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俨诛杀和士开,锋芒毕露遭忌杀

北齐后主高玮的同母胞弟、琅琊王高俨因为和士开、穆提婆等人专横跋扈奢侈放纵,感到愤愤不平。和士开、穆提婆二人互相说:“琅琊王的目光奕奕有神,几步路以外就咄咄逼人,以往和他暂时打个照面,不知不觉就害怕出汗了,我们面见天子奏事时还不至于这样。”因此对他很是忌惮,将高俨调出住在北宫,并限令他五天上朝一次,不准他随时去见太后。

高俨被授职太保时,其余的官职都被免掉,不过还带有中丞和京畿大都督的职衔。和士开因为北城有武器库,想把高俨外放到更远的地方,然后夺取他总督京畿军队的兵权。

御史王子宜和高俨的亲信开府仪同三司高舍洛、中常侍刘辟强对高俨劝说道:“殿下所以被疏远,正由于和士开从中离间挑拨,您怎能离开北宫住到民间去!”

胡太后的妹夫冯子琮一贯阿谀附和和士开,后来自认为是太后的亲属,而且主管选用官吏,于是擅自引荐任命人选,不再向上启奏报告,因此与和士开之间产生了矛盾。

高俨对冯子琮说:“和士开罪孽深重,孩儿打算杀掉他,怎么样?”冯子琮心里想废掉后主另立高俨做皇帝,因此勉励他,赞成高俨这样做。

高俨令王子宜上表弹劾和士开的罪状,请求将他收禁后并加以审问。冯子琮有意将这份奏章夹杂了其他文书一同上奏,后主没有仔细审阅就批准同意。

高俨得到这份奏章后,欺骗领军库狄伏连说:“奉到皇上的敕令,叫领军收禁和士开。”库狄伏连把这告诉了冯子琮,请他再次向皇上奏报,冯子琮说:“琅琊王已经接到皇上的敕令,何必再次奏报。”

库狄伏连听他说得头头是道,便相信了,于是征调京畿的军士,埋伏在神虎门外,并告诫守门人不要让和士开进神虎门。

七月二十五日这天清晨,和士开按常例到宫中早朝,库狄伏连上前握住他的手说:“今天有一件大好事。”王子宜从旁边递给和士开一封信,说:“皇上有敕令,叫你到台省相见。”并派军士护送,高俨派都督冯永洛在台省中将和士开杀死。

高俨本意只杀和士开一个人,他的党羽却胁迫高俨说:“事情已经如此,不可能中止。”高俨便率领京畿的军士三千多人驻扎在千秋门。

后主派刘桃枝率领八十名禁兵把高俨召来,刘桃枝离高俨还很远时就惶恐地对他施礼下拜,高俨下令把他反绑起来,预备要杀死他,其余禁兵们吓得纷纷走散。

后主又派冯子琮去召高俨入宫觐见,高俨推辞说:“和士开往昔以来的罪行实在应该万死,他图谋废掉天子,叫亲生母亲剃发当尼姑,臣才假托陛下的诏令将他杀死。兄长陛下如果要杀臣,臣不敢逃避罪责。如果能宽恕我,希望派乳母来迎接,臣就去见陛下。”

乳母,是指陆令萱,高俨想骗她出来杀死她。陆令萱手里拿刀躲在后主背后,听到高俨的要求,怕得浑身打颤。

后主又派韩长鸾去召高俨,高俨准备去见后主,刘辟强拉住他的衣服劝道:“如果不杀掉穆提婆母子俩,殿下不能去。”

这时,广宁王高孝珩(高澄次子)、安德王高延宗(高澄第五子)从西面过来,问道:“为什么不进去?”

刘辟强说:“兵马太少。”

高延宗环顾四周说:“孝昭帝高演杀杨遵彦时,只有八十人。你们现在有几千人,怎能说少?”

后主哭着对太后说:“如果还有缘分,仍可与母亲相见;若没有缘分,就和您永别了!”于是急忙召斛律光入宫,高俨也召斛律光来。

斛律光听说高俨杀了和士开,拍手大笑说:“这真是龙子的作为,自然不像一般人。”他进到宫来,在永巷见到后主。

后主高玮正率领宫中宿卫的步骑兵四百人,授给铠甲,准备出宫一战。斛律光说:“小孩子们动干戈,不去惹他还好,一旦跟他交手,就会激起祸乱。俗话说:‘奴仆见主人,就会死了心。’陛下应该亲自去千秋门,琅琊王一定不敢轻举妄动。”后主便听从了。

斛律光在前面做引导,派人离开队伍,高声喊道:“天子来了!”

高俨一伙听说天子驾到,怕得纷纷散去,后主在桥上勒住马远远地呼叫他们,高俨还站在那里不敢靠前。斛律光缓步走过去对他说:“天子的兄弟杀死一个人,有什么可害怕的。”

说着便抓住他的手,硬拉着他向前,走到后主面前,替他求情说:“琅琊王年纪还小,肠肥脑满,行为轻率,等到年龄大了,自然不会这样,希望陛下能宽恕他的罪过。”后主拔出高俨所带的佩刀,用刀环对着他的头乱凿,过了很久才放了他。

后主收禁了库狄伏连、高舍洛、王子宜、刘辟强、都督翟显贵等人,在后园将他们一一肢解,然后在都城的大街上暴尸示众。后主还要把高俨府里的文武官吏全部杀死,斛律光劝止说:“这些人都是功臣贵戚的子弟,杀掉他们,恐怕引起人心不安。”

赵彦深也说:“《春秋》里说,军队不听从命令,责任只在领兵的将帅。”于是后主按他们犯过的轻重,区别情况他们分别判罪。

胡太后召高俨入宫,责怪他怎么敢如此胆大妄为,高俨说:“是冯子琮教孩儿这样做的。”胡太后大怒,派使者到台省用弓弦将冯子琮绞死,然后派太监用库车拉上尸体送到他家里去。从这以后,胡太后知道高玮不会放过高俨,便常常把高俨安置在宫中,每次吃饭都亲自先尝一尝,怕人毒死高俨。

陆令萱煽动后主说:“人称琅琊王聪明雄勇,当今无敌。但是看他的相貌,不是做人臣的样子。自从他独断专行杀和士开以来,我对他常常怀有恐惧之心,应该及早做出打算。”

宠臣何洪珍等人也请后主杀掉高俨,后主犹豫不决,用装运粮食的车子把祖珽秘密接来,询问他的意见。祖珽举出“周公诛杀管叔,季友毒死庆父”两个例子。后主便带高俨去晋阳,派右卫大将军赵元侃去诱捕高俨。

赵元侃说:“臣以前侍奉先帝,看到先帝喜欢琅琊王,现在我宁可被杀,也不忍心做这种事。”后主便将赵元侃贬为豫州刺史。

几天后,后主启禀太后说:“明天准备和仁威(高俨的字)一早外出打猎。”太后答应了。夜里,还在四更十分,后主就派人来召见高俨,高俨心生怀疑。陆令萱催促他说:“兄长叫你,孩子你为什么不去?”

高俨经不起怂恿,便整装出宫,刚走到永巷,刘桃枝将他的双手反绑起来,高俨高喊道:“让我去见母亲、兄长!”

刘桃枝用衣袖塞在他嘴里,把他的袍子翻过来蒙住头,将他背出来,走到大明宫时,高俨的鼻血流了满面,刘桃枝用力将他拉折杀死,当时才十四岁。随后将他的尸体用席子包起来,埋在室内,然后向后主复命。

后主派人启禀胡太后,太后到那里哭吊,刚哭了十几声,就被人簇拥着回到殿中。高俨有四个遗腹男孩,出生后不久都被囚禁而死。

高俨死后没多久,胡太后和主管僧人的昙献私通,僧人们甚至戏称昙献为太上皇。后主听说胡太后行为不检点而没有相信,后来有一次去朝见太后时,看到有两个新来的尼姑在太后旁边,生得眉清目秀,后主因为喜爱而把她们召来,没想到都是男子假扮的。于是昙献的事情被暴露,这些人全都被处死。

后主从晋阳奉太后回邺城,到达郊外,遇到大风。舍人魏僧伽懂得观测天象预卜吉凶,上奏说:“立即会有暴乱叛逆的事情发生。”

后主谎称“邺城中有变”,于是一方面拉足弓弦绷紧弓梢,疾走进入邺城的南城,另一方面派太监邓长颙将太后幽禁在北宫,下令朝廷内外的所有亲属不能去见太后。太后有时为后主准备了食物,后主也不敢尝。

后来,后主又赠琅琊王高俨为楚恭哀帝的谥号以安慰太后的心,又封高俨的妃子李氏为楚帝后。

胡太后被幽禁在北宫,祖珽建议后主以陆令萱为太后,说是魏朝太武帝拓跋焘也曾经尊立保姆窦氏为保太后的往事,并对别人说:“陆令萱虽然是个妇人,其实是个豪杰,自从女娲以来,还没有这样杰出的人。”陆令萱也投桃报李,称祖珽为“国师”、“国宝”,祖珽因而被任命为左仆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