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再见你,你是在生活,而不是生存

5年前,在河北,院子里的杏花开了

1.  >>

如果说在湖南的三年工地生活,于我来说,还充满着爱情的鲜美滋味,以及对青春,对未来的浪漫幻想。

那么在河北的两年,才真正是踏入了工地生涯的所谓生存阶段。

结婚了,有孩子了,肩上的重担越来越沉,脚下的步履越来越艰难。像着走着走着,不知怎么的,就走在了冬日的山路上,迎着雪,爬着坡。

你任性不得,疏忽不得,因为你的肩上,扛着你的所有。

2.  >>

那是一处大院子,有着一扇大铁门。

门外,一望无垠的田野在眼前展开,弯弯曲曲的田埂通往项目部的方向。我们去的时候,田里的玉米正长得汹涌澎湃,挤挤簇簇。

院子前面,是两户人家,再往前,是大车呼啸而过,尘土飞扬的乡村县道。

这就是我在河北那两年的暂居之所。

一开始,刘先生每天去上班后,偌大的院子里,只有我;后来,陆续来了几对项目部的夫妻,我因此有了伴。但不久,他们的妻子都去了项目部做资料,又是只有我了。

那时候,我经营着一家网店,一开始没有生意,人会绝望到迷茫。

我时常一个人坐在那个大铁门前,看着远处的霞光一点一点暗下去,再看着满天繁星闪耀开来。有一瞬间,顿然就起身,拔腿跑回电脑前,开始学网店运营。

人真的最怕专注,一旦你一头扎进去,那种充沛的力量便会推着你往前走。以前横在你面前的障碍都会退到路的两旁,为你让路,对你投以敬畏的目光。

网店生意逐渐好转,慢慢的我的月收入稳定在了一万左右。朋友说我好运气,其实只有我知道:所谓的好运,不过是你埋头努力万事俱备之后,来的一场东风而已。

多少次,凌晨4点我裹紧了外套,站在路边的寒风中等着开往北京的大巴车。

多少次,我拉着小推车挤在北京动物园的批发市场,选款,打包,再坐着三轮车赶回长途车站。上车后,才松了一口气,一手拿着一块大饼,一手拿着一瓶矿泉水,吃得有滋有味。

多少次,进货回来,就一头扎进货堆里,理货,拍照,修图,然后上传编辑商品详情。等再抬起头来,天色已微暝。

印象里最深刻的一次,进了很多很多货,全是牛仔裤,很重,那个小推车负荷不了,我怎么都拉扯不动,而且我走一步,它倒一次。那种崩溃感,大概这辈子都忘不了。

我站在北京的街头,人来车往,内心在挣扎呐喊,但脚步愈坚!

3.  >>

如今回想,并不觉得那时苦,也不悲凉和孤独。

我清楚地知道,我在走人生的生存之路,我走得越辛苦,这条路,它越短。而且记忆中这条路上有很多的小确幸。

那个大院子里有一片菜地,我每天都能吃到最新鲜的蔬菜;玉米丰收的时候,院子里满地的金灿灿;我一出门,有一颗杏树,杏子染黄了脸,挂满枝头。

房东老太太时常会来,一边跟我聊着天,一边监督着,让我一遍又一遍地擦油烟机。那个儿女不在身边的老太太,和远在异乡的我,在那两年里,给了彼此最特别的陪伴。

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普罗大众中的一员,不曾含着金汤匙出生。

那么这生存之路,就是每个人闯荡江湖的必经之路。

既然是必经,不妨给自己一个期限,然后把你认为当下困顿的环境当做修炼场,把这条生存之路,权当一场历练之途。然后去修炼去提高去突破去忍耐去蛰伏!

你要知道,你现在苦了,一切就会过去。

加措活佛在书中这样写过:似乎人人都在自己固有的习性中打转,如果不思突破,这种习性就固化成一种生存模式,让人难免尝尽生活之苦。

继而延伸到很多人跟我倾诉过工地生活如何如何不好,怎样怎样在煎熬,但又迫于生存无能无力。那么现在,你是否明白了问题出在哪儿?并不在于工地环境的局限与困顿,也不在于现实的压力,而在于你在工地的这些年,是怎么度过的?以及当下,未来,你打算怎么过?

如果还是混沌度日,得过且过,混工资的过,那么3年之后,5年之后,10年之后,你还是这个样子啊!

你还是住着几人一间的活动板房,吃着大锅饭,在这条看不见尽头的生存之路上,走了一辈子!

你又怪的了谁?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允许自己每天躺在那里刷着手机,然后愚昧地把自己的命运交给时间和岁月?那么你来人生一趟的意义是什么?

难道就是把这条生存之路持续一辈子吗?

分明是你做了安逸的奴隶,却整天抱怨自己身不由已,不觉得很荒唐吗?

佛陀说:未来的你,是现在的你所造。

基督不也说:祈求就得着,寻找就寻见,扣门就给你开门。

只要你愿意,没有走不出的困境,也没有走不完的生存之路。

希望再见你,你是在生活,而不是生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