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山

来源百度图库

西山上的日头,殷红了半边天,照着乡道上急匆匆跑着的两个孩子,金灿灿的。

男孩儿时不时回头对女孩说:“妹,麻利点儿。”

女孩子有点儿累的力不从心,嘟嚷着:“跑不动了呀,一口气跑了好几里山路……”

后来干脆往地上一蹲不动了。男孩儿回头看到落在后边儿的女孩儿,又气又有点儿好笑,折返回去。

蹲在女孩儿面前:“来吧,哥背你。”女孩儿麻溜的爬上了哥哥的背。

男孩儿边走边说:“今天回去,准得听着阿娘的吼声了……”

女孩儿不以为然的说:“还不是都怪你非要去找什么五彩凤羽的,就连阿爹也只是听说,你就听阿娘说了一嘴你就得找……”

男孩儿有些嗔怒:“不许你这么说阿娘……”女孩儿没再开口。

过了很久女孩儿问男孩儿:“哥,你将来要娶怎样的婆姨呢?”男孩儿来了精神:“必得是阿娘这样的,美丽善良,温柔贤惠……”,说着,男孩的喜悦从心头升到脸上,嘴角那一撇幸福和满足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女孩儿哈哈大笑起来,“你可算了吧,刚才还说她的吼呢,这会儿就温柔了……”

男孩儿说:“你不懂,阿娘也不容易啊。”

女孩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会儿又问,“你看我行吗?”

男孩儿努力往上颠了一下,往上托了托女孩儿,回答说:“你说呢?你可是我妹子,你说行不行?”

女孩紧接着问:“怎的不行,又不是亲哥喽……”

男孩儿打断女孩儿:“小傻瓜你得做我一辈子的妹子啊,我得疼你一辈子的,别冒傻气了……”

男孩儿加快了步伐,时间伴着沉默的俩人送走了一线的太阳,天渐渐暗下来,两个人也正好进了寨子。

寨子口站着一位妇人,看着平安回来的两个人,赶忙上前揽入怀中,一边拍打着一边训斥着。男孩儿丝毫不在乎,满是开心,从怀里挣脱出来,把几根漂亮的锦鸡羽毛递进妇人手里,那妇人眼泪刷的流了下来,又是一把把两个孩子深深的揽入怀中。

男孩儿叫钱安,女孩儿叫钱然,是寨子里一系大宗族里钱好仁的一双儿女。钱好仁是十里八乡都有名的大好人,谁有难处只要找到他,他能帮得上的都肯帮忙。手上又有一手好手艺,谁请做工,都去,都是低收。妻子也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乡邻认可的美人儿。

夫妻两个凭借着勤劳善良,挣下了一方好名声和这殷实的家底。只是孩子缘上特别稀,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孩子并非夫妻二人的,而是市集里捡回来的。

他们也曾有过自己的孩子,三女两男,可是都不过一岁就早夭了,寨子里的大巫曾算过,说好仁婆娘的姓氏格外狠厉,加上祖坟与之相冲,若想有自己的孩子几乎不可能,只能是领养。除非另娶搬家。

钱好仁是不相信的,心里默想着大不了不能有自己的孩子,又能有什么关系。就这样继续着他的生活,妻子却在送走最后一个孩子后,精神不济,少言少语起来。好仁看着妻子,心里难受极了。

这一天,家里的死寂被一个小生命打破了。钱好仁从市集上捡回来一个一岁多的女娃娃,妻子抱着她也仿佛新生了,爱不释手。

她没有追问这女娃从哪里来的,她想也许只是一场梦,只做做就好,也需要这继续支撑下去。瞧着妻子的模样,钱好仁心里好受了许多。

女娃娃取名钱然,在好仁家里落地生根,渐长起来,一家人也算是欢乐有余。

几年后的一天,家里的平静再次被打破,这一次是在妻子的嘶吼声中被打破的。

妻子指着好仁身后的男娃娃:“你这是什么意思?”

好仁:“这娃娃也是可怜的。你就不能像……”

妻子没等好仁说完就打断了:“不能,为了男孩子,我已经备受指责,受了多少苦,多少罪,你是眼睁睁看着的,难道你是想让我……”话未说完,眼泪就流了出来,止不住的抽泣着。

好仁将妻子揽入怀中,轻拍着后背,“我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呢,我只是想孩子能有个伴儿,想将来我不在,有人能站在你背后替你支持……”说着哽咽起来。

听到这里,妻子看看好仁,又望望那个孩子,擦去眼泪,朝男孩子摆摆手,示意他过来,男孩子有些怯懦,他看着好仁,想要得到什么授意,好仁点点头,“以后这便是你的娘了”。男孩子,欢喜的跑了过去,扑进了好仁妻子的怀中。

好仁妻子转悲为喜,抱起男孩子走进房里,擦干净了男孩儿脏兮兮的脸,给他换一身干净衣裳。

好仁也跟了进来,看着两人互相欢喜的样子,也就放心了,妻子开口道:“养不活自己的就养活别人的吧……”男孩儿取名钱安,与钱然一样,慢慢适应下来。

钱安和钱然都有着自己的梦想,能走出大山寨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他们比别人更努力读书,在学堂里总是数一数二的,从来没用阿娘操心过。

多年后,两人如愿,都考上了大学,在山外,在同一所学校,也真是幸运。

很快到了上学的日子,阿爹阿娘准备了很多山里的玩意儿给他们带上,两个人踏上了新的旅程。

刚到学校,他们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总是东瞅瞅西望望的。新的环境,新的精气神。钱然依旧是保持着活泼开朗的性格,咋咋呼呼,而钱安恰恰相反,比起原来安静了许多。

第一天开课,钱然就逗乐了。钱安妥妥的早到占了位置,钱然负责买早饭也赶来了。两个人在多数人到来时结束了就餐。

老师开始点名了,前头的都顺顺利利,到了三个特殊的人名啊,老师也不禁顿了顿,笑了笑,“这是来了一家子吗…钱安,钱然,钱安然……”同学们也都乐起来。三人对视一眼,一眼万年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震惊,钱安然同学的脸同钱安和钱然阿娘的脸竟有六七分像。

那一刻的钱然觉得有些不安,她挥手来切断这一场对视,钱安缓过神来,不语。钱然不放心,一堂课上总找茬。

钱安把她的小辫子绕在手指上,拽了两下,钱然不吃痛,嚷了一下。声不大,但对于课堂已经是大动静了,被老师点起回答问题,结果自然是没答上来的。老师也没有为难,毕竟是第一天,慢悠悠的说道:“这位同学要好好听课,不要让白花花的银子打水漂,坐下吧。”

自打这事,有好一阵子钱然不搭理钱安。

还有 61% 的精彩内容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