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 . 游』一个人的黄山③ 坏运气来了


01


她叫小钰,她说是金与玉的钰,我说金配玉不是赛什么吗?她说她不懂,她妈一直期待着她的金玉良缘。“你妈得多担心你的婚姻呀”,“我妈盼着我好呢”。

“小钰,能给你拍张照吗?”

“原则上不可以。”

“原则之外呢?”

“什么,原则之外?考虑考虑吧。”

“那就抓紧原则之外的时间,冲这边笑一个。”

“我闺蜜让我照相时不能笑,她说那叫冷艳,她说我像埃及艳后。”

“你闺蜜害你呢。”

“那我像埃及艳后吗?”

“我没去过埃及。”

“你还没去过哪?”

“我还没去过月球。”

……

我确实没去过月球,其实除了月球,地球上的好些地方我也没去过,我说过那次黄山是我第一次公差之外的长途旅行。即是第一次,就一定会有许多不如意,如今看来,我们那个团就是个野鸡旅行团,但当时不觉得,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

这不,凤凰源归来上车,就发现车上多了一位导游。这位导游号称是实习导游,因为在实习,所以不能带正规的旅行团。因为是导游,所以他有着导游该有的所有业务知识和专业素养。

“不要担心有陷阱,我就是为了继续磨练自己的嘴皮子,才不辞辛苦免费带着你们玩的。也不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雷锋,我就是雷锋。”

“那么雷导,我们下一站去哪呀?”

“翡翠谷,《卧虎藏龙》中的大美之境,翡翠谷。”


我喜欢《卧虎藏龙》中的这个镜头,但这个镜头不在翡翠谷,在木坑。


02


似乎是李安的《卧虎藏龙》造就了翡翠谷,路过的巨大广告牌上,总能见到周润发、章子怡和杨紫琼为侠客的冷峻面容。景区内也不乏细致的讲解,总之李慕白和玉娇龙竹林斗剑时的那些,玄幻优美得令人窒息的镜头,就散落在这里的各处。

黄山人觉得它们是不应被忘怀的,它们不但是李安东方美学的奥斯卡经典,也是黄山所承载的中华山水美学的集中呈现。总之他们在这里的呼啸而过,也注定让这里不再宁静。

翡翠谷中的碧玉溪,源于炼丹、始信、仙女诸峰。在长达20余公里的峡谷中,溪水在交错的乱石间停停走走,形成一连串形状不同、大小各异的池潭,有如海蚌,有如花镜,有如青玉佩,有如碧玉簪。

当然,面对眼前的碧水清山,标示牌上的注释已完全退化为一个认路的标记,因为任何一个具体事物的意象或都荼毒了山水风光的灵秀。那里潭水清澈,潭底岩石五彩缤纷,由于清潭深浅不一,便形成或浓或淡、变幻莫测的彩池,如天人遗落的翡翠项链盘绕于群山之间。

我们在玉佩池畔呆得最久,过后准备离开时,发现我们在池中曾经有过一枕美梦的那个巨石上,不相称地多了几个空水瓶和食品包装袋。

我觉得还是应把它们带走,便绕着池边返回,就在即将到达时,脚底突然一滑……

多少次回想起那一时刻,总在幻觉中设想着另一个结局,然而,那“咚”的一声是清晰可闻的,它敲碎了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那是我心爱的佳能G3照相机掉到水中的声音……而那时,我心爱的黄山之旅还未开始。


相机掉落的地方,第二次去那里拍的。


03


尽管我很快将它从水中提起,但依旧比不过水入侵的速度,那个相机因短路失灵不能打开了。

我想尽量把这个打击轻描淡写,但凝重的惋惜还是悬在了大家的心头,阴沉得能拧出水来。我们这个团队不再有欢笑了,女孩不再扭着腰肢轻哼她的小调了,老侯也尽量不在我面前拍照了,大家都默默地走着。

也确实,这山间的美景依旧,只灰色忧郁的眸子再难发现了它,而这还不是坏运气的全部。

香炉峰下,沿苦竹溪上行约20分钟,前方声大如雷,有阵阵水雾随风飘至。转过一道峭壁,一悬瀑布,豁然惊现在眼前。我们到达时已经快下午四点,太阳就悬藏在瀑布之端,令人不敢仰视。而就从那个陡峭高耸、辉煌夺目的地方,一条白练喷薄而出,当空飞舞,气势磅礴,它就是九龙瀑。

九龙瀑源于天都、玉屏、炼丹诸峰溪水汇聚的丞相源,然后在香炉、罗汉两峰间的峭壁上奔流而下。瀑长600米,垂直落差360米,一瀑九折,一折一瀑,一顿一潭,两潭之间相距不一,形成九段飞瀑,有如九龙,气象不凡。

山僧心智有诗云:“一泉分九叠,万仞落高峰,一叠一潭雪,潭潭似有龙”。说得真好。

沿瀑旁香炉峰一侧,伴飞瀑上行有一条陡峭的石阶路,这一段路有480级台阶,对我们这些久居都市之人确是一个考验。女士们望而却步,我和老侯壮心不已,知难而上。

行不到半程,我就已气喘吁吁,汗透衣襟。这时一股怨气突上心头,只稍稍休息下,便咬牙向上疾走,猛的一脚踩空,伴着身后老侯一声“小心”,我重重地扑倒在台阶上。

我在老侯的搀扶下爬起,坐在台阶上,膝盖磕得生疼淤青,倒是没什么,小腿肚子抽搐时伴着丝丝隐疼,却我吓着了我,我想坏了,可能肌肉拉伤了。

却是肌肉拉伤了,虽不是很严重,但也使我日后的旅程饱尝艰辛,尤其下山时一瘸一拐的,更成残废,哎,都因我一时的莽撞。



04


即便如此,我还是一瘸一拐地爬上了会龙亭。

从那里看瀑布,却让我想起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我知道这侵犯了庐山瀑布的版权,但面对眼前这一激流奔腾、横空而出、声如惊雷、气象恢弘的人间胜景,我浅薄的脑中却也搜寻不出更好的诗句了。

我于那惊雷声中,深吸一口瀑布激荡出的漫天水气,那水雾化作丝丝清凉,顺着鼻息爬进我燥热的身体。我似乎都能感受到,那清凉前行深入的轨迹,它们慢慢消逝在我身体的深处。

清凉在冰释,燥热在冷却,我想我确该冷静下自己了。

我在老侯的搀扶下,在女士们惊讶的目光里,一瘸一拐地下了山。

“你怎么又成伤员了”,小钰小心地问,我知道她很想笑的那张嘴,紧崩得很辛苦。

“我只想验证下,祸不单行。”

“哈,看来你成功了”,她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

“嗯,别离我太远,我有种预感,好运气可能会成对地到来。”

“好吧伤员,我现在可以唱歌了吗?”

“原则上不可以。”

“那我就赶紧抓紧原则之外的时间吧。”

一首淡淡的民歌小调,又从那个爱唱歌的清脆喉咙里婉转地哼出,山水又变得清澈美丽了起来。


往事如烟




《一个人的黄山》推荐阅读:

『云 . 游』黄山⑧ 木坑,邂逅受伤的自己

【文字之光】黄山⑨ 塔川风景与尬聊午餐


《峨眉纪行》推荐阅读:

『云 . 游』峨眉纪行④ 清音阁畔佛与妖

『云 . 游』峨眉纪行⑤  猴子和洪春坪


----------------------------

我是云行笔记,在此潜心打造属于自己的《文化苦旅》,让我们来一次,有文字感的旅行吧!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