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只剩空房子

当两个人的爱情世界只剩下一间空房子时

我们会怎么办

他先按了门铃 然后拿出钥匙开门 象是要故意让她知道 他要回来了

他进了门 脱掉鞋子 然后才关上门

房间里没开灯 只有浴室里透过落地磨砂玻璃门有一点光

他知道她在洗澡

他把钥匙和蛋糕放到桌子上 再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和钱包 连同零钱和口香糖 都一并放到桌面上

然后走进卧室 开始脱衣服

她听到了门铃 就知道他回来了

他应该有买蛋糕 因为刚才她又打电话给他 叮他一定记得要买

她心想着一边倒洗发精在手心上 然后均匀地抹到头发上开始揉

有泡沫流下了额头 她就合上眼睛

她听到钥匙碰撞桌面的声音 听到赤脚走路的声音 听到衣柜打开的声音

她觉得洗得差不多了 就闭着眼伸手去摸水阀开关

她开了开关 水就从她头上方的花洒唰一声喷下来

之后她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穿着内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视线向着窗外路上的街灯

他望过去 左边第四盏是坏的 在一闪一闪地

浴室传过来水流的声音 哗啦哗啦的

然后他两眼放空 手指在沙发的旁垫上默默地打拍子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歌曲 就只是单纯的在打拍子

一下两下 一下两下 伴随着花洒里的水声

她洗完了 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

她擦得很仔细 从后颈到胸部到后背到小腹再到腰到私处到臀部到大腿然后到小腿

最后把毛巾围在身上 再用另外一条毛巾擦干头发

她打开浴室的门 出去了

他听到浴室门开了 就站起来

她说你回来了

他回说蛋糕买了 但是没有你平常要的那种口味 我选了差不多的 你试试看

她说哦 那先放着吧 反正我现在也不是很想吃

他说那你就先放到冰箱里吧

说着他就进浴室了

她穿上睡衣

打开冰箱把蛋糕放进去 她发现里面还有半个蛋糕没吃完

其实她也并没有很想吃蛋糕 只是打电话时顺口地就叫他买回来了

但她知道他一定会买

她走到沙发上躺下来 她想起今天休息 和几个女朋友去做瑜珈

午餐时有个很好的朋友突然宣布她要结婚了

说是上星期男朋友向她求婚了 还买了钻戒 听得她好感动

可是听完后又一阵空虚

那朋友说什么时候结婚会发喜帖她都没听到

她只是一直在发呆

只知道后来旁边朋友推了她一下

说到时也一定要你男朋友一起出席阿

她笑了笑说一定

其实她知道 他并不喜欢这种热闹喜庆的场面

他开着花洒 让水冲着身体

他闻到了她刚才残留的香味

他回想到以前的时光

六年前他们刚开始在一起 骑车到郊外游玩

然后到了没有人的草丛就疯狂地做爱

他回想到当时两人的缠绵

他还记得 当时他在做爱的时候 想到的是很久前读的一个故事

作者和朋友两人骑车去乡下游玩

途中停在路边休息

见到两个漂亮的姑娘

他们向她们示好 她们也向他们笑

后来他们就在那边上了她们

他搞定那个瘦的 另外一个搞定那个胖的

就在那块大岩石上

她躺久了 就坐了起来

房子里没有声音

她走到音响前面蹲下来 打开CD唱片机 看到里面的德彪西

她想起他以前只听摇滚 重金属或视觉系

和他去听音乐会他会在旁边睡着

现在家里音响里竟然会播德彪西

想到这里 她把CD按回去

静静地坐在地上 侧着头拨弄着未干透的头发

哼着unforgettable 她记得 四年前他说过 这是他们的主题曲

他从浴室出来时已经穿好了睡衣

他看到房子里灯没开 就把浴室的灯留亮着

他见到呆呆坐在地上的她 走过去用左手在她头上轻轻地按了按

说干嘛坐在地板上阿

她说你还记得这首歌吗

他说当然记得 我们的主题曲嘛

她说嗯 很久了

他回说是啊 都六年了

她盯着他眼睛 仿佛要把他看穿

良久 才说是啊 都六年了

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是转过身去收拾换下来的衣服

他把衣服搬到洗衣间里 开了灯 打开洗衣机的门 把衣服一件一件放进去

然后倒洗衣液和柔顺剂

他想起他们刚认识时

那时是半夜 他在洗衣房等洗衣服 没有人 除了老板在打瞌睡就只有他了

这时她从外面走了进来

当时外面正在下大雨 她全身都湿透了

她一进来就到到自动售饭机前买了一瓶可乐 然后坐在椅子上喝

喝着喝着就哭了起来 他看了一会儿 就走过去坐在她旁边 递纸巾给她 叫她擦擦眼泪

她一下子扑到他的身上 放声大哭起来 她说她失恋了

他回过神来 就按了洗衣机的时间开关

洗衣机就开始工作响起来了

他回过头来看到她已经回到卧室去了

她躺在床上 辗转着

望着头顶的日光灯回想起了以前的岩井俊二的情书

那时她正在家里看电影 那时正播到渡边博子在雪山上喊你好吗 我很好

电话突然响了 是她当时的男朋友 他要跟她分手

她当下没有哭 只是挂上电话后就静静的走出家门 当时正在下着大雨

他在房门外问你饿吗

她在里面回答有点

他说我也有点饿 正要煮东西吃 那我连你的份一起煮了拉

她说不要了

然后走出房门 我想出去买着吃 你煮你的吧我这就出门了

他说这么晚了餐馆都关了吧

她说不太想吃家里的 到外面随便买点什么都好

他说那我去给你买吧

她回答不用 我想自己出去买

说着就披上外套 拖着鞋子 夹着钱包和钥匙就出门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生了火烧水

切了些肉丝和洗了些菜 准备煮面

厨房的灯亮着

他坐在沙发上 等水烧开

房子里只听见洗衣机隆隆的声音

他想起刚才回家时在门外过道站了很久很久

一直没有拿出钥匙来

也不为什么

就拎着蛋糕站在门口 像是小时候没有写功课被老师罚站

他突然对回到家里有两个人的生活感到了害怕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每天同样地出门进门 并不觉得有什么

但今天的感觉就有些不一样

今天本来是休息日

可是公司说要加班半天开会

他一早就出门了

本来也就是半天班

但下班后想开车到处转转 不知不觉就到了珠宝店

叫店员拿出几款戒指出来看了看 想着还挺合适她的款式

但最后终于也没买就回来了

想着想着 就听到了水开的声音

他起来开始煮面

她很久还没回来

她出去时没有带手机 担心也不知道怎样找得到她

面已经煮好了 但见她还没回来 他也没有要一个人吃的想法

他打开影碟机 看到里面的花样年华

是什么时候他也开始看文艺片了

应该是和她一起之后吧

他也在听德彪西了

他记得第一年情人节她送他的礼物竟然是一片肖邦的CD

她要他在明年情人节要至少会弹其中一首曲子要不然就分手

能接受这种要求的也只有他了

结果第二年他竟然可以弹奏所有那张CD里的曲子 她感动的快要哭了

但他没有告诉她他本来就是会弹钢琴的

他打开了音响想要播点音乐

他坐在餐桌旁边 看着碗中的面 他加了鸡蛋在面里 映着厨房的灯光 这面显得更加的黄

洗衣机还没停下来 房间里充斥着德彪西和洗衣机滚动的声音

门响起钥匙扭动的声音

她拎着一个便当盒回来 是炸鱼薯条

她说晚上也就只有这种东西了

说着就坐下来

你怎么也没吃呢

他回答说没有 也不饿 就等一会你吧

她说那 现在吃吧

他们分别坐在餐桌两头静静地吃着

听着混着隆隆声的德彪西

她也没有什么想法 闷在家里就想出去走走

到了外头反而想着回来了

她默默地在吃着炸鱼薯条

这原本是他最喜欢的

和她在一起后她说这东西没有营养 就叫他戒掉了

现在反倒是 她在经常吃这东西

想到这里 她不禁笑了笑

她抬起头看到对面的他在吃面

就想起以前她生病时他总是煮这种面给她吃

说加了鸡蛋会更有营养

她月经时还会炖阿胶给她喝

那时候会觉得以后一定要嫁给他作老婆

洗衣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他们吃完东西就坐在沙发上

诺大的房子静得好像没有人

他坐着头靠在左手腕上 手肘支在膝盖上

她卷着腰 双手环抱着双脚 把头放在了右边膝盖上

互相不看对方

就这样很久

他说要看电影吗

她说也好

他走到影碟机前 把花样年华拿出来 换了迷失东京

他们继续这样静静地看着电影

他突然想到了以前看的一本书

里面描写的一场虚拟性爱

一个有性障碍的教授和一个火辣女郎在游泳池边上遇上

女郎在上面 教授在下面 究竟没有真正的性交 女的却叫床的激烈

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一切变得很慢

仿佛他是在偷情

就在她的身边

他点了一根烟

默默地抽着

她伸过手来 用食指和拇指把烟捏着 拿到自己嘴边 深深地吸了一口 吐出一阵烟雾

再把香烟放回他手中

看着烟在弥散 她想到了村上龙的无限近于透明的蓝

她看完这本书后一直很想看一看那接近透明的蓝的天空和草地

电影快要看完了

他站起来

开始收拾餐桌

然后到厨房洗碗

到他洗完后发现她已经回到卧室里了

电视还在开着

他把电视关了 走进房里 走到床边 然后躺下

他从后面抱着她 慢慢摸着她的手 再慢慢摸向她的乳房

他想要

但她没有表示

她装着睡觉

他维持了一段时间

就放弃了转过身背对着她侧躺着

他想起了那篇文章

说一个人在夜深时发着高烧睡不着 这时候突然听到隔壁的叫床声

觉得很震撼 他把那声音比喻成了歌声

他写道 为什么我们不唱歌

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

她转过身 用左手慢慢滑过去牵住住他的右手

静静地 背靠背 十指紧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