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后主昏聩,亲小人远贤臣

北齐后主高玮年纪很轻,宫内宫外有不少宠幸的佞臣。武卫将军高阿那肱,一向以善于花言巧语逢迎谄媚受到武成帝高湛与和士开的厚待。武成帝高湛常常叫他在东宫侍奉太子高玮,因而深得宠爱,累次升迁到省尚书令,进封为淮阴王。

武成帝高湛曾经挑选二十个都督,派去做太子的侍卫,韩长鸾是其中之一,太子高玮唯独喜欢韩长鸾,将他累次升迁到侍中、领军、总掌门下省机密要事。

有个叫陆令萱的宫婢,丈夫是骆超,因为犯谋反罪被处死,陆令萱被发配到皇宫中当宫女,儿子骆提婆,也没入官府为奴。

高玮还是婴儿时,由陆令萱当保姆,陆令萱乖巧狡黠,善于讨好谄媚,所以深得胡太后的宠爱。她便依仗权势弄权,宫掖之中,竟然独擅威福。到了高玮即位,她被被封为郡君,和士开、高阿那肱都厚着脸皮做她的干儿子,后主还封她为女侍中。

陆令萱引荐她的儿子骆提婆进宫侍奉高玮,从早到晚在一起嬉戏玩闹,几经升迁到开府仪同三司、武卫大将军。

有一名宫人穆舍利,本是斛律皇后的随从奴婢,由于姿色出众,也得到后主的宠爱。陆令萱为了拉拢她,就当了她的养母,并引荐她为弘德夫人,令儿子骆提婆和她结为兄妹,并冒姓穆。

然而在高玮这么多的宠臣中,和士开在朝廷当权的时间最久,那些受君主宠信的大臣都依附他,为了可以保住自己受到恩宠的地位。

高玮想念祖珽,想把他从流放的囚徒中授职为海州刺史。祖珽想再次得到起用,就给陆令萱的弟弟仪同三司陆悉达去信说:“赵彦深城府很深,想效仿伊尹、霍光那样行废立之事,你们姐弟怎么能够平安,为什么不及早起用有才智的人,替你们设万全之策呢!”

陆悉达将那封信转给陆令萱,陆令萱又拿给和士开看,和士开也因为祖珽有胆略,能决断大事,想拉拢他当主要谋士,于是抛弃了以前的怨恨,虚心对待,和陆令萱一起对后主高玮说:“文襄帝、文宣帝、孝昭帝三位皇帝的儿子,都没能继承皇位,现在唯独陛下继承了父亲的君位,这是祖珽出的力。人如果有功劳,不能不予以报答。祖珽的心胸虽然狭窄,但有超出常人的奇谋策略,遇到事情紧急时能够发挥作用。而且他已经是个瞎子,一定不会有反心,请把他叫回来,听取他的计谋策略。”

高玮本就在思念祖珽,听到和士开这么说,立即采纳了他的意见,召回祖珽,任命他为秘书监,加开府仪同三司。同时任命斛律光为太傅,冯翊王高润为太保,琅琊王高俨为大司马,兰陵王高长恭为尚书令,魏收为左仆射。

和士开在高玮面前诬陷尚书令胡长仁骄横放纵,高玮便将胡长仁外放为齐州刺史。胡长仁心头气愤难消,秘密派刺客暗杀和士开。可是不巧,事情泄露,和士开向祖珽请教如何处置他。

祖珽援引汉文帝诛杀母舅薄昭的故事,高玮于是派使者到齐州,赐自己的舅舅胡长仁自尽。

穆夫人生下儿子高恒,当时后主高玮没有男孩,因此大赦全国。陆令萱想以高恒为太子,但恐怕遭到斛律皇后的忌恨恼怒,于是建议高玮,让斛律皇后当母亲抚养高恒。

和士开的声势权力越来越大,朝廷中那些不知廉耻的官吏们,大多去投靠他,甚至有人还做了他的干儿子,和富商大贾的行为差不多。曾经有个官员去探视和士开的病情,正值医生说:“大王的伤寒病很重,其它的药都没有效果,应当服用粪汁黄龙汤。”

和士开听了面有难色,这个人说:“黄龙汤并不难吃,大王不必多疑,请让我替您先尝尝。”于是将黄龙汤一饮而尽。和士开心里很感动,于是勉强服用,病果然痊愈了。

当时北周、北齐争夺宜阳,久而不决。北周勋州刺史韦孝宽对部下说:“宜阳一城,得和失关系并不大,两个国家为争夺这一座城,劳师动众已经一年。齐国难道没有智谋之士吗,如果他们放弃崤东(指宜阳,因宜阳在崤山之东),来谋取汾水以北一带地方,我们一定会失去大片国土。现在应当迅速在华谷和长秋修筑城池,以断绝对方进犯的念头。如果对方先于我们行动,我们要再去争回来就很困难了。”于是他画好了地形图,向朝廷陈述了这种情况。

宇文护却对他派来的使者说:“韦公的子孙虽然很多,但数不满百,倘若在汾水北面修筑城池,派谁去守卫!”韦孝宽的这一筑城防齐要策便没有实现。

过不多久,北齐的斛律光果然从晋州一路出兵,在汾水北面修筑起华谷、龙门二座城池,然后到了汾水以东,和韦孝宽见了面。斛律光说:“宜阳一城,久劳争战。现在我们已经放弃宜阳,准备在汾水以北取得补偿,希望您不要见怪。”

韦孝宽说:“宜阳,是你们的交通紧要之地,汾水以北,是我们所放弃的地方。我们所放弃的被你们取走,怎么能说是补偿!您辅佐幼主,地位和威望都很高,不去安抚百姓而穷兵黩武,如果贪图得到一处平常的地方,而导致两国军民疲困,甚至使生灵涂炭,我认为您实在不该这么做啊!”

斛律光进军围困定阳,筑起南汾城进逼定阳。北周军队不得不撤去宜阳之围来援救汾水以北的地方。宇文护向宇文宪请教计策,宇文宪说:“兄长最好暂时出兵同州以扩大声势,我可以率领精兵在前,看准时机攻取城池。”宇文护采纳了他的计策。

斛律光在西面边境上修筑起十三座城池,他骑在马上,用马鞭指画筑城的地势,手下立即着手进行修建,没用多久,十三座城边一一完成。虽然斛律光使得齐国的国境向西开脱了五百里的地方,然而却不曾夸耀功劳。

在这段时间内,他又和北周的韦孝宽在汾水以北交战,并打败了韦孝宽,宇文宪督率将领们在东面抵抗北齐的军队。

宇文宪从龙门渡过黄河,向汾水北面进攻,斛律光退守华谷,宇文宪攻取了斛律光新筑的五座城池。北齐的太宰段韶、兰陵王高长恭率领军队抵抗北周的军队,进攻柏谷城,攻克后就胜利而返了。

北周宇文纯夺取北齐的宜阳等九座城池,斛律光率领五万名步骑兵赶到那里去抵抗。北周宇文护派郭荣在姚襄城南、定阳城西修筑城池,北齐段韶领兵攻袭北周军队,将他们打败。

六月,段韶包围定阳城,由于北周的汾州刺史杨敷坚守而未能攻克。段韶加紧进攻,屠杀定阳的外城百姓。

这时段韶生病了,因行动不便,对兰陵王高长恭说:“这座城池的三面都有两道河壕,无路可走,恐怕只有东南有一条路,贼寇到了守不住的时候,一定会从这里突围,应当挑选精兵专门防守这条道路,这样一定能够捉住他们。”

高长恭便派一千多名精兵埋伏在东南涧口,不久,城中的粮食吃尽,宇文宪集中所有的兵力去救援,但是害怕段韶,不敢贸然前进。

杨敷不得已,率领现有的士兵乘夜突围出城,向东南方向逃走,被高长恭的伏兵攻击,全部俘虏,北齐夺取了北周的汾州和姚襄城,只有郭荣所筑的城得以保全。

杨敷的儿子杨素,从小就才艺很高,有大志,不拘小节,因为父亲杨敷守节而陷殁于北齐,却迟迟没有得到朝廷追赠的谥号,于是向朝廷上表申诉理由。北周武帝宇文邕不答允,杨素便接二连三地上表,周武帝大怒,命令左右将他斩首。

杨素高声喊道:“作为臣子侍奉无道的天子,被杀死是应该的!”

周武帝见他出言豪壮,很是赏识他,于是追赠杨敷为大将军,赐给忠壮的谥号,并任命杨素为仪同三司,逐渐对他加以礼遇。

后来,周武帝叫杨素起草诏书,他下笔立成,辞藻和内容都很好,武帝说:“希望你好好努力,不愁将来不会富贵。”

杨素回答说:“只怕将来是富贵来逼臣,臣倒无心求富贵。”

北齐斛律光与北周军队在宜阳城下大战,夺取北周的建安等四个戍所,俘虏一千多人而返。军队还没有到邺城,后主高玮派使者下令遣散军队。斛律光认为军士中很多都有功劳,却没有得到朝廷的奖赏,于是秘密地呈递表章,请后主派使臣宣读慰劳的旨意,在此期间,军队仍旧向邺城前进。

朝廷派使者命令军队停止前进,就地停留。军队回来,已经要抵达邺城郊外,斛律光便扎营等候朝廷的使者。高玮听到斛律光军队已经逼近邺城,心里十分厌恶,赶紧派舍人召斛律光入朝觐见,然后宣旨慰劳遣散军队。

斛律光的父亲北齐咸阳武王斛律金死时八十岁,他的长子斛律光为大将军,次子斛律羡和孙子斛律武都封开府仪同三司,出任州的地方长官,其他子孙被封侯而显贵的很多。

斛律氏的门第中出了一个皇后,两个太子妃,娶了三个公主,服侍北齐受到的恩宠,三代贵盛尊宠,当代没有一家能与他们相比的。

自孝昭帝高演以来,就对斛律金特别礼遇优待,每当他上朝拜见天子,常常准许乘用人推的车辆到宫殿的台阶前,或用羊拉的车迎接他上朝。

然而斛律金并不为这种待遇而感到高兴,他临死前曾经对斛律光说:“我虽然不读书,但听到自古以来的帝王的母族、妻族很少有能够保护自己亲族的。女子如果得到皇帝的宠爱,就会受到公侯权贵们的嫉妒;如果不得宠爱,就会被天子憎恨。我家一直以功勋劳绩而得到富贵,何必依靠女儿受到皇帝的恩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