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进化论

1.

柏掬起一捧水来洗了脸。他抬起头来,洗漱间的镜子里,映出一张惨白的脸。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脑袋里仍旧是些浑然一片,记忆都变得模糊起来。他用力的摇晃了头,猛烈的几下让他开始感觉到缺氧。过了一会儿,记忆逐渐开始清晰起来。

他首先想到了安。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喜欢她,如此热烈的思念着她。

柏走出了洗漱间,外面实验室简洁干净一尘不染。这儿的环境让他觉得熟悉,却唯独没有了安。这个时间段,女子最应该躲在这里进行科学实验。柏注视着墙上的时钟,一面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安实在是那种为了科学事业而愿意付出和放弃一切的事业型女子。而但柏投身科学却是只为了安。

“安,你感觉到我热烈的爱了么?”他有时候会问她。

“柏,你能不能有出息一点。”她有时候会无奈的斥责他的不正经,“我们的实验就要成功了。到时候我和你都会名扬天下。”她沉醉于即将成功的兴奋里。

实验室的电脑发出叮咚的声音,进来的是一封电子邮件。柏的思绪被打断,点开邮件,瞬间他就被吸引了注意力。附件里是一段视频,点开视频,突然感到了某种震撼。邮件是自己发给自己的,视频里的人也分明正是他自己。只是他有点想不起录过这段视频,也有点记不起曾经发过这样的一封邮件。

“我预设了邮件的自动发送。如果我没能来得及干预,你便会收到这样一封邮件。”视频里,柏神情落寞,语气平淡。他的气色不好,有明显的黑眼圈,“如果你真的看到了这封信,说明我已经不在了。”

他罕有的突然有些激动。男人挥舞着手臂,不断的用拳头击打桌面,抖动的场面使得录制画面有些晃动起来。他甚至诅咒他们的实验,他们的事业,他放肆的大声喊。

好一会儿,视频里颓废男人的情绪终于变得平静。

“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他眼里竟然有了泪,满是诚意的恳求,“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要答应我好好的生活下去。安。”他突然轻轻的笑了,有些自嘲,“我一直想,有朝一日我们会彼此相融,成为一体。安,你感觉到我热烈的爱了么?”

这难道是在向安求爱么。柏敲着自己的仍旧浑然的头。他先是非常的惊诧,然后变得释然,开始在心里猜测究竟是谁会恶作剧。但是他记不起来,那些相熟的朋友的脸变得非常模糊。

但这东西显然是不能让安发现的,说不定女生会和他翻脸。

2.

从大学开始,柏就追求安。他们就这么一路走到现在。尽管女生对于他始终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但男生却心甘情愿。柏觉得,只是能够陪伴安,也是幸福。所以即使后来女生决定去往大西南的深山老林里去探险柏也一路跟随。他们误入了一处与世隔绝的山谷。也正是那次意外发现,才最终成就了柏和安科学界的地位。

开始的时候,人们认为那地方不过是杜撰出来的传言。但文献资料上确系有记载。说起许多匪夷所思之处,其中特别提到了那里生活的一种野人。据说有时候他们会发疯,一旦疯狂起来甚至会吞噬同类。他们通过吃掉同类来治愈这种疯病。柏开始并不觉得有甚特别,也许只是食人族而已。只是安很有兴趣,女生觉得事情并不会那么简单。事实上果然如安所料,女生一直都有很好的科学敏锐感。他们最终找到了那个地方,说起来也是有点狗屎运。遗憾的是一直生活在那里的野人已经灭绝了,不过他们带回了骨骼用作研究。

但那次探险也真是凶险。他们遭遇到很多动物的袭击。动物倒并不是稀有的凶猛之物,可柏总觉得它们不同一般。他觉得,那里的各种动物都似乎更具攻击性。有一次,柏面对面的和狼接触。他看到的那匹狼眼睛通红,疯了一般的进攻他们,满眼血光让他恐怖。

只是那里好像没有什么食草动物。他们只看到一种,而且漫山遍野都是,也许是绵羊。

他和安轻轻的走进那些食草的羊。他们开始的时候担心会惊醒和吓跑了它们,但它们却只顾食草。它们腿短,膘肥,毛色富有光泽。那是柏见过最驯良的动物。不过安却非常诧异,女生觉得四周都是食肉的凶恶动物,这些家伙能够生存下来并且大量繁殖很不符合科学规律。按照优胜劣汰的进化法则,它们要么进化出能够生存的技能,要么就种类灭绝。

事实上,安和柏就亲眼看到狼群冲入羊群里大口朵颐。那些羊要命的小短腿和肥硕的身体根本连逃的哪怕一丝机会都没有。

“总应该有一种技能,使得它们得以繁衍下来。”当时安觉得很是匪夷所思。

后来他们一起解开了其中的秘密。

3.

实验室里的柏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诧异安究竟有何要紧之事,直到现在仍旧不见踪影。自从他们有了后来的发现,确实受到了太多外界的困扰。安也变得更加知名,她不得不去参加更多会议和接受更多无聊的邀请。

不过说到他们的实验,确真是科学界的一次突破甚至颠覆。他们甚至解开了当年野人灭亡的奥秘。

他们认为当年的野人是受到一种病毒的影响,从带回来的那些骨骸里,他们也得到了验证。感染了病毒的肉食生物会疯狂的吃掉它碰到的任何生物,它们已经丧失了意识,然后会在病毒的作用下逐渐打破原有DNA结构逐步变异或进化成被它吃掉生物的形象。

这也是能够治愈的唯一办法。起先的资料里有所记录,发疯的野人只有吞食同类才会痊愈。

他们推论野人族群就是受到了那种病毒的影响才逐渐灭族的,说起来他们的毁灭也真是惨烈。他们不断感染,所以不断吞噬其他生物,最后终于全部都失去了自我。而且那食草的羊群从未灭亡也得到了合理解释。它们最初都不是羊,但它们最后都变成了羊而已。这便是安一直都质疑的羊的生存绝技。

柏的意识愈加清晰,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大口的呼吸,惊恐的看向电脑上那封发自他自己的邮件。

在视频里,柏一直都嘱托要好好的生活下去。他想到那些话。他惊的瞪大了眼睛,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我一直都觉得,我们有朝一日会彼此相融,成为一体。安,你感觉到我热烈的爱了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诛仙,承载了多少人的记忆,高中多少个无眠的日夜是由这部小说来打发。 始一翻看就爱上了这部小说吧。在深夜里无数次的思...
    玉龙飞雨阅读 343评论 0 0
  • 讲座有三位老师,看起来都是居士。 艺术总监刘若玲女士 音乐总监X先生,X先生穿着佛衣,短头发 以上两位是夫妻 以及...
    小池水阅读 162评论 0 1
  • 为什么传销那么可怕,还是有很多人执迷不悟,深深陷入其中,这其中传销骨干是有技巧的,今天就一起随德家去看看传销是怎么...
    w不做差不多小姐阅读 136评论 0 0
  • 母亲,给了我生命。 没有母亲,就没有今天的我。我不会甜言蜜语,不会表达对母亲的感情。我只知道,长大后的子女,不论你...
    平安喜乐2阅读 8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