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唐宋名家词 第四篇 归隐》

96
简单的弃子 Excellent
2017.12.24 15:46* 字数 1063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连载】《唐宋名家词 第三篇 悲欢离合》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张志和《渔歌子》

世间事,从来都是无欲则刚。

我这几年,在那些山山水水间流连忘返的时候,我真实地意识到这个无欲则刚的好处。

当我不再羡慕宫中那些奢华的建设,不再喜欢那些小桥流水,不再喜欢那些人工设计,受到诸多限制的溪流时,我开始发现天大地大。我虽然没有工匠为我建筑豪华的住所,可是我有那些大自然的天然洞穴。如果我愿意,我不费一文一分,就可以就地取材,搭建起一个遮风挡雨的小屋。

每个清晨,我一推开门,自有整个西塞山美丽的风景供我欣赏。这是大自然的馈赠,却没有丝毫地偷工减料。山前的天空,不时飞过各种鸟类。排成阵型的大雁,飞的时候姿态优雅,伫立水中捉鱼时敏捷快速地白鹭,还有那些不怕雨的飞燕。

“西塞山前白鹭飞”,这么诗意的地方,哪是在滚滚红尘中,被名利遮掩住眼睛的人可以看见,懂得欣赏的。

自从我获罪后,我的心情一直低落。但是在这样美丽的地方,我终于可以理解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如果没有在人生的低谷,我也便没有这样的机会接触到风景。

西塞山的风景真美,不止是天空,还有山间有很多的桃树。春来,流水淙淙,桃花片片飘洒进河水中。粉红的花瓣,清澈的水流,再加上冬眠后游上水面,换气的鳜鱼。

我只需找个舒适的位置,安静地坐下来,垂钓。一条鱼上钩,那就解决了一顿饭,剩下的只需要静静地观景即可。

放下颠倒梦想,放下云烟。

时光,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

当一个人真的可以放下的时候,不管心境,还是视野,都会不同。天下之大,都是我们的容身之所。但是,哪里,都是可以随遇而安。

有时,我戴着自己亲手用青草编织的箬笠,披着自己亲手找绿枝镶嵌而成的蓑衣。这样的装备,很是简陋。但是,却很是舒服,足以挡住那些细雨。所以,我不用离开,就可以继续在户外呆着。

一个人,越简单,日子也就越舒适。当然,笔下所写的事情也就有深意。

所以,在颜大人的宴席上,我不用多思,就下笔一连写了五首词。其中一首,跟我的生活特别相似。

嗯,词云:“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席上,喝彩阵阵。

我感受到久违的荣誉感,但是同时,宴席上的热闹,我自觉已经融不进去,始终是一个旁观者一样地冷眼旁观,那些要么奉承,要么假笑,要么虚谈大道理的人们,我见了,默默在心中冷笑。归隐后,我似乎更能看穿人。但是,我现在不在乎这些了。

宴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假意不舒服,偷偷离去。我想念那个简陋的房间,想念那条终日叮咚响的河流,想念那些不用调料就很美味的鱼。

归隐久了,我也越来越懒了。

唐宋名家词导读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