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剧本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白浅走入酒窖,被灰尘呛得咳嗽,从怀里摸出一块帕子将半张脸遮住后,一步步走了下去。

酒窖依旧是老样子,只是四处都是灰尘。

白浅:(嘀咕)十六师兄也真是,还说守着昆仑虚,竟不打扫这酒窖。

白浅挽起衣袖,拿起墙角的一个扫把,开始认真打扫起来。

时空过,白浅拿着抹布,在认真擦着大酒坛。

白浅:(擦去汗,反倒抹了自己一脸黑)哎,怎么我从回了昆仑虚就是打扫的命?都怪那些师兄,一个个大男人,懒得很!

时空过,白浅长吁口气,看着面前焕然一新的酒窖,擦了擦额头的汗。

身后有人影走近。

白浅吓得转身,险些撞上走近的墨渊。

墨渊扶住她的肩。

墨渊:(淡淡揶揄)昔日好吃懒做,没想到过了七万年,倒是转了性。

墨渊说完,缓缓摘下白浅脸上脏兮兮的帕子。

白浅的一张绝色容颜露出来,笑吟吟地看着墨渊。

这一瞬,墨渊看得出神。

白浅:(笑嘻嘻)师父看我收拾的干净吗?

墨渊:(回了神,淡淡一笑)干净。

白浅:(怅然)我还记得,当日我为离镜情伤,师父被逼得早早出了关,陪我在这里大醉了一场。恍然,竟像在昨日一般。(奇怪问墨渊)师父那时就晓得我是女儿身了吗?

墨渊:(含笑)从你迈入昆仑虚大殿起,我就知道你是狐帝白止的幺女。

白浅:(奇怪)真的?那师父为何还要收我为徒?师父不是早就定下了不收女弟子的门规吗?

墨渊:(深看着她的眼睛)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

白浅:(认真想了想)是因为折颜吧?老凤凰这人最不好惹,师父如此随性的人,肯定是怕被他给缠上。只是,师父没想到收我为徒后,还是如此麻烦,就连飞升上仙的劫都要替我挡。(说完,立刻面容严肃,对着墨渊郑重抱拳)说起这飞升上仙的劫,当年就吓得只晓得哭了,还没对师父——

墨渊抬袖,止住白浅的话。

墨渊:倘若为师没有以元神祭东皇钟,今日你……是否还会在昆仑虚?

白浅:(颔首)那是自然,我原本就打算要长长久久留在昆仑虚的。

墨渊:(淡淡一笑)你是女儿身,迟早有一日是要嫁人的,你就是想留,你爹娘也不会肯。

白浅:那十七便嫁给师父,就可以长久就在昆仑虚,一直陪着师父了。

墨渊眼中一时涌起惊涛骇浪,长久压抑在心底的感情,一点点涌出来。

白浅:(小心翼翼的看着墨渊)师父,可是不愿意?

墨渊:(紧紧的抱住白浅)这七万年来我日夜都在修补着自己的元神,没一刻停歇过,全然是为了我的小十七。我又怎会不愿意?待我出关后便去青丘提亲。

白浅:那师父赶快去闭关吧。

墨渊:(目光含笑)十七可是等不及了?那我便不闭关了,即日便去青丘提亲。

白浅:可师父的伤?

墨渊:无妨。待娶到我的小十七再慢慢休养。

墨渊:(声音低沉,带着心疼)那日折颜说,你为我剜心取血足足七万年,可是真的?

白浅:师父待十七情深意重,哪怕用十七的命去换师父的命,十七也绝不会说什么。区区心头血,便能保师父仙身至今,十七以为十分值得。

墨渊:(目光越发灼热)你心口的伤,可严重?

白浅:还好。(想了想)原本以为不会留下什么疤痕,但是时间长了,每日都要扒开来取血,伤口就加深了些。不过没关系,这个位置,寻常人也看不到。

墨渊更近了一步,用手按在她心口上。

墨渊:是这里吗?

白浅:(点头)嗯。就是这里。

墨渊突然,将白浅拉入自己怀中,紧紧地抱住她。

白浅:(也抱住墨渊,闭上眼,像孩子一样幸福的笑了)真好,师父,你终于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墨渊:(喃喃的)师父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白浅五万岁,因心性顽劣被折颜送上昆仑虚拜墨渊上神为师。 两万年后,翼君擎苍已起反叛之心,若水河畔,墨渊带领的兵将所...
    歌尽桃花w阅读 2,639评论 11 31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缪小喵_M阅读 4,118评论 5 44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缪小喵_M阅读 3,438评论 8 21
  • 从墨渊对弟子违纪行为(私自下凡)的处置看,他对司音不仅称不上严师,甚至对她宠爱有加。 从行为反推目的,老师惩戒学生...
    嵇云尘阅读 1,360评论 76 64
  • 为了更好的保障人民大众的生命安全,在危急时刻将人民生命安全损失降到最低,11月21日下午,由河南理工校团委...
    星海辰曦阅读 6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