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夫妻养成录(八十二)

前情回顾:反败为胜……【上一章~

文/安生

男女有别在程兮辞那儿表现得特别明显,当初程昭旭刚满一岁他就催着她给孩子断奶说会影响她的身材好不容易变大的胸不能再缩水了,如今到了程昭兮,他却觉得要是女儿难断奶的话可以让她一直喂下去,反正以后不会再生,他也不会嫌弃她的胸是大还是小,反正早就见过她最小的样子。

说这话的时候程昭兮因为即将到来的长牙期发了一场高烧,程兮辞抱着他女儿一脸心疼地问医生扎针会不会给她留下疤痕啊,还一本正经地扯出他臂弯上因为献血留下的两个小白点,印证他扎了针会留下印记的观点。先前还心疼女儿要跟她哥哥一样遭罪的庄子栗硬生生被程兮辞那表情给逗笑了,摸了摸程兮辞的脸说:“老大,小孩子皮肤嫩很容易愈合,你看一直被你嫌弃皮糙肉厚的小胖子不也没留下什么疤痕嘛。”

“他皮糙肉厚就算留了疤痕也看不见啊。”

“那你到底还想不想让女儿好受一点儿你不知道发烧有多难受啊。”

他转过脸看向医生可怜兮兮地问:“医生你能不能给我们安排一个打针打得出神入化完全不会让人感觉到疼的护士?”

忙得不行的医生瞟了他一眼唰唰唰地在病历本上写下一串任谁都看不懂的字,不冷不热地说:“我们儿科的护士都是行家里手这位先生你不要太紧张,拿去,领了药带去注射室,有什么不懂的再回来问。”

等出了医院坐上车,程兮辞让她再给孩子喂喂奶看程昭兮还会不会吐,庄子栗白了他一眼,让他赶快去学校接程昭旭放学,看他脸色着急得不行,顿时有些恨铁不成钢:“女儿刚睡着你是想让我把她弄醒了喂吗!”

程砚明带着黄九茵去了外地旅游,同行的还有高川易桑楚玉两口子,家里暂时只有他们一家四口,等去到幼儿园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程昭旭背着他的小书包可怜兮兮地坐在树脚下看书,一位很年轻看样子刚毕业的女老师站在一边拿手机当电筒给他照明,听到车子向这边靠近的声音小家伙把手上的绘本一收小脑袋腾地一下抬起来,拽着书包和书连招呼也没打就往大门冲。

高与轩早就被他们家司机接走,司机没有程昭旭的接送牌所以没法儿一块儿带他回家,偌大一个幼儿园只有一个程昭旭固执地坐在树脚下等着自己爸妈来接,看到庄子栗的那一刻脸上委屈得不行,哽咽着叫了声妈妈问她怎么那么晚才来,被她抱起来的时候想哭来着,程兮辞走过来往他脸上捏了捏,等跟老师道了谢告了别才悠悠地说:“小子你还真是弱啊这样都能哭,跟个三岁小孩儿似的。”

“他本来就是三岁小孩儿啊”,庄子栗忍不住又给了他一个白眼,掐了他一把上车走人。

程兮辞和程昭旭的生日因为程昭兮的出生过得十分惨淡,有了一个宝贝女儿后程兮辞对生日那种东西就没了什么执念,以前他老喜欢用庄子栗没给他准备生日礼物这个梗责怪她已经不爱自己,可程昭兮出生后他觉得自己可以一辈子不用过生日,因为他女儿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程昭旭的长牙期来得相对较早,程昭兮一直到八个月大才开始冒牙,程兮辞闲着没事儿就会给他女儿做成长日记,程昭旭的那一本早被他抛到脑后,最后被庄子栗接了过来。

晚上吃完饭程兮辞去给程昭兮洗澡,庄子栗就带着程昭旭一起看书教他念课本上的简单德语对话,夫妻两个的分工相得益彰,乍看之下完全就是一个幸福之家的典范,但是有程兮辞这么个女儿奴在庄子栗总是恨不得把他打晕了绑住手脚扔进衣橱关着免得放他出来祸害人。

给女儿洗完澡抱着女儿出来的程兮辞听到程昭旭正给爷爷奶奶打电话秀他那半吊子德语,明明说得磕磕巴巴发音也不够标准,唱首德语儿歌还跑了调,却还是把程砚明黄九茵给高兴得跟什么似的,连声夸他以后是个当外交官的料

程兮辞站在一边阴阳怪气地笑着说:“就他这水平还当外交官啊,能顺利出国就算不错了……。”

电话开了免提,他的话当然被那边的人给听了个一清二楚,庄子栗真想一把把他掐死,程砚明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连出国念个书都要被退学,你儿子可比你强多了。”

“那没办法他爸比我爸聪明啊……。”

眼见着再说下去肯定就要爆发一场世界大战,庄子栗适时地捂住程兮辞的嘴,指挥程昭旭把手机拿起来关了免提继续哄爷爷奶奶开心,转脸就把他给赶到一边不让他再靠近,低声吼他:“程兮辞你再添乱我就抱着儿子离家出走信不信!”

“那女儿饿了找妈妈怎么办。”

“你这么能干你喂她去啊。”

“不要这样嘛老婆女儿那么乖你忍心饿着她吗……。”

……

程兮辞一直在后悔,早知道第二胎能生个女儿当初也许就不该拦着庄子栗把第一胎打掉,浪费了他那么多时间精力结果生出来是个要跟他争宠以后会跟他结仇的男孩儿,想想就有点儿悔不当初,要不是因为想到打胎这种事太伤身体以后要再想怀孕难度会加大心里才释然了些,不然程昭旭还不知道要受多少不公正的待遇。

庄子栗发觉程兮辞这货已经走火入魔病入膏肓,虽然已经无药可救,但还是想努力一把让他对儿子尽量公平些,等把两个孩子都哄睡下就拉着他去了楼下,两个人一本正经地在沙发上坐了不到一分钟程兮辞就想动手动脚,笑嘻嘻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正经。

“老大,你是不是很嫌弃你自己?”

“我为什么要嫌弃我自己?”

庄子栗不知道他的言下之意是不是就和他平时一样那么自恋,打掉他的咸猪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那你干嘛那么嫌弃你儿子?”

“我有吗?”

他那一脸无辜的样子让庄子栗看了真的很想打人,想了想干脆来点儿狠的,捧着他的脸毫不避讳地说:“我告诉你,当初要不是因为有了小胖子我早就飞到国外逍遥自在钓帅哥去了,你能有这个女儿都是小胖子的功劳,以后你要再敢打击小胖子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他还只是个孩子抗打击能力没你强,以后他长大了你们父子两个反目成仇也别怪我不站在你那一边。”

程兮辞一脸怨愤难平的表情看着她,知道自己女儿的身家性命都还维系在她身上,只好先服软认错,清了清嗓门儿,声音低沉地说道:“好吧,我认错,只要他不跟我争宠我保证再也不挤兑他,这总行了吧。”

“你先给我说说你为什么要挤兑小胖子”,她幽幽看了他一眼,真不知道这个奇葩到底是怎么长那么大的。

“自从有了小胖子你就一直在嫌弃我,我气不过……。”

“小胖子没出来之前我就很嫌弃你你没发现吗?”

“呐你看,明明是你嫌弃我在先,凭什么就怪我嫌弃小胖子。”

简单的一番对话过后庄子栗忽然发现,程兮辞这货之所以能这么拽,完全是因为从来没人能真正收拾得了他所以他这是傲娇上天了,想了想,嘴角轻微上扬冲他笑了笑,说:“他带着你的基因是你亲生儿子,你没权力嫌弃他。我跟你没有血缘关系,结了婚随时能离婚,你说我能不能嫌弃你?”

她一边说着嫌弃一边往他身上戳,程兮辞的视线开始飘忽不定到处乱瞟没声没气地说:“他明明是你生的谁让你当初不肯狠下心把他打掉你知道要是你坚持我什么都会听你的毕竟你那时候那么凶我哪儿敢惹你生气……。”

“程兮辞我要生气了我告诉你。”

“我实话实说啊。”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庄子栗低声哼道,这人纯属欠收拾,伸手从背后拿出一个抱枕往他身上打了过去,下手挺狠,奈何抱枕这种东西实在没什么杀伤力,三两下就被程兮辞挡住抢了过去抱着她直接滚下沙发。

“小短腿还挺能踢啊你。”

“你耍流氓,下流!”

“我要不耍流氓你能跟我啊。”

深夜宽敞的客厅里只留着一盏橙黄如月的灯,他们躲在沙发的阴影下玩起了欲拒还迎的游戏,好不容易才得手的程兮辞抱着小娇妻开始快活,俯下身想吻她被她躲开,只好亲上她的脖子照例在上面弄上几个吻痕。庄子栗被欲火逼得无处遁形很快也色迷心窍,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将脸别向一旁,被他吻到了脸颊与脖子交接的地方,轻哼一声,两腿夹上了他的腰。

每到这时他就会逼她说一些他喜欢听的话来增添点儿情趣,在这事上庄子栗拉不下脸却偏又那么没骨气,于是常常说一句骂一句,程兮辞就顺势逗她,把她逗得面颊绯红。

楼上的门在这时被打开了一扇,庄子栗看到楼梯那边出现一个小小的人影儿正小心翼翼地往楼下挪,当即吓得花容失色,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他赶紧停下,程兮辞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程昭旭似乎没发现他们的动作还在慢慢往下挪。

客厅光线不足,小家伙一直在很认真地探路。

程兮辞不慌不忙地把她抱起来放到沙发上,没好气地冲她发牢骚说“知道我为什么嫌弃这小子了吧”,又被庄子栗打了一下,立起上半身看向楼梯那边嘿了一声把程昭旭叫住:“臭小子你不好好睡觉跑下楼做什么。”

“爸爸,妹妹尿尿了”,程昭旭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表示自己的衣服也湿了。

庄子栗试图坐起来几次都被他按了回去,只听程兮辞说:“你先回房间看着妹妹不要让妹妹哭,爸爸和妈妈很快回去,听话,不然揍你。”

“爸爸你在做什么妈妈呢?”小家伙懵懵懂懂地问,听语气像是困得很。

她一直知道迟早有一天得跟小屁孩儿解释这种男女之间以及小孩子从哪儿来的问题,可突然被程昭旭这么一问,她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应该怎么回答他比较好一些。还是程兮辞比较淡定,抓着她的一只手不紧不慢地说:“妈妈去上厕所爸爸在等妈妈呢,小胖子听话快回去看妹妹醒了没有,回去把衣服脱掉自己去到柜子里找你的衣服换上知道吗?乖啊听话不然揍你哦。”

小胖子程昭旭又开始一步一步往楼上挪,为了加快他的脚步程兮辞把客厅所有的灯打开,低下头看到庄子栗的脸早已经红得不像样,手捂着眼睛不敢看他,等房间门轻轻掩上才重新把灯关了继续他们刚才没完成的事情。

那晚之后程兮辞又理所当然地嫌弃起了程昭旭,和谈失效,武力威胁失效。

周末他们一家四口一起待在房间里各自看闲书,程昭旭有他自己的书,趴在床上两条小长腿一晃一晃地看得很是认真,庄子栗上完厕所回来爬到床上刚要躺下,看到他那两条小长腿,忍不住推了推程兮辞让他快看,一脸兴奋地说:“老大你快看,小胖子的腿是不是遗传了你的,你们的身材比例好像是一样的啊都是长腿,上次去幼儿园我发现小胖子好像比同龄的小朋友要高一点儿诶。”

程兮辞连看也没看一眼,腾出手摸摸程昭兮确定她还好好地躺在自己身边,再换另一只手拉着庄子栗躺下,眼睛始终盯着自己手里的书:“这有什么可稀奇的,我们小公主的腿也很长。”

“你是在担心以后他的腿比你长身材比你更好所以嫉妒是吗?”

“我嫉妒他?我有这么漂亮的老婆他有吗?我有这么可爱的女儿他有吗?”

庄子栗切了一声喜滋滋地躺下,侧过脸看着程昭旭那小长腿,一只手往程兮辞的腿上拍了下去,发出啪的一声响:“人家说能专注于一件事的小朋友长大了都会很聪明,上次我带小胖子去书店,到了要走的时候他竟然求我多待一会儿让他再看看书,我说要给他买回来他也不答应,非得看完了才肯走,回来的路上还拿着另一本看得津津有味的。”

“毛病,浪费钱。”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扔了多少条女儿沾了便便的裤子,说谁浪费钱呢。”

“我乐意给我的小公主买很多衣服裤子不行啊。”

“程兮辞你知不知道现在养一个小孩要花多少钱?咱能把钱花在该花的地方吗?”

他哎呀了一声摸摸她的胸让她消气,说:“好好好都听你的下次不扔了不扔了,老婆乖啊咱们安静点儿看书好不好?”

但凡遇到这样的时刻庄子栗总是无言以对,为了不打扰到程昭旭看书她很快安静下来,老老实实靠在程兮辞小腹上,程昭旭学了他们也喜欢躺着看书,小身板儿在床上打了几个滚枕到她身上躺着继续看,四个人躺在一张床上倒也不嫌拥挤。

但是程兮辞忽然又不高兴了,看了一眼床上这躺得横七竖八的老婆儿子女儿,幽幽叹了口气,说:“老婆你觉不觉得自从有了孩子我们就再也没过过二人世界。”

“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哪儿来的二人世界。”

“唉,等以后年纪到了全都给他们赶出国去,不在国外待上几年不许回来。”

“出国要花很多钱的。”

“没关系嘛老大负责赚,等赚够了钱把他们送出国,我们就出去度蜜月好不好。”

“都老夫老妻了还想着度蜜月呐你。”

“哎呀年龄不是问题,就是活到八十岁我也能让你快活到升天。”

庄子栗又打了他一下让他不要乱说话,特意看了一眼依然在认真看书的程昭旭,仰起头狠狠瞪了一下那个一把年纪了还总是没轻没重的老男人,他就趁势把她拉上去用力吻住她,紧接着就听到程昭旭那煞风景的咯吱咯吱声传到了耳中。

程兮辞点了点小家伙的脑袋想吼他笑什么笑,更煞风景的门铃声又响了起来,话锋一转,只好改成:“下去开门小胖子,不认识的不许放进来知不知道,快听话。”

程昭旭得了令,把书工工整整地摆在床的一角才爬下床,穿好鞋子就噼里啪啦地冲下了楼,庄子栗不放心跟着爬了起来,差点儿被程兮辞拉回去,狠狠瞪了他一眼才被放行。

按门铃的人是高铭,他牵着他们家高与轩站在门外,看到程昭旭把门打开,二话不说就闯了进去,迎面碰上刚跑下楼的庄子栗,一点儿也没客气:“就知道肯定有人在家,我要出去几天,这小子不想跟保姆待在一起,你们给看着,他的衣服和日用品待会儿保姆会送过来,这是他书包,反正你俩已经养了两个也不差这一个,都一个幼儿园的也不麻烦。”

程昭旭二话不说拉着高与轩往楼上走,庄子栗瞥了高铭一眼忍不住摇了摇头:“现在我们家老大眼里只有昭兮,回头你们家与轩会被他嫌弃死的。”

高铭一阵风似的走到门边,听到她这么说也只是回道:“这不还有你在呢嘛,行了,等这次出差回来我们差不多也就要开始忙招标的事,大战即将爆发,周一去上班马上给我弄个计划书雏形出来,我出差回来要看就这样啊。”

回到房间,程兮辞黑着一张脸坐在床上,旁边程昭旭和高与轩两个小家伙已经忙活开了一边放东西一边讨论接下来要做什么,看到她进门两个人齐刷刷地摆出一张无比渴望的小脸儿说肚子饿了想吃东西,程昭兮适时地睡了一觉醒来,呼呼了几声开始有要哭的意思,她看着眼前这一切忽然生出几分惆怅,淡淡的惆怅。

家里有了两个年龄相仿的小男孩儿后耳根子便时常不得清净,这时候两人相互有了伴,不论程兮辞怎么威胁恐吓总是过一会儿就故态复萌,两个正当求知欲最旺盛阶段的小男孩儿总有数不清的乐趣藏在家里每一个角落等着他们去找。

于是程兮辞使了个坏,从书架上抽了本《物种百科全书》放到两个小家伙面前,说看不完不能带他们去游乐园,明知他们识的字还不多,能把书看完分明就是天方夜谭,两个不知轻重的家伙应了他的挑战拿着书就钻回房间里去,程兮辞一声谑笑,带着老婆女儿高高兴兴地出去逛超市,除了开车那会儿,全程女儿不离手,程昭兮一笑他的心就酥了,叽叽喳喳地叫庄子栗看他们的女儿有多可爱。

逛完超市回到家,被留在家里的两个小家伙不再闹着要去游乐园,鬼鬼祟祟地跑到厨房一人一边拉着庄子栗的衣服,说:“妈妈,我们想养小猫咪可不可以?”

她往冰箱里塞东西,瞥了他们俩一眼,问:“为什么想养呀?”

程昭旭举起手里的书给她看,指着上面画着的一只小肥猫说:“因为小猫咪很可爱呀。”

他们看了一上午只能看些图片,不知中了程兮辞的诡计,只好认输,但又有了别的念头,游乐园就这样被他们抛在了脑后。如果不是怕被人说虐童,她真想抓着那两个小家伙的脸狠狠揉一把,老男人卖萌有反差萌还能勉强算萌,两个小正太卖萌真的让人很受不了啊她好想狂吼,脸上却微微一笑说:“好呀找爸爸去,让爸爸开车。”

他们犹豫了一阵,还是欢呼着冲了出去。

然而程兮辞又给他们使了个绊子,让他们把写猫的那一章节念一遍就给他们养猫,两个小家伙磕磕巴巴念了半天,终究念不下去,只好低下眼走到一边再商量别的主意。

庄子栗走上来看到他们脸上那凝重的神色,血槽顿时又空了点儿,走到衣橱面前把程兮辞乱扔一气的新买的衣服重新整理一遍,一边叠衣服一边问:“爸爸不答应带你们去吗?”听他们俩把缘由说了一遍,看到程兮辞在一边逗女儿逗得正欢,忍不住叹了口气,把袋子里一只无尾熊玩偶扔到他面前,悠悠地说:“当爹要厚道,等以后他们认的字多了把整本书念完,看你上哪儿给他们弄那么多小动物回来。”

程兮辞把那只无尾熊玩偶拿起来逗程昭兮,哼笑一声说:“想得美呢他们,念完了也不给养。”

“老大你能不能不要对儿子有那么大意见,算了,小轩子小胖子,等下妈妈带你们出去。”

她说着,整理完衣服,走过去把程昭兮抱过来喂奶,吩咐那两个小家伙到楼下冰箱拿新买的蛋糕出来分着吃,让程兮辞下楼去把披萨加热一下拿上来,他二话不说拎着两个小家伙就下楼去免得吵到了程昭兮。

各自吃饱喝足,庄子栗把程昭兮交给程兮辞,换了身衣服拿上包就要带两个小家伙出门,程兮辞抱着女儿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尾随着他们下了楼,最后还是忍不住了让庄子栗回房间给他和女儿拿衣服,再睨了两个小家伙一眼让他们去后门杂物室那边找两个纸壳箱,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等在玄关那边。

五个人开着车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家,先去买了两包猫粮,接着去了一个以流浪猫数量太多闻名的街道,周围是居民区,那些在外流浪的小猫小狗们总能从各个地方找到吃的。程兮辞跟个大爷似的把女儿抱下车,指挥两个小家伙拿上箱子和猫粮径自走进去,庄子栗抱着他一脸新奇地打量着这个她从未到过的地方,心想着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偷偷摸了他小腹一把以资鼓励。

这边是旧城区,很多房子已经老化处处显露着岁月的痕迹,还保存有不少上世纪留下的老建筑,低矮的楼群遮不住多少太阳光线,路边随处可见一些歪歪斜斜的电线杆搭在另一根新的杆子上面,经过岁月风雪侵蚀的老电线了无生气地耷拉在地上,风一吹,被拦在那儿的落叶又多了几张。

到了个没多少人走动的角落,程兮辞指挥他们把猫粮倒一点儿在地上,再学猫叫把流浪猫们唤过来,先是墙角的纸箱子后面探出两个毛绒绒的脑袋看着这边,两个小家伙立即高兴起来抱着箱子和猫粮就要跑过去,被程兮辞喝住:“傻蛋,等过来的猫多一点儿再挑,猴急个什么劲儿!给我站好,回来!”

于是他们只好继续等继续学猫叫,那两只小猫像是不怕生人,闻着味儿走了过来,嗅了两下,开始大快朵颐。很快,越来越多的流浪猫被吸引过来,流浪狗也有,看得高与轩程昭旭眼冒小星星,指着猫群激动得大叫,又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只好说:“我要这个……我要这个……我也要我也要……。”

程兮辞抱着女儿继续气定神闲地站在一边,扭头在庄子栗额头上亲了一下,说:“把剩下的猫粮往墙角那边倒把猫群分开,记得挑个子小一点年轻一点的,挑只老猫回去到时候哭不死你们。”

连这都想到了,庄子栗对他的崇拜又多了一点儿,两只手分别插在他两边口袋里懒懒地靠着他说:“老大你真好。”

“我什么时候不好了?”他睨了她一眼,一家之主的样子拽得不行。

“哎呀不要计较这些细节嘛,人家最崇拜你了。”庄子栗瞧着他那样儿忍不住又腻了他一把。

“那你以后不许嫌弃我。”

两人站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恋爱,高与轩猫在墙角那边已经看中一只小猫准备下手,听到程兮辞指挥他把箱子倒过来立在地上,不解其意,但还是照做,再对着自己喜欢的那只小猫扑了过去,一时间猫叫声四起,把程兮辞气得不行,把女儿交给庄子栗抱着就一个箭步奔过去把他抱到一旁放着:“急个什么劲儿啊生怕它们挠不死你们是吗,都给我站着别动,笨死了你们。”

他给他们俩各挑了一只小猫放进箱子里,程昭旭贪心想多带一只,被他扫了一眼就委委屈屈地闭了嘴,等他把箱子盖好才赶紧奔过去抱起来,和高与轩一起欢呼着冲到车边,就着缝隙打量里面喵叫个不停的小精灵,脸上很是满足。

程兮辞不敢再抱女儿,让庄子栗拿纸巾沾了水把手擦干净才开车走人,到了宠物医院,跟医生交代完就奔去洗了手,特意用洗手液洗了两遍才赶紧跑到庄子栗身边把女儿抱回来,吧唧一声亲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一口。

他们看着医生给猫洗完澡吹干再检查身体,听到医生问要不要给它们做绝育,程兮辞点头说好,不管那俩货是个什么表情就让他们先去挑猫粮猫砂还有猫窝什么的,然后让工作人员给一起搬到车上,再买了两只笼子,折腾了一下午才完事,干脆就在外面吃完饭再回家。

到了热腾腾的火锅面前,庄子栗看着那两个小家伙高兴得都快忘了东南西北的样子提醒他们快给自己的小猫取个名字,程兮辞抱着女儿冷笑一声说:“两个笨蛋,连字都没认全,还想给猫取名字,不自量力。”

“老大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多意见”,庄子栗着实有点儿头疼,有些担忧地看了程兮辞一眼又看向两个小家伙生怕他们受到打击,想了想给他们夹了肉送到碗里,说:“妈妈帮你们想名字,与轩哥哥的猫咪叫云片糕,小胖子的猫咪就叫小橙子,就这么定了,爸爸敢说不好就帮妈妈揍爸爸。”

两个小家伙笑嘻嘻地连声说好,一个个咬着还滚烫的肉片吃得不亦乐乎,碗里的青菜一根没动,饭也还剩大半碗几乎没动,看得庄子栗不由得叹了口气,又给他们送去几根青菜让他们快吃。

这时候程昭兮还不能吃大人吃的东西,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动嘴,挥舞着小手咿咿呀呀地叫着,程兮辞被她的表情萌到,偷摸着想夹点儿土豆片喂她,还好被庄子栗发现,只好把程昭兮放回儿童座椅里时不时牵牵她小手逗她玩儿。

两口子都爱吃牛肉片,又多点了几盘小肥牛,过来给他们上菜的服务员看着眼前这两口子带着三个小孩儿,眼里流露出几分羡慕,问那两个小男生是不是双胞胎,程兮辞答:“不是,捡来的,最近正想找个机会把他们扔了呢。”

听那语气,对儿子真是嫌弃到了骨子里。

庄子栗一边涮牛肉一边提醒两个小家伙慢点儿吃,不理会那个神经质的程兮辞。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情回顾:庄子栗成了高氏集团的新董事,手中掌管着高氏集团分量不小的股份,然而郭舒韵意外出现在餐厅,将他们几个人都送...
    绕指安生阅读 198评论 0 4
  • 前情回顾:二胎意外降临让程兮辞欣喜若狂,先拖着庄子栗去领了证,再把她安排到高铭手下上班,一切都尽在掌握。【上一章~...
    绕指安生阅读 230评论 0 6
  • 前情回顾:庄子栗离奇睡过头错过面试,老狐狸再次得偿所愿,得意地拐着小娇妻回了S市,新的行动顺势展开……【上一章~】...
    绕指安生阅读 180评论 0 6
  • 前情回顾:新生活的开始,也是新麻烦到来的开场白。【上一章~】 文/安生 回到老家已是夜晚,不等认完程兮辞的那些叔伯...
    绕指安生阅读 365评论 1 6
  • 前情回顾:执证上岗名正言顺理所当然,可是,有人不配合啊,这出戏就还得继续唱下去。【上一章~】 文/安生 一年后 “...
    绕指安生阅读 220评论 0 6
  • 妈咪读呀原创 有人说,女人越强势,她的儿子必然越软弱。历史上,武则天、慈禧都是强势的女强人。再看她们的儿子,有一个...
    妈咪读呀阅读 443评论 0 4
  • #玩卡不卡·每日一抽# 每一位都可以通过这张卡片觉察自己: 1、直觉他叫什么名字?妞妞 2、他几岁了? 13 3、...
    深海观鱼阅读 77评论 0 0
  • 又是一年满地金黄落叶的秋季,走在路上,听见树枝落地的声音,吧嗒一声,预示着使命的完成,抬头望望天空,蔚蓝的天空里点...
    五好青年s阅读 90评论 0 0
  • 布满沙石的路上有条蛇 丑陋分叉的舌尖沾着血 诡异犀利的眼睛看着我 我好像在荷花池见过它 它扭动纤细的腰冲向我 恶心...
    野比大洪阅读 3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