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

天还未亮。鸡就快活地叫了。潘肖霖睁开眼睛,平躺在床上的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空气的扰动和地表的颤动。他听到邻居家孩子的哭闹声、独轮车滚滚压碾小路的隆隆声、邻里窸窣的寒暄声。他的直觉告诉他:今天将会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
他悄悄跳下床。推开吱嘎作响的房门,看见在黑暗窗户映衬下的客厅灯火通明,而客厅却空无一人。他揉揉眼睛。看见三个姐姐分别抓着笨重的铁农具在门口等候。大姐潘肖虹走过来劝道:“弟弟 ,你还是回去睡觉吧!今天我们有重大的事情要干!”
二姐潘肖歆在打盹中突然醒过来。说“等一下我会把你带到奶奶家里去 ,到时候你就在那里好好玩吧!哪里像我们一样要在烈日底下受苦!” 三姐潘肖玉打断说:“怎么叫受苦呢?那叫好玩! 去往田野会经过一条小路。听大奶奶说那是一条通往“老祖宗世界”的路。村头村尾的年轻人从那里出去后都不再回来了。小孩子去了也会被外地人拐走!也有的被山狗(俗称,指狼)叼了肚子。能回来的只是一具尸体。 但现在不一样。不仅仅我们不用独自探险 ,咱爹娘主动带我们去 ,你们难道就一点都不感兴趣吗? ”
潘肖霖的眼里闪过一阵灵光。黑色眼瞳里燃气一团火焰。他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回到房间 轻轻地关上房门。
六月初的太阳躲在远处的地平线上冒出一条小裂缝。在暗蓝的天空边缘泛起一阵微微红光。小路同附近守院门的小黑狗仍处于沉睡之中 老潘则带着一家老小赶来了, 一辆单轮车被推着发出吱呀作响 ,车上绑着许多不同颜色的布袋。一件打谷桶被倒扣在单轮车上面 ,潘肖虹和潘肖玉各自拿着镰刀,好似威风凛凛的出征小将。潘肖玉在队伍里虽小。只有八岁。却机灵着,自踏上了这条小路。她真把自己当成了探险队的一员。左瞧瞧 右看看。总喜欢问父母一个奇奇怪怪的问题。恨不得把自然界的万事万物都问个遍。潘肖虹则紧紧地跟着老潘的脚步,而且时时刻刻盯紧潘肖玉。老潘轮着一支锄头,扛在肩上,嘴里叼着一根烟,缓慢地说道:“听说阿汤这些天和他老娘吵了一架。最后居然从这条路跑了!”
妻子先是一惊,好像被什么虫子咬了一下 ,说道:“不会吧?阿汤哥平时那么好一个人,怎么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呢?何况他也还是个读书人!”
老潘说:我也是不敢相信。但是前天我从她老母亲口中。确定感受到她对阿汤存在不可言说的偏见。
妻子道:你说这读书人怎么就读疯了呢?就凭懂点书理就以为自己晓得天高地阔了,就知道张了翅膀飞了啊!我看 他娘还真生了个不孝子!”
老潘脑子一热 ,说道:这你就说的不对了!阿汤是长了翅膀了。但是长了拥有翅膀的鸟总有一天是要展翅翱翔的。现在政府不是不限制咱村里人往城市里跑了吗? 他那叫看到了商机 想找个人一起做笔生意 可汤妈却不能理解 。”
妻子也来劲了:你说读书人怎么都这么固执?好好地非要光着膀子往城市里跑吗?村里虽然苦虽然累但总归踏实,不至于在城里患得患失地,搞得不好回来还丢人现眼!即使现在去城里容易 但想混个名堂来你以后很容易?”
老潘扯开嗓子:“商机你懂吗?你看看那里! ”老潘边说边指着路的正前方。
他随即转头望向前方的小路,小路虽小,却可容得下一来一往的车马牛人。小路虽小 ,却看不见尽头 ,看不见希望。
妻子插道:那你那么厉害你倒是去啊!尽是在这里给我胡说八道。你没本事就给我好好干活!
这下子 老潘终于安静了。像是妻子狠狠地甩了他一脸。他没有力气说话。只好在点上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突然他看见在路的深处有一束眼光扎进他的眼瞳里 使他难以完全睁开眼睛。他揉了揉那血丝微露的老眼。一轮火红的圆日初露端倪,在天空中散射出耀眼的光辉。
“老潘!”
“老潘!” 后面的王伯匆匆赶来。
老潘转过身来。放下锄头,王伯身后尾随着一个小孩。王伯问道:咋不看好你家小孩呀?老潘看着小手紧抓着王伯裤子,只留出一半委屈脸的潘肖霖。看到这一幕 老潘松懈了僵硬的面容。而妻子向前走去,开口即骂道:“你崽子怎么突然跑出来了!你二姐呢?说着举起手来就想往潘肖霖身上挥去。王伯保护了他。连忙劝道:爱玩爱大自然是孩子的天性,不能打,不能打!”
潘肖霖被吓得没哭出来,也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知道他的任何动静只会给老娘头上浇一把油。老潘跑上前制止了妻子。 只是微微对儿子一笑,说道:既然你都跟到这里来了,那就跟我们一起捡路边的“金子”吧!
潘肖霖跟着大人光着脚丫踏入田板 附身抓起一只田螺。不慎被螺壳割伤了手。妻子赶过来 急忙从脖子上拉下一块布。身手麻利地帮潘肖霖止血。老潘在远处深叹了口气,喊道:让他去高地上歇息吧! 潘肖霖站在高地上。看见烈日下的稻田就像平静的海面闪着粼粼波光。父亲健硕的身板在打谷桶摔稻。清脆的摔稻声在田野间婉转回荡。头上的小鸟站在一行行笔直的电线杆上。像一行音符。发出清脆动人的鸟叫声。与田野里的摔稻声美妙结合。不久,潘肖玉走过来,一屁股便压在泥地上。叹道:“奶奶骗我!这条小路上哪里荒凉?哪里有山狗出来食人?哪里有外地人过来拐卖小孩?然而二姐说得没错,留给我们的 只是腰酸背疼,汗倾泻到眼睛里却不知什么叫酸痛。汗在全身流动却不知什么叫黏糊糊的恶心。”
潘肖霖和潘肖玉登上更高的地方。极目远眺路的远方。他试图寻找那路的另一滥觞处。却始终看不见尾。他突然很想到路的另一边去看看。看看那条路通往的世界有什么不一样的精彩。他抬头仰望天空。天蓝的无边无际,这些蓝色的光是从哪里来的呢? 晚霞散射的红光来自于太阳。稻田里的黄金外衣来自于农民的辛勤付出。但地上是否大得无边无际呢?是什么让它呈现各种不同的形态和颜色的呢?
小路反射出黄色的太阳光。太阳光映着在低空中飘飞的尘土,王伯拉着一车一车的稻来回奔波。也要肩上扛着米。沉在肩上。可小路上来往的人脸上都写着饱满的大字,潘肖霖跟在王伯身边。把两个空袋搭在肩膀上。显得格外自豪。小路上留下了稀疏的“金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仿佛在苟且书写着农民的辉煌历史篇章……
若干年后 ,在农村上小学的潘肖霖屡屡和同学打架。闹得邻里村里父母关系难以正常维持。潘老的妻子性情刚烈。见孩子被人欺负总会揪着孩子到人家门口投诉。有时还跟人家吵起来。老潘越来越看不过眼。非得做点什么不可。
随着交通的不断遍及。大巴士开进了村附近的小县城里。老潘接到了汤伯的一个电话,决定携一家老走一条不寻常的路。在妻子的再三反对和自己的再三坚持下。最终老潘一家还是走过了那条“老祖宗给他们留下的路” ,随着一辆大巴士颠颠簸簸地穿过了树林和田野,走进了城里。见了世面,也改变了看法。
七年以后,潘肖霖再次踏上这片土地。他下了高铁。搭上一辆三轮车走在田野和芦苇边上的水泥路上。
他不会再感到颠簸而使从脚底一直深入骨髓的麻木了。他不再需要乘着大巴士行走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让他心神不宁头昏脑胀了。他看见青草杂乱地长在田埂上、看见黑色的秸秆灰残留在地表。
山还是那山 只是凸了。水还是那水,只是面积小了。路还是那条路。只是变得更加平坦坚硬了。村庄还是那些村庄。只是房屋更加密集了。房屋间的街道变窄了。潘家的前后变得“暗无天日”了。
他平静的下了车 在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瞬间 他已经感受不到来自这片大地的跳动和空气中搅动的稻米香了。潘肖霖找到了昔日的王伯。王伯热情地招待他。给他冲茶做饭 ,并一定要潘肖霖坐下来吃完才可以走。
王伯说:你们年轻就是好呀!想当初我们年轻的时候,那不奢望能够吃饱饭 能保证不饿肚子。那也是幸福。现在不一样啦!你们年轻人都大有作为呀!前阵子你汤伯回来呀,她老娘可开心坏了。并不是因为他为咱村投资修建了一条水泥路 而是因为她老娘觉得,团圆就是幸福 能回来就好!现在村里道路修平了。交通便利了 ,年轻人也都往外跑了。你说我们剩我们这些老骨头 能干些什么?每天独守在儿孙们留给我们大空房里。生怕家里的一金一银被村里的盗贼所盗 ,但是,但是,即使金钱被盗取。或许也没有我们年轻时遭遇自然灾害导致农业减产来得痛苦……”
应潘肖霖的邀请,王伯带着潘肖霖披荆斩棘 终于来到了昔日的小路边。潘肖霖看着这烈焰般蔓发的小草 成堆地长在这片小而充实的小路上,他似乎看到了小草在小路的滋润下揠苗助长的欲望。似乎看到小路的金子努力从突土壤里探出头来,似乎看到心中在静静地诉说:来时路可望。顾问草何依!不忘来时路,不负少年心!春山又何在,何以负我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这世上,总有假设,如果(没错,这也是一个假设)这世上没有如果,那会变成什么样? 1.如果没有如果,世上所有的事情...
    百花缭乱_57d5阅读 71评论 0 1
  • 时下流行环保出行,一个10年没有骑过自行车的人也体验了一把摩拜。骑行目标明确,但具体距离不清楚,反正扫码骑走了...
    王远香阅读 171评论 0 0
  • 每当我停止不前时,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告诉我:前面的风景真美!快去看看哟! 刚入大学时,...
    婧儿_阅读 50评论 3 1
  • 被悲观情绪左右的人,是可怕的。这可怕,来自于内心深处越来越不喜欢自己的深深嫌弃。 我不知道能否用不幸这个词,...
    小郎花阅读 9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