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10)

目录
上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伦敦塔桥

想一想幸好有远见,没有买伦敦塔的门票。在我们来到此地之时,伦敦塔还有不到10分钟就关门了。

伦敦塔桥倒是可以逛一逛。

伦敦塔桥,伦敦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无数的影片以此为外景。中间的桥面在有船经过时可以打开,此为伦敦著名景观。原先是由80条壮汉手动操作,现如今早已改为电力驱动了。

我们正向前走,一个穿白色T恤,双臂绣着花的矮胖子横晃着从身边走过。他很大声的打着电话,似乎是俄语。

来到桥头,正碰见那个“绣花矮胖子”给一大帮彪形大汉布置工作。他们懒散的站在道路上,堵塞了很大一部分通道。商量了许久,他们突然散开,分成了三四拨,每拨又有三四人。

他们进行着同样的事情,就是在地上铺一块小毯子,然后用三个杯子和一个小球做一种古老的游戏。一个人说着不太熟练的英语绕口令操作着,另一个托儿走过来掏钱买输赢,结果还给买错了。

这帮人真缺心眼,买对了能挣钱才对别人有吸引力。自己人都赔钱,还叫别人怎么上当?

我们看到前方境况凶险,当机立断撤下塔桥,直奔泰晤士河游船码头而去。

畅游泰晤士河

Bigbus旅游大巴与泰晤士河游船联票,游船免费乘坐。

泰晤士河游轮配有英语讲解员,语言风趣幽默(我听不懂,是从别人的笑声中看出来的)。

沿途的风景及名胜很多。滑铁卢桥边,就矗立着埃及艳后方尖碑。于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法老图特摩斯三世统治期间所建造,与纽约中央公园的方尖碑是一对。

碎片大厦,由于运用了精密复杂的玻璃幕墙而得名。总高309.6米,欧洲第二高楼。

贝尔法斯特号巡洋舰,以北爱尔兰首府的名字命名。二战中北方舰队的主力护航舰,有力的支援了苏联人民的反法西斯战争。现停泊在泰晤士河畔,作为博物馆供游人参观。

据说那是一艘海盗船,难道是“黑珍珠号”吗?

伦敦市政厅。里面有个饭店被称作“中国禅宗”。

每过一桥,就总有行人驻步,与游船挥手致意。游船上的人也挥手欢呼,互动玩得很默契。

全船只有两拨人在吃东西,一拨是我们,另一拨是一个说中国话的家庭。在公共场合吃东西很不礼貌。在伦敦,只有在草坪或广场上才有人吃喝,别处很难见到。见到此种情况,我们感到很难为情。

我们在伦敦桥,威斯敏斯特地铁站附近下船,下船的时候,船员拿着一个铁桶在大声叫唤,有人就往里扔零钱。

坐地铁回酒店。地铁站里有数支乐队在表演,吹拉弹唱无所不包。有一个黑人弹着吉他在唱歌,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英语水平有了极大的提高。因为我听出他唱的歌翻来覆去只有一句。和赵树理笔下的“糊涂涂来到你门前”有一拼。

街头见闻

从地铁站出来往酒店走,突然看到一个随地乱扔烟头的白人小伙,这在我看来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顺眼看去,人行道上满是烟头,密度之大令人惊奇。

垃圾桶周围也堆着大小不一的塑料袋,有待清理。来时听说欧洲人很讲文明,从不乱扔杂物,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唯一可赞的是垃圾分类,这里的垃圾箱上都标有们明确的分类标志。在这方面,他们做得非常好。

伦敦没有宽街道,最宽的也只是两车道。斑马线两边有“Wait”按钮,我认为只要按一下,就表示提醒车辆有行人过路,然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过路了。

其实不然,你不按“Wait”按钮照样可以过路,汽车照样让行。“Wait”按钮的实际作用是提示行人还要等多久,等到行人绿灯亮时,它就会发出尖锐的声音提醒行人过路。

我们很守规矩,在路边耐心的等红灯。当时马路上没有行驶的车辆,一群白人和黑人就快速冲过了马路,街这边只剩下了我们几个。然后又有几个人看到没车,也若无其事的冲过了马路,街这边还是只剩下了我们几个。我当时那个郁闷呀,心想守不守规矩看来无所谓,关键还得是入乡随俗。

伦敦晚上9点的天空,我们自我感觉是为时尚早,其实大多数的店铺已经关门了,女人们的疯狂购物计划也因此落空。

街头小吃

路过一个还在营业的小吃店,门口写着“Street food”。貌似是个东方人经营的店铺,好像还有面食。于是决定在这里吃晚饭。

进去才知道,这是一家很不地道的中国面食馆,只有两个跑堂的华裔穿着中式服装在招揽客人,而且不会说中文。

菜谱也看不懂,只能是看邻桌在吃什么。如果觉得合胃口,就点他们吃的那个。我们足足花了15分钟才点了四种面食,不过服务生的态度很好,也很有耐心。他一直在给我们介绍本店的特色,可惜就是听不懂。

饭菜还算可口,比起英国传统饮食强多了。这里只有刀叉,吃面很费劲。幸好我们随身带有祖国的筷子,这样吃起来才有感觉。旁边有人一直在看我们用筷子吃饭,很是好奇。一种民族优越感油然而生。

他们居然也懂得要放姜,不过没有学到精髓。他们只是把姜切成姜丝往面里一拌,就算放了姜。虽然姜是腌制过的,可总感觉不伦不类。

我们开始盘算小费的事了。二妹曾告诉我,到英国要养成给小费的好习惯。小费大约是不少于消费的10%,有的就直接加在账单里。看小票,如果有Service charge就是加了小费的。小费都是现金,而且可能不找零,你给多少就是多少。如果多给的话,他们是很愿意的。

完蛋了,零钱全被我花光了。万一账单里没有,总不能给张大票吧。为此事,媳妇还埋怨了我半天。到结账时看小票,果然没有Service charge。不过服务生明确表示他不要小费,还很小心的询问我们对他的服务是否满意?最后给我们上了几杯滚烫的热水。

又到超市

又来到了超市,还是昨天那家。今天就有经验多了,除了牛奶、面包、蘑菇汤,还买了不少的水果。这里的水果很新鲜,味道也不错,直接打开包装就能吃。英国的食品安全很过关。

采购完直奔自动付款机,我们喜欢上了这种模式,方便、快捷,还不用排队。

这次有点儿问题,机器显示和昨天不一样。于是我们就随便试着按,结果还真对了。该放钱了,我手握一把硬币不知所措——我认钱的本事还不到家。自动付款机还有个特点,过时不付账自动退回初始状态。

正在我着急的时候,来了一个黑人胖妞儿服务员帮忙。她看了看我手中的硬币,抓起几枚就塞进自动付款机。然后看到显示钱不够,就又从我手里拿了五六个硬币放了进去。自动付款机开始工作,结果有几枚硬币原封不动又出来了,原因是这个黑妞儿给多了。

原来她们的计算能力真的很差。我本来付钱是抓一把硬币扔桌上由她们挑,现在看来不行。她们很可能会算错,算少了还好办,算多了就麻烦了。

人工结账那里是在用计算器算,而自动付款机肯定不会比计算器差。估计他们的理论就是——既然有计算器,又何必劳心去口算?现代化工业给人类带来了诸多便利,可是就这件事而言,是机器帮助了人类?还是机器退化了人类?完全依赖于机器也不一定就是好事。

小票出来了,多了5p(p为便士符号,1英镑=100便士)。媳妇怀疑这是小费,因为黑人胖妞儿为我们服务了。一问大妹才知道,原来是我们刚才胡乱操作的时候,买了一个购物袋。购物袋就挂在自动付款机旁边,也不用刷条形码。只要付5p就能拿一个,不付钱拿可能也行,这就全靠自觉了。

锯末面包

媳妇认为全麦面包有营养,就专门买了一种貌似全麦的黑色面包片。这种面包非常有嚼头,而且又干又苦,难以下咽。

我不禁想起了当年的列宁格勒保卫战。英勇的列宁格勒人民不畏强大的德军,在敌人900天的重重围困下坚持战斗。当时的食物异常紧缺,列宁格勒人民就在面包里掺杂了造纸厂的可食用纤维和很细的锯末。

回想英雄的事迹,我亲切地把全麦黑面包称作“锯末面包”。

独自交流

回到酒店接着热饭,还给妹妹们送蘑菇汤。就这样,我把房卡锁在房间里了。这时的我一点儿语言不通的心里压力都没有。尽管手机还在房间里,翻译神器也没法用,我还是决定独自去处理这件事。

来到大厅前台,先走程序,排队和写房间号及中英文姓名。然后就是比划。我边说边演示着过程,如何没有房卡,如何进不了门等等,还画了一张图。

服务员看明白了,他简单询问了几句之后,向我竖起了大拇指。这个手势我明白,表示“感谢”、“你真棒”……。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国际搭车手势。

目录
下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