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飞过花正开】第四章 还记得第一次走过小树林

安儿约了柯耒一起商量采访的事,柯耒额头上顶着一个硕大的红色蝴蝶结头箍,大大咧咧地表示,一切以安儿的时间为主,再三强调,她就是个闲人,随时可以接受组织安排。

正说着,柯耒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这已经是第四次了,柯耒吐了下舌头接起电话,“喂,怎么啦,今天没训练吗?”声音和她的萝莉风一样,带着一股奶油的香甜味。安儿假装翻看手中的资料,她即使是个女的,也是很享受这样柔软的声音。“真的呀!”柯耒从椅子上蹦起,哗地一下,桌子上有杯子被碰倒的声音,安儿眼疾手快,抓起桌上所有的材料就往身后躲,还好,杯子里没多少水,自己的裙子被打湿了一些,她笑着冲柯耒抱歉的眼神挥了挥手。“好啦,我跟安姐商量下,争取去见你哟~么么哒~。”

“安姐,和你商量件事儿呗。”一挂完电话,柯耒就摇着大尾巴凑到安儿面前。安儿不是那种能迅速和不熟悉的人打的火热的人,尽管心里并不反感,肢体和表情却由不得自己控制的僵硬,所以安儿索性故意沉下脸,故作警惕地说,“说吧,想使啥花招?”

柯耒把椅子拉近,坐下,“瞧你说的,我又不会卖了你。我只是想呀,我们能不能这周末就去采访古道?”这正中安儿的意,她也是想早点完成采访,拿到第一手资料早日发稿完事,省得每次回报社看到主编那张欲言又止的脸就内心惶惶不安。她突然想逗一逗柯耒,“可是,我这周末有几份家教是约好的,今天都已经是周三了,又有一篇稿子要赶,真是伤脑筋。要不,给你30个字的时间,说个理由说服我呗。”她看着柯耒一脸的期盼咬着嘴唇硬是忍住了自己的笑。

柯耒站起来,走到窗边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安儿,一杯就端在自己手里,没喝,叹了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哎,理由很简单:我男友,军人,封闭式管理,周末出差去F城。”安儿怔了怔,眼前突然晃过高一那年自己给军营里的奇摩一封一封写信的样子。“好了啦,就如你意啦。”“安姐,你放心,你尽管忙你的,联系古道的事儿包在我身上!”柯耒拍着胸脯保证道。

安儿摘下耳麦,揉揉了耳朵,抬腕看了手表,9点30分了,这个夹杂着闽南腔调的40分钟采访录音足足耗了她两个多小时才整理完。她抬头环顾图书馆期刊阅览室,果然依然是人满为患,几个年轻女孩正凑在一起吃吃笑着,合看着一本铜版印刷的杂志,应该是一本时尚杂志吧。墙角的那个长发高鼻梁女孩带着蓝色袖套低头记着笔记,时不时地打开保温杯倒水喝,“咔咔”的声音隔一会儿就响起。

已经是11月中旬了,即使这个终年气温都偏高的海边城市也会在这个时候渐起了些许凉意。安儿舒展了下手臂,左右扭动了下酸涩的脖子,不知怎的,最近疲劳感特别重,突然袭来的时候浑身酸胀,特别是背部,似压着块石头。她收拾了下东西,还是出去走走吧。

海边城市终年都少不了风,只是台风狂风冷风微风的区别而已,此刻自然也是风吹发动裙裾飞扬了。安儿抬头看了看星空,她只认得那把银光闪闪的勺子。学校在郊区,背靠一座不高的小山,除了学校自己内部的灯光,四周一片沉寂,附近几户民房的灯光也早早合了眼沉沉睡去。

安儿随意地走在校园,无所谓向左转向右拐也无所谓遇到熟人打不打招呼,反正这黑灯瞎火的,迎面走来的人都笼着一团雾气似的影。怎么,又不知不觉地走到了这片小树林。安儿绕过小树林,往花归坡走去,她的寝室718就是花归坡下金簇园里的一个亮格子。脚步是往花归坡走,思绪却是钻进了小树林里。

安儿第一次走小树林差不多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吧,夏暑渐息,秋凉乍起。本来是和坤之一起去采访元波寝室的,那个整个寝室6个人均以600+的高分、飞驰的姿态通过英语六级考试的302。采访是从晚饭后的8点开始,顺便观摩了302寝室自己组织的面向全校学生的一周英语脱口秀小沙龙。安儿对这个采访并不感冒,好端端地学校已有了个英语专业学生成立的英语角,他们应用物理学专业的一群宅男瞎凑什么热闹啊。不过作为一个刚进校报的大一新生,安儿还是乖乖地拿着笔记本、录音笔跟在坤之后头,只是心里早已是做好了打酱油的准备。

302宿舍是个学霸天团,尽管才大三,6人中就已有3人跟着导师做起了项目,终日在实验室里豪掷青春,还有2人正准备着GRE考试,卯着劲儿要进TOP100的学校。安儿在一旁连连咂舌,若拎出单个人论高低,302的学霸远远不是全校最突出的,但学霸抱起团来,那简直就是切面繁多工艺复杂的一枚亮瞎眼的钻石啊。

一个本是一群非科班出生的同学交流英语学习技巧的采访最后演变成了学霸天团对安儿这个新生的十万个为什么的有求必应,气氛甚是融洽。

正当大家吵吵闹闹要安儿给302介绍鲜嫩萝莉妹的时候,坤之接到了主编的电话,要求马上回报社处理一份明天就要发的稿件,某系的系主任对稿件的一些内容有异议。坤之挂了电话,两手一摊,无奈地说,“得,看来我就是一个苦逼光棍命,正说着萝莉妹就又被抓去干活了。”安儿连忙收起笔记本,准备起身撤了,坤之一把按住,“别啊,安妹妹,你没注意到我们刚刚是瞎聊呀,还没问到正经处呢,总不能发稿时全是你的新生十万个为什么吧。”安儿急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元波接过话,“是啊,我们才聊到你们这一届的小萝莉呢,不能这么吊着老学长的胃口啊。”一旁的其他学霸也纷纷响应。“你们这些人,别一副如狼似虎地吓着人家小姑娘了,好啦,安妹妹,只能麻烦你将采访进行到底了。一会儿你们几个赶紧多聊些和主题有关的内容啊,我得撤了,抱歉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