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

看到《离别之音》里的第一个故事,一间办公室里的两个女子四个月共同工作几乎没有什么多余交流,字里行间的感觉,让我觉得非常熟悉,某天突然想起,那不正是集体生活时代时常伴随着自己的别扭感吗?

对集体生活十分抵触,除了性格原因,也许还有无法掌握好集体生活中亲近和疏远的度,因此基本上没有留下什么美好回忆,对于自己的曾经的室友们来说,自己也许也是个难相处的人、或者压根就没给别人留下什么印象吧。

总的来说,都是类似别扭冷漠的回忆。最近一次是单位外派实习的时候,和一个稍比自己大一点的女子同住,虽说在一个房子里,但是各有各的卧室、卫生间、厨房,甚至客厅都有两个,于是大家除了打个招呼,基本上没有交集地度过了这段也许很容易建立友谊的一个多月。虽然自己也有过想要亲近一点的尝试、也许她也有过吧,然而最终大家都放弃了。两个女孩住在一起,不是应该叽叽喳喳聊个没完、周末出去一起逛个街什么的吗?是不是自己有什么问题?曾经也这样怀疑过。

后来她走了,来了一个性格热情的大姐,情况有所改观。大姐没事的时候常过来一起坐坐,可是自己一来和她年龄差距较大、二来也并不是特别谈得来,最终还是没有留下过多印象。

大学时期也有一个阶段受不了集体生活、租住了老师的老式宿舍,虽说有了独立的空间,但仍然还是有室友的,前后换了两个女孩,都是英语系的。基本上也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模式,我从没主动找过她们聊天,多半是因为不好意思,只有一次,短头发的那个女孩主动来找我聊过天儿,谈了谈未来的规划之类,她说话喜欢夹带英语单词,不过,我并不讨厌,其实还很感激她能主动来聊天,可我表达不了。

高中时候也有一次,学校里成绩较好的同学可以申请两人间,和班上一个本来还比较要好的女孩儿一起申请了,然而,想不起来什么原因了,走近了两人在一个空间里反而处不下去了,最终又回到大宿舍,和这女孩的友谊,也莫名其妙地走到了尽头……很多类似的事情曾让自己觉得,是否无法维系稍微亲密一点儿的关系,想与人交往、又想保护自己的“独立空间”,所以,都没有真正得到。

唯一一次愉快一点的合住记忆,是初任工作培训时,和一个女孩,她漂亮、家境好、自信,即使偶尔对她冷冰冰,她永远一如既往地,不会过于热情、也不会太防备,和你分享她的“鸡毛蒜皮”、心路历程、偶尔一起吐槽,不会太要好、也不会觉得冷漠,结束培训的时候,她还送了我一个小包,让我措手不及,第一次觉得有点舍不得。

在她身上学到许多,也很感激她,没有让自己彻底觉得无法与人相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