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打卡|奇葩说:“我就是爱拼才会赢本人”,可我还没有赢

0.096字数 5472阅读 1649
感激

当看到这一个题目的时候,我突然会联想到前面很多给我感觉类似的题目:不靠谱的梦想,添麻烦之类的……

但不太玩儿游戏的我,对暴击这个词不太能把握清楚,所以好好听了奇葩们和导师对“暴击”定义。

“暴击”,不是在你成年之后才会遭受的,而是贯穿于一生之中。

——星雨小妖童鞋

在听凯瑞讲他所说的遭遇暴击的例子,他说从经历中学到了如何说话得体,我承认有些暴击会让我们在沉重打击后让我们自我思考,可有些暴击,也许我们会永远没办法修复心中的伤害。

从小在学业上虽不算拔尖,但也能中不溜的勉强过关,不会被老师特别批评,也不会被父母念叨,自己的想法很简单,考一个稍微好点的高中,然后上一个一本,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平淡生活就好。

我曾经很少想所谓“出人头地”,“人生巅峰”之类的事情,就是希望能够不要被过分的苛责和打扰。

初中时候,数学开始有点儿难,我也貌似不太能跟得上,或者有点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我自己是很迷茫,也很不希望掉队,很怕,然后就会做各种题目,眼睛的视力也逐渐下降,老师的板书越来越看不清,也越来越疲惫。

有一次实在是看不见,稍微揉了揉眼睛,尝试按摩下眼部穴位(做了做眼保健操),让自己能够看的更清楚一些,结果数学老师,我忘了他的长相,就记得他当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你这么差,学又学不好,还不仔细听,开什么小差,简直是个差生!”

第一次,被老师定性为“差生”,算是学习生涯中的一次暴击,我只是觉得我没做错什么,我真的听不太懂了,眼睛也十分疲惫看不清黑板,对于“差生”这个定义,我到现在都不认可,甚至觉得这个词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老师嘴里,当时的我们都默认老师说的是对的,压根不敢反抗,现在想想,有些校园暴力,语言暴力,未尝没可能从老师的嘴里出来。

我该跟谁诉说呢,我的数学确实跟不太上了,如果在当时按成绩定优劣,我确实算一个“差生”,这点小事如果跟班主任抱怨,他会觉得我小题大做,老师批评学生天经地义;而如果跟父母说,他们会觉得理所当然,孩子的数学本来就很差,只会让我更加努力而没办法解决我心里的哪一点点收到伤害后帮我开解。

所以,即使到后来,对那位数学老师打心眼里的反感也厌恶让我更加没办法喜欢上这门学科,以至于中考数学惨败高中;即使到高中,甚至本科或者更久,一旦当我遇到可能有点跟不上或者不太听懂或者不会做的题的时候,之前对数学的那种自我放弃的感觉又会回来。

我很讶异泉灵老师搜“对抗挫折”的时候蹦出来的作文范文有那么多惊人的相似,但也许那并不只是对待一篇所谓《感谢挫折》的作文异曲同工的模板,也许更多的是,像她这样理智成熟的大人对这明明摆在眼前的问题,这种错误的做法的视而不见而已~!

这么多年,心理的障碍似乎始终过不去,而在成长过程中需要重重考试的我,我压根不感激那一次的暴击,我也完全没学会任何东西,只在脑海里留下了“我是个差生”的杯具暗示而已。

暴击有那么多种,给予我们的伤害程度,暴击降临的时机,一点规律都没有,哪里是一句感激,就能够了结?

“暴击是一种对我们当下安稳生活的一种破坏性的改变。”

董小姐对暴击的定义,大概是我们常人,不管是“市民王先生”还是我们自己,对暴击的第一认知。

在多年以前,我的家庭遭受过一次暴击,几乎毁掉了我们整个家庭的正常生活,不论是家人之间的彼此信任,亦或是生活状态和生活水平,一次彻底的暴击。“小孩只分对错,大人才谈利弊”,小时候的恨纯粹而又固执,而那个暴击,让这种恨发酵持续了很久很久。

自此以后,我与父亲的关系降到冰点以下,那种恨意让当时的我根被没有一丝空间去念他曾经的好。

我不明白这种暴击有什么值得感激?它让妈妈从一个本来爱美的应该被呵护的女人,变成一个万能的女超人,她不停的帮别人兼职,我也面临着中考,即使家里已经入不敷出,也会尽量安排好我的饮食,她明明是受伤最深的那个人,却委曲求全在我和父亲之间调节。

我不知道妈妈的委曲求全是否值得,我也不知道她受了多少苦难和折磨。

但我绝对不感激那场家庭的暴击。

它让我目睹了妈妈背负着的生活艰辛,让我见识到了我自己的无能,还有我无处发泄的暴躁情绪,还有我根本没办法改变现状的无助。

“感激暴击是一种能力,每一次暴击的背后蕴含着巨大的信息量,而你经历了暴击之后能够获得的信息量取决于你感恩暴击的能力。”

我承认,也许暴击确实带来了巨大的信息量,那就是母亲的爱,母亲真的可以化身为超人,母亲在尽一切可能在维系这个家庭的完整,母亲在不断的抚平我心中的伤痛,甚至故作坚强的将她自己曾经受过的苦轻描淡写……

不破不立,暴击是“破”,感激就是“立”。

然而,我不感激“暴击”,我绝不感激这一次的暴击,它给予家庭的伤害,给予我母亲的伤害;

但我感激母亲,她在家庭最困难的时候,并没有抛弃这个家庭,没有放弃修复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没有让我走向偏激,让我现在还能够心存感激的充满正能量的活着,甚至按照我自己的方式生活。

我没办法让我们的生活回到暴击之前,我也没办法"让自己的心碎成为艺术”,但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宁愿不要经历这次暴击,我不愿意母亲承受这次暴击的伤害。

我不感激暴击!正如春夏在节目里说:“我没办法感激我的心碎,因为我的每一次心碎都是我的工作。”,我也没办法感激暴击,因为,母亲如果不是我的母亲,如果不在这个家庭,如果只是陌生人,她压根不用承受这么多,她的每一次对苦难的承受和坚强的微笑,都是她作为家庭的一员,是因为她所背负的责任感,是因为她作为超人母亲对自己的要求。

我不敢说妈妈做了这么多,都是因为责任或者义务,肯定还有爱或更多;但妈妈身上背负的责任,一定是她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就如春夏的每一次心碎都是她的工作的这样强制性的使命感吧!

生活它摁着你的头打你,这时候如果你跟它弯下腰对他说一声谢谢,你几乎要倒下了,或者说你几乎就跪下了,你就服啦。

最让我热血沸腾的,大概就是飞飞在辩论时仰天长啸“我就是爱拼才会赢,爱拼才会赢就是我本人!”

多么解气,多么热血,让我们被生活压抑到想要跪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那样亢奋!

他成功了,能够直面自己曾经的暴击,能够跟那群曾经给予他们暴击的人以回击,甚至告诉大家“我,就是爱拼才会赢”,是啊,这句话不都是等到真正赢的时候,才会脱口而出吗?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生活暴击我,我会以自己的方式暴击回去……即便所有的力量让我被逼成别人想要的样子,我也会在最后一刻用我自己的方式反抗和尝试……

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撑过这一次又一次暴击?又有多少人正在抗击暴击的过程中?

飞飞的例子里,他的朋友有的在医院里,还未康复;有的因为抑郁症而自杀。这些例子或许在我们身边很少见,但也并非没有。

我们都想成为“爱拼才会赢”,可是这个正在抗击暴击的我,还是那么灰头土脸,还是那么卑躬屈膝,还没有站在人生的顶端,亦还没有赢啊~!

我们拿什么来感激暴击,我们拿什么来回视深渊?我们拿什么来感激暴击?

而让我动容的,是虫爷的另辟蹊径,她给出了她心中的“暴击”定义。

真正的暴击,是漫长的时间,一分一秒的凌迟你的尊严。

我们要谈的暴击,无非就是我们生活中走不过去的挫折和失败而已。

暴击
暴击

而这种洞若观火,才是真正让我们陷入沉思的诱因。

奇葩说讨论过很多辩题“逃离北上广”,“添麻烦”,“高等生物蛋而衍生出来的好奇心和安全感”,“要不要同意父母住养老院”……,这些我们曾经思考,曾经陷入困惑,曾经求之不得的迷茫,就是这漫长生活中,凌迟我们尊严的一把有一把剔骨刀吧~!

曾经有很多梦想,小学拉过三年的二胡,曾经被老师说是一位好苗子,可是当小学的兴趣班不再按照学校兴趣班的形式,不再补贴之后,请老师单独上课时,一堂课的钱足以抵得上曾经一学期的兴趣班辅导费后,懂事的我们,不得不放弃。曾经可以演奏《梁祝》的我们,现在大概只有在听音乐时,跟着哼唱的份儿吧。

本科因为喜欢地质这门专业,义无反顾的考这类的研究生,喜欢了解这山川大河,喜欢探究这些形成的奥秘,甚至连《冰河世纪》中看到这些地质地貌的搞怪表现形式,都会觉得异常有趣。可作为一名女生,体力上已经被判定肯定不如男生,在野外的各种生活习惯被判定为不方便……对专业的梦想和兴趣爱好,只是因为性别而已,被默默的放任自流罢了。

就业中误打误撞进入了没想到十分感兴趣的互联网行业,高速的运转,工作量的巨大,年纪渐长,无一不成为父母劝阻你逃离北上广的理由,不喜欢那种一眼就能望到尽头的工作,不喜欢那种毫无波澜的生活方式,可,最终,我们中的大多数,会被各种理由打败,在这种漫长岁月里,接受别人的暴击,接受了别人选择的生活方式,然后接受我们自己在今后岁月里对自己的不断苛责和悔恨,为什么当初我没有坚持自己,凌迟自己的尊严……

再比如像是同意父母住养老院,我们明明希望能够随时随地的照顾父母,能够陪伴他们,希望能够报答他们给予更多更好的环境,却因为我们自己的无力,我们自己的能力上没办法给予现实中那些好的条件,我们没办法一天到晚的看顾父母,没办法给予他们最好的养老院照顾,然后被现实压迫着头颅,向现实低头,选择了一家普通的养老院,将我们曾经励志给予他们最好生活的父母,送入其中。

真正的暴击,是漫长的时间,一分一秒的凌迟你的尊严。而,我们明明知道它在凌迟着我们,却依旧没办法改变。

恰恰生活的暴击,和生活的失败就是为了让我们一无所获,毫无意义。

因为,暴击这种让我们原本拥有的,原本安稳的生活损失殆尽,让我们原本的梦想灰飞烟灭,我不要认,谁会愿意认这样子的东西?

那,对我来说,什么有意义呢?

不是感激暴击,而是像飞飞一样,经历过暴击后,依旧顽强生存下来,坚持自己,然后对所有人说,我就是“爱拼才会赢本人”,有意义。

所以,虫爷所说的感激暴击,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感激,更类似于一种战术,“假痴不癫,宁伪作不知不为,不伪作假知妄为”,我表面上感激你,实际上我在寻找我另外的道路,而并非让人生彻底荒废下去。我们会佯装沉默,会让暴击以为我们已经被击沉,以为我们无法继续我们的路的时候,走出我们自己的路。

而在转换道路的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而这场暴击,这场失败,就是遇到这些人的全部原因。

错了啊~!虫爷,你要感谢你自己啊~!因为你没有被暴击打倒,而是自己主动的去寻找了另一条替代的道路,因为你的选择,而不是妥协,才会遇到他们啊!

原因的原因,真的不是原因。

暴击不讲逻辑,感谢不过就是那么一种救赎和安慰而已。

我们可以救赎,安慰我们自己,可是,别忘了,暴击最终降临是在我们自己身上,当我们与暴击抗争时,我们难过的是暴击本身;同样,当我们最终扛过去后,我们需要感激的,其实也就是我们自己还有在抗击暴击时帮助过我们的人啊~!

因为我遭遇暴击,所以我与之抗争;因为我与之抗争,所以我另辟蹊径;因为我另辟蹊径,所以我才会遇到你们,因为遇到你们得到你们的帮助,我才会觉得更加有意义……

发现没,不管暴击如何,不管人生的道路如何转换,感觉or感受的主语,都是我们自己。

虫爷发自肺腑:

“我们不能要求别人感谢他们生活中出现的暴击,每一个人没有能力和权利去要求在抗击暴击的人去闭上自己的眼睛,感激暴击。

我能不能有一刻,当我这一天丧爆了的时候,放下真假,放下逻辑,闭上眼睛,这样我才不会窒息,可是这个时候,你还要叫我强行睁开眼睛,这个时候,我觉得你和那些强行让我闭上眼睛的人也没有差异。”

可是,虫爷,你有没有想过,最后,让你睁开眼睛的人,也只会是你自己!

是你自己选择成了设计师,是你自己选择了辩论这条路,是你自己参加了奇葩说,是你自己遇到了薇薇姐,如晶宝贝,马东东,少奶奶……

为什么要感激暴击,为什么不感激,你自己?!

康永哥用了一个数学当中的交集,并集,全集的理论开辟了一个另外的角度。

暴击

生活的本质,就是生存,而生存有可能只是幸存。而没有一种生活,没有暴击。

心存侥幸,也许生活本来就是这么残忍的。只不过是我们自己对它有更多超乎意外的期许和美好想象。

因此自欺欺人,是给我们自己打气用的,否决这件事情,我们根本没办法活下去。

能够活着是幸运的!能够在本就残酷的生活中侥幸存活下来,同样值得我们感激。

然而,我们需要知道,没有一种生活,没有暴击。

所以,生活的暴击,值得我们感激。

一切,都是生活的必然(用数学的充分必要性来论证,理科学渣佩服~)。

活不下去——>自欺欺人,为自己打气;

残忍的生活,我们活下去——>感激是必然;

暴击不能代表我们的生活,但生活一定存在暴击;

不论是暴击,亦或是感激,都是生活的必要性。

在最后,马东东结语时也给出了一个暴击的定义:

生活的暴击不是事件,而是事件之后的心理创伤。

强者不会理解弱者的心理创伤和变化,所以,当我听到“爱拼才会赢就是我本人”,我是羡慕的,因为我还没有成长成这样的强者,我甚至不知道是否会有机会在今后的人生里直面暴击,然后发出怒吼,因为我甚至就这样向暴击低头,任它对我指手画脚。

感激也许是弱者一个路径,它不值得跟别人分享,但是对自己,也许有用。

突然明白一位长者的温柔,他在用他慈悲的语态,告诉我们,“停下来,喘口气,没有人会怪你!”

(作者:星雨小妖童鞋)

参与“综艺咖”专题活动,尽在:《搞事情:综艺打卡show,坐等大咖秀!》


往期“奇葩”相关文:

奇葩说:住什么养老院,我还想把你当孩子养呢

我之蜜糖,彼之砒霜:麻烦,不要随便给予;也无须轻易接受

选择“苟且”,或“诗和远方”,生活都能继续

奇葩对对碰:不一样的选择,不一样的烟火

亲爱的,你这样笑,不累吗?

奇葩大会:不管别人是否认可,我们都想被了解

奇葩大会:没有人会一潭死水,没有人会沉默闭嘴

奇葩大会:让独一无二的自己见识百样人生

玩儿狼人杀,理智与情感的一场博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