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9)

目录
上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特拉法尔加广场

特拉法尔加广场位于白厅大街尽头,它的另一边是国家美术馆。

广场中央矗立着有53米高,纪念英国海军名将纳尔逊的纪念碑。他在特拉法尔加海战中打败了拿破仑的舰队,广场也因此得名。纪念碑的基座和四只雄狮均为铜铸,材料就来源于当年的法国海军舰炮。

纳尔逊纪念碑之所以这样高,用意是要超过旁边不远处滑铁卢广场的约克公爵纪念柱。而纪念碑基座上的铜浮雕,则记录着霍雷肖·纳尔逊子爵的丰功伟绩。

插播“评书版《拿破仑演义》”

输掉了一场战役,而赢得了整个世界的拿破仑一直是我的偶像,能战胜拿破仑的人就更令我心驰神往。

所以英国海军名将霍雷肖·纳尔逊子爵的事迹,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已熟知。如今见到这个纪念碑,多少有一些激动。

我给闺女讲述纳尔逊的业绩,可是小姑娘对战争历史不感兴趣。

于是我灵感突发,临时杜撰了一个评书版的《拿破仑演义》。全文如下:

啪——!醒木一响,先来一首定场诗。

追风宝马明月刀,纵横天下逞英豪。
会猎群英饮敌血,剑锋所指破冰霄。
文治堪比商君事,武功犹似武侯高。
一战尽洒英雄泪,万里清风彩云飘。

想当初法国大革命时期,雅各宾派倒台,时为炮兵少将的拿破仑受牵连被解除了军职。

他郁闷、他彷徨,独自一人在塞纳河畔溜达,连自杀的心思都有。就在这时,他遇到了一个修道士,简称道士。

这个道士端详了拿破仑许久,单手打稽首,口诵法号:“上帝保佑(这里怎么也不能说“阿弥陀佛”吧)。施主本是九五之尊,因何有此非分之想?”

拿破仑很不解,疑惑的看着他。

道士接着言道:“施主头顶祥云,脚踩莲花。云中龙形隐现,周身金光护体。日后必成大器,贵不可言。”

拿破仑道:“先生请了,不知此话怎讲?”

道士说:“现如今,施主是潜龙在渊。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如清除杂念,励精图治,他日必是战龙于野,无敌天下。施主天命所归,必将鲲鹏展翅,飞龙在天。”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不是你说的吧?”拿破仑疑惑道。

道士点点头道:“施主真是睿智。此乃东方古国一圣人所言,确非贫道所说。”

“就是那头睡着的狮子吧?”拿破仑接着问。

“然也,施主博学,贫道钦佩之至。”

“真是这样吗?借你吉言,不过我可没带钱。”拿破仑说道。

道士哈哈大笑说:“施主谈笑了,贫道打卦不要钱。不过——”

往往“不过”之后才是正题,道士说:“不过,施主对自身之五短身材作何看法?”

拿破仑愠怒,没有作答。

道士接着说:“施主贵为人王,雄视天下。如若上帝再给一副十全十美的高富帅形象,你让天主情何以堪?世间本无完美之物,施主高人之处甚多,也必有低人之情以作平衡。所以此乃天妒英才,大可不必计较。因此——”

“因此”之后为总结发言,相当重要。道士说:“因此,施主日后不可与有恙之人为敌。凶险之至,切记!切记!”

拿破仑很茫然,他问道:“先生所言在下不甚明了,可否赐教一二?”

道士作答:“天机不可泄露,时辰一到,施主自知。”说完飘然而去,不知所踪。

拿破仑愣在当场,宛如梦境一般。莫非是太白金星下凡,指点迷津?既然有仙人指路,何乐而不为?

越明年,土伦之战,拿破仑一战成名。从此一代战神横空出世,兵锋所指,玉石俱焚;南征北战,所向披靡。五破反法同盟,横扫欧洲大陆。

然而在1805年,法西联合舰队在西班牙特拉法加角海面会战英国舰队。英国舰队司令即为霍雷肖·纳尔逊,独臂独眼,身有贵恙,绝对的天妒英才。此一战,法西联军大败亏输。拿破仑从此失去了进攻英国本土的机会。

这里还有一个典故:当初有一个年轻的发明家富尔顿,建议拿破仑改装蒸汽船,未被其采纳。所以法国海军最终被英国击败。时隔140年,萨克斯以此典故游说美国总统罗斯福,建议制造原子弹。罗斯福表示“不会成为第二个拿破仑”,遂启动“曼哈顿”计划,一举击败日本法西斯。

扯远了,现在回来接着说拿破仑。

1812年,拿破仑进攻欧洲大陆的最后一个敌人——俄国。碰到了独眼将军库图佐夫,又一个天妒英才。1805年,他们曾在奥斯特里茨战役——也就是著名的“三皇会战”中有过一次交锋,拿破仑完胜。不过那时联军的实际指挥权在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手上,不是库图佐夫。

这一次库图佐夫大显身手,名将之艺不光是谋略和战阵,而在于日月星辰、山川大河、万物生灵皆可为兵。库图佐夫坚壁清野,一路后撤。他要利用俄罗斯寒冷的冬天冻死拿破仑。结果尽其所愿,拿破仑的60万大军只残存2万,从此走向末路。

当年那个道士的预言全部应验,成败自有天数,人力不可抗拒。

至于后来的滑铁卢战役,联军统帅威灵顿可不是有恙之人。实则法兰西第一帝国气数已尽,神仙也无回天之力了。

眼前这个纪念碑上的人,就是独臂独眼的霍雷肖·纳尔逊子爵,击败拿破仑海军的人。

欧洲海盗的标准模样就是:独眼,一只手是铁钩子,还有一条腿是木头的,而且肩膀上有一只宠物鹦鹉(此景来源于“植物大战僵尸II”)。不知是不是为了纪念他(调笑古人,实在不该)。

故事讲完,闺女听得津津有味。

滑铁卢桥

特拉法尔加广场旁边就有一个BigBus车站,我们要从这里乘车去圣保罗大教堂。车站上有一个买票的美女,斜挎一个POSS机。她告诉我们,BigBus公司与伦敦塔是战略合作伙伴,如果在这里买伦敦塔的门票,就会便宜一些。考虑到时间关系,我们没有买伦敦塔的门票。

途径滑铁卢桥,导览器内又传出“请准备好照相机”的提示。

在桥的左面,是代表古老伦敦的“威斯敏斯特”。

在桥的右面,是代表新伦敦,尤其是金融区的“伦敦城”。

耳边依稀响起苏格兰民歌《友谊地久天长》,曲调悠扬,催人泪下。滑铁卢桥就是《魂断蓝桥》中,那座令人“魂断”的“蓝桥”。

圣保罗大教堂

伦敦的很多地段正在进行城市道路改造,不过没有全封闭路段,总要留一段可以行车的空间。如遇堵塞,各车会自觉的排成纵队,极少有乱插队现象(我见过一次,不知是何原因。但也只此一次。),车行缓慢却不会拥堵。

由于以上原因,我们走了足有一个小时才到达圣保罗大教堂。

远处即能看到圣保罗的辉煌穹顶,基督教圣地,1300年的荣耀与沧桑。戴安娜王妃与查尔斯王子的婚礼即在此举行。

在教堂前的广场上,有两对华裔新人在拍摄婚纱外景照。或许是要沾一沾英国王室的喜气。

在入口处我们碰到了一支来自日本的中学生旅行团,由一个老年妇女带领。

和威斯敏斯特教堂相比,圣保罗教堂内部就显得空旷多了,前面讲述的纳尔逊和威灵顿就埋葬于此。英国好像有埋在教堂里的习俗,都是上帝的子民,生于斯地,葬于斯土。

在辉煌的穹顶下,我们被挡住了。就是那个面目狰狞的日本老巫婆,不由分说就把我们使劲向外推,也不做任何解释,好像圣保罗教堂是她家开的。这个老巫婆板着脸,操一口标准的北海道英语,在大声叫唤着,招呼着后来的中学生旅行团人员,似乎是在点人数。

此种作为与我接触到的文明礼让大相径庭。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说,我们这里也不乏英语高手。如此叫嚣隳突是何用意?在如此圣洁的宗教圣地,你意欲何为?你不知道在神灵的面前是众生平等吗?你不知道基督的博爱与胸怀吗?千年传承的教义,感召不了你那扭曲的心灵吗?还故作姿态,一副要教育下一代的模样,你于心何忍?

面对此獠,我怒不可遏。于是我微笑着用正宗家乡话狠狠地“问候了”她一番,然后毅然决然,扬长而去。举世闻名的基督圣地,1300年的雪雨风霜,在我的心目中尽毁于此。

目录
下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