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四)

宁州民和莹莹到达姑妈家,天还未黑尽。

宁姑妈的房子比普通的民居稍微大些,刚好在少城公园内,一楼开着茶馆,二楼住人。除开蔡姑妈夫妇,烧水的伙夫和掺茶的小伙计都住在二楼,房间理应还够。

待宁万州介绍完,宁姑妈立刻给莹莹安排了房间,并对两人嘘寒问暖了一阵,还问了蔡大娘的近况。

“不知道姑妈近来茶馆生意可好?”宁万州礼节性的问道。虽然分明看到茶楼里人声鼎沸,东一个西一个地叫伙计掺开水,忙得伙计是团团转。

“生意还行。州民你在这边耍几天嘛。”宁芳红说道。

宁州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谢谢姑妈好意了。不过我马上要去学堂报道才行。学堂离这里也不远,我有空就肯定过来。”又看了看莹莹,继续说道:“莹莹幺妹就赖烦姑妈照顾了,我妈交代了要我好好送她过来,现在也算是办了趟好差事。”

莹莹笑着鞠了一躬,说道:“实在感谢宁大哥!”

“哦哟!那不是宁州民?州民兄!”有人高呼着宁州民的名字。

转头一看,正是自己平时一起上课,经常一路吃茶的好友,路方明、郑星海。嗓门极大喊他的便是路方明。

宁州民迎了上去,作揖道:“方明兄,星海兄,两位别来无恙?”

但两人没有回答,注意力都集中在宁州民身后那个仿若七仙女下凡的女子身上了。

“哎,那是哪个?”路方明低声问道,这样娇滴滴的女子,他逛了那么久的成都,都没有瞅见过。怕是哪家久居深闺的小姐,今天正好遭他撞上了。

这下,是该宁州民骄傲一回了,不紧不慢地介绍道:“这是我莹莹幺妹儿,来认识一下。”

莹莹走上前来,笑而不语。

“幺妹儿好!我叫路方明,这边这只猴子是郑星海。”路方明抢先说道,郑星海朝他背上给了一拳。莹莹看了看郑星海,此人话不多,长得很是瘦削,脸上颧骨凸出。

“好了好了,你们先坐下吃茶,龙门阵摆起,我马上给你们上壶新鲜的茶!”宁芳红高兴地说道。

四人便围着一块方形木桌,舒舒服服地坐在藤椅上。茶很快上来,众人纷纷捧起茶碗,用盖子刨开茶叶,吹一吹,再咂一口。

“老板娘,这茉莉花茶不错!水是哪里的水喃?”路方明高声问道。

凡是茶铺的老板,都爱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的水啊,专门从薛涛井运来的!”宁芳红说道,颇为自豪,“好了,你们慢慢耍,我要去忙了。”

“难怪,难怪。”路方明遂又喝了几口。

“在成都,就属茶馆最好耍。这里人虽然多,也不怕别人听到啥子闲话,话嘛,尽情的说,茶水,尽情地喝!”宁州民对莹莹说道。

莹莹笑着说:“我爹爹也常说,上成都,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茶馆,呆一天都要得。”

“白小姐,你不是成都人?”郑星海终于说话了。他这个人虽然话不多,但总能在细细的观察后,才会开始说话。

“对,我是乡下来的。我这次来成都是为了找我爹爹,他久未回家,我实在担心。”莹莹回答道。

“哦,成都还是有点大哦。要找个人不容易。你爹爹叫什么名字喃?”郑星海又问。

“我爹爹叫白友光。我先去找他朋友,也许能问到爹爹的住处。我出门考虑得不周全,忘了问爹爹住在哪里。”

“白有光……”路方明和郑星海相互看了看对方,路方明说道:“我们倒是认识一个叫白有光的,不止我们认识,成都至少有一大半的人都知道他。”

莹莹一头雾水,并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

宁州民也很是疑惑,自己不过少来了几天,成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

“州民你知道‘保路同志会’吧?”路问道。宁州民点点头。

“保路同志会由哪些人组成喃?”路方明像是在出考题。

“还不就是咨议局那些成员,有钱的士绅还有一些农民嘛!”宁州民自信满满地说道,心想这点问题还来考我。

“你说得不全对,” 路方明关键时刻砸了一口茶,又接着说道:“你晓得还有啥子人给他们扎起不?哥老会的袍哥!那些哥子不简单,能打能杀,平时隐秘起来是个普通人,一经帮会号召马上就能揭竿而起,你说凶不凶。”

郑星海又接口说道:“这群秘密组织正在大力招人,会长就叫白有光。”

路方明看了他一眼,表示对插话的不满。

“啊?”莹莹一惊,是爹爹,不可能,关于“袍哥”的事情,他从来没跟自己提起过。不过到底是不是,还需得弄清楚才放心。

“路大哥,你能带我去找你说的那位白有光会长吗?”莹莹问道。

路方明点头道:“可以啊!明天我们一路去!”说完给郑星海和宁万州示意。其余两人均点头同意。

莹莹心里想,如果是,那就不必再费工夫满城地找了。不过莹莹觉得爹爹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名,何以跟哥老会会长挂钩。

吃茶聊天到二更,三人才跟莹莹告辞回学堂。

【连载】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