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熟少女和女神老妈的俄国北行记

文/小灯泡儿

半熟少女看上俄罗斯,是为舌尖上的甜菜奶酪鱼子酱,是为东欧风情惊鸿一瞥的壮美。

半百老妈心系俄罗斯,是对24K真男神“普京大帝”流口水,是沙俄王朝历史文化的兴趣。

遂约定出行,一拍即合。

未料想这个现实中的战斗民族,是超磨叽的拖延症深度患者,是洋葱头式圆教堂的聚集地,当然,也是奶类肉类发烧友的不二天堂。

圣彼得堡,莫斯科,新西伯利亚。三座城,七天行,绘成心中的那个名字:россия。

旅行中的诸多点滴在当时或许并未在意,事后的回味却重新让人心生欢喜。

当放下担心和恐惧、想象与预期的一瞬间,所有的美好都已接踵而至。

最细碎,最平凡,最心动。


           第一座城:圣彼得堡

这是一座被称为 “北方威尼斯”的浪漫之城。

辗转于书上标注、耳边烂熟的scenic spot,我们满足做一个俗气的游客。不求名胜的逐一签到,但愿一景一物的亲密接触。

至美夏宫花园,璀璨冬宫博物馆,价廉物美的本土超市,静默流淌的涅瓦河。

第一座城,四处回忆,我想与你分享。

/1/  圣彼得堡之夏宫

这座彼得大帝的消暑行宫,静卧于芬兰湾南岸的蓊郁森林中。它啊,是“俄罗斯凡尔赛”。

身处于此,突然想和我爱的人分享:

白色拱桥上携手看风景的恋人/一个孩子蹲坐喷泉旁扬起水花/芬兰湾海风翻飞了她流苏的头巾/沿街小铺的水果煎饼在呲呲作响/

矮脚的灰鸽、镀金的雕像、望不尽的绿荫长道 翠色沾湿我的衣,我像迷失在了——

美丽得有些不真实的童话世界。

18世纪,为纪念俄国在北方战争中的胜利,宫殿前建造了一个由64个喷泉和250多尊金铜像组成的梯级大瀑布。

这些铜像,好像都有着各自的情绪。

夏宫的喷泉实在太多了。如果没有导游,那必须手持一张夏宫的地图。

否则,将在这片哗哗的水声和丝丝的清凉里,沉醉不知归路。

晶莹水花,在妈妈背后盛放。

再见啦,夏宫。旧时的彼得宫城,如今的世界花园。真舍不得走。

/2/ 圣彼得堡之当地超市

本土超市是观摩俄罗斯各位亲们的极佳窗口。

穿梭于琳琅商品硕大货架,可以看到肤白胸大腰细的柜台长腿妹,也可见到身形庞大神似米其林成精的重量级大妈。

鉴于俄罗斯人民对肖像权的无比重视,故无法放上人像偷拍图。在此送上本土超市必败品,以飨和我一样沦陷于此的性价比爱好者。

身为战斗的民族,俄罗斯人对红色的钟爱是出了名的。超市货架上,自然不缺鲜艳如血的正红色。

从酱料外装袋,香肠包裹纸,再到水果腌渍汁,都可遇上这明晃晃的红光。

肉类、奶制品和面包是食品区“三宝”。

生肉都放在冰柜里,切块大,冻如方砖。我作为一个甜食爱好者,我妈又是个素食养生控,对此并无食欲。

我们共同撒欢狂奔的,非酸奶莫属!果粒奶、纯牛乳、奶酪、奶油、芝士ji布丁……

据本吃货的不完全比较,300ML酸奶是这里的性价比之王!树莓口味,燕麦谷粒,冰淇淋口感,一瓶酸奶,满足你关于甜品的所有想象。

1000卢布在俄罗啥都买不了?折算下来可有95元人民币呢!

事实上,1000卢布在超市能够买10斤巧克力糖或三斤三文鱼或一串国内卖1000rmb的琥珀。

维持家常小菜绰绰有余,还能保你顿顿有土豆,餐餐有面包!

/3/ 圣彼得堡之涅瓦河

这条全程只有74公里长的短河,流量却仅次于伏尔加河和多瑙河,堪称欧洲第三。

上游拉多加湖和奥湼加湖给予了她丰沛水源的滋养,而她在圣彼得堡建成的300年时间里,默默流淌,见证了这座城市的荣辱与兴衰 。

涅,瓦,河。因为它,城市的灵魂有了寄托。

来到冬宫附近的码头,被无数俄罗斯诗人吟诵过的涅瓦河近在咫尺。

粼粼的波光映着天光,云影,游人凝望远去建筑的侧脸。还有天空里刺出的金色箭芒,那高耸入云的教堂塔尖。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喀山大教堂

/4/圣彼得堡之涅瓦大街

涅瓦大街拥有众多繁华的建筑物。多以驼色,米色,浅绿,天蓝为主色调。

全市最大的书店、食品店、最大的百货商店和最昂贵的购物中心在此安家。

这条街上,最不可错过的是“沃尔夫与贝兰热甜食店”。

1837年1月27日,普希金正是从这家甜食店喝完最后一杯咖啡,奔赴决斗地点。

不仅如此,莱蒙托夫、陀斯妥耶夫斯基、舍夫琴科等人经常是这里的座上客。

若有幸,那一定要去该甜食店喝一杯咖啡。感受一下当初文学家们的文思激越和诗人最后的激情与浪漫。

不禁想起车尔尼雪夫斯基的那句话。

“历史的道路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它完全是在田野中前进的,有时穿过尘埃,有时穿过泥泞,有时横渡沼泽,有时行经丛林。”

穿越涅瓦大街的风,扬起了妈妈耳畔的碎发。柔光正好。余晖还未落下。


          第二座城:莫斯科

毋庸置疑,这是是一座国际化大都市。因为掩映在一片绿海之中,莫斯科更有「森林中的首都」之美誉。

但若要说我和妈妈眼中的Москва,唯两字可概括,那便是 【快 与 慢】。

在这座一千人有一千零一夜的城市,你可以选择热血沸腾地狂飙一次飞车,尽情放肆于街头乐队的嗨歌摇摆热舞;也可以选择静静坐下来抿一口咖啡醇香,品读一本淘来的好书。

在每一个孤独背影和瞬间定格的街景后,在蜿蜒起伏的河道和参差错落的旧楼间…

快与慢,乱与静,在莫斯科突围握手。

/1/ 莫斯科之谢尔盖耶夫镇

谢镇自有风情。我已忘记大巴蜿蜒了多少路才到这里,忘记了那天日光灼热汗湿了背脊。

却依然难忘怀:

那杯洋溢麦乳与酒花发酵芳香的格瓦斯,那些祷语呢喃或是屏息默念的虔诚背影,那捧圣泉甘霖的清凉。

那扇天使飞不出去的木制窗。

在谢镇,随处可遇身穿黑袍的年轻修士和修女。他们大多是不苟言笑的,紧皱着眉,斜挎一方小布包,形色匆匆。

走累了觉着口渴,便可在红白相间的啤酒车上自取一杯格瓦斯。

嘴上的解渴难润心里的干涸。

谢镇的人们,始终把对东正教的信仰视为流淌不息的生命之泉。

1392年9月25日,修道院创始圣人谢尔盖神圣与纯洁的灵魂回到了上帝的怀抱。之后他的遗体被安放在教堂神壁下的一个棺木中。

据说,尸身至今完好如初。

我本以为,这是某个老式收音机的循环放音。

直到,在这烛光摇曳的无人角落,遇见一个裹着红头巾的老妇。

她眼角的沟壑淌着晶莹的水光。她留有一半残牙的唇下有乐符飘动。仿佛天使在歌唱。

传说圣谢尔盖每天只吃一点面包和清水,无时无刻不停地工作着。

奇迹因此出现了。许多人喝了修道院的井水后,疾病得到了治愈。无数的朝圣者、病患者和穷人来此寻求安慰。

如今的礼拜堂外,甘美圣水依然汩汩流出。

信徒饮泉,不光祝福祈祷,更为了精神涤荡。

谢镇的拐角处随处可见鲜花小铺。毫不起眼。

店主将他斜躺摇椅的身影,藏匿在村落悠长的夏日午后。

唯有门前琳琅的花架 馥郁的清香——诉说着一株株鲜花的呓语 时间的芳华。

离开谢镇时,恰好碰上两个本地萌姑娘。红衣的好动,蓝衣的喜静,奔走着逐鸽。

也许有一天,她们会在瘦小的身躯外套上并不合身的素黑修女服,裹上一方不能再露出金色鬈发的厚重头巾。

但又如何呢,有信仰的人自有自的心安。各有各的活法。

/2/ 莫斯科之红场

为什么要叫红场呢?

事实上,这里原本叫做“美丽的广场”。由于古俄语中,“美丽的”一词,含有“红色”之意,故“红场”因此得名。

如今,俄罗斯的民族历史与往昔的辉煌已难以在红场寻见踪迹。

在广场上闲庭散步时,恍若徜徉于时光之海。

门里是前苏联的往日不如烟,门外是醉人的鸡尾酒和伏特加香。

石上的纹路早已在一次次行人的踩踏,时光的摩挲中模糊不清。

不是大理石,不是水泥,也不是柏油,是最古朴素雅的青石,氤氲着数百年前的荣光。

莫斯科地铁始建于1935年,最初仅有13个站。

而现在,每天超过900万人次穿梭于莫斯科的地下交通系统。182个站,犹如艺术殿堂般造型各异、华丽典雅。

遗憾那日相机没电。未能影像记录地铁站外的那场街头音乐会。未能体验一次被公认为世界最漂亮的莫斯科地铁。


        第三座城:新西伯利亚

对新西伯利亚的初印象始于等待。

没完没了的等待。从晚上八点到次日凌晨。候机的疲惫和麻木让我对这座即将去往的新城市并无多少期待。

凌晨四点到达。我的睫毛耷拉着,明明垂头丧气却还妄想撩拨我的眼。

前往住的酒店。车行夜色苍茫的石径小路,晃晃悠悠,窗外已是墨色渲染的漆漆一片。间或几米,虚弱地斜倚着几盏昏黄路灯。

凌晨四点的西伯利亚。

是荒僻沉默的黑色巨兽。蛰伏在路的尽头,吞噬了所有的光和热。

而即将到来的新西伯利亚白昼却宣告着:这座新兴的小城,其实很有趣。

/1/ 色彩炫酷的公汽

还记得高中学地理,提起新西伯利亚,我就会联想起令人悚然的刺骨寒流和漫天大雪。

事实上,刚从第一缕微光中苏醒的New Siberian,凉爽又干净。

天色是低饱和的蓝灰,街面是鲜艳而不张扬的彩绘。它那么小,却又那么温馨。就像这辆清晨缓行的公交。有着婴儿甜笑般的萌萌暖意。

/2/ 喂鸽子的明丽少女

鸽子,往往被视为俄罗斯城市景观的一部分。

当我看到静坐公园长椅 俯身喂鸽的妙龄少女时,心里瞬间颤了一下。

成群结队的小灰鸽,扑扇着白裘披肩般的羽翼,轻盈盈地落在少女身畔。

有的小嘴微张啄食着手中谷粒,有的眯眼撒娇完又酣睡在姑娘的鞋边,有的斜立肩头 唧唧地诉说心事。

少女与灰鸽,宛如这座城市的一帧静态写真。是闭眼都能浮现的美好。

/3/ 超具视觉张力的广告

新西伯利亚的城市广告,是我在此次旅行中收获的意外之喜。

无论是中央CBD区百货大楼的巨幅宣传海报,还是地铁站廊道的大脑洞涂鸦墙绘,或是巷口小咖啡馆薄薄的彩页菜单,当可用八个字概括:张力无限,创意无穷。

震撼却不浮夸的广告风格,折射着这座城市的潜能无边。

/4/童趣满满的金发老太太

新西伯利亚的市民总让我好感满分。

开大巴的司机大叔爱分享水果糖,黑胡茬衬着肉脸颊;美术馆的长腿检票员,眉毛下是两弯小月牙 一笑就没了眼。

教堂门口蹲坐着少年,风把他手里的书翻了一页又一页;七十岁的金发老太爱穿玫红上衣,虽然她单身,但带个玩具娃娃当自己是外婆。

我看见他们的瞳孔好像都有一种相似的光芒。

再见,新西伯利亚,我错怪了你的黑夜。

愿还能相逢在白昼。


                - The End-

7天,168小时,604800秒后。半熟无脑少女和半百女神老妈回家。

这场旅行之于我们——

是一场烧脑却永不疲惫的思考。是一次全部感受被激活被放大的体验。更是记忆里无限拉长无限回味的每一秒。

我喜欢生活在别处。

步停,不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