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飞过花正开】第六章 原来他是元波

图片来自网络

李然于见安儿原谅,自然溜之大吉,不一会儿就变成个黑点与夜幕融为一体。安儿站直了靠在杨树上的身体,转身走人。

“易安儿!”背后声音响起。

“哎,还有什么事儿。赶紧走人呗。”安儿头也没回,没好气地说道。

“手袋不要了?”蓝色球衣男生追上来,将捡起来的手袋递给安儿。

安儿吐了下舌头,有点不好意思。

“看看有没有少了什么。”蓝色球衣男生提醒道。

安儿连忙低头一阵翻找,“都在。”说着,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拿出录音笔试了一下。

“怎么了?”蓝色球衣男生关切地问了句。

“坏了。今天晚上的采访记录全没了。“安儿抬头,微微蹙眉。“喂。”安儿侧脸叫着蓝色球衣男生。

“喂什么,不会叫名字啊。”男生撇撇嘴,头一歪,没有搭理。

“我知道你名字么?”

“靠,采访一开始我们每个人都互相自我介绍了好么。再说不会叫名字的话,学长也不懂叫么,没礼貌。”蓝色球衣男生倚老卖老起来。

“好吧,学长,留个联系方式吧。”安儿想了想,确实有介绍过,不过一出门时让302几个小伙子的吵吵闹闹再加上刚刚那一吓,记忆便短路了。

“怎么,被我见义勇为感动了?”蓝色球衣男生故意挑了挑眉,也许他认为这样比较帅气。

“感动什么。录音笔坏了,依我这记忆力,你也看到了,肯定有差池,少不了有些问题又要麻烦您了。”这一次安儿学乖了,用了敬称,求人办事嘛,总得谦逊点。

“记住了,元波,302室长。1385639****”

安儿一个人走在花归坡上,想起李然于当时那傻样也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时间的过人之处在于它的不经意吧,不经意擦肩而过的人竟也与子偕老,不经意处心积虑的事却事与愿违。时间的颠覆和重塑由不得人半点迟疑,你跟着它跑,它先你一步躲起猫猫,你由着它去,它摇首摆尾引得你瞻前顾后。如果没有那次的采访,安儿也不可能认识元波,元波更不可能送安儿走过小树林,如果没有李然于闹的那一出,安儿也不会因为录音笔摔坏了,部分采访材料又没记全而频频联系元波后慢慢熟识。

安儿一踏进718的门,蒙娜第一个从床帘里探出头来,“回来啦,今天晚上这么早呀。刚刚有个叫柯耒的女孩子来找你,打你电话一直没打通。”

安儿掏出手机一看,又没电了,看来这手机离寿终正寝时日不多了。

“那是你们校报新招的新生吧?”室友徐一朵好奇地问道。

安儿一边换上拖鞋一边应着,“也不算吧,大二的学生了,去年就在校报了。怎么,你对她感兴趣?”安儿随口说道。

“切,那妞儿穿得跟大过年似的,不注意都难。”徐一朵话一出,其余4个室友心照不宣地大笑起来。

“这话怎么说?”安儿不解。

“你瞧瞧她吧,大红头箍头上戴,无框大红眼镜鼻上挂,粉红裙子身上套,前面还一只立体大HelloKitty,最绝的是拖鞋竟然也是立体HelloKitty,仿佛给她个高地她便能唱大戏了,这么热闹不是过年是干嘛?”徐一朵伶牙俐齿喜欢戳人痛处,不过心眼不坏,只是略逗逼了些。

安儿笑道,“你一老人家自然没有人家闪闪发亮粉红心了,这除了证明你老就是证明她嫩。”说着,安儿把手机插上电。徐一朵眨眨眼,继续坐在电脑面前看她的韩剧去了。

安儿拨了个电话给柯耒,柯耒欢乐的声音带着情绪,颇有一种即视感,她那边乒乒乓乓夹杂着三五吆喝钻进安儿耳朵。

“安姐,你跑哪儿去啦,我正想找你呢。我已经联系好古道了,他周六周日都有空,我们时候出发去F城采访呀,我好一起把车票买了。”

安儿说,“随你,你不是周末还有事儿吗,要不我们周六采访?”

“谢安姐,那我们就周六吧,地点在恒悦酒店的咖啡屋如何?”安儿的故乡也是F城,恒悦酒店是F城最高档的酒店之一。

安儿迟疑道,“这消费会不会超支啊。”

柯耒干脆地说,“放心,包在我身上。”

“柯耒,你那边有点吵呀,时候不早,注意安全哈。”

“我没事儿呢,刚刚去找你的时候,恰巧遇上了朋友的一个球队在聚会,就瞎凑热闹来了。安姐,你要不要也来聚一聚放松一下呀。”

安儿扑哧一笑,“你们年轻人用狂欢来驱散疲劳,我这老人家还是用静躺来消解劳累来得实在些。”

挂上电话,安儿还是对咋咋忽忽的柯耒心有不安,想着要给古道一个电话确定下采访时间,看看时间太晚,只能明天了。

阿稚的表妹齐星听说安儿把这周的辅导取消了,死活不肯,一定要见安儿,她委托父亲捎来电话,说是攒着一篇周记一篇单元作文无从下手,希望安儿能在周六前提点一下,她好在周末完成任务。

安儿犹豫了,她实在不喜欢夜晚出去家教,一来不放心这个外来人口庞杂的海滨城市的治安,二来也不喜欢夜晚时候呆着一个陌生人的家庭里,三来齐星的母亲常年不在家,家中只有一个老奶奶和他父亲在,老奶奶是个居士,常有不在家的时候,总觉得有些不方便。

无奈齐星去上早课时连拨了3个电话给她,吵得她又好气又好笑,撒娇卖萌声音软软地没有间隙地钻进她耳朵,安儿连回绝的档都找不着。安儿一想起她粉红镜框里那无辜的小眼神内心不忍,加之进来齐星也越发努力,成绩明显有些上升,想着不能伤了孩子的热忱,最终还是答应了。

好在周四下午课不多,安儿赶到齐星家的时候,她正捧着个大碗吸哩苏噜地喝粥,面前的其他菜还如刚上桌的样子,倒是那盘土豆丝已是底朝天了。齐星爸爸把安儿带到齐星面前便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带上门。

“没关系,慢点吃,别噎着了。”安儿看见齐星几乎把脸埋进碗里了,连忙提醒到。

“老师,我都吃好饱了,你看我肚子。”说着,齐星竟掀开衣襟挺出一圆鼓鼓的肚子给安儿看,肚脐眼有点深,大概是齐星有些小胖的缘故。

“那,吃饱了,要休息吗,还是我们直接上课?”安儿也怕耽误时间,问道。

“今天,能不能不上课?我作业都做完了。”齐星嘟着肉乎乎湿漉漉的唇凑近安儿耳边窃语道,甜腻的粥味儿拂过她的脸。

“你不是有一篇周记,一篇单元作文要辅导吗?”安儿拨开齐星已过眼的刘海问道,心想,父亲果然不如母亲细心,孩子都这么长的刘海了也不带去修剪,多碍视力啊。

“写完啦!厉害吧。”齐星得意地扬起头笑着。“我就是写完了,想让老师您看看,我觉得我写得可好了。”齐星放下碗筷拉着安儿的手往书房里钻。

安儿还真好奇齐星非要她立马看的会是怎样的作文,从这几周辅导齐星的状态来看,齐星并不是一个讨厌写作文的孩子,相反,她反应很快,心思细腻,甚至有超出同龄人的那种成熟感。以前之所以频频对着作文题咬笔杆却挤不出几行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觉得自己写的不是“作文”,和老师念的作文书里看的作文都不一样,可是她又做不到依葫芦画瓢,所以才在考试时随意写上自己记住的几篇范文的开头结尾应付了事。

安儿在辅导齐星作文时,也采取了不一样的方法,她通常不给齐星题目,有时是给齐星念一段童话故事,念到情节关键处便停下来,要求齐星就着停顿处继续写,有时就给齐星一则寓言,让她改写成顺口溜,有时就给齐星一个人物的心理独白,让齐星写出此人的外貌,诸如此类。一开始,安儿也担心这对才上小学四年级的齐星来说,难度是否太高,可是出人意料的是,齐星乐此不疲,有时竟洋洋洒洒不肯撒笔,自信心渐渐就培养起来了,只是偶尔作文还是会磕磕绊绊些,不够大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