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不群的困境

96
德万托阿 Excellent
2017.05.16 18:47* 字数 5343

1

笑傲江湖中的每个政治人物都很可一写,小编直接已写过了东方不败、莫大、天门、向问天、令狐冲、左冷禅、任盈盈,间接写了方证、冲虚。

还有一个重要的政治人物没有涉及,那就是岳不群。

别人有的写,因为人性是复杂的,政治人物是耐分析的。但岳掌门已经被作者和读者钉在了“伪君子”、“变态”、“人妖”的历史耻辱柱上,有定论了。

2

不过,依小编看来,岳掌门最可写。

在笑傲中,岳掌门是最具战略眼光、战术素养、革命理念、奉献意识和牺牲精神的政治人物,没有之一。

3

从岳不群出场来看:一个青衫书生踱了出来,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他的形象是书生,在众多掌门人中只有他是书生形象。有理由相信,他较其他武林人物更能看清政治形势。

因为只要稍有见识的书生都知道,中国历史数千年,没有铁打的江山、万年的基业,改朝换代平常不过。短命朝廷不过十几、几十年,最强盛长寿的朝代也不会超过二三百年。强汉、盛唐、大宋均如是(汉分东西、宋有南北,其实已算是亡国一次再造了。)

小编在“笑傲江湖年代新考”、“江湖散人成与败”等文中将本书发生年代定在万历二十年、1592年。大明建国已二百二十余年。任何一个明鉴历史的人都能明白,从历史循环上看,大明已进入末期;任何一个通晓政治的人都能感到,万历皇帝已开始不见臣工了,朝廷仅剩维持;任何一个了解经济社会生活的人都能察觉,张居正死后改革措施尽废,这个王朝没有任何起死回生的可能。

朝廷崩溃与改朝换代对天下的每个人都是大事,对江湖也不例外。在鼎革之际的江湖门派,大都会被卷入这一历史大潮而不自知,其结果往往是负面而非正面的。

4

在江湖上,为因应改朝换代带来的冲击,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强自身力量,以免天下动荡时被卷入大潮中而随波逐流。相反,如果实力足够强的话,也许可以参与“造王”过程。

丐帮在北宋与辽、西夏长期对峙中不断巩固其江湖地位,但在接近末期的北宋第七位皇帝哲宗时代,其帮主乔峰因身世问题先出帮再自尽,丐帮元气大伤。在南宋时期,丐帮继续投入朝廷对金与蒙古的对抗中,在最终决定国运的襄阳大战中损伤必重。

全真派这样以反金起家的门派最终以丘处机远赴西域投奔成吉思汗而实现了命运反转。

明教长期处于地下状态,既受朝廷打压,也被江湖其他帮派排挤。在元明之际,因为明教树起了反元大旗,一跃成为当时江湖中最有权威的帮派。当然,最终其教徒朱元璋反叛令明教受到致命打击,但借助明朝的国号,明教的光辉历史永远流传了下去。

天地会这样本身就带有强烈政治涵义的帮派就更无法与政治脱得开干系。在反清复明成为不可能任务的情况下,陈近南死于清廷还是自己人之手,都没有差别。

因此,在历史风云际会之时,一个门派要想生存下去,最考验当家人的战略眼光与统率能力。

在笑傲中,有这样眼光的江湖人物有方证和冲虚、左冷禅和岳不群。任我行勉强有,东方不败则应该有而无表现。而与岳不群实力相近的其他正道帮派掌门如天门、定闲、莫大、一剑震山子、解风、余沧海虽或多或少对形势有所意识,但均未达到战略层次。

从方证与冲虚在恒山悬空阁中的对话可以看出,他们这样的大帮派领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政治形势。不然,他们不会用北魏道武帝凿恒岭五百里山道做喻,也不会直接向令狐冲指出,左冷禅那时候只怕他想做皇帝了”。

5

这是当时任我行欲一统江湖、并吞正道诸派的大背景,也是左冷禅急于并派的大背景,还是岳不群赞同并派的大背景。笑傲中所有政治人物的算计与行动,或多或少都离不开这个大背景。不能说这背景对政治人物的行动有什么决定性影响,但潜在的压力和影响一定存在。

在这个大背景下,岳不群面临着严峻形势,因为他实力最弱、历史责任最强、内外环境最不利。

这也正是他困境和不幸的根源,即他杰出战略眼光与有限政治实力间的矛盾,其强烈的责任感与众多掣肘因素间的矛盾。

6

他面临的威胁与矛盾首先来自华山派内部。华山派自当年岳肃和蔡子峰师兄弟偷看葵花宝典后,渐渐分了气剑两宗。本书开始二十五年前(也就是令狐冲出生那年),两宗在玉女峰大比剑,气宗固然胜了,但剑宗并未服膺。

更严重的是,气宗胜了,但岳不群这一辈却只剩下了他和宁中则两人。败的剑宗却至少有封不平、丛不弃、成不忧三人,实力至少不弱于他们。更何况剑宗还有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绝顶高手风清扬在侧。

作为气宗唯一传人,岳不群当然要捍卫本宗前辈抛头颅、洒热血才得来的正统地位。在比剑后的二十五年内,剑宗反扑一事无时无刻不在他心头萦绕。

这样的困难其他四派都没有。唯一有些类似的是泰山派,天门道人的五六个师叔联手反对他。但那是派内利益争夺,并不象华山派气剑两宗一般,已走向两条路线的斗争。

左冷禅正是抓住了华山派这个弱点,先叫成不忧等人上华山捣乱,继而在药王庙外支持封不平等抢夺掌门。

在药王庙外,令狐冲使出独孤九剑,挫败封不平,但岳不群对他开始冷淡与疑忌。因为令狐冲是主角,因此读者自然认为岳不群心胸狭隘。但以第三者的角度看,任我行能认得出令狐冲的剑法,方生大师也能认出,岳不群是本门弟子,岂能认不出?就在药王庙之战后,岳不群应该基本认定,令狐冲跟风清扬学了剑法。

令狐冲是本派本宗大弟子,却跟势成水火的敌对一方学剑,不能不让作为掌门的岳不群心生警惕。堡垒往往从内部攻破。这是多年来他一直最担心的事,却一朝变成现实,而且发生在他视如亲生的大弟子身上。

在剑宗“托派”路线传人面前,他这个当家的可万万懈怠不得,否则二十五年前浴血奋战的革命成果将旦夕间毁于一旦。

逐令狐冲出派的决定,在这一刻就埋下了种子。

7

华山派内部气剑之争只是他面对危险形势的一部分。更严重的是,在五岳剑派内部,岳不群也面临着危机。

左冷禅与他同样具有战略眼光,但在内部却没有他这样的掣肘。左冷禅有师兄弟十几人,号称“十三太保”,嵩山派自然在五岳剑派中居首。而其他三派也都比华山派实力强。

泰山派四代四百余人,比掌门天门道人高一辈的师叔就五六个,实力仅次于嵩山。衡山派实力尽管并未完全交代,但在开始时至少有莫大、刘正风、鲁连荣等第一代人物。在凉亭中围攻向问天及其他不少场合,衡山派都派人参与,虽然不见有关人物姓名,但衡山派人多势众总是事实。恒山派第一代人物有定闲、定逸、定静三人,弟子也有数百人,综合看也强过华山派只有掌门夫妇二人、弟子二十几人的状况。

其实,在六七十年前,华山派实力居五岳剑派之首。日月教与五岳剑派两次大战,都是会攻华山,说明那时华山是五岳剑派中心。岳不群自己也说:当年五岳剑派争夺盟主之位,说到人材之盛,武功之高,原以本派居首,只以本派内争激烈,玉女峰上大比剑,死了二十几位前辈高手

二十五年前,华山派突然由五岳之首一下子衰落成五岳之末,这让人很难承受。作为华山派掌门,岳不群肩负着重振本派声威、再度执五岳牛耳的重任。

在左冷禅并派图谋已如司马昭之心时,岳不群有几种选择,一是欣然同意,甘愿被嵩山派吞并;二是消极防御,如恒山派与衡山派一样,被嵩山派或找借口、或施暗算,一口口吃掉;三是如宁中则说的,跟嵩山派明刀明枪地干,联络泰山、恒山、衡山三派,到时以四派斗他一派。。。就算真的不胜,大伙儿轰轰烈烈的剧斗一场,将性命送在嵩山,也就是了

这几种选择的结果没差别,都是华山派覆灭,给嵩山派吞了。宁中则慷慨豪迈,不在乎生死存亡。但岳不群说的好:你这话当真是妇人之见。逞这等匹夫之勇,徒然送了性命,华山派还是给左冷禅吞了,死了之后,未必就有脸面去见华山派列祖列宗。

8

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正如外交家顾维钧先生曾说过的:在外交上不能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原则,因为国家是不能任其破碎的。

国家不能任其破碎,传承了几百年的门派自然也不能。在这种情况下,他的选择是顺势而为、主动谋划、借船出海,将嵩山派并派谋划变成给华山派登顶搭台。

这才是一个政治家的冷静与眼光!

所以,为了理想要受得了委屈,既要受得了对手的委屈,更要受得了自己人误会带来的委屈。

为了完成“史记”,太史公可以入蚕室、受宫刑,将理想远远置于个人荣辱之上。为了保全华山派、甚至光大华山派,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岳掌门也可以献出个人的身体与亲情。

那些批评岳不群权欲熏心、不择手段的人不要忘了,是嵩山派先将劳德诺派到华山派当卧底的。正是看到了嵩山派的阴险目的和步步进逼,岳不群才在无奈之下采取了书中的策略。(劳德诺曾说,他拜师时令狐冲已入门十二年,这和陆大有说入门五年才学有凤来仪时间上有冲突,算是个bug。)

9

如果只有嵩山派的并派威胁,也许岳不群还不至于使出最极端的手段。但在当时的江湖中,五岳剑派外还有正邪两派之争。具体而言就是,日月教在过去六七十年内一直与五岳剑派相争相杀。

例子就不多举了,在其他文中已列过,如日月教开革出教的长老被五岳剑派围攻丧命;而五岳剑派的高手被日月教截去手脚,凄惨死去。

在这一点上,华山派仍处于弱势,因为嵩山派这样的大派可以抵挡住日月教的一轮打击,而华山派实力薄弱,与日月教一场小冲突就能导致灭派危机。药王庙之战就充分证明,除了岳不群和宁中则外,其他的弟子们都无甚大用。

这是岳不群以谦谦君子同样不能接受刘正风和曲洋相交的原因。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华山派在战略和战术上都不能出丝毫差错,心存任何侥幸。一旦发现任何危机的苗头,都应该坚决处理。

这是岳不群狠心下手除掉定闲和定逸的原因。因为与两人性命比起来,并派自强以保证五岳派生存才是更大的政治正确。大政治家往往不能心慈面软,宁可背负后世骂名。在应对日月教威胁这一点上,岳不群和左冷禅并派方向并没有矛盾,只是谁并掉谁的问题。

这也是岳不群在五霸冈事件后逐出令狐冲的原因。因为以他的阅历和经验,已敏锐感到,来与令狐冲结交的三山五岳好汉背后一定有更大的势力。能够调动这许多人马,正派中人寥寥无几,就算有人能做到,他也应该熟知,这些人不至于偷偷摸摸,不与他打招呼。

除此之外,只剩一种可能,就是只有日月教有这样的实力,才能让这些江湖散人们趋之若鹜。

这比令狐冲偷学剑宗剑法更令岳不群难以接受,也更危险。所以,为了全派利益,他坚决地将令狐冲革出华山派。

其实,他对令狐冲当真很好。他从小把令狐冲养大。令狐冲一向喜酒胡闹,岳不群与他性格不投,自然不喜欢这种风格,但也没把这当回事,反而悉心栽培他。当田伯光在陕西现身时,他想的是将紫霞功口诀传给令狐冲,然后带他下山,师徒三人合力将田伯光杀了,不管是谁杀的,都算在令狐冲名下,替他扬名立万。

这是着力将他作为接班人培养的。要知道,在江湖中名声的重要性有时比武功重要得多。想想今日,有几个导师愿意在合著的著作上只署上学生的名字,自己甘愿做绿叶?

10

最最重要的、也是岳不群最后下决心自宫练剑的是任我行的复出。

在福威镖局中,令狐冲说任我行复出江湖,让岳不群小心些。

任我行被囚之前知道岳不群的存在,而对岳不群来讲,即使那时还未接任掌门,就更应了解日月教主是何等样人。他对教内都“性子暴躁、威福自用”,对敌人更不必说了。

与东方不败治下的日月教相比,任我行复出更可怕。

东方不败虽然武功天下第一,但自从练了葵花宝典后,对权位与女色都不再放在眼里,只喜欢杨莲亭一人。在他治下,日月教与五岳剑派和正道固然势如水火,但只在战术层面攻杀。

而任我行比东方不败进取得多、对五岳剑派的威胁也大得多,上升到了战略层面。他巩固地位后的首次大行动就是集中了两三万人,会攻华山,要将五岳剑派一网打尽。而这只是他并吞武林的第一步,他还要利用令狐冲的恒山派为诱饵,再诛灭少林与武当。

而在此之前,任我行已派出数名日月教长老伏击岳不群,直接造成了宁中则被擒后自杀。

在这样的狂人面前,岳不群知道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尽快习得葵花宝典,才有可能与他相抗,进而保住华山派和正道一脉。

这也是他后来对令狐冲态度再次转变的重要原因。在五霸冈时,他只隐约知道,令狐冲结交了日月教中的大人物。这绝对不能忍受。但任我行复出后,在“三战”和“并派”一节,他都或明或暗表示过,可与令狐冲重修旧好。对一个政治家来说,敌人与朋友可以相互转化,关键在于如何能维护自己及本集团最大利益。

因此,为了正道和华山派的利益,他不惜牺牲女儿幸福,也要召回令狐冲这支重要力量,以打破他与任盈盈、进而与任我行的结盟关系。

可惜令狐冲不顾大局,一意孤行,助纣为虐,放走了任我行三人,又助他夺回教主之位。此后,再也没有人能控制这个战争狂人了。令狐冲这个见识低下的不入流政治人物,很快就尝到意气用事的严重后果。如果不是老天爷让任我行暴毙于朝阳峰顶,他和他的恒山派、华山派、甚至少林和武当,都会在任我行无情的攻击下烟消云散。

11

在令狐冲与岳不群的比较中,才可以看出什么叫真正的政治家,什么叫责任与担当,什么叫理想与情操!

令狐冲念念不忘自己喝点小酒、过上小日子。他心中排在前三位的是小师妹、小师妹、小师妹。这样的庸俗想法,简直就是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江湖版。

而岳不群时时刻刻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出发,为了华山派生存和发展的历史责任,不惜牺牲家人、亲情、性命,与左冷禅斗、与任我行斗,最终还要搭上自己的名声,为绝大多数人不理解。

师父与徒弟,境界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而卑微的人获得赞赏,高尚的人却遭到污蔑。世界上最不公平的事,莫过于此!

我们真应该向岳不群同志致以最崇高的敬意,还历史一个公道!

PS:这篇是搞笑的,但写到后来,自己都开始佩服岳不群了。

令狐冲的困境

任盈盈的困境

江湖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