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小说-聚会风波

作者:风不语

简介:刚刚从国外回来的我发现姐姐没了,爸妈骗我说去外地,然而事实上确实被藏起来了。

凌妈妈:女儿!

旁白:大清早的,凌妈妈就来叫还在熟睡中的女儿起床,只是她知道她的女儿的起床气,所以拉着嗓子开始喊!

风凌:啊!妈,我都多大了,你还这样,幼稚不幼稚啊!都是我爸给你宠坏了!

旁白:昨晚刚刚下飞机的风凌,顶着一脸疲惫,看着面前这个打扰她睡觉的无良老妈,慢慢的睁开了眼。

凌妈妈:你少扯了,昨天下午的到的飞机,你说要睡一觉,到今天早上九点半?我生只猪也没有你这么能睡!

风凌:嘿嘿,我妈怎么能生出猪这种生物呢?您看您是才华横溢,秀外慧中,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凌妈妈:打住!打住!怎么去了一趟英国这么会说话了,啧,难道是因为外国人都很开放?

风凌:咳,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这就算人在国外,心不还是在老妈你这里。

凌妈妈:你就算是说穿了,今天的事也跑不掉,你不会忘记了吧?

旁白:风凌抱头,惊呼了一声,准备跑进被子里装死。不过凌妈妈手疾眼快的把她的被角抓着,让她没地方跑,还顺带附送了一个很温和的笑容。

风凌:妈!你饶了我吧!我明明最不喜欢聚会这种事情了。陪一群人笑,还要被那些叔叔阿姨问这个问那个!我姐呢!把我姐抓去啊!

凌妈妈:你姐不是有事吗?再说你三年没见你那些朋友了,正好这次可以好好聚聚!

风凌:屁话,光是沫沫一个人就一年飞了一百来趟,谁会想他们啊!而且明明是老妈你要卖我,你要想找我姐,轻而易举的事!

旁白:当初凌妈妈的爷爷和爸爸各创了两个组织,都在凌妈妈的手里。凌妈妈自己还创了一个。

凌妈妈:刚刚说你嘴巴乖巧了不少,现在又原形毕露了,不过找你姐确实容易,只是你姐那情况特殊,这不就……只剩你了吗?

旁白:风凌拼死挤出的两滴眼泪在凌妈妈那完全没有用,还被凌妈妈一脸坏笑的塞了一件衣服。

风凌:居然这样强迫我!爸!老妈要大义灭亲了!

凌妈妈:叫你爸也没用,快点的,给你五分钟换衣服!

风凌:等等!老妈,你见过有聚会是在晚上开始的吗?

旁白:风凌拿起衣服往旁边一扔,突然想起来,这个点才早上九点半,那些叔叔阿姨就这么闲的吗?

凌妈妈:你很有意见?这不是叫你换衣服吗?不然你还要穿你那些衣服去不成?

风凌:你女儿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穿什么都好看!

凌妈妈:臭不要脸的,快穿完下来。

凌妈妈:浩朗,凌她……

凌爸爸:舒莹,凌是无辜的,我们不能牵扯到她。这次韵已经出事了,我们不能再自私了。

旁白:凌妈妈到了楼下,坐到了凌爸爸的对面,两个人讨论着风凌的姐姐,风韵。

凌妈妈:那现在既然韵已经做出来决定,那我们……

凌爸爸:不可以!绝对不能拿韵的幸福来换,舒莹,你什么时候这么糊涂了,那种地方不是韵一个女孩子可以独闯的。

凌妈妈:唉,我知道,这不是让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吗?只是我怎么会知道她选择了这个地方?

凌爸爸:或许韵是听到了什么……

旁白:凌爸爸这句话一说完,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自责的心情在他们的心里弥漫,只是他们从来不是哀声怨道的人。所以,相视而对,凌妈妈却忍不住眼里闪起了水光。

风凌:爸妈你们在做什么?这么安静吗?

旁白:风凌换好了衣服下楼,凌妈妈一听到风凌的声音就偷偷抹了抹眼睛。

凌妈妈:还能在做什么?不是在说你换完衣服会怎么样?这可是你银姨设计的衣服。

风凌:我就知道!银姨设计的衣服还用说嘛,肯定好看啊,加上是我穿着,能不好看吗?

凌妈妈:有这么夸自己的吗?也不怕被人笑!

凌爸爸:被你说的没话回了,来,离午餐还剩一点时间,陪老爸下一盘棋。

旁白:风凌陪了凌爸爸下棋,不过输得用惨这个字已经不能形容了,心情不乐的换了一件衣服,在来了几盘,无一例外,输了。不知不觉的午饭就好了。

风凌:妈,姐姐到底去哪了?怎么连午饭都不回来了,以前不是就算有什么多大的事,她也会回来吗?何况我今天还回来了!

凌妈妈:你还委屈上了,平时不是巴不得你姐姐不在,省的和你抢菜吗?

风凌:我那只是随便说说的啊!哪有当真的道理啊!

凌爸爸:好了,你姐姐去外地了,暂时都不会回来,你别担心了。

旁白:风凌听话的继续吃饭,只是内心却开始打鼓,爸妈肯定有隐瞒她什么事,不然怎么会这样合起伙来转移话题?还不说具体的地方,这明摆了就是要隐瞒她!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继续吃饭,这点上,她和姐姐挺像的。就算心里想再多的事,也不会说出来,既然他们打算瞒着她,那做一个傻孩子让她们放心也不是不好。

凌妈妈:凌,好了没有?要准备走了?

风凌:来了,老妈你别急啊。

凌妈妈:每次都是这样磨磨蹭蹭的!看你以后嫁人了怎么办!

风凌:嘿嘿,老妈我要是嫁人了,你能舍得吗?不过你要先管管姐姐,她可是要比我早嫁人的。

凌妈妈:去!你们两个都嫁了我才开心,省的在家里一个个的气我!

凌爸爸:你们还不打算走吗?

风凌:来了,都是老妈慢悠悠的。

凌妈妈:嘿!你这个臭丫头!刚刚说你气我,你还就真气我?

凌爸爸:好了,快走吧。就你们没点母女样,凌,等下去了聚会可是要有礼貌,你叔叔阿姨可是都在那的。

风凌:知道了,老爸你看我什么时候丢脸过。

凌妈妈:好了,别说了,快来不及了,就走吧。

旁白:风凌和凌妈妈坐上了车,赶去了聚会,凌爸爸因为有事,所以只让她们母女两个人去。

风凌:妈妈,到了诶。

凌妈妈:聚会上该注意的事情都记住了吗?

风凌:记住了,妈,您就放心吧,你都说了两百多遍了。

凌妈妈:唉,真没办法,你们两姐妹明明都是我生的,性格这么差这么多?你看看你姐姐,哪里需要我说这么多?

风凌:这个我能怎么办,姐姐负责聪明,我只负责美就好了。

凌妈妈:你啊!要不要脸!你姐丑,你还能好看不成?

旁白:这对母女一进场,就开始抢夺眼光了,只是其中好像有几道隐晦的目光。

潘叔叔:好久不见了。莹。

凌妈妈:嗯,是好久不见了。

潘叔叔:呵,这就是凌吧。和姐姐很像,不过还从来没见过你来这种聚会,是不是不喜欢叔叔阿姨?不过我家那个小子这几年倒是很念叨你。

风凌:潘叔叔。你又笑我。

潘叔叔:怎么样?喜欢这种场面吗?

风凌:呵呵……还好……

风凌:妈,我去那边看看啊。

凌妈妈:别跑远了,注意一点!欸,你这孩子。

潘叔叔:唉,孩子们都长大了。

凌妈妈:唉,是啊。

风凌:唔,好吃!这里的东西好像是比李妈做的好吃,咳,这话可不能被李妈听见了。

潘嘉琪:凌?

风凌:嘉琪哥。嘿嘿,好久不见了。

潘嘉琪:那有什么好久不见,前几天我们还视频了不是?

风凌:那还不是大家一起的吗?又不是和嘉琪哥单独的。

潘嘉琪:嗯?你说什么?不过还真的想不到你会来这,我还以为你现在应该在家睡觉呢。

风凌:咳,其实要不是我妈叫我,我真的会睡到现在。

潘嘉琪:哈,凌,你今天穿的衣服很漂亮哦。

曾翼翔:切!哪怕是只是衣服漂亮罢了,至于人嘛,那就不好说了。

风凌:哼!人怎么了?我要是不好,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曾翼翔:就是不怎么呗,不过,你说我不好看,这种话你确定说的不会心虚吗?

风凌:你……

曾翼翔:你什么?自己不怎么样,还怪别人了?还不让人说了。

风凌:哼,懒得理你。

潘嘉琪:你们就别闹了,这里人挺多的。

风凌:额……人很多吗?

秘书:翼翔!

潘嘉琪:翼翔,这回你可跑不了了。

风凌:什么?他怎么……

旁白:风凌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秘书:翼翔!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去给我换衣服,不知道今天你是主角吗?

旁白:这个女声一出来,曾翼翔就抖了抖。

曾翼翔:知道了,吵死了。

秘书:快点吧。

曾翼翔:哦

潘嘉琪:翼翔,你保重!

风凌:嗯?他保重什么?这出了什么事?

曾翼翔:切,先走了。

旁白:曾翼翔挥了挥手,打断了风凌的话,就离开了。风凌不服的吐了吐舌头,嚣张什么。

风凌:嘉琪哥,怎么回事啊?什么叫他今天是主角?

潘嘉琪:呵,想知道?

风凌:嗯嗯!

潘嘉琪:那现在你跟我走吧。

旁白:潘嘉琪说完,抓起风凌的手,打算直接离开这里。不过却被一声呼唤给打住了脚步。

风凌:嘉琪哥,你到底要去哪?等下我妈发现我没了怕要说我了。

潘嘉琪:嗯?你不是想知道吗?等等不要急,到了你就知道了。

风凌:那我总要知道去哪啊!

潘嘉琪:到了就知道了。

旁白:某个房间内,一个黑衣人和另一个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报告些事。

秘书:老爷,嘉琪少爷拒绝了冷冷小姐,带着风凌小姐离开了会场。

潘叔叔:嗯,知道了,跟着他们,有什么事向我汇报。

秘书:是。

潘叔叔:哼,风凌,就凭你也想攀上我儿子吗?风韵那个软硬不吃的丫头。

旁白:潘叔叔说着把酒杯一扔,殷红的酒中印出两道实质的精光。

风凌:嘉琪哥,我们这是去哪?走的这么远

潘嘉琪:我们要去看戏。你知道你姐姐为什么没来吗?

风凌:我姐不是去外地了吗?

潘嘉琪:哪有那么简单,这里面有一个阴谋。

风凌:什么?我妈和我说了我姐在……

潘嘉琪:是不是觉得奇怪了,为什么你姐姐在外地却不给你打电话?可能这个样子应该也没有打电话给她吧?

风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潘嘉琪:就是这里了。我们看着翼翔的表演吧。

风凌:这里是?游乐场?这里已经离会场有点远了吧。他们难不成会到这里?

潘嘉琪:翼翔会要求他们来这里。只是我们提前来,找一个人。

风凌:在哪?

潘嘉琪:就在那个最高的地方。

风凌:摩天轮?

潘嘉琪:真聪明,走吧。你应该会想见到她们的。

风凌:姐姐!沫沫?!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沫沫:凌,你总算来了,这个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你等下不管发生什么都别出声,我们好不容易说服韵姐的。

风凌:姐姐?

风韵:凌儿,乖,今天过了就好了。

潘嘉琪:好了,别叙旧了。沫沫,快开始吧。

沫沫:凌,你记得别轻举乱动。

潘嘉琪:放心吧。我看着呢。

沫沫:就你了不起,哼!

风凌:她们要去哪?姐姐!

潘嘉琪:别怕,等下会有一场盛世,你只要在这里迎接就好了。

风凌:什么盛世?你没看到我姐姐脸色很不好吗?

潘嘉琪:那是我们故意的。韵姐这次牺牲了不少。等事情结束了我就告诉你一切。

曾翼翔:就是这里了!

旁白:等待中,风凌明显感觉到游乐场的人被清走了,而曾翼翔也来了。

凌妈妈:翼翔,你说韵在这里?

曾翼翔:阿姨,你什么时候看我在这种事情上会开玩笑?

潘叔叔:翼翔,你也别卖关子了,把我们叫来这,到底是什么事?

曾翼翔:潘叔叔你急什么呢?是怕事情败露吗?

潘叔叔:哦?翼翔你还真爱开玩笑,叔叔有什么好暴露的?

曾翼翔:少装了!你就是在这里绑架了韵姐!

凌妈妈:什么?潘林真的是你!皓朗一直找不到证据,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

潘叔叔:你们冷静点,我为什么要绑架一个小辈?这对我根本什么有什么好处的!

潘嘉琪:父亲,你想要的是韵那张脸。

潘叔叔:嘉琪!你想造反吗?

潘嘉琪:父亲,你那种龌蹉的心思,该收起来了。

凌妈妈:嘉琪,你是什么意思?

潘嘉琪:阿姨,或许我什么意思,你比我更清楚。我父亲似乎对年轻的事耿耿于怀。

潘叔叔:闭嘴!

凌妈妈:你说什么?潘林你个畜生!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曾翼翔:阿姨,你别着急,韵姐没事。只是潘叔叔,我觉得我们两个需要算一笔账。

潘叔叔:呵,连我儿子都站在你那,你会知道那件事也不奇怪了。

曾翼翔:我就很好奇了,我的父母和潘叔叔是好朋友吧?他们死之前还特意留下来让你好好照顾我的遗言。

潘叔叔:大家都只是各取所需。你爸当初在我公司财政危机的时候撤资,害得我差点破产,还真是我的好朋友。

凌妈妈:潘林,你醒醒吧!豫锋当初是因为你的公司出现了财政漏洞,才撤资不然你后面哪来的资金重启?怕是所有的资产都输在那一次了!

潘叔叔:你!你在乱说什么?

凌妈妈:当初豫锋找我借钱,他知道你肯定拉不下脸来找我,这样一个好朋友,你做了什么?而且当初我和皓朗并不是家族的联姻,我真心爱他。

潘叔叔:你真心爱他!所以就抛弃了我吗?!

凌妈妈:你怎么到现在还在执迷不悟?你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你吗?那你的喜欢也太廉价太恶心了。

潘叔叔:你说我恶心?

旁白:潘叔叔突然定住,眼睛一眯,像是豁出去了一般,拿出刀朝凌妈妈刺去。

风凌:不要!

曾翼翔:住手!

凌妈妈:凌?凌你怎么在这?你傻吗?那是刀啊!你跑上来干嘛!

旁白:曾翼翔在最后一瞬间抓住了潘叔叔刺的刀,只是手不停的流血。潘嘉琪见状况出了他们的计划,急忙把自己的父亲抑制住。

潘嘉琪:爸,你快收手啊!我陪你去自首,我们还可以重新来过!

潘叔叔:逆子!我当初就不应该留住你!

曾翼翔:看来没必要按原计划了,直接叫警察带你走就好了。

风凌:喂!你的手在流血啊!快叫救护车!

曾翼翔:你给我待在那别动!阿姨,帮我看着她!

风凌:凶什么啊。

潘嘉琪:我已经叫过警察了,凌快叫救护车。

潘叔叔:你这个逆子!逆子!

潘嘉琪:爸,你真的别一错再错了,我会等你出来的。

曾翼翔:叔叔,你为了一己私欲,害了我也害了你的儿子。更对韵姐造成的伤害不能原谅。

潘叔叔:那也是你们自找的!

潘嘉琪:爸,真的别说了啊,你心不是肉长的,我是!

旁白:不一会,警车和救护车都来了,潘嘉琪陪着他的爸爸去了警察局,而曾翼翔也去了医院,风凌和风韵两姐妹回到了父母身边。一切看起来都变得好了。

风凌:我说,凭什么你饿了我要来给你送饭!

曾翼翔:我可是为了救某人才落得这个地步的,你不应该好好安慰我吗?

风凌:是了,是了多亏你,那你可以吃饭了吗?

曾翼翔:你喂我。

风凌:你可不可以有点节操。

曾翼翔:那种东西要来了可以当女朋友吗?

风凌:说的你现在不要就有一样。

曾翼翔:嗯?你不就是嘛?你可是答应了的。在救护车上!

风凌:吃你的!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曾翼翔:你脸红什么?来亲一个!

风凌:滚你的!

潘嘉琪:韵,其实我……

风韵:怎么了,不叫韵姐了?

潘嘉琪:凌她已经认清自己的感情了,为什么你还不肯承认?

风韵:嘉琪,发生了这种事,我觉得我们早就已经没有可能了。而且,嘉琪,你要好好想想,那是不是和凌一样,看清楚自己的感情了吗?

潘嘉琪:我为什么看不清,我父亲的错误果然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消除吗。

风韵:就算和你没关系,但是我也不可能接受你的。你也好好想想你喜欢的是我吗?

沫沫:喂!你就这样放韵姐走了啊?

潘嘉琪:那还能怎么办?

沫沫:傻啊,追上去啊,在这里哭有个屁用。

潘嘉琪:沫沫……

沫沫:干嘛,我只是陪韵姐来,她让我来看看你这个傻子。

潘嘉琪:哈哈,说不定我真的是傻子。

沫沫:干嘛突然笑起来?傻子。哈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