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事荼靡,尘烟过(五)

林静很自然地坐下来,与齐菀并列坐在长椅上,像个多年的老友一般,默契十足。林静只是静静的坐着,似乎并没有再次开口的打算。

齐菀斜光撇向林静,而后又觉得自己这样略显猥琐,便索性转过头来盯着林静看了起来。林静的正脸已经精致的不输给她所见过的任何天然美女了,然而侧脸还是让齐菀赞叹,造物主真是偏心,这种鬼斧神工般精雕细琢的侧脸为什么自己不能有幸拥有。林静高高的鼻梁在齐菀迎着日光的角度看来,简直就像盛夏漫天星河里被众星捧在中心的月牙。

林静只是深邃的看着前面,丝毫不与身旁的齐菀有任何目光接触,恍若独身一人而已。

齐菀见林静久久地不再与自己交流,便索性也转过头来,继续之前自己的陶醉。齐菀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却也执拗的要命,见林静要跟自己玩深沉,便打算跟她一起深沉到底了。

从午后坐到斜阳欲西沉,齐菀贪婪的深吸一口气,便站起身来,决定与这良辰美景作别了。这个下午让她舒服极了,享受了久违的自在与恬静。她想找几句文艺的句子来描述心里的美好,却搜肠刮肚而不得,便有一些失望,仿佛自己享受了这世上最奢华的美景却无法描述一般的不甘。

对了,身旁还坐了这么一位高冷姑娘呢。

“我要走了,你还继续在这儿么?还是跟我一起走?”

齐菀终究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

林静转过头来看着齐菀,投过来忧郁的目光。这种目光简直伴随了齐菀相当长的一段时光,又在另一段要更长的,没有林静的时光里,让齐菀难以忘怀。在她的记忆里,林静简直是完美的化身,却似乎永远没有真正地快乐过,这种忧郁的眼神,伴随她到生命的终点,方得始终。

“先别走,太阳要下山了,陪我看完日落,我们一起走好么。”

不是命令,更不是请求,甚至齐菀都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但这句话从林静嘴里说出,似乎就变成了一个不由分说的理由,让齐菀不得不重新坐下来,重复一个下午的沉默。

想她齐菀一代混世魔王,软硬不吃的主儿,今天像丢了魂一般地俯首帖耳,真是让她懊恼极了。

林静倒是意外的开口了。

“爸爸以前很爱妈妈,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妈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妈妈很美,不是我夸张哦,妈妈是大家公认的美人呢。”

齐菀不知道林静想要跟自己说什么,便不接话,继续听她说下去。

“可惜后来爸爸的公司越做越大,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我并不相信爸爸像电视上演的那种坏男人一样在外面有了新欢,可是他开始与妈妈不停的吵架,却是事实。妈妈开始情绪暴躁起来,那个温柔的她再也不见了。她对我也开始不停地训斥和打骂,我知道她是把对爸爸的怨恨撒在了我身上,所以我并不怪她。我拼命的好好学习,乖乖地听话,企图让自己变成最优秀的孩子,可以让她有最后一点骄傲,可以让她对这个世界还有留恋。”

原来不止是齐大路和唐淑红,这世界上所有的夫妻都是一样的。无休止的吵架,然后最后分道扬镳。这是不是就像一个陷阱,命运用一种叫爱情的引诱品把无数痴男怨女诱惑进来,然后逐渐撕掉美丽的外纱,露出凶狠的獠牙,吞噬一切天真企图相信爱情的人们。

齐菀突然有一种高兴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在这种情境下出现地并不合时宜。齐菀像是有一种与同伴失散多年的小兽,突然偶遇族群的归属感。她开始意识到,两个人有一样的可怜的命运,也许上天是看她一个人可怜了这么些年,赏赐给她一个与她今后相濡以沫可以相互依靠的亲人。

“后来妈妈有一天心情特别好,重新变的格外的温柔。那天也像今天一样,天气晴朗极了,妈妈一大早便换上了最漂亮的长裙。我高兴坏了,我以为妈妈终于看到了我的努力,她真的被我改变了。我们去了海边,去看了电影,我一整天都挽着她的手,那是我迄今为止,最为幸福的一天。然后那天晚上,妈妈喝下了一整瓶安眠药,等我第二天发现的时候,她依然像前一天早上那样美丽,却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

如果这是电视剧或者小说里的情节,齐菀一定觉得俗不可耐,一定又是哪一个蹩脚的编剧写出来的烂俗剧情。可是当身边的林静平静的说出来,她感觉浑身像是掉进冰窖里一样寒冷。她开始同情起林静来,当这样悲伤的故事被这样平静的语气叙述出来,像是讲述别人的故事一般,那心里究竟要经历过多少绝望和无助,需要在多少个极度悲伤的夜里捱到天明,需要在多少个被噩梦惊醒的夜里一个人坚强,才能像现在一样心如磐石。

林静的脸上倒是一直看不出有任何涟漪,在一个中学生女孩的脸上,这种平静实在太过残忍了。

“你恨你爸爸么?”

“一开始的时候当然恨过,后来不恨了。跟他的忏悔无关,是我自己不想去恨了,我不再关注跟他有关的一切,不去在乎他跟什么人在一起,这也是我今天没有出现在婚礼现场的原因。”

“好了,有机会再讲讲你的故事吧,今天不早了,太阳落山了。”

林静说着便自顾站了起来,一脸的放松,仿佛刚才是她刚听完了齐菀的故事一样。

齐菀还在长椅上发愣,便被林静拉了起来。

“听说我比你大两个月,以后你就要叫我姐姐了。来,妹妹,我们回家吧。”

齐菀憋红了脸,突然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姐姐,一时还真是难以接受。这时的林静已经走在前面了,太阳落山了,只剩下天边一片鲜红的火烧云还依然努力地在挽留最后一点光明。红色映着林静的背影,看着像在朝着火中走去,让齐菀突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孤独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