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飞过花正开】第五章 惊心动魄三分钟

图片来自网络

坤之一走,众人坐定,气氛冷了不少,安儿见状,故意拿起手机一看,“呀,这都10点45分啦,不能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们就事论事吧。”学霸们纵是意犹未尽,少了坤之这一个调剂品在,也不知从何说起玩笑,便收了兴致顺着安儿话头,采访进入了一本正经地问答环节。

采访结束,众人已是哈欠连天,果然叫这群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大晚上的讨论英语单词词根联想法、词缀联想法、快速阅读关键词锁定法是最好的催眠药,之前萝莉小学妹话题就算是一剂兴奋剂,现在药效也完全不见踪影了。

安儿收好笔记,抱歉地微微倾身鞠躬,“不好意思啊,各位学长,耽误你们这么长时间了,谢谢你们的指点,时候不早啦,我就先回去了。”“这么迟了,我们送下你呗。”一个平头小伙子站起身来,“是啊,必须得送,你住哪个宿舍区呢?”又有一个头不高的男生边活动着筋骨边问到。“不远,一会儿就到。”安儿的声音有点沙哑,夜太深加之说了太多话的缘故,她不大喜欢麻烦别人。一个穿着蓝色球衣的男生拿起安儿面前的已经没有水的一次性水杯,续了一杯温水给她。

“这怎么行,这不是远不远的问题。”平头小伙子撇撇嘴,吓唬道,“要从我们这宿舍区走出,必须得穿过个小树林,有夜猫,喵呜一声从树上跳下来,抓破你的脸。”“哈哈哈哈。”一阵欢笑。安儿实在不屑这种小儿科的吓人方式,“就算有这夜猫来,你们跟着护送,顶多多了一个被抓破脸的人。”“那敢情好,夫妻脸啊!”人群中有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们明天上午前两节没课吧?”那个身着蓝色球衣的男生突然回头问大家,“没课呀。”有人心不在焉地答道。“这样吧,”他转身对安儿说,“反正我明天上午没课,也不想早起,明天的早餐就没着落了,现在我和你一起出门,去外面24小时便利店买些明天上午吃的干粮吧。哥几个需要什么的和我说一声,我帮你们带。”

“切,你倒好,一句话披荆斩棘铺了自己的路又过河拆桥断了后人的道,谁要你带了。”众人一阵笑着一阵嘘声,蓝色球衣男孩不以为然,“爱带不带,走啦。”说着就拔腿往小树林方向走,安儿连忙跟上,她也实在没有精力去应对调侃了,背后响起一阵“吐司面包!”“老坛酸菜面!”“我的我的是大特香包!”

傍晚和坤之一起穿过小树林时,安儿还对这些身躯笔直的柠檬桉赞赏有加,现在这个点儿,望着静默的黑黢黢树干内心不禁发憷。

“怎样,现在感谢我还来得及。”蓝色球衣男生得意地一笑,脚步停在小树林入口,一副没收到感谢就不愿迈步的模样。安儿自顾自地往前走去,嘴硬道,“嘿,谁感谢谁还指不准呢。莫不是你自己胆小,想买早餐又不敢独行,就搭上我,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这么一说,我反倒不觉得饿了。”男生跑到安儿面前,甩着长胳膊倒行着说道。

“被气饱了?”安儿不解地问道。

男生没接话,盯着安儿饶有兴致地笑着,小树林路灯稀疏,月光也被树杈树叶筛得只剩星星点点,风一吹,光影便料峭着。安儿内心一紧,糟糕,这人该不会使什么诈吧。男生见安儿沉默不语,哈哈哈哈大笑道,“秀色可餐啊,多看几眼,省了明天的饭钱。”说着,没容安儿回过神来,转过身背对着安儿大步往前走。“无聊。”安儿嘀咕了句,一时语塞。

“啊!谁啊!”忽地一下,背后一只手伸来勾住安儿的脖子,一只手反剪着安儿的右手,安儿的手袋哗一下被甩到碎石路边,录音笔、笔记本、纸巾、眼镜盒散落一地。蓝色球衣男生立马回头,身后的场景令他倒吸一口凉气。

一个同样穿着球衣压着棒球帽的高大男性挟持着安儿,安儿脖子被扣得生疼,轻声唤着,蹬着高跟的脚踉跄着。

“有话好说,不要胡来。”蓝色球衣男生定了定神,两手摊开,对着对面的挟持男说道。

“钱包扔过来,手机也扔过来。”挟持男的音调也有些紧张,经常整理录音的安儿能明显感到他话音颤抖着。安儿稍微动了下,挟持男更用劲地反剪着她右手,“少捣乱。”“哎哟!”疼得她忍不住叫唤。

“全给你,别乱来。”蓝色球衣男生一个一个地将钱包、两部手机扔过去,安儿见状,知道他在分散挟持男的注意力,大脑加了速地转动,她一个不稳身子又晃了一下,该死的高跟鞋,站都站不稳了怎么办,安儿懊恼着。

高跟鞋?安儿突然身子往下一沉,提起右脚把鞋跟狠狠地往后边的脚背戳去。对面的蓝色球衣男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2秒后立马瞅准位置,把手中的钥匙砸过去。

“靠,这下玩大了。”挟持男叫道,蹲下身揉着脚背。

安儿立马跑到男生背后,呼呼地喘着气,掏起手机想报警。挟持男一看,惊呼道,“别啊,别报警,我们都是同学。”安儿停下,不解。“哎呀,误会一场啊,我是心理协会的啦,只是一个简单的社会实验。”“别理他胡说,报警。”男生催道。安儿没理,说“什么实验,你怎么证明这是实验?”

挟持男把棒球帽歪向一边,露出一张有些混血的清秀脸庞,从裤兜里掏出身份证,“呶,这是我身份证。”

“李然于?”

“嗯。”

安儿大笑,她实在难以理解这么大一成年人还为了什么实验铤而走险,这说不清道不明的,这么大岁数人还如此法盲。

蓝色球衣男生也凑近一瞧,核对着脸,“哥们,你这得治啊。你这智商和身份证上的年龄严重不符。”

挟持男急了,说,“这真的是我,我就是看了国外的一个案例,想试一试我们中国现在女大学生的自卫能力和心理素质。”哈哈哈哈,安儿实在受不了,索性蹲下来笑成了一只虾。

“我是你的第几个样本?”安儿突然正色问道。

“第一个。”男生沮丧着。

“还好我是第一个被你骗的。好啦,你还好吧,脚怎么样了,赶紧收摊回了哈。”

“就这么简单让这小子跑了?”蓝色球衣男生问道。

“不然嘞?”安儿随意地答着,准备抽身走人。

“怎么着,也得留个电话吧,万一吓着你心肝脾肺总得要个精神损失费吧。”

“1382063****。”对面的李然于赶紧接道。

蓝色球衣男生嗒嗒地按着手机键盘拨了过去。“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寂静的小树林突然想起闹腾的歌声。

“哈哈哈哈哈哈”先前走了几步的安儿听到铃声干脆挨着路旁的杨树捂着肚子笑。“我去,这都什么事儿啊。”蓝色球衣男生也笑岔了气。李然于看见大家笑,也跟着嘿嘿笑,嘟囔着,“没骗你们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李然于见安儿原谅,自然溜之大吉,不一会儿就变成个黑点与夜幕融为一体。安儿站直了靠在杨树上的身体,转身走人。 “易安...
    詹惊蛰阅读 71评论 0 0
  • 作者:葛冰 贡献者:白羽毛_4695,艾尚伊芙 一、我的名字叫马贝 我的名字叫马贝。姓“马”好,马拉多納就姓马。我...
    bigtrace阅读 1,744评论 2 15
  • 安儿约了柯耒一起商量采访的事,柯耒额头上顶着一个硕大的红色蝴蝶结头箍,大大咧咧地表示,一切以安儿的时间为主,再三强...
    詹惊蛰阅读 63评论 2 0
  • 你受伤了 我知道这都是我的不好 你受伤了 这颗心扭在了一起 拧出了心疼的声音 不能为你受了这苦 不能在你身边陪着你...
    王不烦阅读 16评论 0 0
  • 临近期中考试,进入讲作业模式。 三年级也好,四年级也好,出现的问题基本一样,就是没法统一讲作业。 对于成绩稍好的,...
    非法入境阅读 14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