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巅峰,有人坠落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死战,马刺赢球,球迷心情却是灰的。非但不高兴,多年以后,回忆往事,也许这是他们最神伤的一天。

D已退。
G用最惨淡的数据,一场场宣告着,他可能再也无法在“绝境”中,成为马刺的依靠。
然后是今天第四节,P的那次着陆。

也许,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上个周末在商场,忽然一声巨响,我心头一颤,下意识地弯腰。这个时代,给每一个人心头都烙上了伤痕。

童年时,我们会对爆炸的气球声有恐惧感么?

NBA球员越来越快,越来越强,但也越来越脆。从前看球,从未动辄担心哪个球员“啪”的一声,就赛季报销。98年,皮蓬伤得腰都弯不下,总觉得,咬咬牙不就挺过去了。

如今的小球迷要是看艾弗森打球,一定得先吃速效救心丸。

帕克捂着膝盖,表情复杂,嘴角甚至还挤出一丝法国人戏谑式的苦笑。能读出的唯一信息是:他很清楚结局是什么。

昨天,28岁的小托马斯在北岸花园狂飙53分。9年前,高他13厘米的帕克,26岁,新科FMVP,在森林狼头上砍下55分,生涯最高。一样的来去如飞,百发百中。

看着这一切,就像瞬间通晓了《降临》中七肢桶的水墨画语言,过去、现在和将来同时闪现。

小刺客赛后说:如果没有车祸,今天我将为妹妹庆祝她的生日,所以,我一定要赢。奇才很好,沃尔很强,但他没有这样的决死心,没有这种必胜的理由。

2-0领先的系列赛,凯尔特人34胜0负,然而经历过去年,历史记录还有人信?在华盛顿,他们大尺度的肉搏防守,可能不再被默认。需要另一场死斗,才能带3-1回家。

无论如何,假设晋级,他们将是13和14年步行者之后,勒布朗在东部最难缠的对手。小刺客将毫无悬念地享受包夹待遇,175的身高能破局否?至少,一个身在巅峰的侠客,就如2001年的AI,无论敌人多强大,总能给人带来遐想。

本年度另外两个身在巅峰的人,还将继续苦斗。一个要面无表情地填补帕克留下的空洞,另一个则要用演技和准星重新捋顺火箭的进攻。

火力全开的马刺,直到第四节,才苦苦甩开核心手冷的火箭,而前天火箭打爆马刺,只用了不到半场。波波不出意料地把战火烧向内线,然而靠的却不是32岁的阿德,而是37岁的西班牙人。

以大打小,就是赌对方某一个投射型侧翼不准。同时,马刺又需要遏制哈登。于是波波让小卡防哈登,格林防手热的安德森,把注押在最近投射不稳的阿里扎身上,让打内线的阿德去防。

这种疯狂错位,只有功力最扎实的球队,临时试招,才能不乱。就像奇才明知道小托马斯状态火热,却不敢轻易包夹。而骑士想包夹谁随时就上,那是勒布朗在热火四年获取的财富。

阿里扎铁了,波波赌赢了。
芦苇也铁了,火箭几乎所有的中距离小抛射——既是他们的杀人法宝,又是马刺体系一向放纵的部分——几乎全短了。
哈登17中3。

然而这在火箭主场发生的概率,能比张铁林开场5中5大么?

最要命的还是阿德。波波甚至在采访中提到阿德的状态时这样说:“他没有伤,不过他在解决一些自己的问题。”

这是我听过波波对自己球员最怪的评论。

如果阿德因为先天性心脏病,或心理问题,或隐藏伤病,whatever什么毛病,无法在本系列赛甚至未来纲举,那么加索尔拼了老命点出的篮板,也不过是花火流星般的目张。

也许,那位一直在老爷子精心呵护下,绝不揠苗助长的当代郭靖,即将被迫展示令人恐惧的极限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