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室友:感谢你的孤立,感谢我的“不合群”

文/常夏

图/网络

01

小A是我新生入学时迎接的学妹,上周她突然在QQ上问我,“姐姐,你能听我说会话吗?”

她说自己最近很不开心,因为被室友孤立。

这种孤立具体表现为,每当她走进宿舍,前一秒还在嬉笑的室友瞬间为她表演了四川民间艺术变脸,一个个面孔冷冰冰,连放杯子都格外大声。

每天下课后,这几个人也会飞快丢下她,勾肩搭背的在前面走,留她一个人在后面,独自去食堂点上一个菜,一碗米饭。

晚上想去商店买点零食,好心问她们要不要捎点东西,得到的回应是冷淡的不用。隔壁宿舍来串门,她们却又缠着人家让帮忙去买零食。

还有种种大事小事,小A竹筒倒豆子般说个不停,一开始我以为她是太敏感多疑,把别人的无意之举当做别有用心,现在我可以确定,她碰上了大学中最恐怖的困境之一,宿舍排挤。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问她。

“好像是从我有男朋友开始的。”

哦,她在上个月交了男朋友,是她的老乡。

在我的追问下,她承认自己是有不对的地方,例如和男友玩的太晚,常常等宿舍门禁了才回来,要室友帮忙开门,再例如,宿舍组织聚会,她总是缺席,后来,她们也不再通知她。

有好几次她晚上回来躺在床上,一刷朋友圈才看到她们发的合照,那一刻心里五味杂陈,这种被忽略的感觉真让人难过。

02

听她将这些女生宿舍的事情,我是再熟悉不过,这里俨然是一个小社会,人情冷暖,众生百态,都包含在里面。

看小A那么伤心,我宽慰她,“她们应该是误会你的行为了,以为你是有恶意的。”

“我是有不对的地方,可是我没有坏她们的心思啊,为什么这样对我。”

小A很委屈,在她看来那些小麻烦是谁都会有的,为什么偏偏只有她受到这样的对待?

这便是宿舍集体生活的特性,大家从五湖四海相聚来,都是先充满了警惕,然后慢慢的试探。

宿舍像是一个熔炉,你的味道是咸,她的味道是甜,每日磕磕碰碰,是最亲密,也是最容易心生嫌隙的关系。

让你的形象在别人眼里丰满起来的,也许只是一个小事。但就是这样的小事得不到解决,总是在心里酿成一个疙瘩。

在小学时,我们能很自然的说出谢谢和对不起,到了中学生时,我能还能别扭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和私心,而到了大学,面对着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的思想比以往更加复杂,又要维护面子不肯互相低头,就任凭着猜疑误解滋长蔓延,成了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小A说,那我要去主动加入她们吗?

我说,那你要问问自己,她们是不是你想要的朋友。

室友并不代表朋友,虽说被缘分放置在一个空间,但存在人生观差异,性格差异的人大有人在。很多人痛苦的缘由是失落,好像原本应该成为朋友的人,却并没做成朋友。可从来没人规定,同住在一个空间就要交情深厚。

你渴望推心置腹,我享受君子之交,这世界安排了很多次相遇,但并不是每一次都要渗透到你的人生轨迹。

后来小A跟我说,她在聊天时向室友透露出自己的抱歉,算是互相解开了心结,但之后的聚会她仍不常去,她说:“她们喜欢热闹,我喜欢清静,现在觉得能够互不打扰就挺好了,我不强求太多。”

03

前段时间和仍在校的学妹聊天,也谈起这个话题,大四的少女深有感触,说自己也遇到过这样的排挤。

“那你后来怎么解决了?”

“我搬出去了,哼,老娘还不想让她们待见呢。”少女骄傲的一仰头,“胡适先生不是说了嘛,狮子与虎永远是独来独往,只有狐狸与狗才成群结队。”

这个女孩是班级的团委,因为组织活动需要调动人手,常常受到抱怨。她家庭条件不错,父母也是通情达理,听她讲述了室友的种种刁难后大手一挥,在校外给她租了个房子,又给她打了2000块钱作为心理安慰。

“我妈说了,是我的错我就认,不是我的错,也不要为了讨好小集体而低头。”

她大三辞去了团委的工作,在租房时遇到了不错的合租对象,两人成了好朋友。她们一起在这座城市里吃吃喝喝,在课外时间报了英语学习班,互相督促进步,还参加了大学生创业项目,在校门口开了家咖啡馆,生意挺红火。

那些曾经孤立她,排挤她的室友,现在在为找工作而发愁,而她最近刚刚用自己赚的钱去了冰岛和泰国,又和旅行网站签约,成为了他们的写手。说起未来,她的眼睛里闪着期盼又无所畏惧的光,而那段小插曲对她来说,只是大学生活中一个幼稚的笑话。

当然,这个女孩是幸运的,她的父母通情达理,不会一味地让她从自身找原因,她也对父母坦诚,不委屈自己,直接逃离了那个让她不适的空间,自在地开始新的生活。

而我们大部分人,舍不得让父母担心,也无法直接搬走自己的肉身,就要让自己的心灵学会从困境中抽离。

宿舍的气氛让我感到压抑,那就多出去走走,生活不是只有这十几平的小屋,对于大学来说,最美好的就是青春年华和无限的可能。

喜欢读书写字,图书馆是最好的去处,带上几本书和电脑,看看电影敲敲键盘,比起花时间强迫自己融入小团体中,丰富自己才是最好的投资。

热爱绘画音乐,或是毛笔书法,吉他轮滑,刚好是可以学习的机会。当你放宽了目光,不再将所有的情绪都拘泥于一处,会发现生活中有更多的事情值得你去投资精力与感情。

低质量的社交,远不如高质量的独处,一个人生活也可以很酷。

04

其实比起被孤立,好像更常被提起的词语是“不合群”。

——“没有人特意针对我,但我就是觉得和她们玩不到一块去。”

——“室友讨论的事情我都不喜欢,可我喜欢的她们又说不上话。”

——“宿舍8个人,和谁都没共同爱好,我是不是太不合群了。”

曾经我也为这种“不合群”而苦恼过, 我爱追那些炫酷刺激的好莱坞电影,而我的室友们,愿意去看国产的喜剧影片,和疼痛忧伤的青春文学。

XX影片下个月在中国上映,XX系列又出了新片,她们丝毫不感兴趣,当然,哪个流量又翻拍了哪个IP,我虽有耳闻,同样也提不起掏腰包的心思。

这样的我,和那样的她们,在兴趣上泾渭分明,显得太不合群。每一次有新片上映,我都是一个人买票排队,一个人手拿可乐薯片,一个人在影院里和众人欢笑哭泣,再一个人打车回去。

没有可以拍合照的闺蜜,也没有一同晒票根的伴侣,久而久之我也怀疑,我是不是应该合群一些。

于是在一个元旦,我特意邀请一位室友和我一同看电影,当时《恶棍天使》宣传正热,她兴奋的提出要去。

好吧,那就看吧。

我们买了两大桶爆米花,没到十分钟就被屏幕上充斥的屎尿屁和各种低级笑料恶心的吃不下去。整个影院除了零星的几声鼾声,寂静的如同寂静岭。

出了影厅两个人都是头昏脑涨,我恨不得把刚才看到的重新从脑子里抠出来还给屏幕,她却在乏味之余还能强打起精神,表示出想要约我多看同一类的“搞笑”电影。

在她看来,电影纯粹就是看一个乐,看过就算完。

《金陵十三钗》这种电影太悲情,干嘛去给自己找不痛快,漫威系列和福尔摩斯系列都是帝国主义为了装逼,不看也罢。

她理解不了我的爱好,我也不能接受她的眼光。所以这样的陪伴,一定是一个委屈一个不甘,到最后反而谁都得不到个痛快。

在那之后,我又回到了一个人深夜追电影的时光,许是经过了那次失败的尝试,当我沉浸在影片中时,我更能体会到个人兴趣带给我的快乐。不是身边有人陪伴才是不孤独,当坐在影院里,我知道四周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一次在看完《美国队长2》后我等到了彩蛋后起身要走,旁边的人拍拍我说,“我看微博说还有个彩蛋呢,再等会嘛。”于是已经起身的人又纷纷坐下,等到最后一个彩蛋放完,大家才笑着出去。

不必附和,不必迁就,其实在许多时候,一个人的时光,会更加快乐。取悦自己,远比取悦别人更有价值。

也将周国平老师的话与你共勉:

“也许孤独是爱的最意味深长的赠品,受此赠品的人从此学会了爱自己,也学会了理解别的孤独的灵魂和深藏于它们之中深邃的爱,从而为自己建立了一个宝贵的精神世界。”

每一个孤独的时刻都完全属于自己,你可以用这份馈赠将一个人活成一支队伍,在人群中闪闪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