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房子

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一个隆冬的深夜,悠悠左手拉着黑色行礼箱,右手牵着她不足三岁的女儿菲儿,无助又盲目地行走在昏暗行人稀少的街道。

突然,一阵寒风吹来,懵懵懂懂的菲儿说:“妈妈,好冷哟”。平平常常、简简单单几个字似钢针一样刺得悠悠早已麻木的心瞬间剧烈地疼痛起来,触动了她那颗柔软的母爱之心,立马驻足、蹲下,用身穿的大衣将菲儿和自己紧紧地裹在一起,十分内疚和爱怜的对菲儿说:“菲儿,还冷吗?”

乖巧伶俐的菲儿用手擦了擦眼泪说:“妈妈,不冷,我们要到哪儿去?”

此时的悠悠环顾了一下四周,幽深的街道上难觅行人,心里陡生怯意,把菲儿抱得更紧,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说:“我们到大姨家去”。

寒冷和恐惧让悠悠鼓足勇气扣开了这座城市里多日没有往来的她唯一的亲人,但又十分关爱她的姐姐和特别鄙视她的姐夫家门。

悠悠姐姐打开门那一刹那,原本泪水已流干的她泪眼婆娑地说:“姐,虽然,你的家空荡荡的,但你有家,可我家都没有了”。知道缘由的姐姐啥也没说,啥也没问,一把抱起冻得瑟瑟发抖的菲儿:“菲儿,到大姨这儿就不冷了,你和朵儿一起睡”,转身对悠悠说:“妹妹,你和我一起睡,她姨夫睡沙发”。

被叫起来的姐夫抱着被子来到客厅不屑地看了一眼悠悠,和善地看着菲儿:“菲儿,快,进屋和朵儿睡,别冻坏了”,用被子将自己裹住躺在沙发上睡了。

2.

多年前,二九芳华的悠悠落榜于高考,既不愿意补习又不愿意像父辈一样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靠天吃饭的穷苦劳奴日子,背上简单的行囊,揣着从父亲干瘦的手里接过来的300元钱,辞别家人(爸爸、妈妈、和姐姐),只身来到举目无亲的榕城,想凭借老天赐予她的“财富”,钓个金龟婿,成为城里人,过上她向往的城里的生活。

来到榕城的当天下午,碍于囊中羞涩,她只能租一个不足6平方米的过道能让自己栖身的家。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礼,坐在床沿上打开手机在招聘信息里不停地寻找,突然,她的手指停止了滑动,并喃喃道:“这个适合我,这个适合我”。

迫不及待的悠悠立即打电话咨询,得到的回答让她乐得在狭小家里不停地转圈:“明天你到酒店的会议室面试”。

那一夜的悠悠毫无睡意,整夜未眠。早早起床的她化了一个淡妆,着了一条显得干练的粉色束腰、长齐膝盖的裙子,搭乘2路公交车来到咖啡厅会议室,令她吃惊不已,黑压压一屋子的应聘者,一水的妙龄女孩,冲着一个名额而来。

环视了一圈后的悠悠心中的惊讶顿消,因为她自信会压倒在座所有应聘者,这1个名额就是冲着她的条件而定的。果然,她凭借娇好的容颜、傲人的身材、女神级的身高(1.65米)夺得咖啡厅迎宾女的职位。

着上迎宾服的悠悠更显优雅和婀娜,着实吸人眼球。

刚上班的悠悠站在咖啡厅大门口还有些拘谨,正是由于她那份有些小怯意的与众不同的美,让风度又帅气常到这家酒店用餐的富二代肖然看到她怦然心动,禁不住多看了她两眼,惹得悠悠双腿发软,有点儿站不稳的样子。

知道规矩的肖然没和悠悠打招呼,径直来到咖啡厅他常待的地方要了一杯他酷爱的“猫屎咖啡”悠然自得地品着等待悠悠下班,并其他服务员处得知自己心仪女孩叫悠悠时,还闭上眼轻轻地念了两遍:“悠悠、悠悠,好美的名字,真是人如其名”。

3.

肖然看到换上休闲装的悠悠从自己面前飘然而去,丢下钱,边追边说:“服务员,收钱,不用找了”。

肖然气喘吁吁地追上刚到咖啡厅门口的悠悠时,喊了一声:“小姐,请留步”。

悠悠随声回头,发现是进店时直视自己的那个人,心咚咚直跳,脸上露出丝丝的怯意,转身想急速逃走。

正是由于悠悠表现出的矜持和未雕琢的怯懦,像只温顺的猫,勾起了肖然不仅想保护而且还想拥有的猎奇心。深知女孩心理的肖然既没有向悠悠要电话号码,也没有要微信,而是显得特诚意地道歉:“对不起,我是肖然,冒失了,惊扰了小姐,请多谅解”。

有些不知所措的悠悠头也没回地钻进了2路公交车上。

这一夜的悠悠一个人躲在狭小的过道里害怕极了,几乎彻夜未眠。

之后的近一个月,穿戴得体的肖然像上班一样,每天下午3:00准点儿到,坐在同一个位置,品着咖啡,远远地看着悠悠,再未惊扰。

这期间,悠悠还从同事的口中得知那人叫肖然,货真价实的富二代,突然感谢起自己的父母来,是他们给了自己这样的“资本”,才能让自己有这么好的命,刚到大都市就遇到了贵人,得好好抓住这个机会,不能让它跑了。

4.

知道真相的悠悠,第二天见到肖然时,没了之前的恐惧和惊悚,而是面带笑容亲切地:“肖先生,请进”。

知道如何才能捕获妙龄女孩芳心的肖然很绅士地回到:“谢谢”。径直来到他的专属位置,品着他喜欢的“猫屎咖啡”。

随后的每一天,站在咖啡厅门口候宾的悠悠最盼望的就是下午3:00。

可接下来的三天,肖然却没再出现,这令看似可以登天过上富足生活的悠悠心里慌慌的,想象着:“是不是肖先生生病了?是不是家里出事了?是不是看上了比我还漂亮的女孩?是不是有事出差了?出差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想到这儿,悠悠自己都笑自己傻:“他为什么会告诉我呢?我是他什么人吗?”

这三天的悠悠,心似被挖得空空的,精神恍惚惚的,食不知味,难以入睡。

本想着再也见不到肖先生的悠悠,在第四天下午的3:00,一辆黑色的大奔驶入咖啡厅的门口停下了,车门打开的一瞬,悠悠凝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念后,悠悠迅速迎上,亲昵地叫了一声:“肖先生,你好,请进”。

肖然仍然是礼貌地回了一句:“谢谢”。径直走到他的专属位置等着悠悠下班。

看到悠悠下班时间到,肖然立马起身来到自己的座驾,打开后备箱,拿出之前准备好的9999朵红玫瑰笔挺地站在咖啡厅门口。

当悠悠一出现,肖然捧着花束立即迎上,十分真诚地说:“悠悠,送给你的”。

看到这盼望已久突然而至的惊喜,悠悠的心砰砰地跳得特别厉害,扭捏着娇滴滴地说:“谢谢,肖先生”,接过了花束,呆呆地看着。

正当悠悠发呆时,肖然知道一切如他所愿,说:“我能请你吃晚饭吗?”

装着不知所措的悠悠听到身后的同事们齐声喊:“悠悠,别犹豫了,去,去,去”。

悠悠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事们,羞答答地点了点头。

肖然在第一时间牵住了悠悠的手,向咖啡厅挥了挥手,和悠悠一起钻进了他的黑色大奔。

5.

坐在肖然旁边的悠悠一言不发,娇嗔嗔地盯着前方,不停问自己:“这是真的吗?进城才一个多月,幸福就砸到了我的头上”。在心里再次升腾起对父母的感谢,感谢他们给予了自己这么好的“资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悠悠还处在不能言说的想象中时,肖然的车停在了一家装修豪华的海鲜酒楼前。

下车后,肖然牵着悠悠的手朝酒店走去。

服务员恭恭敬敬地:“肖少爷,请进”。

肖然点了一只大龙虾、一条三纹鱼、一份墨鱼仔、一份扇贝,还要了一瓶拉菲红酒。

从来没有吃过,只听说过和在电视电影中看到过的悠悠盯着桌上这么多的价格不菲的东西不停地说:“这么多的东西,我们吃得完吗!”

肖然潇洒地说:“不需要吃完,只要你高兴”。然后,两人频频举杯。几杯下肚,从未沾过酒的悠悠就有些飘飘然了,嘴里还说着:“肖然,认识你,是我的福”。

那一夜,悠悠就枕在了肖然的臂腕中醉意浓浓地睡了。

当阳光穿透厚厚的落地窗帘柔和地射入悠悠的眼中时,睁眼看到的不知是多少次在她梦中的情景:装饰典雅而精致的宽大房间、烟灰色的水晶灯、白色的欧式家具,真是一应具全。她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而且想象着自己将成为这里的女主人,过着富太的生活,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窃喜,在心里又一次感谢自己的父母给予了她的“资本”。

她没有出声,也没有动,而是闭上眼睛静等肖然的醒来。

醒来后的肖然,转身把悠悠揽入自己光溜溜的怀中,喃喃地:“悠悠,想吃点儿什么?”

悠悠没有反抗,像只温顺的猫蜷在肖然的怀中,幸福而甜美地说:“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悠悠起床拿走手机一看,不禁惊呼:“10:00了,我迟到了”。

肖然无所谓的样子,说:“迟到就迟到,怕什么,咱不上班了”。

“那怎么行”,悠悠嘟噜着小嘴。

“哟,嘟着小嘴,不高兴了”,肖然逗趣道。

悠悠说:“不是,我是怕别人说闲话”。

肖然说:“我们不去了,别人说什么闲话,听不见,一会儿,我带你去辞职”。

悠悠思忖片刻,害怕失去这即将到来的富太生活,故作为难样:“听你的”。

肖然开着他的那辆黑色大奔,带上悠悠来到咖啡厅辞了职。

辞职出来的悠悠真是喜上眉梢,穿梭在咖啡厅里跟自己的同事一一道别。当看到别人投来羡慕的眼神时,她在心里又一次感谢自己的父母。

6.

从这一天起,悠悠跟着肖然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行于各个高档会所、酒楼、商场,吃了她从未吃过的东西、买了她从未买过的服饰,过的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富太生活。

期间,悠悠的姐姐姐夫带着他们的女儿朵儿也来到这座城市投靠她,他们只接受了肖然为他们安排的工作,但他们拒绝了肖然给他们提供的房子,租了一个十几平米的房子。

这样随意挥洒钱财和舒心的日子在半年后嘎然而止,因为,肖然常借口出差不回家。

当肖然回家时,悠悠撒娇到:“老公,你到哪儿去了?我一个人在家好寂寞,好无聊哟”。

肖然双手一摊:“我不是给你说过出差了吗......”

几句话,肖然就把不谙世事的悠悠给忽悠了,泪流满面地抱住肖然哭个不停。

7.

不足一月,肖然带回来一个比悠悠更有“资本”的女孩琳琳。

悠悠愤怒地问:“肖然,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肖然嬉皮笑脸地说:“咋,我对你不好吗?看看你身上穿的、戴的,哪一样不是我的”。然后,亲吻着琳琳进了另一间卧室。

这一夜,相伴悠悠的不是喜悦而是流不尽的泪水。她想过离开,这样富足的生活虽然只有短短的半年,可她已难舍了。便自我安慰道:“只要他给我钱,随他吧”。

当她鼓足勇气给姐姐说起时,听到是叫她生个孩子,但她姐夫却鼓励她离开,趁自己还年轻,靠自己,不要依赖男人。

经过一夜又一夜的思考,尤其是又一个半年时间过去了,肖然没有带其他女孩回家,悠悠决定为肖然生一个孩子。

上天眷顾,只有一次,悠悠怀孕了,足月生下了菲儿。

生下女儿后,月子里的悠悠似乎找到了久违的喜悦和幸福,肖然鞍前马后的把她们母女照顾得妥妥当当的。

满月后,肖然似变了一个人,家里常常只有悠悠母子俩,偶尔回来的肖然不是满嘴酒气,骂骂咧咧的,就是拥着不同的女孩。

后来,悠悠得知,肖然不是什么富二代,是一个以贩养吸的大毒枭,除了琳琳还有好几个女人住在不同的地方。

这一切的一切,悠悠只能忍着,因为她必须得靠着肖然生活。无论她的家人如何劝她离开,可已过惯了这种随意花钱日子的悠悠为了面子就是不愿离开。

当朵儿看到自己的爸爸时似惊弓之鸟,害怕极了,总是躲在悠悠身后偷偷地看着酒后摇摇晃晃、或者胡言乱语的父亲,悠悠也想过离开,或者是回老家,可出来这么多年,她还没有回去过一次,只是偶尔给父母寄点钱回去,或在自己伤心时给父母打一个电话。

8.

就在悠悠横下心离开的这个隆冬深夜,肖然带着她之前从未见的也是很有“资本”的女孩冲进她的卧室,酒气熏天地吼道:“悠悠,看看,这个女孩怎么样,她是我的女朋友”。揭开盖在悠悠和朵儿身上的被子:“每天都耷拉着一副哭丧脸,老子懒得看,给我滚”,并用手指着他手挽着的女孩说:“她就比你好,从来都是乖乖的”。

被子揭开的一瞬,悠悠下意识地把菲儿抱在怀中。被惊醒的朵儿哭得撕心裂肺的,不停地喊“妈妈,妈妈”。是朵儿无助喊声和哭声重重地刺中了悠悠本已麻木的心,才让她觉醒了,是该离开了。

走出家门的悠悠不免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家”,毅然决然地做了她曾多次想做没有做的事:打了110,牵着菲儿消失在曾给她带来过欢乐和屈辱的“家”门前。

在姐姐家借宿了一夜之后,清晨起来的悠悠带着女儿回到自己几年没有回过的家。

这么多年过去了,家里仍是空荡荡的,但父母爱却是满满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两个人的爱情世界只剩下一间空房子时 我们会怎么办 他先按了门铃 然后拿出钥匙开门 象是要故意让她知道 他要回来了...
    乐千平阅读 54评论 0 0
  • 王耀祖向空荡荡的房子望了一眼,背上简单的行李,迈出了家门。 王耀祖就是腿有残疾的王二哥的儿子。 王二哥由于从小得了...
    幽兰666阅读 226评论 7 8
  • 我已经五天没有见到何宝荣了,我甚至怀疑他是否回来过,我站在屋子里,总感觉这张床和五天前是一样的。不过你也很难说出...
    陈不果阅读 344评论 0 5
  • 5 ways to supplement your income by Michael Cheary To hel...
    壹朵阅读 260评论 0 0
  • 有句话说:“一个习惯的养成需要21天”。而我养成运动这个习惯远不止21天,然而这个旷日持久才养成的习惯却让我收...
    nnbw阅读 1,03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