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三)

待翠丫头摆好酒菜,三副碗筷,蔡大娘拉着莹莹入座。看着桌上卤肉卤菜油光闪闪,莹莹这才想起自己赶了半天的路,肚子早就饿得慌。

蔡大娘猛夹了几块肉,放在她碗里,这股殷勤劲儿,外人见了准会以为是母女再会。莹莹只得不好意思地连声道谢,正张嘴要吃,便看到一个人快速地过来,坐下看着蔡大娘笑。

蔡大娘停下碗筷,说道:“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回来吃饭了。”说完又望向莹莹,介绍道:“这是我的娃儿,叫宁州民。他比你大个两岁,要喊声哥哥。”

宁州民看着眼前的小兄弟,心里正惊讶怎么会有男人生得如此秀丽。又想到贾宝玉说的话,只怕这小兄弟才是水做的。

他连忙起身作揖道:“不敢不敢,叫我宁州民就好。敢问小兄弟,尊姓大名喃?”

看着万州民书呆子摸样,还鞠躬作揖的,想是没认出莹莹的女儿身份,两人互相看了看,然后都笑了。

莹莹也起身,笑着回道:“宁大哥你好,尊名不敢当,我叫白莹莹。路过这里,有赖蔡大娘和宁大哥的招待了。”

“哦!”宁万州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个幺妹!失礼失礼!”不过看她打扮,穿的难道不是男人的衣服么?

蔡大娘大声说道:“哎呀,你们两个不要失礼过来又失礼过去,都先坐下,一边吃饭一边再慢慢摆龙门阵!”

听到母亲说了莹莹的事,心里早已惊叹万分,自己只知道花木兰代父从军,想不到今天遇到了莹莹幺妹进城寻父。

“明天,你是不是要上成都?”蔡大娘问宁州民。

“是啊,学堂早就开始上课了,我在家里赖了几天。”宁州民摸摸脑袋,在幺妹面前有些不好意思说出自己逃学的事情。

蔡大娘面怒愠色,说道:“你个鬼娃娃,喊你上学不好好上,不上就回来帮忙经营客栈!”

宁州民知道母亲最恼自己上学不认真的事情,也不敢再多说。在家里也耍够了,本就打算明天就赶回成都。

“这样,你就送莹莹去,在她找到父亲之前,你这个当大哥的就担负起责任。如果莹莹出什么事情,我拿你是问!”蔡大娘继续说道。

听到这里,宁州民喜形于色,刚认识的妹妹还想再多交流交流。平时在学堂就是些男性朋友,虽说经常三五成群去逛逛公园,喝喝茶,女子嘛,最多就只有远远地观望观望。明天可以送幺妹去成都,一路还可以说说话,光是想想就十分欢喜。

宁州民愉快地答应了。

蔡大娘又说道:“现在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明天我会喊老刘准备马车送你们两个。”说完又喊翠丫头:“带莹莹去房间,换洗衣服我会找几件,记得早点来拿。”

莹莹跟着翠丫头,来到房间。里面很宽敞,衣柜梳妆台都有,床也很大,人横竖都能睡。

洗漱完毕,莹莹又换上了女人的装扮,虽说是蔡大娘年轻时的旧衣服,也还崭新,看着自己倒成了富贵人家的女儿一般。只是剪得齐耳垂的短发,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长长了。

一大早,天还蒙蒙亮。莹莹和宁州民已经收拾好上了马车。蔡大娘交交代宁州民,待到了成都,去找住在少城的姑妈蔡芳红,莹莹可以安顿在那里。先安顿好了,在帮忙找她父亲。

“你不知道你爹爹在哪里?”宁州民惊讶地问道。

“嗯。”莹莹点点头,说道:“当时就脑袋一热,跑了出来。可惜忘了问陈姨我爹爹到底在哪里。不过我知道他的故交叫张万生,是个有名的官员,府邸在成都皇城里面,应该很容易问到。到时候我去找他。”

“好嘛。”宁州民无可奈何地答道,“在找到你爹爹之前,一定不要到处乱跑,城里面人多眼杂,稍不注意,就有小孩少女失踪的!”

从镇山到成都南门,坐马车也需要近一天的时间。乡间路面坑坑洼洼,跑快了抖得慌。不过比较之前靠步行,莹莹还是觉得很感谢蔡大娘和宁大哥了。想到今天就可以到达成都,心里很是兴奋。

这时,她看到宁大哥正看着报纸,且频频叹气皱眉,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事情如此劳神。

“宁大哥,你在看什么新闻?”莹莹问道。

宁万州像是被人从梦里面喊醒一般,他已经忘记了旁边还坐着莹莹妹子,深觉自己的怠慢。忙回答道:“幺妹,你看不看?”递过报纸,伸出去的手忽的又停住。他怕莹莹不识字,自己的行为有可能冒犯到她。

只见莹莹接过报纸看了起来,因小时候上过私塾,基本读物上的字都还是认识的。

只见报纸上几个大标题写着“保路同志会,成立!” “盛宣怀,卖国贼!”的字样。

“铁路,朝廷要收归国有,大家为什么要反对喃?”对于铁路国有的事情,莹莹听到爹爹提起过,只记得当时他是怎样的愤怒,却并不知道原因。

听到幺妹也关心起国家之事,且又是自己卖弄见多识广的好机会,宁州民一本正经地说道:“各省自建铁路,本来是光绪皇帝亲自下令的。现在皇帝不在了,朝廷财政在西方列强的诡计之下日渐不景气。皇室贵族就想办法,打主意到了铁路身上。盛宣怀代表清政府与四国银行签订了借款协议,这不是卖国是什么?你说莹莹幺妹,我们自己投钱建的铁路,凭啥说收回就收回?而且让我们四川人更气的事情,朝廷对各省的赔款,凭啥就我们省最少?所以啊,现在成都成立了保路同志会,都要反对铁路国有。……”

宁州民表达了自己对铁路事情的愤慨,啰啰嗦嗦说了一路,说得口干舌燥。莹莹听得也非常专心,她在乡里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听到成都的新闻。有也是每次爹爹从成都回来跟陈姨讲话时听到的。

难道,爹爹此次在成都耽搁这样久,跟保路有关?莹莹心中已是疑惑万分。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