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以后,就再也不想喝酒了

文/独自取经的沙僧

舍友去超市大采购,提了两大兜东西回来。

一眼就发现了几瓶绿色的瓶子,那绝对是我曾经无比热爱的纯生!

凭着同为单身狗的友情,高价买回了两瓶,放在床边的收纳架上。

直到晚上睡觉不小心碰到,才发现这两瓶纯生已经相依为命很久了。

(一)

初三那年,在聚会上,偶然喝到了纯生,之后就一下子爱上了它。

在那以后,高中和同学出去玩,要过夜之前一定要买上几瓶纯生。

几个人施展技术撬开瓶盖,一遍聊着一边喝着,越喝越欢,越欢越喝,然后不知道何时何地睡去。经常是醒来之后才爬到酒店的床上去睡,一个回笼觉到中午。

高三的时候学习压力陡然加大,每天六点上工,8点下工,周六还要加班。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出去和朋友喝酒了。

于是,我总会在家里放着几瓶纯生。压力特别大的时候,就空腹猛干两罐。趁着那股酒劲赶紧上床睡觉,爸妈虽然看见了,但没说什么,我默认为他们同意了我的做法。

直到高考后,妈妈才告诉我,其实每一个我空腹喝完睡觉的晚上,她一定是睡不着的。老妈总要时不时看一眼熟睡的我,害怕我像电视上那样在无意识的情形下因呕吐物而窒息死亡。

在那之后,我不敢在妈妈面前再显露半分酒意。

(二)

就着那股高三的劲上完了大一,过完了大一,那种一事无成且不知所措的焦虑一直伴我左右。

我试着学初中课本里的文人骚客,一盘花生,一碟毛豆,举杯对月,借酒浇愁。

可每次走程序走到一半时,那种焦虑就变成了一种欲哭无泪的懊悔,转而气愤,气愤过去的自己,气愤在喝废酒的自己。然后就干完剩下的酒,上床睡了。

可不知为何就慢慢习惯了这种焦虑,好像也并没有找到排解的方法,但却不怎么喝酒了。

而40多年都不怎么喝酒的爸爸,却迷上了酒。每次一回家,都能在家门口看到他昨天喝完的空啤酒瓶,一点沫子都没剩下。

我猜他应该是遇上了因忙于工作生活而不得不推迟的中年危机。

儿子没有出息,连个女朋友都领不回来;父亲离世,帮不上老家的母亲;睡在枕边的人似乎又不能懂他的辛苦......

小年的时候妈妈回了一趟老家,我就趁着这个机会跟我爸喝了一回酒,两个人都喝大了。但我记忆之中好像两个人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吃,就只是不停地干杯,不停地喝。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层被,茶几上的啤酒瓶也消失了。一看手机已经十点了,扯着有些哑了的嗓子喊我爸,却发现他早就上班了。再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流鼻涕了,我没敢接着跟他喝,而是给我妈打电话,询问治感冒该吃什么药。

我虽然很心疼他,可真的帮不了他。

每个困境的人都泥泞不堪,他有他的中年危机,我有我的青年迷茫。两个人都在疲惫的走着,却又靠着一股莫名的力量相互扶持着。

网图,侵删

(三)

那一次,我应该是喝完三瓶后就倒下的,因为我的酒量似乎一开始就是四瓶的量。

初二暑假回老家,刚巧老家的某个人要辍学出去打工。几个人就在他家办了个践行会,切几根黄瓜、拌点西红柿、炒个青菜、炒个鸡蛋,四个再平常不过的菜,却让几个毛还没长全的孩子喝的伶仃大醉。

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喝酒那么多的酒,也是第一次喝醉。觉得自己在走直线,可身体总是晃晃悠悠的,走得七扭八歪。

喝完两提后,几个人就开始在桌子上举着瓶子振臂高呼,像陈胜那样说些“苟富贵勿相忘”的话。

然后跑到院外的枣树树根下,互相搀扶着吐完刚喝下去的那甁不知名的啤酒。

还好那时的身体还没有被我糟蹋,能够撑得住第一次就那么多的啤酒。而且那应该是我的酒量巅峰,即便高中时喝了不少,可从来没有超过四瓶的量。

第一次班聚的时候,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底,也不知道聊些什么,就只好不停地喝先探探每个人的酒量。

我本来打算说自己不会喝酒的,但实在没法不喝,可有了第一口就有了第二瓶。知道他们喝醉了,就趁着他们喝的时候把杯中的酒倒在了后面的草丛里,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喝多了。

被人抬回了宿舍,在床上的时候腹痛难忍,即便吃了止疼药还是难以忍受。叫上几个还清醒的人,打了个去医院的出租。等了二十多分钟,又坐了二十多分钟,到了医院的时候,听他们说,我已经面如金纸。

医生让我住了院,在那里呆了一个星期。没敢告诉父母和导员,班上的人加上自己的积蓄才凑足了这段日子里的费用。

从此就默默给自己立下一条规矩,大学期间再也不要喝醉了。

真的,太难受了。

(四)

这个决定延续到了我的生活中,可这种近乎戒酒的行为很难被家族的长辈所接受

“你还有几年就要进社会了啊,不从现在开始练酒量一定会吃亏的”

“是啊是啊,以后喝酒的地方多了去了”

......

我双手扶着膝盖,端坐在塑料凳子上,点头回应着各位的教导,可好像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不过他们也没有说错什么,他们所经历的就是酒桌文化,即便到了现在,依旧顽固的存在着。他们有很多这方面的经验,出于关心,无私的交给我这个有着很远血缘关系的小辈。

我知道自己一定会经历他们口中的酒局,也一定少不了。

上次班聚去轰趴馆,一个班的人围在长桌周围吃着火锅。还没有吃上几口羊肉,就开始了喝酒。因为都知道我的历史,就没让我喝酒。

自己坐在角落里看着他们推杯换盏,先说一堆乱七八糟的,再一干而尽杯中的酒。跟这个喝完,跟那个喝,不喝就是不给他面子,平日里不太交流的同学都变得和善无比,谁跟他喝他都十分欣然地接受。

小时候看大人们喝酒的画面突然出现在眼前,何其相似。我不明白平时里还很幼稚的同学怎么一喝酒就变得这么社会了。

就着豆腐嘬完了一小杯啤酒,继续坐在角落里,等着搀那些醉了的人回到宿舍。

(五)

今年回老家回的早,整好赶上某个发小的婚礼,在酒席上吃饭的时候,发现当年说着苟富贵毋相忘的人,似乎应该早就忘了当年的那些话,那些酒话。

想要抱怨父母的唠叨,却忽然发现别人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想要吐槽校园里的那些奇葩的人和事,却发现别人早已喝上了白酒,互相递名片,聊起了生意买卖。我想聊,又不知道聊些什么,就只好不停地夹着面前的菜。

夹完了孜然羊肉里的洋葱,想试着学他们喝一口白酒。刚入喉,就被一股浓烈的灼烧感呛到,学着呡一口,可除了辛还是辛,哪有半点广告里宣传的酱香型的味道。

经常看nhk的纪实节目《72小时》,一个在某个地方拍摄三天,采访来往人的相关节目。

里面的旁白经常出现这样一句话“,回过神来,却发现.....”

特别害怕看到这句话,因为我总是会联想到自己的今后: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有了啤酒肚,喝着没有半点感觉的白酒,拢一拢头上的几根凌乱的毛发;看着身边睡着的儿子,学习没见好,喝酒的频率倒是提了不少,都高三了还喝,喝完就睡,哪怕先做几张卷子呢。

半夜起来,看看儿子的被子有没有掉,呼吸是否顺畅。摇着头问自己咋生了这么个儿子,然后喝干了他留在桌子上的那半瓶纯生。

一觉醒来,看看茶几上的啤酒,发现那只是一场喝醉后的梦,然后顿感寒战。发誓再也不要喝了,因为实在不想再做那样的梦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