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事荼靡,尘烟过(四)

对婚礼的主角们来说,婚礼的重头戏自然就是结婚仪式本身。两位新人享受着在万众瞩目下分享自己的幸福这件事儿,仿佛只有两个人决定白头偕老不作数,只有经历过别人的见证,自己说出的海誓山盟才能如佛光乍现,万古不灭。可对于场下的这些无辜的看客而言,真没有几人对台上你侬我侬的海誓山盟感兴趣,偶尔有几位被感动的直抹眼泪的女人,哪有什么真心祝福,不过是想起自己不幸的围城内生活为自己而叹息罢了。

对于这些可怜的爱情的被迫见证者来说,唯一还能些许弥补自己刚才心灵所受创伤的方式,便是在婚礼之后的这场宴请上饱餐一顿了。

对他们来说,婚礼之后的事情,才是婚礼的重头戏。

​在陪着林长生和唐淑红走了一圈,向众宾客敬完酒之后,齐菀总算是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可以逃离自己今天的“陪衬”的角色了。唐淑红还在挽着林长生继续赔笑,齐菀却可以偷得浮生半日闲,先去解救一下自己的脚,然后顺便解救一下饥肠辘辘的肚子了。

对于现在的齐菀来说,自己像极了无所依靠的浮萍,天知道今后的日子究竟会柳暗花明还是继续深陷泥沼。这些都不是现在的齐菀所能左右的,她自己的命运还没法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她清楚地很,蒲公英是没有办法决定被风带到什么地方去的。

​一通胡吃海塞之后,齐菀填饱了自己的肚子,又重新恢复了些许元气。

此时婚宴也已基本结束,服务人员迅速而有序的重新布置会场,将中间一大片桌子挪走,调节好音响设备,几分钟就将婚宴大厅变成了一个奢华的舞厅。

林长生作为主人,当仁不让的牵着唐淑红第一个走进中央,开始翩翩起舞。其后,在悠扬的音乐背景下,一场颇具规模的舞会便开始了。绅士们优雅地邀请美丽的女士跳一支舞,一片祥和与欢乐。

看着舞池中央迷花眼笑的唐淑红,齐菀却感觉不到一点欢乐,也许这个欢乐的场合本身就不属于她。世界就在这,可她却在世界之外,像个看客。

齐菀像一个被人抛弃的布偶一般独自坐在靠近大门的台阶上,双手托腮,想着这场无聊的交际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央的母亲活脱脱地像个女王,举手投足间满满的都是得意的样子。得益于这些年廉价化妆品的保养,接近不惑的唐淑红还算得上面容姣好、皮肤白皙,加上此时包裹在华丽的礼服之下消瘦的身材,真真是个美人呢。

齐菀本来还抱着些许的希望向母亲投去求助的目光,希望志得意满的母亲能够分给自己一丝丝的关注,至少让人送她先回家休息也好。可在几分钟的注视之后,她的目光如炬并没有换回唐淑红哪怕一秒钟的对视,齐菀失望的放弃了。

齐菀咂砸嘴,站了起来,她早已受够了这里。众人耳中听到的舒缓是她耳中的嘈杂,众人眼中的绅士淑女是她眼中的道貌岸然。她一分钟都不想在呆在这里,这里不是她所能融入的世界,仿佛这里的空气随时能将她吞噬一般,万劫不复。

还好阳光还在,走出教堂的齐菀贪婪的享受着碧海蓝天带来的舒适。受够了头顶华丽的落地灯,阳光才能驱散心里的阴霾。小鸟被关在笼子里又怎会快乐,她是属于自由的。

齐菀并不知道能去哪里,又不敢走远,于是只好围着教堂两侧的苗圃慢走散心。花坛里种满了风信子和海棠花,在北方的四月,刚好到了百花争春的季节,相对于眼花缭乱的姹紫嫣红,简单的淡紫和白色倒是衬托了别样的优雅与简约。齐菀走累了,便独自坐在一片淡紫色的风信子花海之中的长椅上,自私的独享被花海包围的惬意。

暖春四月的午后阳光懒洋洋的沐浴大地,让齐菀陶醉在淡紫色的童话里昏昏欲睡。若不是身上还穿着半拖地长裙式的白色礼服,怕躺在长椅上有碍观瞻,齐菀真想借着着慵懒的阳光,美美的睡上一个午觉。

“你好,你是齐菀吧。”

齐菀尚且在昏昏欲睡的状态之中,被这一声询问惊回了现实,齐菀并不觉得有谁能认识自己,于是忙抬起头来去看。

经年以后,齐菀每每再次回忆起来与林静的初次相识,依然忘不了那个初春暖阳般的午后。那一天的林静一身白色的及膝连衣裙,未施粉黛,却明眸皓齿,眉目生情。在齐菀抬起头来望向林静的那一刻,齐菀被直射过来的阳光一下眩晕了眼镜,而逆光而立的林静一脸让人招架不住的嫣然一笑,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一般,头戴光环,长着一对白色羽毛的翅膀,遗世独立。

齐菀直愣愣的望着眼前的女孩,不知所措,眼里又充满了疑惑。女孩只好再次开口。

“你好,我叫林静,林长生的女儿。”

虽然齐菀从来没有见过林静,可是刚才的那一个晃神,让齐菀分明的感觉到,她一定就是林静无疑了。这种感觉毫无征兆,又没有依据,可她们就像此生注定密不可分的牵绊,自打第一个眼神交汇以来,就让齐菀仿佛梦回三生。

但齐菀显然被林静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给惊到了。她原以为连婚礼都没有露面的林静今天自己是无缘相见了,却在这突然现身,让自己的自我介绍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齐菀呆呆的楞了几秒钟,回过神来发现林静还在等着自己的回应,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再不说话恐怕人家要怀疑自己是哑巴了吧。

“我是齐菀,唐淑红的女儿。”

“那么,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依然一幅能融化冰川的笑容,得体而毫无破绽。

齐菀是跟胡同里的野小子们一起从小疯到大的,论起撒泼打诨的功夫,让男孩子都自愧不如。一张小嘴歪理横飞,吵架抬杠从无敌手。可是今天却在温暖的林静面前乱了手脚,那一句“请多多指教”更是让她像掉在棉花堆里,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所谓世间一物降一物,真是至理箴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快点吧,我的小祖宗!你是要死在里面了么?” “我好歹是你一把屎一把尿养育了14年的亲生闺女,你这么说话有良心么。...
    吴先生的信箱阅读 128评论 0 0
  • 林静很自然地坐下来,与齐菀并列坐在长椅上,像个多年的老友一般,默契十足。林静只是静静的坐着,似乎并没有再次开口的打...
    吴先生的信箱阅读 142评论 0 0
  • 脱下了被烟味围绕的礼服,齐菀从袋子里又拿出了一件一模一样的礼服穿上,重新容光焕发了。这是唐淑红提前准备好的,她害怕...
    吴先生的信箱阅读 118评论 0 0
  • 齐菀刚一出现,唐淑红就笑靥如花地拉着她的手,向齐菀介绍未来夫家商业帝国的合作伙伴们。看着唐淑红满脸堆笑的看着自己,...
    吴先生的信箱阅读 35评论 0 0
  • 任何来自外界的支持(理性人的选择、资本和情感的投入),都不会因为你可怜,你哀求,你口头表达决心。只有当你做了该做的...
    持续践行者阅读 222评论 0 1
  • 远远的月下,呆呆地站着一个惆怅的身影,那是媛媛灬… 她望着不远的地方,望着丈夫在树下与杜涵卿卿我我的样子,心如刀绞...
    东方踏痕东方阅读 11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