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历史丨玉环:我总算找到了“你”

96
本无痕 Excellent
2018.01.04 22:05* 字数 2069

阳春三月,万树吐绿,长安城外的曲江河畔,芳草萋萋,柳枝依依。看惯了御花园里锦花团簇、奇草怪石的我竟象见了老熟人般,立马怔住了:这儿水清石秀、草旖树旎、凸有凸的妙、凹有凹的奇,一切似乎是我在哪儿见过的,就是这忽来忽去的风,也象勾子般,勾出了我内心那悠长的回忆。

蓦然,一阵风过,一缕淡蓝色的薄纱浮浮荡荡地飘了过来,恰好挂在我面前的柳枝上,它随风袅娜的样子,与三十年前我和她在教坊的那一幕何其相似!我忙抬眼望去,只见一高丘上,伫立一人、粉袄绿裙、瀑发斜垂,柔腕如藕白、颈若羊脂玉。

“玉环,莫非是你?”我问,盼望已久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了,控制不住的声音竟有些哽咽。三十年前我和她在教坊里的一幕幕一股脑儿地涌上心头。

“咦,你怎么知道我先母的名字?”

“先母?”我一个踉跄,差点瘫在地上,一瞬间,不知什么抽走了我全身的力气,好在身后的高力士机灵,一把掺住了我。

“忽啦,”我身后的随从立马围了那人,李林甫更是色厉内荏地喊道,“大胆,尔等何人,竟敢冲撞圣驾?!”

不等那女子答话,“嗖,嗖,嗖”地一阵风过,七八个黑衣男子跳了出来,俱是精练的短打扮,各个手里晃着明晃晃地家伙,挑头一人更是把刀一晃,叱道,“尔等何人,敢打寿王妃的主意,莫非活的不耐烦了?!”

李林甫一听,乐了,他捋着尖下巴下几根稀疏的胡须笑道,“寿王是吧,你知道他是谁?”说罢他指了指坐在草地上、犹沉浸在往事中的我,狠狠地道,“说出来吓死你!”

那人见我虽有些虚弱,但仍面若紫金、气场凌人,不似一般小辈可攀,当下嘀咕着,不敢造次,但使命所在,只护了那女子不放。

高力士见状,扭身对身边的小太监耳语了几句,小太监飞奔而去。

这当儿,我缓过神来,力气渐复,便由高力士掺着,到得那女子近前,只见这女子面若满月、肤如凝脂,亮闪闪的额中央,有一豆大的胭脂,“玉环,可不就是我的玉环!”我脱口道,在教坊里我和她琴瑟合鸣、男唱女舞的一幕幕又涌到眼前,真个是:

花仙三月出香闺,

人间阳春满芳菲。

我在丛中鼓琴瑟,

她于花间舞连理。

那女子见我如此这般,虽不明就里,但知没甚恶意,遂福了一福,道,“在下小婉,贱姓杨,替先母向您问安。”

“你母亲可教过你甚么曲子?”我望了望石头上靠的琵琶,蓦然想起了什么。

“教过,小女子没齿难忘。”杨小婉回道,眼里闪过一缕别人不易察觉地忧伤。

“快快弹来!”我几乎把持不住。

小婉捧起琵琶,试了几下音,我熟悉的词句,倾刻间将我淹没:

沏罢清茶茶又凉,

清风问遍烟巷。

有期似比无期长。

俯首窗前月,

唯见落叶黄。


欲理炉火火更旺,

亮雨乍透红窗。

翩翩却非去时妆。

空对东流水,

闲看浪推浪。

琵琶声声如诉如雨,滴滴都打在我的心上,我两眼模糊,只听一人伏在我面前,颤声喊道,“父皇……”。

“再来,再来!”我没有睁眼,但随着琵琶声坠入了梦境:

午夜忽被梦惊醒,

柳绿花红中,

谈笑声。

亮眼屏息不敢动,

犹怕风,

弄响了窗楞。


旧事千万重。

欲问窗前月,

为谁明?

猛闻金鸡报晓声,

知又是,

残夜孤油灯。

“父皇……,父皇……”。

继续,继续……,我掩了面,身心俱陷进往事里,我仿佛又在泥巷,又在陋室里,伏在破旧的窗口,望着窗外的雁阵,感慨万千:

真情不耐秋风吹,

花如雨,

叶满地。

不舍鸿雁言别离。

执手牵衣,

欲说难语。

一语泪成溪。


别罢阳关谋新曲,

江山成画美成堆。

细脂粗粉却无伊。

山珍海味,

莺歌燕语,

不若旧滋味。

这时琵琶声碎,弦断泣声起,那约二八的女子泪流满面,一若出水芙蓉。我挥把泪,就地边唱边舞起来:

奴家即是杨家女,

家在哈蟆岭下住。

日日思君不见君,

夜夜秋水满秋池。

“父皇……父皇……”,一人抱住了我的双脚,近乎颠狂的我展开泪眼,只见皇儿身穿紫袍,抱着我泣不成声。

我蹲下去,轻拍着他的肩膀,哽咽道,“我儿,你可听得那曲那词?”

“听得……。”

“你可记得为父给你讲过的故事?”

“……记得……”。

“为父虽出身皇家,但受韦氏一党迫害,随你祖父颠簸流离,居无定所,哪如你有此等福分,我……,我跟我的玉环也只能心向往之,身却别离……”,我缓了口气,甩把泪,又道,“儿啊,你刚才听到的,便是我寄去的,可后来便没了音讯,为什么,为什么?”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已,捶胸顿足起来。

“父皇……”那女子亦匐匍过来,抱了我的腿喊道,“先母被逼不过,给你寄了你刚才诵读的诗之后,便嫁于武家,但分别使那情更浓,后思念成疾,以致,以致……,今日是她三年忌期了,我为纪念她,遂改母性。”说罢泣不成声。

“不,不,我的玉环!”我一把搂住她,象怕被别人抢走似的。

“父皇……”,寿儿摇着我,泣道,“父皇,这是儿爱妃啊,三年礼成,儿就要向父皇禀报,我们要完婚了。”

“不,不,这是我的玉环,我的,谁也夺不走她!”我一把推开他。

“父皇……”,寿王泣不成声。

李林甫见状,指挥手下架开寿王。我还似在梦中,搂紧怀里的泪人儿,一边嗫嚅着,“我的,我的玉环,我的,看谁敢抢了她去!”

高力士见状,忙喊,“起驾”,早有人抬过来皇家大轿,将混沌中的我和泪人般的“杨玉环”塞了进去,我紧紧地拥她入杯,一边又唱了起来:

杨家有女初长成,

梨园地方展歌声。

数章霓裳羽衣曲,

三郎伴她到天明。

本文正在参加“穿越历史长河,你将去哪里”欢迎参与

往日涛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