们飞来,飞得特别低去拍那个镜头。完全是视觉上的错觉,它一定在我们头顶50英尺,但当它飞得越来越近,那些螺旋桨看起来和我们的脸完全重合,然后他和我都笑了,带着点害怕。”

“那一刻你就像,Fuck me,这是宏大古老的一个镜头,在一个好电影中完全没意义啊。”

“第一幕总是他(Charles)和年轻的学生谈话。当我第一次遇见马修我说,‘我们真要这么搞这么拍?我们能让他变成个rubbish flirt吗?’他会成为这群人中的充满智慧的圣人领袖,当然会的,但如果你不给他一些其他的东西,还不如叫Patrick Stewart来演呢。”

(需要记录在案的是,McAvoy发誓说那些Xavier作为rubbish flirt的镜头不需要太多演技。“我自己绝对是个rubbish,rubbish, rubbish, flirt .但我喜欢扮演那些觉得自己很擅长调情但其实不是的人。”

“我们(指和法鲨)见面谈这事的时候都同意,那些蠢蠢的玩笑,如果你不能享受它的话它就没什么意义啦。”

“拍这部电影经常会很困难——因为很难拍,他们就像一场六个月里不停歇围绕着你的风暴——我们说好了,要尽可能地让彼此大笑。”

在一个神奇的蒙太奇中,两人开车招募变种人,他们躺到了一家脱衣舞俱乐部的床上。

“那一场某一刻变得特别蠢。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告诉你原先发生了什么。但是那可真特么kinky啊,我可不是开玩笑。”

是不是这两个人惊人的bromance最终升华了?

“不幸的是没有啊。但是有点cross-dressing 的成分。”

(需要记录在案的是,McAvoy更希望Xavier和Magneto在一起。就像,真的在一起。“有点悲剧的是,他和Maneto没有,你知道,have sex and become married and become best friends.)

29. 2011-6-2:LATimes(及多家媒体):一美谈续集

http://herocomplex.latimes.com/movies/x-men-first-class-james-mcavoy-is-ready-to-get-bald-for-a-sequel/

一美:我有很多想法,我知道Michael和我一直都想法一致(very much on the same page all the time),我们会施加影响(weigh in),去保护两个角色间的relationship。

其中一个关于电影的事情是:在其他所有电影里,Magneto是那个坏人,Professor X和X战警是好人,在这部(第一战)里,并非如此,而是更加精妙复杂,至少,我们得想出一个办法把这继续推动下去……在漫画中,Magneto立场来回转变,有时他们是朋友,有时他在经营着学校。在第一部电影(X男1)中,如果你想做个迷弟(fanboy)的话,Patrick Stewart说……“Erik Lehnsherr帮我建了Cerebro”,这东西可像是Professor X的死星(星战梗)啊。在其他电影里也都是。

30. 2011-6-4:Timeslive:一美采访

http://jamsession.yuku.com/sreply/1957/2011-Interviews

一美:第一战里我的角色Charles Xavier has to manifest his power to control magnetism. (可爱的口误)

31. 2011-6-10: Entertainment Inquirer:一美访谈

http://entertainment.inquirer.net/2997/mcavoy-talks-about-%E2%80%98first-class%E2%80%99-fatherhood-and-redford

能谈谈Michael Fassbender淘气的一面么?

一美:Michael有淘气的一面,没错——那就是为啥我俩玩得来。当我们试着建立一段充盈电影情感内核的relationship时,那非常重要。当我们在试镜时初次见面时,我们都感到,“上帝啊,就让我们俩一起吧(God, let it be us two.)”我们都感觉对方是自己的盟友。我们俩有相似的幽默感,我们都能能稍微推动一些事情进程,不太严肃,对此持有自己的观点,因为拍摄这些宏大得滑稽的电影有时可能让人紧张到崩溃。幽默感很重要,Michael显然是有的——为此得感谢上帝!

32. 2011-6-16:Irish Central:一美采访

http://www.irishcentral.com/story/ent/amyandrews_gossipgirl/x-mens-james-mcevoy-says-costar-michael-fassbender-would-make-a-great-james-bond-123989834.html

一美:Michael就是Craig离开后理想的人选。在X战警他演得超级棒,引发了60年代的邦德记忆,通过穿的衣服,那种走路姿态和态度……打赌说他得不到那角色的人才真是勇敢呢。而且一个爱尔兰的邦德会是很棒的一种改变。他可以把Martini换成啤酒喝!

33. 2011-6-19:F Magazine:一美访谈

http://ohnotheydidnt.livejournal.com/60353658.html

一美:整个故事是EC两人之间萌芽的tension。大局上看,是这群变种人要去往何方。电影的问题是Erik会选择Shaw那边还是Charles这边。而漫画里他来回徘徊,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不是像Ian McKellen在电影里那样,一直都是坏的。

34. 2011-6-24:Comic Heroes:一美采访【推荐】

12345

或扫图http://jamsession.yuku.com/topic/535/Class-Act#.V9tIXZMrLVp

问:Charles和Erik之间的relationship如何?

一美:我最喜欢的一点是,他们两个前一天还不认识彼此,第二天就成为了最好的朋友。我发现这点特别有趣。我想,好吧,我们怎么合理化这个呢?我想,当Charles遇见Erik的时候,他遇见的他处于一个极端愤怒和焦虑的时刻,Erik几乎就要死了。这全是关于联结其他人的头脑,他们感受到什么,他们想着什么。他(Charles)能控制他们,是的,但我想他最终的一面是他能够理解。他听到、感受到Erik,以一种他从未和任何人联结过的方式。因为他(Erik)的感情如此的强烈,他的愤怒如此的可感,他身上发生的伤害太严重,他(Charles)控制不住地被这个男人的故事征服,所以他冒着生命危险去帮助他。

我认为这是很强有力的。在所有这些之外,我们有Erik这个角色,他从来没有过朋友,不仅如此,还有人一直想杀了他,突然之间,他就有了这个之前从未见过的人,从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来自一个高贵的背景,富有,总是有钱——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他。不止如此,他(Charles)还是他第一个遇见的和他一样的人。他有超能力。所以他们就像这样[打了个响指]。你怎么能把他们分开呢(break them up)?你必须得做很多坏事才能让他们分开。所以我想,表演的层面上,显然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可以演绎。肯定会有一些戏剧化的时刻。这就是这段relationship吸引我的地方。

问:和Michael Fassbender在片场的高尔夫球车撞车是怎么回事?

一美:他可能是个比我更安全更好的司机吧,我可能更危险点。但是直到我撞车前,他都还觉得我是了不起的司机呢。实际上我只是想冒多点险罢了。

问:所以是你撞车的?

一美:听着,我们发誓要保密的。Fassbender和我决不能公开说这事,只有当我们俩一起的时候(only when we’re together)。但他很奇怪地承担了责任。有人还是怪他,甚至他跑走了-他逃跑了,他跑到他该死的trailer,我躺在地上说,”What a fucking bastard…!” 那一刻非常有趣和愚蠢。花了我很多钱,因为我得修好该死的那个车……

附带之前一期:采访制片人

12345

制片人:Charles是很难扮演的角色,让我很感激Patrick所做的因为Charles太好了-好永远不是有趣的。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很好的演员,能给年轻的Xavier更丰富的内心世界,让他比之后成长成为的那个人更松懈一些,然而仍然有对人类友善的哲学。最棒的年轻Xavier就是James McAvoy。而Erik,我们想要一个有点难以预测(unpredictable)的人。Michael Fassbender就非常难以预测,很有性格,充满经历。他们都有惊人的幽默感。

35. 2011-7-1:F16 Magazine: 马修采访

http://jamsession.yuku.com/sreply/2244/Latest-News

马修:我特别认真对待选角,选角对了,电影就拍完了一半。我为X教授的选角写了个表,James在首位。他也是我见面的第一个人。他说了好。我想他有那个角色需要的所有东西。在其他电影了,Charles是终极老师,终极的佛教徒。这就是为什么McAvoy是必要的,像Patrick Stewart一样。这里他更有趣,他到处跑,更加主动。

他(Fassbender)是邦德。万磁王很棒的一点是他是坏人但他是你能有共鸣的那种。万磁王对我来说,并不邪恶。他只是有不同的哲学,某种意义上,他是对的。他觉得他不要被人类消灭因为他更高等。

他们(EC)是Malcolm X和马丁路德金。我们没太研究这个因为这也只是短期的一段,但那可能成为续集的一部分,如果有的话。Michael有句台词说,相信我,我知道小白鼠什么样,Charles。他对任何事都很怀疑,Charles觉得所有事都会好的,你可以相信人类,我们要形成一个全新的变种人世界。Erik就像,他们会背叛我们杀了我们。电影里,他是对的。

36. 2011-7-8: SciFiNow: 编剧+Bryan+一点鲨美

1,2,3456

Bryan:我总是很喜爱Xavier和Magneto的relationship,第一部电影中(X男1)我们看到的是他们已经各走各路,但我觉得讲述这分歧如何开始的很有趣。

编剧Jane: 他们(EC)都是很迷人的角色,只是看到他们怎么成为现在这样的,那段relationship如何铸就的是很吸引人的。他们俩之间的dynamic在过去的系列中一直很有趣,那是一种共同尊重及友谊,他们也是敌人——探索一段relationship如何变成这样,对作者来说是很丰富的材料。这部电影给我们机会探索更多,尤其是X教授,他一直都如此好、道德。没人是完美的,他的缺点是什么?我想他是那种想fix everybody和everything的人,这可能让他陷入麻烦。我们和JamesMcAvoy有很多很棒的对话,探讨角色,谈到他到底是怎么一个人。

Bryan:他们很年轻,有着年轻人的反复无常。Xavier在这里更加天真,也是个理想主义者。他还没有被伤害过,他还没瘫痪。万磁王还有集中营的新鲜记忆,他很愤怒、想复仇,他的愤怒更私人,但他对整个人类世界的不信任刚开始形成。两个角色都还在婴儿时期,因为他们的年轻,他们热情高涨。他们是充满朝气的年轻人,身体上和心灵上都是。

法鲨:希望在结尾,观众会像“Damn, why didn’t these two guys stay together?”他们有足够的相似和不相似来制衡彼此,希望观众会觉得,他们本可以在一起为更伟大的利益奋斗。

一美同意:There’s a ‘what might have been’ scenario,如果他们stayed together的话。我希望这是电影中一个强有力的因素。

37. 2011-7-10: MTV:法鲨访谈

http://www.mtv.com/news/2599381/michael-fassbender-x-men-first-class-sequel/

“我们工作得很努力,是充满尝试的一段时间。”Fassbender回忆仅在两周的前期制作后就和整个制作团队进入拍摄,他非常感谢James McAvoy,the Professor X to his Magneto,“感谢上帝,James是个很棒很聪明的人,非常实际。”

38. 2011-7-26:SDCC :编剧Zack访问

http://goodbyecharles.tumblr.com/post/8274187390/x-men-first-ass-now-with-more-blockquoting

[来自一个参与panel的粉丝的repo,这个panel的名字叫做LGBTX: The X-men's Queer characters, Themes and Fans,专门讲X战警系列中的同性恋主题]

(Zack) Stentz基本确认了Erik/Charles(他管第一战叫“the tragic romance of Charles and Erik)还继续形容说,如果特定的事件/个人的ideologies/选择的道路没有强迫他们分开,Erik和Charles会非常可能在一起。据他来说,这是那种“他们天生一对,但命运拒绝让他们长相厮守(they’re meant for each other, but fate refuses to let them stay together)”的情况。

我问Zack他和James和Michael合作得有多紧密,他告诉我他实际上并没真的在他们身边工作,但他确实被导演(马修)拖进选角的房间,马修说了字面上就是这几个字,“look at them”。那时Michael和James刚刚结束试镜,站在一起。

39. 2011-8-29:Telegraph UK:法鲨访谈

http://www.telegraph.co.uk/culture/film/starsandstories/8706510/Jane-Eyre-Michael-Fassbender-interview.html

引用一美对法鲨的评价:“他在过去的五六年间掌控着自己的生活,我想这种掌控与他掌控剧本和角色是一样的。他现在有了这种信念,那就是他能做到,并且他值得站在这里。无论多少次我们觉得这(第一战)有多傻,Michael都有那种能力、冷静的心态和智慧来提升它。这从我们坐下、开始聊天的第一刻开始就十分明显。我觉得他接纳了自己,我觉得他完全自如地与自己相处,这不是每个演员都能做到。他在压力下表现沉稳的特质也传达到了屏幕上。当他在银屏上出现时他就是指挥官。他就是他。”

40. 2011-11-11:Indie Wire:法鲨访谈

http://blogs.indiewire.com/theplaylist/michael-fassbender-says-hes-not-part-of-prisoners-says-hes-still-waiting-to-hear-more-about-jim-jarmuschs-vampire-movie

法鲨:我们很为第一战骄傲,我们是很棒的一群人。我过来之前刚和James谈过,我们很渴望和马修一起,如果他要拍第二部的话。我们还想早些和编剧一起研究第二部剧本的基础。

41. 2011-11-19:Collider:一美访谈

http://collider.com/james-mcavoy-arthur-christmas-trance-filth-shameless-interview/

一美:我不能替Michael的角色说话,不过我的角色,他肯定有很多糟糕的事要处理。他刚刚瘫痪,被世界上或许他最在乎的人背叛,而就是这个人让他瘫痪的。(He’s just been paralyzed and he’s been betrayed by the person who he’s probably come to care about more than anybody else in the world, and he’s the guy who did it to him)

42. 2011-12-9:Jewish Journal: 法鲨访谈

http://www.jewishjournal.com/the_ticket/item/michael_fassbender_on_shame_sadism_playing_a_jewish_supervillain_and_why_he/

法鲨:我对人性和随之而来的行为很感兴趣,是什么给予某个角色动力,他的道德指南针在哪里。说到万磁王,漫画中有许多的信息,我去看了那些讯息,找到了很多。我对X战警漫画不太了解,因为我小时候没看过漫画。但第一个吸引我的就是局外人(outcasts)的概念,那种人们没有归属感,无论是因为他们的宗教、宗族或是性向。我感到到了最后,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想要被爱,我们都想要被接纳、感觉(与这个世界)相关。……对万磁王来说,他经历过疯狂的过去,他经历集中营。还有一个故事,结尾也很可怕,就是在集中营他爱上一个吉普赛女孩,他想救她 ……他的房子最终被烧毁,女儿也在里面被烧死了。对我来说,那就是他最后一段relationship,他最后一次想要和人类生活、接纳人类的尝试。他认为人类是低等的,因为他见识了他们的破坏。历史告诉我们,是的,我们是很有破坏性,我们几千年来都在自相残杀,这一点似乎也没改变太多,是不是?

43. 2012-1-17:Collider:法鲨谈续集

http://collider.com/michael-fassbender-haywire-twelve-years-a-slave-interview/

被问关于第一战续集的消息,法鲨:我不了解那边的情况,但我希望能继续出演。我知道他们在谈这事。我试着和James,编剧,Simon,希望还有马修一起。我希望我们能继续,但我们得等消息。我不知道(进度),但我知道的是如果有续集的话,我想参与最基础的讨论,还有和James一起( I want to sit down at the grass roots and with James as well.) 我们有很多好想法,我觉得。

44. 2012-1-19:IFC:法鲨谈续集

http://www.ifc.com/2012/01/michael-fassbender-ponders-magnetos-loyalties-in-x-men-first-class-sequel

法鲨:希望我们能拍续集,我们想继续延续这一部的脉络。私人层面上,我想这么做,我知道James也这么想(feels the same)。

从漫画中看出的万磁王和X教授有趣的一点是,他们relationship的复杂性。并不是完全的敌人,他们也是朋友。在漫画中,哪怕在他们分道扬镳后,在某些时刻,X教授仍然请万磁王回来照看学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