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环:只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杨家有女初长成,

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

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

六宫粉黛无颜色。


1

魂断马嵬坡

  

  公元756年6月13日凌晨。

  天还没有透亮。

  一大队人马急慌慌地涌出长安城向西逃奔。

  队伍中旌旗招展,车辇堂皇,前后左右都有禁军护卫。一看就是皇家的人。

  没错。这正是大唐天子玄宗李隆基的队伍。

  昨日,他接到战报,说他干儿子安禄山已经攻破潼关,直奔长安城来了。

  这还了得!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跑呗!

  杨国忠提议,玄宗皇帝决定“幸蜀”——逃到四川避避风头。

  因为事急,他只带了贵妃杨玉环和韩国、虢国、秦国三夫人、皇太子李亨及杨国忠、韦见素、高力士等人。朝中的大部分官员都不知道皇帝要跑路。

  管不了那么多了。

  目标成都。撒丫子跑!

  一队人马就这样稀里哗啦地奔西去了。

  第三天中午,他们到达马嵬坡(今陕西兴平市西北23里)。

  连续急行军,人困马乏,饥肠辘辘。

  二十几个吐蕃使者拦住杨国忠的马,向杨国忠要吃的。

  杨国忠也累得跟三孙子似的,所以没好气:“没有!我还饿着呢!”

  因语言不同,交流不畅,吐蕃使者围着杨国忠乱嚷嚷。

  这时,周围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杨国忠要造反了!”

  话音刚落,“嗖”地一支利箭直插杨国忠的马鞍。

  周围的军士们一看有人动手,呼啦举着刀往上拥,要杀杨国忠。

  杨国忠大惊失色,仓皇逃命,逃至马嵬驿西门内,被乱军追上一顿猛砍。

  他们把他的尸体大卸八块,割下脑袋,用矛挑着,插在西门外示众。

  随后,军士们又一气儿杀了杨国忠的大儿子户部侍郎杨暄与杨玉环的两个姐姐韩国夫人、秦国夫人。

  御史大夫魏方进听见外面吵闹,跑出来一眼就看见了杨国忠的脑袋,直着嗓子大喊:“好大的胆子,你们竟敢杀了丞相!”

  杀红了眼的将士没等他把嘴闭上就过来劈了他。

  唉,不识时务害死人。

  杀完这些人后,他们又把唐玄宗的驿馆包围起来。

  ——要杀杨国忠的妹子贵妃杨玉环!

  这时的唐玄宗还蒙在鼓里呢。

  听到外面闹哄哄,问是怎么回事,左右太监告诉他,兵士们已经把杨国忠给杀了。

  玄宗大吃一惊,但看着群情激愤的兵士们,也不敢动怒追究:杀就杀了吧,大伙儿散了休息,明天咱们还要赶路呢。

  可禁军头领陈玄礼站出来跟李隆基说:“杨国忠谋反,贵妃是他妹子,肯定是一伙儿的,所以她也不能留。”

  这下可把玄宗给难住了。贵妃可是他的心头肉哪,怎么舍得杀她呢。

  “贵妃深居内宫,她怎么知道杨国忠要谋反呢?”他们是一家但肯定不是一伙儿的,就别杀她了吧。

  看到皇上犹豫,四周军士哇哇乱叫:“不杀贵妃,誓不护驾。”

  眼看局势就要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

  旁边的高力士知道皇上为难,但又清楚杨贵妃今天肯定躲不过去。

       于是,他凑到玄宗耳边说:“陛下,我也相信贵妃不知情,但是将士们杀了杨国忠,如果贵妃不死,他们哪会心安?他们心不安,您的安全就……希望陛下慎重考虑。”

  玄宗看出来了,今天无论如何都无法保住杨贵妃的性命了,于是流着泪摆摆手:“赐她自尽吧。”

  高力士把贵妃带到一座庙里,叫两个内侍将她用白绫子勒死了。

  其时,杨贵妃38岁。

  陈玄礼验尸之后,说贵妃已死,将士们才散了回营。

  这就是马嵬坡兵变。

  事后,玄宗让高力士将杨贵妃的遗体用锦衣包裹,草草葬在路边。

  巧的是,刚刚葬完杨贵妃,南方进贡的荔枝送到。

      玄宗睹物思人,悲声大放。

  唐代诗人张祜有诗吟之:

旌旗不整奈君何,

南去人稀北去多。

尘土已残香粉艳,

荔枝犹到马嵬坡。

  马嵬坡,这三个字就像三把利剑,深深地刺进李隆基的心窝,折磨着他的整个余生。

  作为男人,贵为天子,却无力保护自己女人的那种痛,那种恨,那种无奈,如何言表,又何处诉说?!

九重城阙烟尘生,

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

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

宛转蛾眉马前死。

……

七月七日长生殿,

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


2

杨家有女名玉环


  杨玉环,祖籍山西,719年儿童节那天生于四川成都。

  小女子系出名门:高祖是隋朝高官,做到了吏部尚书;到父亲这一代,尽管官职都不太高,但也都是实权单位。

  所以她从小娇生惯养,生活甜如蜜。

  只是在她10岁时父亲就死了,后来在叔叔家生活长大。

  虽然是叔叔,但对她胜似亲爹,把她当成掌中宝、心头肉,不仅不会让她受一丁点儿委屈,还给了她最好的教育。什么琴棋书画歌舞词曲的,无所不学。

  杨玉环也聪明,学什么会什么,尤其舞蹈方面极有天赋。

  另外,杨玄珪在洛阳当官,人脉广,社交圈子高大上,这为杨玉环增长了不少见识,也给她将来出嫁名门望族提供了机会。

  杨玉环一天天长大成熟,出落得越来越窈窕可人。

  她本就天生丽质,加上擅长曼妙歌舞,很快就成了“万人迷”。尤其那些个适龄男青年,提起“杨家女”来,一个个都止不住哈喇子。

  735年7月的某一天,这一天虽然是平常的一天,在杨玉环的人生中却是非常非常的重要。

  这天,玄宗的女儿咸宜公主出嫁。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杨玉环被邀请做了公主的伴娘。

  一段虐心的爱情故事就此开始。

  婚礼上,咸宜公主的哥哥寿王李瑁和杨玉环偶然间四目相对。

  就这一眼,李瑁就被妹妹身边的这个女孩子给迷住了:

       妈呀,这是人吗?这分明就是个仙女嘛!

  婚礼一结束,李瑁就找到母亲武惠妃,一边擦哈喇子一边说:儿子非她不娶。

  提到杨玉环的名字,两眼都冒光。

  武惠妃也觉得杨玉环不错,跑去和玄宗商量了一下,就答应了。

  5个月后,杨玉环和李瑁牵手入了洞房,也从此迈进了大唐皇室的生活圈。

  婚后,杨玉环的风姿与温婉赢得了寿王的百般欢宠,小两口整天出双入对、黏黏糊糊,小日子过得跟做梦似的。


3

我的老公(公)叫玄宗


  好日子过得总是很快。一眨眼功夫就是4年多。

  李瑁蜜似的幸福生活还没有叭咂够,头上的帽子就绿了。

  他的脸色先青后紫再黄,浑身上下直哆嗦,却只能龟在屋里喘粗气。

  因为,这个给他戴绿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的父亲。

  其实,李瑁在皇室中的地位自从737年母亲武惠妃病死后就江河日下了。尤其是忠王李亨立为太子后,他整天心惊胆战的,总担心别人害他。

  当然,外面的这些事儿他不愿意让杨玉环知道,不想让她跟着自己担惊受怕。

  是祸躲不过。

  这一天到底是来了。

  740年10月,玄宗照例到骊山洗温泉。

  洗就洗呗,可老头不知咋地突然想到了儿媳妇杨玉环。于是下召:寿王妃杨玉环随侍华清宫。

  这是啥子意思,让儿媳妇伺候洗澡?!

  李瑁当然心知肚明。君命难违,有啥办法呢。

  别了,我的爱人!

  挥手告别时,已泪眼朦胧肝肠断。

  杨玉环这一走,她的人生又掀开了新的一页,也让大唐的历史拐了个弯儿。

  杨玉环一露面,李隆基呆了:

      哇塞!乖乖,天下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美人啊!

  都盯成对眼了。爷俩儿一个德行。

  华清宫泡完澡后,李隆基说什么也不愿意放手了。他跟高力士说:“朕得玉环,如获至宝,实是平生第一快事。”

  当时就送了杨玉环一大堆的金银珠宝、名贵首饰。大概也有个大钻戒。

  Nm,这可是您的儿媳妇啊!

  什么?听不见!

  大唐朝皇族中确实不止李隆基一个奇葩。

  当年,太宗李世民曾把弟弟齐王李元吉的妃子杨氏收编为妃,高宗李治又把太宗李世民的才人武则天立为皇后。

  但杨玉环的丈夫寿王李瑁还活蹦乱跳地活着,李隆基就这么肆无忌惮地把儿媳妇揽入怀中。

  老头子兴奋加激动,心血直往脑门上冲。

  老子就这样,你管得着?!

  人逢喜事,创意的泡泡也禁不住咕嘟咕嘟地冒。他即刻专为杨玉环作了一首新曲,取名为《得宝子》。

  这一年,杨玉环22岁,李隆基56岁。

  从此,历史上最令人难以忘怀、最催人泪下的不伦之恋开始上演。


4

李隆基的三步棋


  老树发新芽,李隆基的爱情之火被杨玉环彻底点燃。

  两人成天黏在一起还不够。

  他要尽快给杨玉环一个名分,把她变成自己名正言顺的枕边人。

  但她毕竟是儿媳妇,并且儿子还在,他作为一国之主还是得顾及一些颜面和名声。

  740年,杨玉环上书,请求自度为女道士,担任宫中女官,为玄宗已故母亲窦太后祈福。玄宗赐号太真,居于宫内的太真宫。

  杨玉环的理由冠冕堂皇,唐玄宗的做法合情合理。

  第一步OK。

  杨玉环正式入了宫,两人亲近起来就方便多了。

  李隆基对杨玉环喜欢得不知道无以复加,日夜寸步不离围着胖丫头的石榴裙转圈圈。

  当然,杨玉环在宫里的地位也是青云直上,就连玄宗早先宠爱有加的武惠妃也没办法相比。

  李隆基开始称呼杨玉环“太真”,杨玉环觉着别扭,于是改叫她“娘子”,以皇后之礼相待。

  这样,宫中上下大家都跟着称她“娘子”。

  但这样还不行,毕竟 “娘子”不是个正经名分。

  于是,玄宗的第二步棋是——有借有还,名正言顺。

  你老婆归我了,我还你一个行了吧。

  745年7月,玄宗册命左卫中郎韦昭训的女儿为寿王妃。

  这样,不仅让玄宗内心的愧疚稍微得到一些些平复,同时也让李瑁悬着的心落了地——他不仅丢了老婆,还怕父皇杀他灭口。

  绿帽子可以戴,但脑袋还得留着吃饭。

  接下来,就是第三步。

  同月,玄宗在凤凰园册立太真宫女道士杨氏为贵妃。当时大唐后宫贵妃已经是最高的名分了,杨玉环成了事实上的大唐皇后。


5

你是我的全世界

  

  爱情叫人疯魔。

  当然,杨玉环也有让人爱得痴狂的理由和资本。

  作为一个女人,如果仅仅靠着姿色诱人,只能得宠一时;人老色衰的那天,便是被人冷眼背弃的那天。

  美貌+才德,才是永葆爱情长青的秘密武器。

  杨玉环属于后一种。

  前面我们说过,她具有极高的舞蹈天份,是历代后妃中数一数二的舞蹈家。她对乐曲的领悟之深,表现力之强,令人叹为观止。

  玄宗就是在骊山初会时,被她即兴表演的《霓裳羽衣曲》舞蹈迷倒的。

  时人有《华清宫》云:

天阙沉沉夜未央,

碧云仙曲舞霓裳;

一声玉笛向空尽,

月满骊山宫漏长。

  对杨玉环的舞姿,白居易是这样形容的:

飘然转旋回雪轻,

嫣然纵送游龙惊。

小垂手后柳无力,

斜曳裾时云欲生。

烟蛾敛略不胜态,

风袖低昂如有情。

上元点鬟招萼绿,

王母挥袂别飞琼。

  无法想象,一个胖胖的女人能把舞跳得如此美轮美奂。

  丰腴的身材非但没有影响她的舞姿,并且还成了加分项,甚至成了一种风靡全国的流行时尚。

  大唐女子皆以胖为美,纷纷甩开腮帮子使劲吃吃吃。

       殊不知,胖和胖,字一样但概念却大不同。

  杨玉环坑了当时的好多大龄女青年。

  除了跳舞,她还精通音律,据说能将好几种乐器,像琵琶、磬等演奏得出神入化,如同天籁之音一般动人。即使是梨园中专业的艺人,也远不如她。

  除了技艺淫巧,杨玉环最让李隆基欣赏不已的是她的聪明和德行。

  她特别善于揣摩玄宗的心意,说话行事总能雪中送炭,暖到人的心坎上。令玄宗有心灵相通的感觉。《旧唐书•卷五十一•玄宗杨贵妃传》记载:她“每倩盼承迎,动移上意。”

  更难能可贵的是,她整天伴君左右,却从不参和政事。史书找不到她干涉朝政、恃宠弄权的一丁点儿记载。由此可见一斑。

  杨玉环的志趣只在歌舞,对政事没有丝毫兴趣。

  所有的所有,几乎所有一个好女人的优点全都呈现在了杨玉环的身上。

  这样的女人,如何不让人为之倾倒、爱恋?如何不教“六宫粉黛无颜色”?

  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杨玉环也逐渐接受并深深爱上了这个老男人,曾经的公公。

  两人相互依赖,相互眷恋,情爱弥笃,难舍难分。

  一段本来遭人非议的不伦之恋竟变成了一个千古流传的爱情传奇。


6

我不是祸水红颜


  杨玉环让玄宗迷得神魂颠倒。

  为了讨她的欢心,李隆基也是煞费苦心。

  女人爱漂亮穿戴,杨玉环也不例外。

  为此,李隆基在宫里为贵妃设置了专职服装首饰设计师和加工厂。

  据说,当时宫中专门为她织造锦绣的工匠就达700余人,雕刻器物配饰的有好几百人。

  贵妃的三餐当然要讲究。一顿饭要做上千种食物,花销相当于10户中等人家的财产。这比那满汉全席要丰盛多了!

  还有,杨玉环爱吃荔枝,岭南节度使张九章、广陵长史王翼就专供特产荔枝。

  他们为了保证荔枝送到长安城还像刚摘下来那样新鲜,就派人骑马昼夜飞奔接力送。

  唐代诗人杜牧在《过华清宫》一诗中写道:“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说的就是这个事儿。现在还有个荔枝品种叫妃子笑。  

  747年,玄宗下令在骊山大兴土木,增辟温汤为池,修造亭台楼阁和曲径幽林,筑罗城,置百司,给杨玉环造了一个大型游乐园。

  杨玉环要出去游玩,都是玄宗皇帝的宠臣高力土亲自牵马赶车,一大队人马,前呼后拥,浩浩荡荡。

  杜甫有一首《丽人行》说的就是贵妃三月踏春的情景:

三月三日天气新,

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

肌理细腻骨肉匀。

绣罗衣裳照暮春,

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

翠微盍叶垂鬓唇。

背后何所见,

珠压腰稳称身。

……

灸手可热势绝伦,

慎莫近前丞相嗔。

  所到之处的大小官员纷纷进献当地“土特产”。巴结逢迎杨玉环一时成风。

  由此,大唐奢侈之风日盛。

  这也便成了杨玉环是为祸水红颜的罪证之一。

  可作为一个女人,受人宠爱有什么过错?玄宗日益耽于声色,荒废国事,这能全怪她吗?

  其二就是专权祸国。

  前面说了,杨玉环只爱歌舞和老李,没兴趣理朝廷的事。

  可她不爱管“闲事”不等于别人对“闲事”不感兴趣。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随着她的受宠走红,她的家人们自然沾光。

  她已过世的父亲杨玄琰被追赠为太尉、齐国公,母亲李氏被追封为凉国夫人;封叔叔玄珪为光禄卿银青光禄大夫;兄长杨銛为殿中少监;堂兄杨锜则与玄宗女太华公主成婚,为驸马都尉。

  她的三个姐姐也都被封为夫人,大姐为韩国夫人,二姐为虢国夫人,三姐则为秦国夫人。玄宗亲切称呼她们为“姨”。每月还白给他们发10万钱的工资。

  这些人无非就是依仗着贵妃是势力,生活铺张浪费些,有时受点儿贿,欺负个人啥的。要命的是杨玉环的一个八竿子之外的远方哥哥叫杨国忠的,这个人可要的可不止是那些声色犬马,他的野心无限大。

  杨国忠本是个落魄混混,在杨玉环得宠后借势开始飞黄腾达,后来做到宰相,被封为卫国公,身兼四十余职。他任相期间,专权误国,败坏朝纲,与安禄山的矛盾最终导致了安史之乱。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七•陆贽传》中有这样一句:“天宝之季,嬖幸倾国,爵以情授,赏以宠加,纲纪始坏矣。”

  历史把杨家人干的所有烂事儿一股脑都算在了杨玉环的头上,把她作为安史之乱的罪魁,祸国的红颜。

  杨玉环的确有些冤。

  清人赵长令有诗曰:

不信曲江信禄山,

渔阳鼙鼓震秦关。

祸端自是君王起,

倾国何须怨玉环。

  鲁迅先生也曾这样评价杨玉环:“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是决不会有这种大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由男的负。杨玉环的一生是一段复杂的历史和人生际遇,是一个普通女人和唐王朝由盛转衰历史相扭结的过程。杨玉环既是那个腐朽集团的重要人物,也是一个让人同情的受害者。”

  说实在的,马嵬坡兵变就是一次有预谋、有计划、有后台的夺权政变,魂断马嵬坡的杨贵妃只不过是为帝王的江山之争做了挡箭牌、替死鬼。

  红颜多薄命,悲哉!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