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吗?读读满满正能量的毛姆大叔吧

《刀锋》买来已久,一直没看,喜欢毛姆源于《月亮和六便士》原以为刀锋是一本写战争亦或是男人的书,故一直让他蒙尘。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两天读完,掩书凝思,才知道《刀锋》原来是可以说一本引导年轻人思考人生、生活哲学小说,迷茫的我们看看正合适。

刀锋。

为什么毛姆大叔会要把书起名为《刀锋》。刀锋到底指的是什么,一直在沉思希望在书中寻求答案。

生活就象一把刀,锋利无比,生活的刀锋里,男主拉里获得了自我的解救。

在小说里,毛姆大叔通过男主拉里探求生活真谛的心理历程。提出“一把刀的锋刃很不容易越过;因此智者说得救之道是困难的。”

个人理解将书分解成三部分,没看过书的简爱们可以更直观的了解书中的男主拉里的心理成熟轨迹。

-1-迷茫期

《刀锋》里毛姆说不想阐述《奥义书》的哲学体系,但是开篇一句:

“一把刀的锋刃很不容易越过;因此智者说得救之道是困难的。”已经让读者进入一个混沌的有些玄奥的思想里。

小说《刀锋》以第一人称为导入,写了一个还未成年的被叔叔抚养的少年拉里冒充成年人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当空军是拉里的梦想,在服役期间拉里认识了一个爱尔兰军人并成为好友,一个热情似火生命力如龙虎22岁年轻人,可是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好友为了救自己身负重伤牺牲。

战争结束。拉里回到美国,青梅竹马的女孩伊莎贝尔一心想嫁给拉里,可是拉里却一次次的做出了有背于常理的事情。

他拒绝上大学;拒绝进入伊莎贝尔舅舅艾略特将他带入社交界;他拒绝好友格雷父亲为他安排的好职位。

在人们眼里他是不求上进,没出息、没有钱、地位的小混子。

他对女孩伊莎贝尔说:“我要去巴黎。”

女孩问:“你去巴黎做什么?”

“晃膀子。”

拉里说:死者死去时那样子看上去多么死啊!

拉里的思想里他踟蹰他迷茫他无所事事,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怎么活。

正是目睹好友的死,他想更好的活,想活成自己想象的样子,却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他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会有恶。

拉里说两年后,我也许会回国实现实际的美国价值观。

他就像一个孩子灵魂里迷迷糊糊追求一种东西,是不是属于一种半明半昧的观念,抑是一种隐隐约约的情绪,我也说不出,而这种追求却使他整个的人得不到宁息,逼着他,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要向哪儿去找。

拉里的迷茫是看得见的,可是伊莎贝尔的舅舅一个以自己的贵族身份为荣的社交界名流也说出了:在这座大城里,我就象迷失了的灵魂,

作者却在一个图书馆里遇到拉里,他正专心致志的读《心理学原理》一坐就是一天的时间。作者问“你为什么要看这个?”。

拉里说:“我的知识太浅了。

拉里依旧迷茫,“晃膀子”依旧是他要去巴黎的目的。

作者和拉里在巴黎不期而遇,拉里说他每天还是无所事事就读了一些书,他学习了希腊文、拉丁文、法文,每天要看上八到十小时的书。

读书的快乐让拉里感到仿佛你只要踞起脚伸出手来,天上的星星就能碰到似的。

拉里兴奋、眼里面前似有一片夜空,群星闪烁不停。

那个迷茫的少年一直走在追寻的路上。

彼时小说的时间背景是一战后的美国,“迷茫一代”的特定时期。

谁的青春不曾迷茫,有的人原地踏步,有的人却在不停的追寻,拉里已经上路了。

-2-追寻期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两年后。伊莎贝尔来巴黎让拉里和自己回美国结婚,在狭小逼仄的巴黎小旅馆里。拉里和伊莎贝尔有了一次谈话。关于爱情、生活,智慧、金钱的谈话,关于灵魂和现实的对话。

女孩问拉里:你爱不爱我,拉里说爱,我们现在就可以结婚然后去希腊度蜜月。

女孩说我们没钱,你就不把钱放在眼里吗?

“是的。”拉里回答。

“我婚后可以做工,一年三千法郎。”拉里如是说。

一年三千法郎的生活。在伊莎贝尔看来,简直就是笑话,她无法也不能想象自己将怎样和拉里居住在巴黎破旧的公寓里。

女孩坚持要拉里和自己回芝加哥,找一个体面的工作一起生活。

“我不能,这对我来说等于自杀。等于出卖我的灵魂。”

一个想要得到生活保障的女孩,一个一心爱着拉里的女孩,她无法理解拉里的苦苦追寻所谓要得到的智慧。

拉里依旧每天读书,晃膀子。

女孩问你要搞多久?拉里不肯定,也许五年,十年。

“有了智慧,你把这种智慧派什么用处呢?”

“如果有了智慧,我想我当不难懂得怎样派它的用处。”在伊莎贝尔看来,拉里真的疯了,疯了。她事后和作者说。

可是拉里依旧爱着女孩:我的确爱你,不幸的是,一个人想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免不了要使别人不快乐。

读到这,总会让我想到那些为了理想面对爱情甚至亲情、婚姻做抉择时优秀的人们。

如今火的一塌糊涂的薛之谦,当初女友说爱情和音乐选一样,他要了后者。

比尔盖茨在读哈弗大学和创业间选择了后者。

拉里在爱情和虚无的智慧间选择了后者。

拉里和伊莎贝尔解除了婚约。

伊莎贝尔回到美国嫁给了拉里的好友一直追求她的格雷,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有了两个女儿。

拉里却一直晃着,他做了煤矿工,农场帮工,并结识了一个新朋友考斯蒂,一个受过教育有教养、学识的军人。

他们一起穿越法国流浪到了比利时,途经亚琛到德国。他们住草堆、农舍……拉里体会了大自然一片绿茵的美;一颗没长树叶,树枝被淡绿薄雾笼罩的美;同时和考斯蒂学会了德语。

拉里身无分文,甚至露宿,但拉里却幸福快乐自由的如同在天堂。



_3_解救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说里,时间到了1929年,美国的股市崩盘。

伊莎贝尔的公公因病去世。老公格雷宣告破产。他们变卖了房产,首饰,成了赤脚一族。格雷得了头疼病每天生活在压抑的痛苦中。

他们来到巴黎居住在舅舅的别墅。

生活给伊莎贝尔一击重拳。正如她和作者说,多可笑,此时的我正过着拉里说的三千法郎的生活。

拉里和伊莎贝尔通过作者在巴黎相遇,拉里用神奇的催眠术为格雷彻底治疗了头痛,也为他治愈了失去自信的心理疾病。

同时拉里用一段爱情为漂泊无依的裸体模特兼几个画家情人的苏珊送去温暖,抚养她的孩子,把自已的一万法郎留给她。苏珊后来竞成了一位知名女画家。

在巴黎拉里偶遇儿时伙伴索菲,此时索菲是一个被生活的不幸、厄运扭曲,竟成了娼妓,一个社会最底层放荡的女人。

拉里要娶索菲,想用自己的关怀和呵护去感动她爱她给她希望。

作家写到:她不说话,神气索然。你会说这是一个半死的人。

拉里想解救索菲。

却因依然爱着拉里的伊莎贝尔使用的小伎俩没成功。

其实拉里知道索菲是自己幼时的伙伴,是一个曾经喜欢读书喜欢诗歌的女孩,他看出她能和自己有灵魂的交集。

拉里甚至为了一直沉醉于宴会、无聊、愚蠢生命毫无意义的老艾略特伊莎贝尔的舅舅,偷下了邀请函。他这样做只是对一个垂死老人一种悲悯的情怀。

如上的解救,这种种不同的修为,在拉里的智慧里都是一种自然而然。

一种悲悯,善良是他自己不自觉的内心所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拉里哪来的智慧与神秘的治病技艺。

拉里沿着自己看似随遇而安的轨迹坚定地去了东方印度。探索着走进了神秘的瑜伽世界、瑜伽教徒治好了他的失眠症,他和古老的印度大师对话,了解学习印度教里的人生哲学。

他偶然获取了一次心灵与大自然极为亲密的对话,多年的经历他既独享身体的困苦也得到了与众不同的人生禅悟,生活又为他打开了一副崭新的画卷。

彼前拉里不知道什么是生活,没有目标,彼时他禅悟了。

在印度对大师说:我要回国了?

大师说,回去做什么。

“生活。”

如他说:不急躁,对人随和,慈悲为怀,丢掉一个我字,不进女色。

毛姆大叔的正能量就在于此,拉里对人生的认知不是一种归隐一种皈依。
禅悟后的拉里选择的是以一种积极的心态入世,带着丰盈的灵魂,找到答案智慧的灵魂回国了。

他一个出世与入世的心灵路程就这样豁然开朗了。

拉里不仅完成了自我的解救也为自己规划的一个在如今开来也是一个不错中产阶层的生活轨迹。

他要开出租车,他说钱能让他最快的节约时间,他说他可以在想要外出时,开着自己的车子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他对社会有了新的认识。说自己的学徒阶段结束了,他说自己要适应所处的社会环境,要工作。

钱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节约时间。

“生命太短促了,而我们要做的事情那么多,所以一分钟也不能浪费。”

谁的人生不迷茫,寻求人生的智慧、解救自我的过程是艰难的,就像赤脚行走在锋利的刀锋上。

毛姆在小说中几次提到赤脚,所以智者说得救是困难的。生活困苦磨砺又像一把锋利的刀,虽然艰难,走过去就会得救。

毛姆以刀锋为书名正是基于对人生,生活的思考。

得救之道如刀锋般锋利难行,生活的困苦也如刀锋样难以逾越。

拉里在社会的大学里经历了身体和精神上的炼狱,从出世到入世,经历了自救和救人的过程。他有了一种大智慧,以智者的生活态度投入生活。拉里已经不自觉的把这种智慧派上了用处。

拉里认为,一个人能够追求的最好理想是自我的完善。

小说最后毛姆说:

我是个俗人,是尘世中人;我只能对这类人中麟凤的光辉形象表示景慕,没法步他的后尘。

拉里已经如他自愿的那样,藏身在那片喧嚣激荡的人海中了;而这片人海又被那么多的矛盾利益困扰着,那样迷失在世界的混乱里,那样渴望好的,那样外表笃定,内心里彷徨,那样慈善,那样残忍,那样诚实,又那样狡猾,那样卑鄙,又那样慷慨;而这就是美国人民。

成长无国界,心路有归程。

无论美国还是法国,年轻人都在追寻的路上,我们都是如毛姆一样的凡人,我们正走在刀锋上。

生活里,愿我们披荆斩棘,越过刀锋成为自己的拉里。



能穿越时空和毛姆大叔进行一番对话,让我快乐、凝思良久。

若能读懂原版的《刀锋》我们也会如拉里一样,为读了笛卡尔原著而热血沸腾。


注:奥义书是印度唯心论哲学思想和唯物论哲学思想的总源泉。

简爱们:阅读,让我快乐;

               思考,给我力量;

               分享,赐我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