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 . 游』川西纪行⑥ 清音阁畔的佛与妖


5月24日星期日中午,峨眉山,多云。


01


万年寺到白龙洞要走不到四里的山路。这段路途山色空蒙,草色青翠,大树参天,郁郁青青。石蹬的山路蜿蜒其间,虽总有些起伏,但也不让人过于为难,因而走得很是惬意。

那路边的大树多以桢楠为主,还伴有松柏、杉树之类,据说这些树是明代驻锡白龙寺的别传禅师,率领僧徒所种。他们种树时口诵《法 华 经》,一字种一棵,一字一礼拜。如此《法 华 经》有六万九千七百七十七个字,他们也便种下了六万九千七百七十七棵树。人们为纪念他们颂经植树、荫庇后人的无边功德,因而称这里为功德林。

那些树如今却都是值得保护的,我留意一些树干上钉着的标牌,树龄一栏多写着400年。400年前积下的功德,400年后已经蓊郁成林,绿荫蔽天了。

沿途林间也常杂拌着成片的高竹,浓翠遮蔽,随风瑟瑟,斑驳疏影间总时隐时现出远处的几座白墙灰瓦的山居来。正该是忙碌午饭的时间,那山居也飘散出几缕清清淡淡的炊烟,弥散在林间,也为这自然带来些人家的烟火气。

这段山路上徒步行走的游人并不多,但有山居的地方总不会寂寞,不时会见到几位轿夫倚坐在树下,高翘着腿歇息着,待有人走近了,便吆喝着“坐轿,坐轿”。

轿夫聚集的地方,通常还有摆摊的山民,卖些青茶、峨参、天麻什么的,当然还有这个时令里的枇杷。我买了一小篮,一路吃着下山,个头虽比不得成都街头买的,但味道要厚实许多,很甜,当然,也可能是我走得口干舌苦的缘故吧。

别传禅师曾驻锡过的那座白龙寺,如今叫做白龙洞。我在去清音阁的路上,一直都在用心找它,因为这段路途上少有行人,而它是唯一在地图上标示出来的地方,找到了它,自不用再担心走错了路。

那是一座小寺,我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在里边稍稍歇息了一下。寺内的一处岩石上刻着“白龙洞”三字,而我并没有看到什么洞。听领着旅行团路过这里的导游介绍才知道,这里原是那位曾在西湖边嫁给许仙,却被一个镇江和尚看不顺眼,结果又是偷盗仙草又是水漫金山的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的白娘子,最初的一千七百年修练的地方。

峨眉山,是个有海量的地方,即容的下佛,也容的下妖,一千七百年里相安无事。只这妖精偏偏喜欢去做女人,愿意去咂摸人世间的滋味,于是下了峨眉山,这样好了,原本能放得过她的和尚,不放过她了。

如果白娘子心中有那么一道槛的话,那么妖精和女人,到底谁又是谁的心结呢?

做女人,自应去到西湖边上的,但西湖边上的白娘子,偏偏因为曾经是妖,叫许仙怕,叫法海恨,叫自己受尽委屈;如此倒是觉得峨眉山更厚道些,因她曾做过西湖边上的女人,就便一直挂念着她,盼着她好,不以她为蛇,反敬她是龙。

也不知道被压在雷峰塔下的白娘子,会更是想念些什么多一些呢?是做女人时的千辛万苦?还是做妖精时的碧水青山呢?



02


由白龙洞到清音阁,还有不到三里的路途,不过路走到这里就不需怕了,这里开始游人就渐多了起来,而且大家都是要去到清音阁的。

真正到了“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的那里时,行人已稠密到了摩肩接踵。闹如菜市的牛心亭下,有两座桥,分别跨越黑水和白水。黑水源于九老洞,名曰黑龙江,白水来自万年寺,名曰白龙江,二水汇于亭下,清越激昂,震耳轰鸣,因而在亭前留下“双桥清音”的碑记。

当地人说,那白水原就是白蛇,是白素贞,那黑水自便是青蛇,是小青。只峨眉山这里的小青还是条古怪的男蛇,努力地追求着还在做妖的白娘子。妖精自有妖精的暴戾秉性,他们以比武来定终身,于是便有了一场撼天动地的恶斗。

结果自不必说,小青战败了,服服帖帖地化成了女儿身,做了白娘子终生的闺蜜和跟班。

如今牛心亭下飞花碎玉的水声,尤似当年酣斗之烈,而后呢,两股激流汇合到一处,跌跌撞撞又热热闹闹地下了峨眉山。就像当年的两个姊妹,虽还都张扬着妖的烈性,相互执拗着,抵触着,不服气着,却也再离不开了对方。

过了桥,便是清音阁,高高踞在河水上方的古木幽林之中。离开了白蛇、青蛇斗法的河,妖的吵闹,也便成了佛的清音。

这座清音阁也是峨眉八大寺庙之一,是据传始建于唐宋的古寺,如今这里是国保级文物单位。我看了清音阁下,布满苔痕的黝黑的水泥简介牌子,上边写着,峨眉山寺庙的现存建筑,大部分为明末清初的遗构,现存的这座清音阁,是建于清乾隆年间的。

这寺位于牛心岭北麓的山坡上,因空间促狭,整座寺庙,只有一座两层的阁楼。其中一层当中的大堂,为佛殿,供奉着佛祖释迦牟尼,和文 殊、普 贤两菩萨。这样一佛两菩萨肋侍的组合,被成为释迦三尊。《华 严 经》中,宣扬以文 殊、普 贤两菩萨辅佐释迦 牟 尼法身——毗 卢 遮 那,更将其尊为华 严三圣。

这里毗 卢佛为佛陀法身,是大乘佛教的最高理想,菩萨是修行成佛的实践者,也是教化悟道的引导者,更是人、佛沟通的桥梁,自然也要由他们来阐述,从人到佛的一步步历程。

清音阁中三 圣的金身法相,不算宏大,但却精致,当地僧人甚是珍稀,怕水汽、尘埃沾染,而用玻璃将他们罩住。他们就隔着那层洁净的玻璃,审视这局促空间里往来不息的芸芸众生,并在几柱佛香之后,给予人们烦恼之后的安慰,喧嚣之外的宁静。



03


山下的妖,就从山上的佛身边流走,喧喧嚷嚷的,只是吵着去做人。也不知山上的菩萨是否也劝导过,“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反正那水终是要流走的,终是要经历百转千回,终是要流到江南佳丽地。它或许终是要从清澈变得浑浊,从狭隘变得宽阔,从喧嚣变得宁静,并终会在随心所欲又波澜不惊之时,投身到更浩渺的汪洋,这何尝不是《华 严 经》所宣讲的,“得此十忍,能于一切佛法无碍无尽”的涅槃世界呢?

如此来想,流走也是清净。

我走到清音阁大殿之外,那里处在一座高台之上,几根粗壮的铁链子,做为栏杆拦在高台的边缘。每根铁链子上都锁着密密麻麻的小锁,那些小锁都是寄托着期许的,层层叠叠的心愿附着着,让人已难见铁链子当初的模样。那每个小锁上都拴着细长的红绸条,下垂的红绸条密如丝绦,让简易的铁链栏杆倒像一堵红绸的墙,清风拂过,红绸条被一层层掀起,那无数的心愿,也灵动地招摇于风中。

也不知在清风中,哪条心愿,能被佛拾起,哪条心愿,又会被妖带走呢。

扶着那缀满小锁的铁链子,聆听山下流泉的清音,忽就想起李白的那句“客心洗流水”,觉得它说得真是到位,或它就是在清音阁上写出的吧?什么能洗去客心的沉重,或只有超脱的自然吧,人或许只有在自然中,才能放弃种种的欲念,回归到内心的本真。

那本真,或许是离开峨眉时,为妖的白娘子所唯有的;或许是上到峨眉时,长跪佛前的香客所祈盼的。

也或许佛和妖兜兜转转地都想多了,人们来到清音阁,听不听清音,拜不拜佛或也是次要的,人们更想看到的,或只有峨眉山上的猴子罢了。


清音阁




《峨眉纪行》全集:

『云 . 游』峨眉纪行① 太子坪的雨声

『云 . 游』峨眉纪行② 登上,万佛顶

『云 . 游』峨眉纪行③ 万年寺里的莲花

『云 . 游』峨眉纪行④ 清音阁畔佛与妖

『云 . 游』峨眉纪行⑤  猴子和洪春坪

『云 . 游』峨眉纪行⑥ 再见,峨眉山


----------------------------

我是云行笔记,在此潜心打造属于自己的《文化苦旅》,让我们来一次,有文字感的旅行吧!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