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学而》1.2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郭宽润:

理解本章有一個角度,就是與上一章節之間的關係?

如昨天講的三個人生現象之間並沒有顯而易見的邏輯聯係,卻構築了一個巨大的意義空間,本章與上一章節也是有關繫嗎?

上一章節提出了一個問題,如何成就一悅樂君子?

本章就是對這一問題的解答

本章最值得注意的內容就是本立而道生,論道就不是一般的內容,而是非常重要的內容,子貢說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從子貢這段論述中,可以明確這一點

這里的‘本’就是傳統講的本末觀,本前人大多訓解為根,根本本源,解決問題有各種邏輯層次,從哪個層面解決是受境界及現實狀況決定的,從根本本源上尋求解決方案無疑是最佳的方案。

孝悌與一個人最親密的關係,是與父母兄弟姐妹之間的關繫,這是作為一個人最本源的倫理,是元倫理。

其他的幾倫則涉及社會化,輿論是夫婦、君臣、朋友,都是社會層面的

仁是對人深刻的認識,是對人存在的認識,仁是人性的一部分。所謂仁者人也

仁有兩層基本義,一是仁者愛人,一是仁就不能對他人‘’麻木不仁‘’

上一章講了孟子說的‘’習焉不察的眾也‘’,眾人大多都迷失在時光中,生命中的活力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中逐漸枯萎,被生活磨滅了熱情,說是行屍走獸,其實並不為過,那我們就要問,這一切都是怎麼發生的?生命是怎麼喪失了熱情?

仁心人人皆有,但卻非常微弱

更被不斷的社會化進程(工具化、體制化)所遮蔽,扶起一位跌倒的老人可能會有法律及經濟上的後果,這種現實邏輯下,仁心的衰微是可以想象的了

曾文正公講,受盡天下百官氣,養就胸中一段春。這春就是一種生機,一種深層的生命活力,這就是仁。

仁是仁者的自性流淌

易乾卦文言道出了這一秘密,君子體仁足以長人。仁心是讓我們回復生命活力熱情的基底

本章的孝悌講的就是如何喚起血脈親情中的愛,此愛即是仁,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歟

那再回過頭來理解孝悌就容易的多了,孝悌是沒被社會化染污前的血脈親情,是讓我們養就仁心激發生命活力的最佳路徑。

人的行為具有遷移的特點,在家中養成的習慣會很自然遷移到工作生活中,這就是《性自命出》中講的‘養性者,習也’的道理

這也是本章:‘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的道理

傳統學問有一重要方法論,掘井及泉,這就是孟子講的:“原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尔。苟为无本,七八月之闲雨集,沟浍皆盈;其涸也,可立而待也。故声闻过情,君子耻之。‘’

從外面司空見慣的事挖掘,如能挖掘到人性本源,這就如挖到一豐富的泉源,對眾多的現象自然就可以容易理解。


《钱穆论语新解》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有子:孔子弟子,名若。乃孔子晚年来从学者。

孝第:善事父母曰孝。善事兄长曰弟。

好犯上者鲜矣:上,指在上位者。犯,干犯。好,心喜也。鲜少义。

作乱:乱、谓逆理反常之事。

务本:务,专力也。本,犹根也。亦始义。

本立而道生:孔子之学所重最在道。所谓道,即人道,其本则在心。人道必本于人心,加有孝弟之心,始可有孝弟之道。有仁心,始可有仁道。本立而道生,虽若自然当有之事.亦资于人之能诱发而促进之,又贵于人之能护养而成全之。凡此皆赖于学,非谓有此心即可备此道。

为仁之本:仁者,人群相处之大道。孝弟乃仁之本,人能有孝弟之心,自能有仁心仁道,犹未之生于根。孝弟指心,亦指道。行道而有待于心则谓之德。仁亦然,有指心言,有格遵言,有指德言。内修于已为德,外措施之于人群为道。或本无为字。或说以为仁连读,训为行仁,今不从。

按:《论语》有子、曾子二人称名,或疑《论语》多出此两人之弟子所记,或是也。孟子谓“子夏、子张、子游,以有若似圣人,欲以所事于孔子事之,曾子不可而止。”则有子固曾为孔门弟子所推服。《论语》首篇次章,即述有子之言,似非无故而然。

孔子教人学为人,即学为仁。《论语》常言仁,欲识仁字意义,当通以论语》全书而细参之。今试用举其要。仁即人群相处之大道,故孟子曰:“仁也者, 人也。合而言之,道也。”然人道必本于人心,故孟子又曰:“仁,人心也。”本于此心而有此道。此心修养成德,所指极深极广。由其最先之心言,则是人与人间 之一种温情与善意。发于仁心,乃有仁道。而此心实为人性所固有。其先发而可见者为孝弟,故培养仁心当自孝弟始。孝弟之道,则贵能推广而成为通行于人群之大 道。有子此章,所指浅近,而实为孔门教学之要义。

白话试译

有子说:“若其人是一个孝弟之人,而会存心喜好犯上的,那必很少了。若其人不喜好犯上,而好作乱的,就更不会有了。君子专力在事情的根本处,根本建立起,道就由此而生了。孝弟该是仁道的根本吧?”


《论语正义》

   有子曰:(孔子弟子有若。)“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鲜,少也。上,谓凡在已上者。言孝弟之人必恭顺,好欲犯其上者少也。)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本,基也。基立而後可大成。)

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先能事父兄,然後仁道可大成。)

   [疏]“有子曰”至“本与”。

正义曰:此章言孝弟之行也。弟子有若曰:“其为人也,孝於父母,顺於兄长,而好陵犯凡在已上者,少矣。”言孝弟之人,性必恭顺,故好欲犯其上者少也。既不好犯上,而好欲作乱为悖逆之行者,必无,故云“未之有”也。是故君子务修孝弟,以为道之基本。基本既立,而後道德生焉。恐人未知其本何谓,故又言:“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欤?”礼尚谦退,不敢质言,故云“与”也。

注“孔子弟子有若”。

正义曰:《史记·弟子传》云:“有若少孔子四十三岁。”郑玄曰:“鲁人。”

注“鲜,少也”。

正义曰:《释诂》云:“鲜,罕也。”故得为少。皇氏、熊氏以为,上谓君亲,犯谓犯颜谏争。今案注云:“上,谓凡在已上者”,则皇氏、熊氏违背注意,其义恐非也。


《四书集注》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

弟、好,皆去声。鲜,上声,下同。有子,孔子弟子,名若。善事父母为孝,善事兄长为弟。

犯上,谓干犯在上之人。鲜,少也。作乱,则为悖逆争斗之事矣。此言人能孝弟,则其心和顺,少好犯上,必不好作乱也。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与,平声。务,专力也。本,犹根也。仁者,爱之理,心之德也。为仁,犹曰行仁。与者,疑辞,谦退不敢质言也。言君子凡事专用力于根本,根本既立,则其道自生。若上文所谓孝弟,乃是为仁之本,学者务此,则仁道自此而生也。

程子曰:“孝弟,顺德也,故不好犯上,岂复有逆理乱常之事。德有本,本立则其道充大。孝弟行于家,而后仁爱及于物,所谓亲亲而仁民也。故为仁以孝弟为本。论性,则以仁为孝弟之本。”

或问:“孝弟为仁之本,此是由孝弟可以至仁否?”曰:“非也。谓行仁自孝弟始,孝弟是仁之一事。谓之行仁之本则可,谓是仁之本则不可。盖仁是性也,孝弟是用也,性中只有个仁、义、礼、智四者而已,曷尝有孝弟来。然仁主于爱,爱莫大于爱亲,故曰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版权声明,所有解读均为精一书院郭宽润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本人,郭宽润保留对此的著作权,特此声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2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
    济东老六阅读 377评论 0 2
  • 卷一学而第一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有子曰:“其为人...
    muxueqz阅读 657评论 2 2
  • 【学而篇第一】1·2 「原文」有子(1)曰:“其为人也孝弟(2),而好犯上者(3),鲜(4)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
    海天大路阅读 340评论 7 5
  • 连绵阴雨终于过去了。 俗话说,久雨大雾必晴。古人诚不欺我也。 好像心情一直容易受天气影响,好在今天终于是阳光明媚春...
    独孤南柯阅读 74评论 0 0
  • 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分。凡管教的事,当时...
    恩言恩语阅读 307评论 0 0
  • 锦绣中华美如画, 休闲锻练各奇葩。 湖边揽胜叫走湖, 广场太极有名家。 东北寻宝勇赶山, 七彩傣族寨喊沙。 雪域高...
    刘豫州阅读 200评论 0 6
  • 最近很多朋友问我,自己有强迫症,到底该怎么治疗?对此我一直没有给出回复。 除了我懒以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在我看来很...
    莫二阅读 3,631评论 23 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