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夫妻养成录(八十)

前情回顾:郭舒韵在锲而不舍地挖着墙角,一张专门针对她的大网也在悄然展开。【上一章~

文/安生

第二次出现在总部,是在三月份最后一天。

庄子栗告别了程兮辞悠哉悠哉往大楼里走,站在楼层指示图前看了看,往旁边电梯挪了挪步老老实实排队等着进电梯,身边都是一大早上被闹钟叫醒爬起来上班的瞌睡虫,她挺着肚子精神抖擞的样子反而成了异类,被不少人侧目,她报以傻笑,电梯门一开就跟着挤了进去。

真是个不老实的孕妇。

在电梯里有人问她孩子多大,她笑了笑,说:“预产期就这几天。”

对方报以惊讶的笑,她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微微一笑不作反应。就算怀孕她也要当个最美孕妇,即便怀的双胞胎无数胞胎也阻挡不了她誓要当个女强人的决心。

距离董事会正式开始还剩半个小时,她不想去高铭办公室,卢沁知道她已经上了楼就在电梯门口等着,两人打了个照面,她小心翼翼地问问能不能先去上个洗手间,不好意思地说孕妇总是这么麻烦,卢沁莞尔一笑,示意了下洗手间的方向再亲自带她过去。

总部大楼的设计很得她的心,从洗手间出来她看着玻璃窗外的大楼林立一时晃了神,忽然之间像是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卢沁向她示意了一下她身后的方向,她回头看了一眼,想了一阵才恍然大悟似的挑了挑眉,轻声笑说:“真巧,怎么在这遇见你,你在这里工作?”

“嗯,曹妍也在,好久不见啊老同学……。”

卢沁是个专业的助理平素在工作上很得高铭器重,见时间差不多了她适时地走上去把庄子栗从那老同学相见的场合中带出来,去往高铭办公室的路上还不等她问庄子栗就自己主动开了口:“不怎么熟的大学同学,那是哪个部门的地盘?”

“我看了她的工作牌,行政部的一个小文员。”

她轻轻噢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那天上午的董事会结果如高铭所愿,她名下的股份和高铭、高川易的加起来已经超过一半,所以他的提案顺利通过,接下来就是漫长的持久战。她的出现也在董事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没人知道高氏集团一直以来的透明股东竟然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还这么年轻,高铭能找到她出现救场显然是有备而来,杀了其他人一个措手不及。

一直以来高铭都是一个很有野心且始终具备相应的远见卓识的领导型人物,她虽然是初步踏入商场对那所谓的政策走向经济走向还不是完全了解,但她愿意相信高铭的眼光,并且豁出一切去赌一把,反正要死还有个垫背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没什么可怕的。

会议结束,鉴于她身体不太方便程兮辞很显然不可能答应让她跟着一起外出考察,提案一通过高铭就启程去了S市较偏远的一片野海,如果不出意外,未来几年S市会对那片海域进行开发,他要第一时间拿下那里的开发权建一家海边度假酒店把竞争对手堵死在娘胎里,现在那片海是否会在开发之列尚且还无从得知,高铭这么做带着很大的赌一把的成分,一旦项目失败,他要失去的可不止是那刚刚坐上去没多久的总经理的位子。

可程家有个刚从官场退下没多久的程砚明,关于S市未来规划的蓝图他多少有点儿门路,现在他把庄子栗这个程家儿媳妇儿牵扯进来,程砚明就是再不想插手也会时不时帮衬一下自家人,再有他牵线搭桥,在风声被放出来之前他很轻易就能得到第一手消息,而他现在提出的这个提案他确定暂时还没有竞争对手想得到。

卢沁给她叫了车说司机很快过来让她稍微等一等就跟着高铭一起离开,她走出大楼刚戴上墨镜打算低调一点儿,一辆车稳稳当当地停在她面前,她微微欠下腰往车里看了一眼,坐在方向盘前的男人朝她微微一笑,语气里带着些不易察觉的阴暗。

她一时也没多想,开了门上车报上街道名称,车子开出去后那个男人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她只稍稍打量了一眼就听那男人说:“这么快就要回家?在下还想请庄小姐赏个脸一起吃个午餐,岂料庄小姐竟然先声夺人。”

高氏集团的副总之一,林松……她的表情瞬间变得有点儿微妙,不好意思说自己刚才把他当成了舒沁叫来送她回家的司机,刚才在会上她偶尔发呆偶尔听听高铭在说什么,对在座其他人并未多看半分,竟然认不出来高氏集团的林副总,这可真是罪过。她的大脑飞速转了转,微微一笑:“林副总日理万机是个大忙人,我这个闲人怎么敢劳烦林副总。”

“那你刚才给我报地址……?”

庄子栗的脑袋瓜儿又飞速转了一下,笑说:“这是我的习惯,每次上车都要报一下地址以确定自己没有忘了回家的路,我老公总说我一孕傻三年,就差给我贴一张备忘录,事实上下次我真应该考虑贴个备忘录在身上以免再闹出今天这样的笑话。”

一向不苟言笑的林松在她这明显不是笑话的笑话面前笑出了声,像是随意又像是刻意地问:“庄小姐的丈夫是做什么的?”

“他是律师。”

“真不错。”

她猜到林松肯定还想继续再问下去,可他很聪明,初次见面就刨根问底的话很容易让人反感,尤其是在面对她这么一个于他以及高氏集团来说完全是个天外来客的人时他更不会轻易就打草惊蛇。

一个孕妇忽然从天而降给了高铭一个神助攻让他的提案得以顺利通过,她可没少遭会上其他男人的怒视,董事会一结束高铭就跑去了远郊海边,他倒是意气风发了,但是庄子栗就成了众矢之的,今晚过去,她不知道还有多少秘密要被人挖出来。

这一次的短暂会面林松显然是有备而来想打探她的底细,而她则是误打误撞地躲过了一次随之而来的追根究底。

车子行至一个岔路口,庄子栗为了保险起见决意去找程兮辞,遂让林松把她送到离公司更近的程兮辞的律所大楼下,谢了他车马相送之恩,施施然转身进了大楼,轻车熟路地去了程兮辞办公室。

一个林松才刚离开她视线没多久,她手机上又多了几条邀请她一起共进晚餐的短信,每一条短信里的自我介绍都跟高氏集团高层有关,她懒得去想那么多,把那些短信一一转发给高铭让他定夺,一分钟后他回:找你套近乎的,不用去,当作没看到,接下来这段时间找你的人可能会很多,找你老公,他会替你挡了的

她看着手机忍不住偷笑出声,进门之前马向西提醒她里面正在开电话会议进去之后不能吵不然程兮辞会发火,万分委屈地控诉了一句最近他的脾气变得有点儿火爆动不动就虎着脸不理人,她拍了拍他肩膀说没事一切交给她,轻轻打开门往里探了下脑袋,再大大方方地走进去把马向西挡在了门外。

那个电话会议持续了很长时间,程兮辞的脸色始终不怎么好,看到她忽然出现也只是转过椅子面向另一边,她很识趣儿地去到沙发那边坐在地毯上,整个人完全缩在沙发后面,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就开始翻译她的文章。

办公室里什么时候安静下来她不知道,程兮辞站在沙发后面点了点她脑袋问她怎么忽然过来,说着就要拉她起来带她出去吃午饭,她嘻嘻笑说上午去高铭办公室她吃了他好多零食还喝了牛奶,肚子还不怎么饿可以不用着急。

程兮辞忙了一个上午脸上的疲惫显而易见,他摸了摸她肚子,还能感觉到很明显的胎动,心情这才稍稍缓和了些,揽过她带她出去吃午餐。

才出了电梯,有人给庄子栗打来一个电话,她看到那是个陌生号码,想到高铭的话,果断把手机交给身边的人一脸谄媚地说:“老大,有人想请我吃饭,你帮我推掉好不好。”

他扫了一眼,接过手机的同时顺便往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毫不客气地拒绝了电话那边的人的一切邀约,挂了电话他顺便看了一眼她里面所有的通信往来,明白了怎么一回事,知道高铭肯定把她带沟里去了,忍不住瞪了她一眼直接把她手机放进自己口袋里:“让你等生完孩子再去上班你偏不听。”

“就是现在才好,这样那些人想找我出去的时候我可以用宝宝挡着拒绝他们,毕竟孕妇很麻烦的对吧。”她嘿嘿傻笑。

“接下来高铭应该不会再有别的事,你就乖乖待在家里不要乱跑好不好一切等宝宝生下来再说,一个孕妇还这么不安分到处乱跑,回去妈又得唠叨”,他说,虽然她这几天总算没再有什么异常的言行,但他依然不能完全放松戒备,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又忽然犯病:“两个宝宝都要好好的我才能安心上班,不然我只好停工24小时陪着你直到宝宝生下,我律所这边的事情很忙,宝宝要听话不能再给我添乱了好不好?”

庄子栗忍不住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要是他能老实一点哪儿还会这样,明明是他自己跟郭舒韵不明不白害得她整天被郭舒韵那个疯子刺激,要不是肚子里还有一个等着生下,她说不定就真的疯了:“好嘛好嘛,等下我吃完饭就回家。”

撒完娇她催着程兮辞赶紧找个地方坐下吃饭她得上厕所,懒得再去纠结吃什么的程兮辞带她去了自己最常去的那家餐厅,她把包甩给他保管让他赶紧点单就火急火燎地冲去卫生间,直到坐上马桶才舒坦了些。

坐了一会儿她翻了翻口袋才想起手机在程兮辞那边,只好赶紧起来,洗完手在镜子面前理了理头发才走出去。餐厅中间立着一面很大的玻璃屏风,她正要拐个弯,程兮辞迎面而来不由分说就把她抱住往后退,脸色有点儿不太对劲儿,抱着她想从那一侧离开餐厅说要换个地方吃饭。

那一扇屏风挡住了餐厅另一半的摆设,她迷糊了一会儿,走过屏风只还差几步路就到餐厅门口,那个说要逼疯她的女人郭舒韵赫然出现在他们刚才坐下的位子附近,手里提着一个保温饭盒。

程兮辞原本想要挡住她的视线不让她看到,奈何郭舒韵太想让庄子栗看到她,他怎么挡都没用。

一声清脆入耳的“兮辞”从他们右侧传来,庄子栗看到程兮辞脸上的神色瞬间回过神来,大脑进入高速运转模式,微微一笑,撇开他的手让他把自己手机还回来。

程兮辞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不敢再惹怒她,只好把手机还了回去,过一会儿只听到她对着手机说:“诗诗你快过来我的孩子要掉了……。”

语气很是委屈,如泣如诉的表情让程兮辞心里一慌,赶紧抓住她的手解释说:“小朋友你相信我真不是我把她叫过来的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儿,不要生气,我们到别的地方吃饭好不好?”

郭舒韵就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俩,庄子栗挂了电话顺手拿起旁边格子柜上的花瓶往桌上一敲,举着参差不齐的最后那部分向她走过去:“今天不把你弄死在这儿你真以为我好欺负是吧,抢人都抢到我面前来了……。”

程兮辞眼疾手快地把这个忽然狂躁起来的孕妇抱住,一脸惊慌地抱着她往回拖,她手里的花瓶就直接向郭舒韵飞了过去,先砸到她身上把她逼得往后退了几步,再狠狠摔在地上发出刺耳的一阵碎裂声。

餐厅经理和服务员都赶了过来,看到眼前这阵势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周围的食客也纷纷围拢过来,庄子栗看到那么多人过来围观,眼泪再一次唰地一下就滚了下来,大声哭叫着把程兮辞推开。

“程兮辞你还记得我肚子里这个孩子是你的吧,我们才结婚多久啊你就带着这个女人出现在我面前要和她一起把我弄死,你们还有没有人性!郭舒韵你个贱人我告诉你就算我死了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让你这辈子都活在噩梦里生不如死!你个臭不要脸活该千刀万剐被男人骗不孕不育的贱人……。”

他被她突如其来的大哭吓得不轻,慌乱间只好冲上去强行把她抱住想要让她消停下来,再一看到旁边围观人群的脸色都变了样,郭舒韵在一边不以为意地说:“她这都是演给路人看的兮辞你别上她的当……。”

“郭舒韵你给我闭嘴!”他第一次厉声厉色地吼了郭舒韵,身上被庄子栗打得着实有点儿疼,当下已是怒不可遏,又看到她忽然发疯了的模样,最后的一点点耐心也所剩无几,对郭舒韵仅存的一点善意在这时开始烟消云散。

庄子栗又哭又笑地想要挣脱程兮辞的束缚,面目狰狞很是吓人,她一边挣扎一边对着周围的人大喊:“我答应你们等孩子生下就离婚,求你们饶我一命好不好我不要孩子了求你们放过我我不想死不想进精神病院……求你们救救我他们俩要合起来把我逼疯然后送进精神病院我不想进去不想失去我的孩子啊……。”

她先是对着程兮辞求情,接着扑出去想抓住一个已经吓得目瞪口呆的围观群众的手险些跪倒在地,被程兮辞一把捞了回去直接往餐厅外面带,郭舒韵被她刚才那一骂气得再一次怒火攻心,但看到程兮辞那么紧张的样子她不敢继续戳穿庄子栗的谎言,只能跟出去看她想要怎么演下去。

许是看不下去,路人里不知是谁报了警,一个个也都跟了出去。程兮辞想把她带到车上送回家,在餐厅外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让她安定下来,没一会儿莫诗诗带着王晴赶到这边,看到眼前这阵势还有人群最前面的郭舒韵,王晴把包交给莫诗诗拿着走上去就狠狠给了郭舒韵几个耳光,声色俱厉地骂道:

“郭舒韵你还要不要点儿脸她一个孕妇马上就要生了你想弄出人命拿把刀把自己了结了就行了啊!我看你就是天生犯贱非得所有人狠狠打你一顿把你踩在地上才能甘心是不是我*你全家怎么不去死啊你……。”

莫诗诗把庄子栗接过去没一会儿警车就呼啸而来,原本就被庄子栗吓得脸色刷白的程兮辞看到这场面竟然生出了一种回天无力之感,第一次觉得连呼吸都有些沉重。

几个警察从车上下来问他们这是在干嘛,把那个打上了瘾没法儿停手的王晴拦住,郭舒韵一个支撑不住直接坐到了地上,脸上又红又肿。

这场闹剧在他们几个都上了警车后暂时宣告结束,被砸了一个花瓶的餐厅没来得及找他们要赔偿,所有的服务员赶紧把客人请回去再迅速把里面的碎片整理干净,一个个被庄子栗刚才的那一番话惊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警局里庄子栗当着所有警察的面惨笑着对程兮辞和郭舒韵说:“知道我为什么不敢看恐怖片吗,不是因为我怕里面的恐怖画面,而是我怕我看了之后会像里面的人一样,在遇到一个自己讨厌的人时会忍不住想动手杀人,像汉尼拔那样,又或者……是《德州电锯杀人狂》,哈哈哈哈哈程兮辞我记得你很喜欢看那些啊不是吗,你们应该感谢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不然在郭舒韵跟我说出你们俩计划的第一晚你们就得死了知不知道。”

作为一个孕妇她脸上应该是一张幸福而又甜蜜的笑脸,然而她那神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禁不住有些毛骨悚然,几个警察才了解完事情始末不久就有记者堵在警局门口想要了解了解这桩离奇得貌似跟密谋杀人有关的事件,要是把这个新闻好好润色一番那绝对是叫好又卖座的惊天大新闻。再不久郭舒韵的爸妈和程砚明黄九茵一起赶了过来,一看到庄子栗脸上还没完全干透的泪痕几个人的表情都起了变化。

只有变态能治变态。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情回顾:庄子栗成了高氏集团的新董事,手中掌管着高氏集团分量不小的股份,然而郭舒韵意外出现在餐厅,将他们几个人都送...
    绕指安生阅读 198评论 0 4
  • 前情回顾:反败为胜……【上一章~】 文/安生 男女有别在程兮辞那儿表现得特别明显,当初程昭旭刚满一岁他就催着她给孩...
    绕指安生阅读 354评论 6 5
  • 前情回顾:女儿奴的日常~【上一章~】 文/安生 忙着在外旅游准备过年才回家的程砚明黄九茵在某个冬夜特意打了个电话回...
    绕指安生阅读 260评论 0 3
  • 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各方面都好好的,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好的。感觉自己聊天太呆板了,今天客人说我聊的太官方了,好吧,这是...
    远佳阅读 62评论 0 0
  • 来来去去的都是这颗心,生生灭灭的皆由这个念。觉悟的人,绝不四处攀援,也不想东想西,因为他知道,所有的境缘,都是自己...
    xcy无名阅读 132评论 0 0
  • d6243fcfaf7c阅读 391评论 0 0
  • 老病未除添新患, 痴愿求全下楚庭。 不是意气疯逐远, 浩渺谛听止间行。
    村头老客阅读 112评论 3 3
  • 和很多人讲过,我坚信――猫是有灵的。 十多年了,我依旧忘不了那只猫。虽然我忘记了她的名字,但我难以...
    麦子爱上稻草人阅读 94评论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