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 一个人的黄山⑨ 塔川的风景与尬聊的午餐


01


我就称呼那位开小面司机为老卢吧,他是不是姓卢,我如今记不清了,反正我是知道他就住在卢村的,反正那里的人多姓卢。至于他是否比我大,也不好说,我只看他老成,实际年龄未必大过我。

离开木坑后,我说要去塔川看看,他爽快答应,其实塔川也在去宏村的路上。我以为塔川也是片林子,需要再一个颐和园的时间来走,他说不用,那里有一个观景台。

车到塔川村附近时,他将乒乓球般蹦蹦跳跳的小面驶离公路,开上一条碎石的土路,吃力地爬上一个山坡,最终骄傲地登顶到那道山梁上。那里静悄悄的,只有我们一辆车,我们下了车,也只有我们两个人,站在那里,俯瞰山下开阔的谷地。

老卢给我指远远的一个白墙乌瓦的村落,便是塔川村,他说那里秋天来最好,风景才是美,我说我就自动脑补,那个白墙丛生的村落在晚秋金色树林掩映下的影像吧。老卢再问我要不要去塔川村?我问他,“进那个村子是不也得买门票”,他说,“当然”,我坏笑着说,“那就不去了”,我感到他生意的损失而竟有一丝解气的得意,他掏出支烟给我,说,“不去就不去了,在这儿多站会儿,看看也好”。

我们就,站在那里,他给我一支烟,我还他一支烟,一支又一支接力地抽着,站在那里,看着远方。

多年以后,我开车带着家人去到黄山,我们就沿着脚下的公路,从宏村开往黄山的。那是十一月初,正是秋色最好的时间,塔川村附近路段,公路两侧停满了来看秋色的车子,许多地方我们不得不逆行才能开过去。我始终在找着那个能将车开上去的山坡,但所有能停车的地方都停着车,所有能站人的地方都站着人。波和我说,“我们还是别凑这个热闹了吧,直接去黄山吧”,因此我们最终没在那里逗留,而直接从塔川开了过去。

但想到,我曾在一个没有秋色的季节,在那个山坡的某处,与一个几小时前还不相识的朋友,孤零零、傻乎乎,没完没了地抽着烟站在那里,我就不觉得笑了。我与那位陌生的朋友站在那里,享受着时光的自由,那是多么的难得。我若真的在这里停下,再爬上那个山坡,波会给我这样的自由吗?波会让我抽那么多烟吗?波会愿意长时间站在那里,傻乎乎地看着那个小村庄,不催促我吗?

写到这里,忽想起顾城的一句诗,“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02


然后我们去了卢村,进村前,我们又成交了一笔生意,我另付给老卢卢村的门票钱,他带我去他家吃中饭。起先我还有些不好意思,老卢倒开导我,“门票是他的利润,你自己来也要出的”,只是他能带我进去,至于去他家吃饭,那是因为我们蹦蹦跳跳地辛苦了一路,已然成了朋友。

其实我是不想如此啰嗦的,我想着速战速决,看过卢村就赶紧赶赴宏村了。但老卢以为我在客气,说家里只他媳妇和四妹子俩人,不过是添双筷子而已。他说他吃过午饭,还会带我去村里转转,这也属于包车的业务范畴之内。人家说得中肯,我也就不能推脱了,暗暗地可惜将花费的时间,但谁都得吃个中午饭不是。

最终包车的费用里又额外加上了卢村的门票钱,这是老卢驾轻就熟的生意经,看来这趟活儿他很满意,利润还是会有一些的。

进村时,我很是配合,检票的是他什么哥,他说我是他朋友,我陪着笑脸点头哈腰地说是。他的那位哥估计也明白怎么回事,俩人一个车上一个车下地又扯了些闲篇,倒让我紧张得像是要通过敌人封锁线的地下党。

他家在村子的外围,有着徽式建筑的白墙,但院内却是和普通北方农村一样的格局,一个三间的朝南北房,两个东西厢房,当然更不是木雕的门窗,而是新潮的铝合金边框的大窗户,这多少让我有些失望。

我们的突然到来,让院内正忙乎活计的两个女人有些吃惊,其中年长的一位快人快语,问老卢不是去她舅家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想这定是他媳妇了。老卢急忙把媳妇拉到一边的厢房里,悄声耐心地解释这一路的奇遇,当然还要汇报他的利润所得。显然他的利润没有丰厚到平息一个女人的怨愤,她不留情面的声讨,源源不断地从那个小屋子里飘出。我知道,这顿中午饭,不是加双筷子那么简单了。

只这院落里突然间就剩下了我和她四妹子俩人,让我们有些进退两难得面面相觑。那个女孩子上高中的年纪,个子不高,苗条清秀,淡蓝的衫,豆绿的裙,两只不知该放到哪的手不安地紧攥着两条乌黑的小辫子,水灵灵的眼睛游移飘忽地将我扫描,不过一只耳朵总坚定地指向那个厢房的方向,就好像我俩是法庭里的原告和被告,在等待着厢房里讨论出的最终判决。

我下意识地摸出一包烟来,但又觉得有些不妥,向她扬扬烟盒,她红着脸羞涩地点头。我点着一根烟后问她,“这是在给你哥上课呢”?她撇着嫌弃的嘴角,飞过一丝不屑的眼神,恨其不争地轻声说,“经常的”。



03


那顿中午饭吃得什么,我记不得了,如果让我自主抉择,我情愿赶紧溜出老卢家,那会更自由些。不过我倒记得,饭桌上老卢不合时宜地问他四妹饭后可有安排?我听后心里就咯噔一下。

“去同学家读书”,他四妹细声说。

“读什么书,又去玩去,不做正事”,老卢低头抱怨着。“那下午带你云大哥,到村子里转转呗”,老卢不死心,依旧捉着他妹子问。

“她不是说去同学那里读书吗”?他四妹没吱声,倒是她媳妇不满意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村里溜达溜达就成了”,这里既然有我的事情,我也不得不出来表个态。

“我还得去她舅那里”,老卢不好意思地跟我说,显然,刚刚跟她媳妇的谈判,不是很成功。“你到村里自己转悠也行,过俩三小时,我就回来了”,老卢为自己不能践行诺言而愧疚。

“我喜欢自己转悠”,这是真话,我不喜欢在一个地方跟着导游走,像一根绳子牵着般的不自由。

“自己走走也好,到那个木雕楼,就提我的名字”,老卢又来了精神头,转头吩咐他妹子,“如果我回不来,你就去找隔壁王老五,让他帮忙把云大哥送到宏村去”,她妹子依旧没吱声,头也没抬地往嘴里扒啦口米饭。

这一切,他女人都看到了眼里,笑着嗔怪他男人,“她不是说她去同学家读书,猪脑子”。

“读什么书,又去玩去,不做正事”,男人没了底气,只得继续低声抱怨。

女人瞥了她男人一眼,转而扬脸笑着跟我说,“回来找我,我带你去找王老五,这死鬼就知占点小便宜,跟我舅说妥的事情,也能反悔,我看他半天能回得来”?说着她就要动手去拧那个木讷的胳膊,可又觉得终有个外人在,于是改做轻轻掸掸他衣服上的土。

“我要感谢老卢,如没他帮助,我估计现在还傻站在那个路口等车呢”,我总算找到一句合适的话,来为老卢解围,他冲我憨憨地一笑,再没了当初大谈生意经的风采。

“你北京来的,我去过北京,还去天安门广场看过升旗呢”,女人给他男人夹菜,转头对我说。

“真巧,刚刚在木坑遇到一个老太太,她也去北京看过升旗”。

“我们庄户人家,不像你们城里人,没有太高的追求”,女人轻笑着,依旧嘴不饶人。

“那倒不是,其实说来惭愧,我在北京都没看过升旗”。

“我也没看过”,一个声音从饭桌子的角落处悠悠传来,他四妹说着把吃净的碗放到桌上。

“有啥好看的,都是人,根本看不到升旗”,老卢低声说。

“那是看升旗的事吗”?女人将妹子搂过来,对她说,“等你考上大学,你哥不带你去,嫂子带你去”,女孩儿盯着他哥,解气地点点头。



04


我以前说过,我带的G3相机在翡翠谷掉水里了,打不开了,我后来在汤口又买了一个便宜的柯尼卡相机,那是用胶卷的。我在之后的旅程中照了一些照片,回来视若珍宝地将它们通通洗出来,也视若珍宝地将它们收藏了。只如今写到黄山,再找它们却又都找不到了,就仿佛我的记忆也在那里终结了。

如果不是重启这些篇章,我或都忘记了我曾去过卢村,如今我确定我去过那里,在那个温暖的午后,似乎村里所有没事的人,都出来了,坐在门口树下,站在道旁路边,三两一群,和每个路过的人招呼,除了我,当然他们对我是报以沉默的关注。

这是个很宁静的村庄,没什么游客,与后来去的西递和宏村,有着天壤之别,那里白天穿过街巷简直都要排着队走,走到哪里都能撞见举着的镜头。而在卢村,你会更愿意碰到另一个游客,以此来认可你的品味,当然,也多少能抵消些你为异类的尴尬。

这个村子根本就用不着转悠三个小时,半个小时就能将村子走个遍了,当然两圈过后我虽还是摸不清方向,但却已能感到每个三俩人群人员组成的似曾相识,我想他们也一定好奇地数着我的圈数。在路上,我果真碰到了老卢的四妹子,跟在几个女孩子身后,远远地避着我,我也知趣地走向另一个方向,反正我去哪都是旅行。

原不想去到那座木雕楼的,因为那里还要另打门票,但在村子转悠两三圈后,还是去了,因为实在无处打发时间,当然我去到那里,是自觉买票进去的,没有让人生厌地去提老卢的名字。

卢村据说唐朝时就有了,算而今也有了千年以上的历史,这里以出木雕、石雕、砖雕的能手而出名,而这些雕刻的集大成者,便是号称徽州木雕第一楼的志诚堂了。那座木雕楼,是曾经卢村的大户卢邦燮的宅邸,这位人称卢百万,在道光年间做过军火、食盐之类的大生意,赚得盆满钵满。他衣锦还乡后,娶了六个老婆,每个老婆都有这么一座木雕楼。其中最奢华的一座便是这座志成堂了,原是给大老婆和二姨太住的。那时有钱的人家,也没什么大的消费,卢百万的大笔金银便都用在了室内装修上了。

而这装修也没太多的新意,所谓的奢靡,也只是把所有木头都雕上花,以示男主的爱意。于是垂替、雀替、房檐、栏板都雕琢上了故事,如此细腻的雕饰铺展了整个天井四面的两层楼面上,便巍巍壮观了。不知生活在这样豪宅里,大门不出的两位娘子是何等感受,我身在其中,多少感到了些密恐。

后来,我把这种感受跟老卢媳妇说了,她说,“男人有钱了就没个好东西,钱都花在板子上了”,我说,“有钱人的生活我们永远不懂,但您家老卢没问题,您管控得成功”,她听后嘴角撇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



好吧,这便是卢村,走够三个小时后,我找到老卢家,老卢果真没能回来。老卢的四妹子倒是回来了,安静地跟在嫂子左右。老卢女人和那个女孩子手挽着手地带我去找隔壁的王老五。

老五二话没问,便开车送我去了宏村,车离开时,我探出头来向她们招手,她们也久久站在那里向我招手,不过依旧是手挽着手,仿佛她们是不能拆散的整体。

从卢村到宏村,开车上路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如此经过这漫长啰嗦的一天,我终于到了,我期盼中的宏村。


2020年11月5日星期四,写于北京。

***文章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在这里感谢作者。




《一个人的黄山》全集:

『云 . 游』黄山① 老班

【文字之光】黄山② 山水女孩

『云 . 游』黄山③ 坏运气来了

【文字之光】黄山④ 女孩走啦

『云 . 游』黄山⑤ 大美之境的魔鬼路

『云 . 游』黄山⑥ 天都莲花,霞客同游

『云 . 游』黄山⑦ 黄山归来不看岳

『云 . 游』黄山⑧ 木坑,邂逅受伤的自己

【文字之光】黄山⑨ 塔川风景与尬聊午餐

『云 . 游』黄山⑽ 你的名字

『云 . 游』黄山⑾ 两个村的徽州梦

『云 . 游』黄山(终结篇) 天下无双胜迹


----------------------------

我是云行笔记,在此潜心打造属于自己的《文化苦旅》,让我们来一次,有文字感的旅行吧!




感谢【巧说诗语】老师推荐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使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作者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我们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魂有趣的文字 ,我们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们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 共同成长

我们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 共同成长

找到我们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文字之光的主编韩涵微语或副主编梦里依稀风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