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第一天『环忆篇の第四话』

 斑很早就来了。

 柱间来了。

 ……

 “她不是说会来嘛……”斑小声嘟囔着。

 “什么啊?”柱间看沉默了那么长时间的斑开口说话了,赶紧问。

 “君叶说她会回来啊。”

 “搜嘎。咦?斑啊,你是不是……”

 “啊?什么?”把头撇过去,脸又红了。

 柱间以仅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说:“是不是,喜欢她……”

 “我靠。”君叶吐槽,她一直在树上,只是隐藏了气味。

 “啊啊啊啊啊啊,你,你别……”

 “别什么?”柱间插嘴到。“难道不是吗?嘿嘿。”

 没等斑说话,只听见“嗖”的一声,君叶站在柱间旁边,右手举着苦无,正朝着柱间的脖子。

 柱间僵硬地转过头,同时,君叶把苦无扔了出去。柱间的一缕头发慢慢掉下来……

 “哇啊啊啊啊啊阿啊啊……”

 “哼。”君叶看未来的初代火影如此惨状,笑了……

 斑在旁边看见君叶笑了,又看呆了。

 “这有卖野生的樱花种子的吗?”君叶转头看向斑。

 “啊,有。”斑,脸红。

 “在哪?”

 “你不能去!”

 “为什么?”

 “现在是战乱时期,太危险了!”

 “呵,我不信凭那些人能杀了我。”

 “……那,那我,带你去。”

 三个人在街上走……

 “好近啊,好近……”君叶在斑旁边走,斑一路都脸红。

 “到了。”斑指着前面一个店铺。

 “欢迎光临!”店员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姐姐。

 “把你这里最好的樱花种子给我。”君叶冰冷的说。

 “哦,啊,给。”店员姐姐明显对君叶印象不好,又觉得这孩子不太简单。所以,还是拿给了她。反正,她不认为这三个小孩子的钱足够付起上好的野生樱花种子。

 “可以吗?”

 “嗯。”

 “一共300元。”店员已经想象到了君叶吃惊的表情是什么样。

 然而,君叶仍旧一副冷漠脸,旁边两人可是惊讶坏了。“天啊,你坑人啊,喂!”柱间吐槽。“你不是穿越过来的吗,有钱吗,我先回家拿钱,然后借你吧。”斑明显想帮君叶,但真的没底气。

 “哼。不用,付不起我回来吗。”仍旧一副冷漠脸。

 “走了,不用找钱。”

 原来,君叶瞬间变出一整块蓝色水晶,五个西瓜那么大。

 “这,这是真的,真的……”店员吃惊到了极点。柱间和斑也目瞪口呆。

 两人过了一会,赶紧追了上来。

 “好厉害啊,你刚刚瞬间用查克拉制造吧!”柱间说。

 “差不多。”君叶还是一副冷漠脸。

 斑又问:“那是什么忍术啊?”

 “告诉你们,你们也学不会。算了,那是血继界限,晶遁。”

 “哇!你是血继界限,什么,晶遁忍者?”柱间问。

 “血继界限没错,但我的血继不是晶遁。”

 “那为什么能使用晶遁?”斑问。

 “对啊,你肯定也是有所保留,不全说实话,要不怎么可能在战乱时期告诉别人这么多嘛。”柱间补充。

 “呵,没骗你们。”

 “嗯?那你是什么血继界限忍者?”柱间追问。

 “想知道?”

 “嗯!”柱间和斑齐说。

 “打完告诉你们。”君叶撇了一下嘴角。“呵。”

 然而,后面的两个人可没君叶那么轻松。

  只见前面站着二十多个上忍级别的忍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遇见三个小鬼,走运了,那两个男的先不说,中间这个小姑娘,我能感觉到她强大罕见的血继界限!交出来吧!”

 “哦?那试试。”君叶冷笑。

 “哇!试什么啊,他们二十多个上忍,快跑吧!你厉害,但,这也太夸张了吧!”柱间喊。

 “对啊!先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斑补充。

 不过君叶似乎没听他们说话,集中控制着查克拉。

 “上!”

 “完啦,他们开始攻击了。”

 君叶刚要上去打,斑过来挡在她前面:“放心,我保护你!”

 君叶惊到了,随后,又走上前,手搭在斑的肩膀上:“呵。”

 然后跑过去,开始了!

 柱间和斑在旁边看着,看得瞠目结舌。

 “这真的很夸张。”柱间说。

 君叶握着晶遁苦无,与敌人战斗。

 “风遁,刃杀。”四周飞出数不清的风之刀,但上忍可不好对付,只是被划出了伤口。

“灼遁,夕间。”君叶身边出现了热量高于火遁的“火勾玉”,每一个足有两个西瓜那么大,朝敌人飞去。瞬间,有五个人被灼成空心。

“水遁,水龙弹。”君叶身后出现了一条由水构成的龙。“呵,没完呢。冰遁!”水龙由下至上结成冰,变成了一条冰龙!冰龙朝敌人攻击。瞬间,只剩下了七个人。

“好厉害……”斑在旁边惊呼,而刚刚自己还说要保护她,现在看来……

“妙香切法。”只见君叶左脚绕到后面,两手我这晶遁苦无抬到眼前,父亲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时间回到灭族之前……

“今天来学‘妙香切法’”父亲对我,哥哥,弟弟说。“吆西!早就想学了”弟弟,玖一君彻说。

“我也是呢。”哥哥,玖一云鉴说。“姐姐呢,姐姐呢。”“嗯,我也想。”三个人笑了……

“那听好了,妙香切法是我族秘传,让敌人见其招而不见其形,闻其声而不感其力,观其状而不知其式。当然,还要优美。”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叶眼神一凝,一秒,敌人全部倒地。而君叶站在旁边还是一副冷漠脸……

三人起身,向河流旁走去。斑低着头,明显还有余悸,自己真是好尴尬。

君叶察觉到了,在旁边和斑说:“你不用在意,挺好的。”斑惊到了。“你是在他们死后第一个挡在我前面的人。”斑脸红了。又接着问道:“他们?他们是谁啊?”君叶睁大了点眼睛,眼神一紧,有点躲避:“没,没有,没谁。”然后跑到前面去了。

斑心里默念:啊啊啊啊啊啊,我傻啊,刚刚她对我有些好感,啊啊啊啊啊……

这时,柱间跑过来,问:“喂!她怎么了?你们刚刚说什么了?”

“没什么啦。”斑把脸撇过去。

“哦?是吗?对了,她好厉害啊。”

“嗯,是呢。”

“诶?她还没说她是什么血继界限呢?”

“咦,是呢。”

“去问问吧。”柱间建议道。

“君叶。”斑说。

“嗯?怎么了?”

“你是什么血继界限啊?”没等斑开口,柱间就问了。斑明显不爽。

“哦,想知道?”

“当然啦!”

“呵。”君叶撇嘴笑了一声。“综合性血继界限——魔遁!”

……

……

“额,嗯,什么意思啊?”柱间和斑问。

……

……

“呵。”

“哇,救命啊,啊啊啊……”柱间和斑喊。

过了一会,君叶追打累了,柱间和斑瘫在树旁。

“我的魔遁就是集合了所有的血继界限,也就是说,所有血继界限我都会用。”君叶解释。

君叶依旧冷漠脸,柱间和斑在旁边目瞪口呆。

“好,好厉害。”柱间和斑惊讶道。

天渐渐黑了下来,夕阳爬上了天空,余晖映照在水面上,留下了粼粼波光。少年清爽的声音响起。

“明天,记得来哦。”

少女冷漠却略欣慰的声音回答。

“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啪……” 两个少年在河旁边打着水漂…… “等等,有情况!”二人对视一眼,瞬身到旁边的树上。 “呼。”距离地面6米...
    尾七初阅读 82评论 0 0
  • 它警惕地盯着来来往往的过路的同学,绿色的瞳仁闪烁着妖冶的光芒,猫着腰,身体像一张紧绷的弓。 我轻轻地蹲了下来,和它...
    公子慕何阅读 41评论 0 0
  • 大卡说看男人么就看酒品和赌品,看女人么就看对金钱的态度,看怎么消费怎么收礼物。会长说,是呢,还要看购物观。 鸟姐问...
    影秋千阅读 340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