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进山搜救,路遇猛虎报恩(十一):虎狼之战(上)

王一枪被黑狼死死按在地上,黑狼锋利的犬齿深深刺进了他的肩膀,可以听见筋肉被割裂的声音。王一枪心说自己打了一辈子猎,到头来难道要被野兽吃掉?黑狼松开王一枪的肩膀,前爪用力压着王一枪的胸口,换口就要去咬他的喉咙,血混着口水,滴在了王一枪脸上。

猎狗大黑离王一枪只有不到三米远,用尽全力反抗着撕咬自己的三匹大狼,想要冲过来救自己的主人,可三匹身形巨大的灰狼哪里答应,它们胡乱撕咬着大黑的皮肉,每一口都深可见骨,大黑的血已经流了一地,和周围的冰雪混在一起,凝固在了地上。

当人和狗都已经感到绝望,准备放弃反抗,一只眼睛上方带有醒目伤疤的老虎撕开夜幕,冲进了战场。巨虎一声“轰”的咆哮,挥着强壮的前掌,把匕首般锋利的爪尖瞬间插进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只母狼。母狼侧肋“噗”喷出一团血雾,呜咽了一声滚落在一旁,四肢缩成一团,在地上不停抽搐着,伤口不短涌出鲜血,眨眼间血尽而亡。

黑狼已经含住了王一枪的咽喉,上下颚用力正想把王一枪的气管咬断,听见身后“轰”的一声虎啸和一声狼的惨叫,浑身打了个激灵,一回头看见一只巨虎正在进攻自己的狼群,气急败坏地“嗷嗷”几声,指挥着自己的部下,朝老虎围拢过去。

羊群已经四散而去,村口只剩下了老虎、狼群和受伤的人和狗。老虎没有继续发动进攻,狼群也没有急于扑上来,都在打量着对手。巨虎被狼群围拢在中间,这会儿正在不慌不忙踱着步子,兜着圈子观察着自己身边的每一只狼,凶恶的眼神直勾勾和每一只狼的目光对视,半张着嘴,巨大的犬齿露了出来,几只半大小狼被老虎的气势逼退,哆嗦着躲在了成年狼的身后。

黑头狼呲着牙,直直盯着老虎,眼神一直在老虎的身上徘徊,似乎在寻找着老虎的弱点,另外的十几头大狼,也是呲起牙,俯下身子冲着老虎低吼着,脖子和背上的毛都竖立了起来。王二原本在小屋里捂着耳朵害怕的直哆嗦,这会儿听见外面好像安静了下来,就壮着胆子,扶着墙站起来,从门缝往外瞅。

这一瞅不要紧,外面不光是狼,还来了只老虎,大小快赶上牛了!这木板门防狼还凑合,老虎要是一撞,自己肯定也要玩完。想到这王二差点没尿了裤子,腿又开始打摆子,用猎枪杵着地才勉强站住。可观察了一会,老虎没有向三叔他们冲过去,而是和狼群杠上了,王二心里画满了问号。

王一枪本来都闭上眼等着黑狼结果自己,一声虎啸之后狼群一阵骚动,黑狼撇下自己冲着老虎去了,身上顿时轻松了许多。王一枪身边的两个猎户也都受了伤,好在并不严重,这会也悄悄观察着前面的动静,见王一枪抬起头,两人都看向他。王一枪做了个“嘘”的动作,转头看向村口的小屋,心里祈祷着王二赶紧把门打开,让他们进去。

王二正看着王一枪,两人眼神正好对上,王一枪冲王二指了指木门,王二点点头,那意思你们放心,只要你们一跑过来我就赶紧开门。王一枪拿手捅了捅身边的猎户,指了一下李百草,又指了指小屋,两个猎户点点头,朝李百草爬过去。王一枪则爬向了大黑,心说大黑你可要挺住,我这就把你救出去。

两个猎户已经爬到了李百草身边,摸了摸李百草的脖子,还有脉搏,除了胳膊和后背有几个大伤口,没有致命伤,只是已经昏死过去。两人回头看王一枪,王一枪已经到了大黑身边,王一枪和两人目光对视一下,猎户架起李百草,王一枪抱起大黑,冲着小屋就跑过来。

黑狼听见身后有踩雪的声音,回头正看见猎户和王一枪朝小屋跑,“嗷”一声带着身边的部下就追了过去,十几匹狼“呼啦呼啦”往前窜,离王一枪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王二看见三叔朝自己跑过来,身后还追着十几匹狼,马上“哗啦”打开木门,手哆哆嗦嗦举起猎枪,瞄准了前面的几匹狼。

巨虎看狼群猛追王一枪三人,后腿一蹬地“呼”一下跟了上去,一跃就追上了最后的两匹狼,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咬住一匹狼的后颈,没有停下动作,一头把另一匹狼撞了出去,上下颚交错用力“咔哧”把狼脖子生生咬断,一甩头把死狼丢到一边,死狼麻袋一样“噗通”重重摔在地面上。

被撞飞的狼还没起身,老虎的牙已经到了,两只巨大的前掌按住狼的躯干,大头埋了下去,四颗匕首一样的犬齿完全浸没在了柔软的狼肚子里,狼一吃痛张嘴就咬住老虎脖子上的皮,巨虎毫不在意,一仰头“嗤啦”一声豁开了狼肚子,狼的内脏伴着血水,“哗啦”淌了一地,狼立刻软倒在地。

老虎抬头看向王一枪逃跑的方向,三个人“呼哧呼哧”大口喘着粗气,迅速踏雪往前跑,还差两步就可以迈进小屋,可身后的两匹灰狼已经张开嘴,锋利的狼牙马上就要触碰到王一枪的皮肉!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