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不必拆穿

其实很多事情不必拆穿,真相总会在合适的时机浮出水面。



撰文 苏尘惜

【壹】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朝七点半逼近,朱燕却还在屋子里收拾打扮,我不耐烦地催了好久,年底这段时间公司里忙得要死,最迟到办公室的人肯定成为经理的眼中钉,我可不想有这种待遇。

说来也怪,以前朱燕梳洗打扮很快的,基本都是她催我,这会儿换我等她才知等人有多焦心。以前只会做擦一下保湿霜的她,现在那梳妆台上护肤品、化妆品一大堆,甚至连唇彩都放了三支,难怪最近总喊没钱,估计全部花在这些小东西上了。

“来了,来了!”朱燕被催得不耐烦,拎着手提包跑了出来。不消说,梳洗打扮的时间长短出来效果完全不一样,这会儿站在我眼前的她,妆容精致,精神抖擞,真好看。我欣赏了一会儿忽然冒出一句疑问:“最近有什么喜事吗?打扮得这么漂亮?”

“女人天生爱美,你难道不希望自己老婆漂亮啊?”朱燕瞪了我一眼,我赶紧闭嘴。

朱燕说得没错,大多数男人都希望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朱燕也挺好看的,但她以前都是随性打扮,最近着重妆容以后一下子变漂亮了,我有点不习惯,甚至有点不安,害怕朱燕变漂亮的背后有我不想看到的理由。

我把这烦恼跟哥们胡浩一说,被他打了一拳:“嫂子不打扮的时候你说她邋里邋遢,嫂子开始打扮了你又怕这怕那,伺候你这老爷们怎么这么难,我要是娶了老婆,巴不得她把自己收拾漂亮了,看着也赏心悦目。”胡浩说得没错,我也只能这么劝自己。

但是伴随着朱燕变漂亮,她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迟,一个星期很少回家吃饭,这不,这会儿又发短信给我说要迟点回家,让我自个烧晚饭或者在外面买买吃。

“晚上你去哪啊?”我打电话过去询问。

“公司有事,年底了忙翻天了,别等我。”她并没有详细告知晚上的去向,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觉得她有事瞒着我。

正所谓女为悦己整容,难不成朱燕还有别的“悦己者”,所以最近这段时间才会如此勤快得收拾自己?这是我最不愿想到的事。

那天晚上我原本边看电视边等她回来,结果我抱着毛毯自己睡着了,她回来居然已经十一点了。

“饿了吗?要吃夜宵不?”她唤醒我后轻声问。

我迷迷糊糊地点点头,她转身走入厨房开始忙活,看着她熟悉的背影,白天的疑问又冒了出来,她最近为什么会这么勤快地执着于打扮,但是一旦我问出口,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呢?

朱燕想说的事绝对不会瞒我,要是隐瞒着肯定有她自己的理由,还是不要鲁莽问增加我俩之间的芥蒂了。

当一碗热腾腾的咸菜腊肉粉干端上桌以后,朱燕又在粉干上添了些酱油和醋:“等我等饿了吧,快点吃,这是你最爱吃的夜宵。”

心里一股暖流淌过,我觉得朱燕还是那个我最熟悉的她,一切都没有变。

【贰】

有一件事我没有料想到,伴随着朱燕变漂亮的同时,她居然又开始跳舞了,而且就在她前男友开的舞蹈练习班。胡浩最近陪女朋友去上舞蹈课,意外撞见了朱燕,特地打电话给我夸赞:“没想到嫂子的舞蹈功底这么好,那动作太标准,都可以当舞蹈教练了。”

朱燕重新练习跳舞这事远比她开始打扮给我的打击要大,她和前男友因为舞蹈结缘,也因为舞蹈分开,在商量婚姻大事的最重要阶段,前男友将所有积蓄都投入到了现在的舞蹈班,以至于谈婚论嫁的事就此搁置,随后感情也闹掰,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练习过舞蹈。

难怪最近朱燕总喊腿酸,原来是练习舞蹈给弄的,难不成?她想重修旧好?这个疑问冒出来,我吓了一身冷汗,再联系之前她之前忽然开始打扮,还有她橱柜里渐渐多起来的衣服,所有的线索连起来,仔细想想的确有点问题。

虽然我一直标榜自己是好丈夫,但是碰上了这档子事,我还是沉不住气,下班后照着胡浩给的地址找去舞蹈练习班,想要直接找朱燕问个明白,但是到了目的地,我又犯了纠结,万一不是呢?万一朱燕只是想重新捡起爱好,那我的质问必然引起感情危机。

犹疑来犹疑去,我最终没有走进练习班,而是在对面的肯德基坐了大半天,到了十点钟,练习班的门口陆陆续续有人出来,我瞪大眼睛寻找朱燕的身影,一个,两个……都不是,终于,看到她走出来。

跟她并排出门的还有曾经的前男友,有说有笑,不得不说看到这一幕我心情极度糟糕,也许曾经我不愿相信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待我走出肯德基打算过马路时,看见朱燕与前男友告别,往远处的一个公交站牌走。

事后想想那个晚上的,觉得自己有点搞笑,一个大男人居然窥探老婆的隐私,说出去怕是要被人笑话,好在那晚我收敛了脚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假装在外刚办完事情,打电话问朱燕在哪,顺路去接她,她上车以后直喊累。

“你不是说公司忙吗?怎么会在这?好像附近有你前男友开的舞蹈班吧?”我假装不经意地询问。

她稍稍犹疑了一会儿:“嗯,我在他那练舞,别的练习班都漫天要价,他看在曾经的情分上给我打了六折。”朱燕瞥了我一眼又接着说,“就是担心你多想,才没告诉你。”她这么坦诚,我倒不好意思再追问。

直到回家走楼梯时,我才发现她走路姿势有点奇怪,顾不得心里的芥蒂,小心上前扶住她:“练舞的时候弄的吗?怎么这么不小心?”

“没事,待会儿就好了。”朱燕莞尔一笑,一下子把之前的尴尬气氛都消融了。回到家后我没让她乱走动,倒了盆热水先让她泡着,又跑到厨房忙活夜宵。

朱燕见我这么忙活得照顾她,有点受宠若惊:“你今天发奖金了吗?对我这么好?”

“再不对你好点,怕你跟人跑了。”以玩笑式的话语说出担忧,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就知道胡说八道。”朱燕发狠瞪我,拿起手边的枕头向我砸来,欢笑声中结束了心惊胆战的一天。

【叁】

朱燕公司的年会,我作为家属也受到了邀请,朱燕居然为了这一天,特地为我购置了一套几千块的西装,比我平时穿的要金贵不少,穿之前她仔仔细细地熨烫平整。

“不用这么隆重吧?不就是一次年会吗?”

“买都买了,赶紧穿上试试。”朱燕催我换衣服,见我动作慢吞吞,干脆亲自上前替我穿戴,那认真的模样像是在整理一件宝贝似的。

年会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朱燕的心情愈发兴奋,不时地哼个小曲,有时还会傻乎乎笑,不知道的人以为我娶了个傻子回家。我郑重地表示了自己的担忧,这次她直接拧我胳膊:“老婆高兴你还有意见?”

直到年会当天,我才知道朱燕为什么会有这一切改变,明白真相时我只想找个地洞钻。其实我很庆幸当时没有鲁莽地拆穿朱燕,才没产生感情的芥蒂。其实很多事情不必拆穿,真相总会在合适的时机浮出水面。

年会是一月二十四日,也是朱燕的生日,而我这个当老公的居然忘了这个事情,朱燕在年会三百多名职工面前展现了精彩独舞,并在离席时说了让我很感动的一句话:“虽然今天是我的生日,但今年我最想感谢的就是我老公的支持,亲爱的,接下去的日子我要继续貌美如花,更会赚钱养家。”全场响起掌声,更有不少人将艳羡的目光投往我这。朱燕的感恩演讲掀起了年会的热潮,之后上场表演的各位纷纷向家人致辞表达感谢,台下的人也受到感染,不少人热泪盈眶。

散场以后我连连抱怨,怎么不事先告诉我,至少我应该准备一束鲜花,以示回应。

“如果告诉你,那还是惊喜吗?”朱燕白了我一眼。

是啊,的确是惊喜,有惊有喜。惊的是她一系列的行为让我担心她会出轨,喜的是在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收到表白。

“其实你前段时间刚开始化妆,而且一天比一天漂亮,穿衣打扮又那么精致,我真的挺怕你变心的,但我一直忍着没说,知道我忍得多辛苦吗?”

朱燕无辜摇头:“之前你看电视里别人家老婆穿衣打扮那么好看,一天到晚吐槽我糟糠妻,影响你的形象,现在变漂亮了你又担心我跑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

“我的礼物呢?”朱燕见我说不出话,转移了话题,这让我更加窘迫,我一直记得朱燕的生日在月底那几天,但是一边忙着工作,一边忙着胡思乱想,不小心就把生日这事给忘了。

朱燕顿时泄气,我哄了半天也没啥反应,最后我使出杀手锏:“你把淘宝购物车链接给我,我去付账,那里面肯定是你要的东西,最不会出错。”

她噗地笑出声,搂紧我的脖子,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

她的购物车里是一大堆护肤用品,她说之前一直忙着工作、买房子,都没空收拾一下,有一天照镜子忽然看见眼角处有两条细纹,才意识到衰老正在靠近,她害怕在不知不觉中就这么老去,所以她才想要好好打扮。年会上的舞蹈,也算是给自己三十岁的生日礼物,趁她还跳得动的时候,至少能精彩一回。年会后一个星期,朱燕就收到了她最满意的礼物,是她那晚年会舞蹈找人特意录制的视频,刻成了光盘。

很多时候我们都以为女人忽然变美,是出现了一个她想为之呈现美丽的对象,所以丈夫总怀疑想要变漂亮的妻子有出轨之心,其实不是,她们只是想在易逝的韶华里让自己有过美丽惊艳的时刻,至少曾经美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