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破碎(神话24)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山河破碎生灵涂炭。


半个月后,玉帝果然秘密下界,现身于中华峰麒麟洞。

“帝公子真是年轻有为!”玉帝没想到这位新科大神、麒麟王帝傲只是一位翩翩少年郎。

“道兄大器晚成,才令在下佩服!”帝傲彬彬有礼。

“什么大器晚成,不过是雕刻时光罢了!”玉帝自嘲。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做人就应该像道兄这样能蛰能出!”帝傲一语如金声玉振,悦人耳心。

“帝公子,你太像一个人了!”玉帝慨然长叹,“我想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

“一个人?”

“对!我此生最佩服的一位,也就是公子的先祖、天庭之主帝俊!”说这话时,玉帝双眸风云变幻,仿佛看到了时空外某个巍巍屹立的伟岸身影。

“道兄谬赞了,在下怎敢与先祖相提并论!”帝傲微微一笑。

“帝公子,我这次下界,除了要与太华结盟,还想向你讨要一个人。不知公子愿不愿意割爱?”玉帝言归正传。

“哦,什么人能让道兄抬爱?”

“当然是鬼谷先生!”玉帝笑答,“不瞒你说,现在天庭兵多将广,就缺一个鬼谷先生这样的帅才了!”

帝傲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身询问鬼谷子的意思,“鬼谷先生,你意下如何?”

“孙先生胜我十倍,王上有此一人足矣!”鬼谷子荣辱不惊,“两家结盟就是一家,在下任凭王上调遣!”

“先生高才,一定能在天界大展身手!”帝傲豁达放手。

“如此,我们这就道心盟誓!”玉帝十分开心。

“二打三毕竟吃力,不如加上我一个!”

北斗殿中,突然光华一闪,凭空现出了一位彪形大汉。

那大汉身高丈二,豹头环眼,虎鬓龙髯,一身筋肉更是如山岳一般,血气将白袍子都染成了红袍子。

“神之瞬移!”玉帝当场就愣了,口中呐呐道:“不是只有五颗吗?怎么会出现第六个人!”

再见帝傲,却是面不改色,“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钟魁!”

“鬼王钟魁!”这次帝傲也显露出了一丝惊异神色,“阁下不是魂体吗?”

“哈哈,这不是成神了吗!”钟魁大笑。

“人之躯壳即是太牢,哪有魂体无上逍遥,这句话可是兄台的名言,怎么,如今不做数了?”玉帝笑问。

“自从见了傲先生,老夫才知道这人之躯壳乃是绝世宝藏!”钟魁目露神往。

帝傲不再多问,只道:“阁下身在地界,为何要趟这趟浑水?”

“无它,只是憋得太久了,想舒展舒展筋骨罢了!”钟魁的回答相当嚣张。

“好!”帝傲朗声一笑,“既然兄台如此豪爽,我们三人就在九花琼下道心盟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昆仑墟,飞仙殿。

多宝道人自坐左席,右席两人,一位是佛国之主欢喜尊者,一位是圣国之主宋玉。

还有一人正孤零零站着,身子微微发抖。此人,正是侠国代理掌门盖聂。

“这就是你们仙家的待客之道吗!”见到只有三个席位,盖聂当即质问。

“年轻人,你们项少主呢?”多宝不答反问。

“项侠喜欢执剑江湖,侠国现有本人代掌!”盖聂扬起头颅。

“小小一个准神,也敢与我等并席吗?”欢喜眼睛一瞪,故意显露出了一丝神威。

虽然只是一丝,落在盖聂肩上却像是整个苍天的重量。他本想抽身就走,脚下却寸步难移。

撇过盖聂,多宝打开话题,“帝傲搞出来个灵心盟,显然是不想交割中华峰了!两位怎么看?”

“他这是自取灭亡!”欢喜冷笑,“我看这事就该简单点办,我们三个直接过去把他给灭不了就得了!”

“欢喜道兄,不可大意!”玉子出言警醒,“前日他们结盟,我曾动用过望气术,麒麟洞神华煌煌,绝对不止一个人!”

“玉兄说的对!那昊天定是也成了神,不然不会如此嚣张!”多宝略有所思。

“昊天是第五人应该没错,只是我总觉得麒麟洞还有第六个人!”玉子沉吟。唯一让他想不通的是,道种只有五枚,人怎么会是六个。

“不可能吧!”欢喜色变。若是三打三,那就真没什么胜算了。要知道,麒麟族天赋异禀,自古都是同阶无敌。

“难道就这么算了!”多宝不甘心。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玉子笑道:“他们成立什么灵心盟,我们就来个道心盟,合我四国之力,拿下太华只是或早或晚的事!”

“玉兄是说发兵讨伐?”欢喜皱眉。

“发兵讨伐虽然慢了些,却最为稳妥!”玉子点头。

“玉兄所言极是!”多宝表态,“我看这样吧,你我三家各出兵二十万。侠国底蕴最厚,能者多劳,就出兵四十万吧!”

“如此甚好!”对于多宝的提议,欢喜颇为满意。

“四十万!”盖聂差点吐血,“诸位这是要把我侠国当枪头使了!”

“年轻人,这可不是商议,是命令!”多宝大袖一摆,将盖聂直接扫出了飞仙殿,“速速备战去吧,若是你们侠国拖了后腿,恶果自负!”

一霞殿,盖聂连夜召见红拂、苍天笑。

与飞天仙殿的珠光宝气相比,一霞殿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都来了。”盖聂嗓音低沉,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的身子在不觉间有些倾斜,握剑的手也微微有些颤抖。

“师兄,你怎么了?”红拂满眼关切。去了一趟昆仑墟,自己这位师兄像是突然苍老了百年,一身豪气半点都不见了。

“没事,只是有些累了!”盖聂略加掩饰,“找到少主了吗?”

累字从一个准神口中说出,实在是匪夷所思。

“还是没有消息!”苍天笑摇头,“就像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自从项楚成为少主之后,碧霞一脉就由他来掌管了。

“师兄,会晤怎么样?”红拂小心询问。

“四国联盟,不日讨伐太华!”盖聂一语带过,“我连夜找你们来,就是商议出兵一事!”

“出兵太华!”苍天笑一惊,“盖侠,我侠门的剑可是只斩魔的!”

“我们已经后人一步,这次若是再跟不上,恐怕永远也跟不上了!”盖聂叹息。这叹息,有不甘,有酸楚,有心痛,有无力,甚至还有遗恨,可谓五味杂陈。若是当年接管侠门的是他,若是没有项楚的禁令让他投鼠忌器,若是他自己再大胆一点,何有今日之辱!

“出兵多少?”苍天笑问。

“四十万!”盖聂面色凝重。

“四十万!盖侠,这可是倾国之力!”苍天笑嗓门极大,又加上吃惊,这声音几乎像是一道炸雷。

“只要能在太华占有一席之地,一切都值得!”盖聂语重心长。

“侠门基业赌不得,为了利益滥杀无辜更不是我侠门本色!我不同意出兵!”说到这,苍天笑略作停顿,“我相信就是少主在,也不会同意出兵的!”

“师兄,四十万的确太多了!”就连红拂也有些犹豫,“万一有失,我侠门可要真的消亡了!”

“这是唯一逆转形势的机会,所以不管代价如何,我都要赌一赌!”盖聂打定主意孤注一掷。他深知太和灵气是自己成神的最后希望,绝不能放弃。

“红拂、苍天笑听令!”盖聂缓缓举起碧游剑,“着你二人整兵四十万,即刻备战!”

“你!”苍天笑愤然离去。

目送对方背影,盖聂一个趔趄差点倒地。这一刻,碧游剑之重,远远超过了他脊梁所能承受的能力。

“师兄!”红拂连忙将他扶住。

五月初五,端午节。

仙、圣、侠、佛四国以帝傲撕破梨亭公约为由,发兵百万讨伐太华。

太华也毫不示弱,四十万大军倾巢而出誓死捍卫祖地。

同一日,天庭发兵四十万相助太华。

天空大幕,由此拉开。

一道光,两道光,三道光,成千上万道光,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向了太华上空。

几乎与此同时,太华上空突然莲华绽放,五彩缤纷的流光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极光交汇,浩瀚如海,幻波沉浮,十方明灭。

一边是四象八卦阵,一边是两仪大磨盘,杀伐一起,鬼哭神嚎。

顷刻间,“流星雨”下,一团团燃烧的火焰从天空坠向大地,三江五湖苍烟密布。

一头巨龙从云层掉下,百丈身躯硬是砸碎了五云峰,漫天乱石直接覆灭了五云峰下三个村落。

一只火凤从青冥跌落,十万赤羽生生蒸干了澄水湖,熊熊烈焰更是吞没了澄水湖边五个部族。

双方你攻我守,你守我攻,一场波及五洲的拉锯战整整持续了三个月。

战场越压越低,先前还是一些密密麻麻的光点,像是星空,后来逐渐逼近,变成了刀光剑影的画卷,最后直接压在了人的头顶上,龙吟虎啸,披发浴血,历历在目。

苍穹被撕裂,山河被打碎,三个月双方损失均已过半,殃及凡人更是达到了数千万计,人间五洲生灵涂炭。

“末日要来了。”

“真的要灭世了吗?”

“我的孩子!”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谁能救救我们?”

满目苍痍中,到处都是绝望的嚎叫。

功德城外,人山人海,所有人口中都在呐喊着三个字,“傲英雄!”

终于,逍遥府开,两张帖子同时送到了麒麟洞、昆仑墟。

“什么!休战?”钟魁黑面。

“不错!”帝傲点头,“傲先生让我们暂时休战,待风云会上一并解决。”

“有傲先生出面最好不过了。”玉帝笑道:“我也正好抽空收拾一下上天界。”

“这三个老乌龟,就是不肯出手,害的老子想舒展舒展筋骨都没机会!”钟魁抱怨,“傲先生也是,怎么能听那些蝼蚁的声音。”

“怎么,钟兄,莫非连傲先生的意思你也质疑?”玉帝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昊天,你就不要给我下套了!”钟魁瞪了他一眼,“在傲先生面前,我还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


上一章:盘古重生(神话2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