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一起春暖花开

初夏的时光,日子有些细碎,轻暖的光慢慢暖了起来,晨曦微露,在轻风的鸣唱里,和着鸟儿清亮的歌声,就这样走近,走进。“乖,该起床了。”惺惺睁开双眼,顿时醉在他的眼神里,蜻蜓点水般的轻吻印在尚有睡痕的脸颊上,一天的生活就这样从你的蓬头垢面,他的温柔如羽里开始。恍惚里这种真实的不像样子的场景常常的出现在你的梦境里。有时候你甚至有些搞不清,那一刻才是现实。

这该是你曾经想要的生活,从见到他的的那一刻的心悸开始,你似乎就在等待着这种生活,一瓢饮一箪食,四目相对,携手前行,无论是多少风雨,无论是多少薄凉,只要是能够与他相守,你守得住赤贫、迎得了风雪。因为与你来说,心安处就是家。有他的地方,就是你的家。

曾经长夜安眠,总有一种前生今世的牵绊。前生的你该是什么样子,你或许是一个游走江湖的侠女,活在烟雨的江南,活在大漠的深处,活在烟火缭绕的尘世,白衣飘飘,双手却沾满了鲜红的鲜血。而他曾是那个长在深山不知世事的沙弥。初识在一场腥风血雨,慈眉善目的大和尚指着长剑滴血的你对他说,“那个白衣女子是你三生的结,化解她周身的戾气,你方的圆满。”从此后,你和他踏上了持久的行走了。多少次你的长剑已经架在他的颈间,最终却无法下手。经历多少的人间冷暖,他依旧追随在你的身后,当时光摧毁了时间最后的结界。

最终的你却因为他,最终坠落山崖,生死不明。自此后,他在你消失的地方常驻不走,不为求得成为得道高僧,只为守着你度过往后的岁月。谁能告诉他,到底谁是谁的结,这一切似乎已经不再重要。所有的你,所有纠缠不清的日子,低着了佛经的千言万语。逝去的你就这样活在了他的记忆里,东风将春细细裁剪成一弯暖翠寒烟的新眉,渐渐染绿了初夏,一泓清水调出一汪无边秋日的天高云淡,枫叶渐红,冬日的雪花像极了你曾经的颜色。他甚至渴望,突然有一天你会衣襟飘飘从四季里走来。

生活不是梦境,你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是有前世今生的过往,但是对情感的那份执念,却让人无法如今生活中真实存在的那个人,那个说着“你是快乐的,我就是幸福的。”那个偶尔会唱《我问佛》的男子,每每沉醉在他的哼唱里,你总会在想他是不是就是那个曾在梦里出现的沙弥,追到今世来解那大和尚所说的结?四目相对,常常就这样专注地看着他的眼神,有那么几分的迷失,这个一直说将自己当做珍宝的的男人,到底是谁,是情缘还是孽缘。你甚至有几分怀疑,他是不是自己的良人。如果是,为什么上苍,让两个人相爱,却无法相守,就这样在生活里各种的纠结,各种的坏情绪。

也或许,他就是你那个与佛有缘,却是你那个花重锦绣的香径上前世有约的人。不然为何会纠缠到今世。多年的相舍相离,到如今的痴心守候,“我只要能看到你”这是他对你最为简单的要求,每每他说出这样的话,你的心总是轻轻的那么一颤。如果他是前世的沙弥,该是对那个白衣女子生死不明遗憾的一种愧疚吧。纠纠缠缠,不过是情感的一种宣泄。前世也好今生也罢,你想要的不过是那份懂得那份温暖。只因温暖,只因懂得,即使无法长相厮守,那就让心手相牵,共赴一场春暖,看一世花开。

既然无法相忘于江湖,那就让你和他相守于江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