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动画角色和天气气旋的生活方式

2017年12月31日追记:

作品并没有特设国籍,尽管舞台和语言是在日本。可以说,这是艺术无国界的部分——每个国家的人都能享受,能欣赏。

我们说喜欢动画,喜欢动画角色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在说喜欢日本,我们指的是某一个个体。虽然我有泛泛地说过“喜欢动画”,但事实上并不是指的是喜欢日本的所有动画以及喜欢日本的动画文化,而仅仅是喜欢单个作品,以及单个作品的衍生产品。仅仅是喜欢单个角色。其实我喜欢的动画作品,中意的动画作品占的比重相当少,基本是四个月会一直专一于一个角色一个作品。

事实上,在今年去过日本之后,日本网站的老旧,日本搞的这种限定那种限定的产品购买方式造成的票务混乱,日本的いじめ問題,拖沓的物流与高昂的物价,以及东京附近人们面无表情的敬语、压力与命令,经常出现的奇怪的恶趣味以及满街的十八禁书目,都给人很糟的感受。从消息的了解上看,福岛核电站的处理,一个人常常被迫替另一个人背负责任背锅,以及艺人界说不清道不明的潜规则,这些综合考虑下来,从我个人的感觉来看,相对于中国,现在的日本反而给人很封闭,完全没有前进与创新的感觉。甚至包括动画作品,近四年来也几乎在走下坡路。

我并不比中国更喜欢日本。我也只是喜欢演唱会的氛围、动画产品、北海道区域内人们服务的热情、新干线的舒适度,以及JR东日本的电车、巴士机制而已。换句话说,如果这些文化产生在任何一个国家,我都会喜欢这些。只不过刚好产生在日本而已。

然而,作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我无法离开动画角色了。二次元可以认为是一种文化力,而我有对这种文化的依赖,对文化产品的依赖。产生这种依赖就是人家在这个产业的实力。


有必要澄清的是,当说喜欢角色的时候,我并没有在说喜欢日本人。我喜欢的只是为这个角色赋予生命的一切动画制作人员。

©:《中二病でも恋がしたい!》特典(中二病でも製作委員会)
©:《中二病でも恋がしたい!》特典 (中二病でも製作委員会)


©:《中二病でも恋がしたい!》特典(中二病でも製作委員会)

而当购买角色、动画相关产品的时候,我也并没有所谓「过度的版权意识」、担心白嫖不好这一概念,更没有「喜欢日本人,给日本人送钱」的概念。花出去买的每一个产品,都是用父母的钱给自己买礼物而已。这一切是能让自己得到幸福的事情而已。

这是因为父母辈有可能的不理解而加的追记,是前几天走路的时候想到的话。



2017年11月28日追记:

和角色约会(的剧情)带来的生产力似乎更高,超过了美海的剧情。某种程度上是不是意味着我喜欢六花胜过美海呢?

《中二病でも恋がしたい!》和六花约会的剧情让我兴高采烈地单日学了八个小时以上,投资时间九个半小时,把进度狠狠地赶了一番,清理的任务几乎让进度在一天之内赶上了。现在几乎已经没有特别紧急的任务了,而这反过来又增加了我舒适地享受角色的时间。真是良性循环。

这么做也让买BD有了理由——这个BD换的是生产力,心安理得地买。倒不如说正是因为想心安理得地买BD所以才这么努力地学。

完成任务数,其中青色表示数学任务。粉色表示动画。



似乎我甚少在文章中提及现在所学的数学专业。这篇文章将会介绍一下作为数学专业的学生是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当然我相信我是采用这种方式全校绝无仅有的人,毫不具有普遍性。标题中已经说明了这种生活方式的特征——依赖动画角色和天气气旋。

对我来说,这两样几乎是生命之源一样的东西。只要数十天没有这两样东西,我几乎就会濒临渴死。



2017年11月6日正文:


依赖动画角色

写这篇文章的契机是动画《凪のあすから》草率地处理了我喜欢的角色,当时让我非常生气。你无法想象我生气之后做了什么:我冲回自习室,连续两个半小时证明了我拖延了一个月的五六个数学分析定理。


这学期的数学分析的节奏一般是这样的:我们的顶尖级博士后导师利用高超的教学水平三小时讲一章的内容,而且基本不讲书上的内容,全用自己的话将证明思路和相关延伸介绍一些,要的是学生下来对照课本一经自己整理、融会贯通,有豁然开朗之感。再加上概率论、常微分方程、复变函数等课程,事实上要跟上进度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精神好的时候整理课堂内容、写写作业题目的思路,精神一般的时候完成作业、背数学公式;精神差的时候听音乐、背单词,这就是本学期的基本节奏。为了充分发挥这个节奏,我使用了一些时间管理工具和技巧,确实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但是,我的颈椎并不太好,眼睛也不太好,再加上要求时间的高质量利用,需要将质量不好的时间留给外语学习,这也就意味着我每天学习数学的时间一般没有能力超过4小时。特别是一般来说,做完四十五分钟的数学,脑袋就是一团浆糊,脖子也疼,根本没办法继续往下想。这时候一般的解决方案是出去活动活动,特别是唱唱动画歌曲或角色歌之类的,可以让人清醒一下。由于这个死的限制,只要有几天学不到三四个小时,学不到这个上限时间,因为受到颈椎和思考能力的限制,也基本上并不能说一天学六七个时临时抱佛脚来弥补——当然了,我也没有临时抱佛脚的动力。这就导致时常会出现数学学习跟不上节奏的情况。


然而那一天,我发现我根本也不累,也完全不想休息,头也不晕、脖子也不疼、困也不困,脑袋很清晰,全身有了精神,一个劲儿只想把气愤发泄在这些定理上。我发现自己那天非常顺畅地把这五六个难以下咽的定理理解了。

那时候我一点也不想让自己干轻松的事情,专挑难事做。当时的状态让我自己都觉得恐怖。说是气疯或者暴走了也不为过。当天我学了入学以来单日最长的5小时数学分析。

App:爱今天


当天之后,我的进度一下子富裕了起来,学习的节奏也突然顺畅了许多。一旦把最难的事情做了,剩下的事情做起来也轻松了许多,让我这两天连续有空写长文。我是不是应该感谢剧组把我气成这样?并不知道。

其实,那一天是数学分析的期中考过后的那个晚上。一般数学专业学生相当可能的状态是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学三四个小时——事实上我的某位舍友也是这么做的,平时玩手机可以连续两三个小时的他,买几块面包早起就坐在那里开始翻书。然而,我现在对考试已经严重缺乏紧张感——它不能为我带来任何事情,我不相信它能给我回报,所以我甚至不关心考试成绩的任何重要性 。前一天晚上我还在悠哉游哉地学着日语,把BD特典的キャストコメンタリー(角色评论音轨)悠哉地听一听。如果说推动我把数学学下去的动力是什么,我只能说,除了动画角色没有别的。


角色的幸福能让我开心地开动起我的工作——这是容易理解的。可是让我真正惊讶的是,站在角色立场上发起脾气来,也能让我更疯狂地开动我的工作。另一方面,就算制作的极棒的纪录片《地球脉动》和剧情极棒的电影《星际穿越》,也对我很难有这种效果。和喜欢的角色拥有共同的心情地度过三四个月校园时光,站在动画角色的立场上去高兴、去生气、去感动,是一种相当别样的体验,任何其它事物都无法替代。就算剧情再让人不满意也好,就算剧组再让我失望也好,这种体验都是无法替代的。

对角色如此的投入,会因为气愤吐了一万字的牢骚,也会因为赞赏写一万字的感想,全部都是写给未来的自己看,而毫不关心有没有其他人看(倒不如说甚至不希望没看过这个动画的人看到),这些都正在转化为我的一种奇妙的优势之一。

因为对角色的投入,在作品评价里、作品相关里,我获得了大量有趣的英语和日语的学习材料,也无意中输入了大量外语材料。目前最幸福以及最有回报的事就是学会了日语,能够和角色与角色的声优更近一些,能更接近角色的想法、声优的想法和导演的想法。

因为对角色的投入,我生活变得不再无聊,变得几乎天天有新鲜的情感注入,变得不再考虑讨厌的人和事,变得无时无刻在期待着下一周的周五——我将最让我期待的动画安排在了上完八节课之后。生活因为角色而有了无限的期待,仅仅如此,就让角色有了几乎无穷的价值。


我的天赋是什么?我始终否认哪方面特殊的能力是我的天赋——我始终不觉得我学数学有非常轻松,我也始终不觉得我学理科会比别人省事,以至于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有自信参加竞赛的程度。我现在的答案是:我这样对角色与“微光”这一抽象元素的极深的体会,以及接下来要提到的对气旋能量相当独特的感受,就是一种重要的天赋。其中前者这甚至给我带来了「我自己是绝对独一无二的,有许许多多专门为我制作的作品、专门等待着我的角色,都还仍然在未来等着我」的有一点自我意识过剩的感受。这种感受甚至直接让我有信心面对接下来的日子。

虽然更确切地说,大多数人一定都会有喜欢的角色和作品,从小说里也好、电视剧里也好、漫画里也好,但我相信甚少人的「喜欢的角色列表」和「喜欢的作品列表」是完全一致的。在推小鸟游六花、潮留美海这两个角色的期间里,我也尝试了大量的动画,但都完全无法喜欢上,这其中甚至包括相当著名的凉宫春日、长门有希等。我发现,只有小鳥遊六花和潮留美海是我的菜。

仅仅是喜欢上一个角色,这个契机,我认为就是天赐的。

即使同时喜欢一部作品,每个人也会有均能够被承认的解读方式。比如说《凪のあすから》也是一部相当多人喜欢的作品,但是像我这样的思考方式做出解读的人,恐怕也非常罕见,而赋予你这种罕见解读方式的方式也是天赐。


从「喜欢的角色列表」和「喜欢的作品列表」里,你可以鲜明地看到一个人的取向。哪些东西能让他/她获得更深的感触,更强烈的共鸣,能和哪些事情一起开心起来、兴奋起来、跳起来蹦起来,以及能和那些角色一起沮丧、一起悲伤、一起感动。这不正是“感情上的个性”吗?这样几乎独一无二的个性,才让人真正认同自己的价值——自己真的有被独一无二赋予的能力。这个能力,可以说是特定的“共鸣”,不仅仅是看作品的时候共鸣,还把这种感情彻底带到了生活中。

不断地写文章,不吝惜时间地记下我的想法,就仅仅是在珍惜这种天赐的灵感与感情上的个性。


对气旋的依赖


版权©:HIMAWARI-8


非常奇妙的事情是,对天气气旋的独特感受成为了我另一个重要的天赋。

我近来对极端天气已经没有了兴趣。那种灾害让我都觉得可怕和难受。像台风和冰雹一样的极端天气,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追起来累。而相反,我却对一种相对平和现象有独特的体会——气旋的味道。

青藏高原的高空槽献给榆中的气旋,或者确切地说是一种高空低值系统,引起润雨和大风、风向变化的同时,持续的降雨能带起季节性土壤和花儿的芳香,这甚至是在福州的雨中感受不到的。我能从每一个气旋里闻到独特的香味。


更厉害的事情是,我可以从气旋的香味中补充体力值。每次气旋来时,我像吸鸦片一样迎着风的方向吸十分钟,往往能达到一种恐怖的效果——脑袋由浆糊状一下变得清澈,只睡了四个多小时也突然就不困了,在四周气旋的香味的拥簇下,闭上眼睛,我仿佛有在天堂呼吸空气的感觉。十分钟后,精力爆棚,无论再困难的事情也干得动了——某种程度上和动画角色的效果有极其类似之处。

作为八年多的气象爱好者,我已经很难提起精力再关注其它天气。然而,气旋除外的天气系统,无论是下雪、下雷雨、下冰雹,还是普通高空槽降雨、副高边缘主雨带降雨,甚至是登陆台风,就是一概没有这个效果。可能和空气质量有关吧,只有气旋这样大型的又温柔的天气系统,才有机会创造这种体验。

再加上我对伞的喜爱——买到了一把非常漂亮、制作也非常精细给力,特别是伞的大小刚好适合我的个子小鳥遊六花同款大伞,这让撑着这把伞在雨天里散步也成了期待。

小鸟游六花的伞



于是,我现在还在关注天气的唯二原因:一,我需要天气预报,但榆中台不会报。二,我需要知道哪一天有气旋,从而对生活产生期待感。

不依赖于人,却依赖于天

自此,我现在形成了相当成熟且幼稚的一套生活方式。因为这种生活方式运作地很好,所以把它称为成熟;而因为这种生活方式实在不认为它是可持续发展的,把它称为幼稚。无论成熟也好幼稚也好,它都是我十分珍惜的生活方式。

我的生活方式已经几乎不依赖任何人就可以得到幸福——当然前提是有体面的收入。我没有兴趣和那些急功近利的人打交道,至少目前,也没有任何动力和参加这样那样考试,做这样那样前途的准备的人交流。我知道他们未来比我光明得多,但他们的光明并不能复刻为我的光明。我知道因为个性的原因,即使照抄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根本不能给我带来什么,或者更进一步会给我带来反作用。现在最适合我的生活方式,就是这样依赖于动画角色和天气气旋带来亮点的生活方式。

然而,我的生活方式严重依赖于上述两项事情,换句话说依赖于天赐。始终保持谦卑的原因,不是我想保持谦卑,而是我的所有能力都依赖于上述的天赐。我不认为我自己在这其中做了什么或者能做什么。假使我这学期成绩好,那显然是天赐的。假使不好,那也是运气问题。我改变不了什么。

不羡慕任何一种其它的生活方式

我不认为我在羡慕其它任何一种生活方式,没有人的生活方式能让我羡慕——我倒希望这件事发生。这就意味着我必须得自己开发独特生活方式,才能最大程度满足我的情感和物质需要。


现充的生活方式?我观察过现充的生活,特别是那种看起来讲话讲得特别开心的现充的生活,发现在旁边观看现充信口开河比做个现充有意思得多。下面都摘自我的微博。

6月28日

虽然已经吐槽过很多次但我还是想吐槽。貌似长江沿岸的人非常爱说这样一件事:别人说我家城市很热,然后这些人就说,你们那是干热,干热那没什么,我们是闷热!别人聊到我家那里挺冷的,然后这些人就说,你们那是干冷没啥,我们是湿冷,冷到骨子里的冷!反正咋样好像都是他城市有理一样,虽然话差不多是没错。这种话题我从来不参与,就跟夸霾一样,感觉很无聊。

7月20日

现在炫耀攀比谁家的天气更难受已经成为风潮。自从霾开始多了以后更是如此。动辄吹嘘自己家里连续半个月数十天四五十度只是气象台不敢报的人大有人在,吹嘘霾和莫兰蒂的自不用说。近来有一种新的风头是吹嘘雨强。动不动一个小时400毫米一个月一两千毫米的,还有连续一个月见不到太阳的比比皆是。

8月9日

每次地震都有一堆烈度I,II的地方的人跳出来说「跟你们说地震这东西震习惯了就好了。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了」,「我翻了个身子继续睡,我是不是没救了?」。这些人也是非常逗。

9月1日

(火车上)隔壁一个OL在和别人聊天。非常sophisticated的感觉。非常标准的普通话。

「我先吃饭。我先不说了。」

……(听别人讲了一阵)

「但是人的头脑,它是本能地会思考的。你自然而然会去想这些事情。行了,我先吃饭了。」

……(听别人讲了一阵)

「是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和你们说话了。我从小有先天性的(未听清)。如果边吃饭边讲话的话,食物会直接进到(未听清)里。嗯。」

……(听别人讲了一阵又插进来)

「我曾经坚持着去学绘画学了一阵,怀抱着那种爱好和憧憬想去尝试。我觉得我能做的好。我建议你就是要去…要去尝试。你要去接触一些没有接触过的事物,其实真的会很有趣的。即使你想逃避的时候,你心中的本能的火焰会去告诉你不要放弃。但是我后来没有继续了。为什么?我心中强烈地告诉我: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嗯。这面还不错。我先吃饭(笑)。」

……(听别人讲了一阵又插进来)

「我听说曾经有一个实验……当他知道这一刻的时候,他的眼泪流下来了。当没有一个规则放在那里的时候,即使是那么善良的人也会像野兽一样。你知道,人类我觉得就是一个百科全书。」

……(听别人讲了一阵又插进来)

「其实真的要有历练,不然你没法学会解决问题。」

「你现在就在生活的世界,有些人就在遭受枪弹的袭击,有些人正在被割成一块一块的。嗯,你是做设计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笑)我觉得我只能点到为止了,剩下的你只能自己去感受到。」

「如果你觉得现在的社会和你想象的有差别的话,你可以奋力地去朝你想象中的社会靠近。这是你必须要去尝试的过程。」

「我推荐你看一下高晓松的小说,好像叫做小松奇谈。它很有趣。他知道每个国家的差异,知识面特别丰富。还有一个节目叫侣行。强烈推荐你看。那个男生就是看着别人做豆腐,结果自己做赚到一百万。你可以看到他们的生活方式特别特别特别的独特。」

「我听一个故事。我自己都忍不住落泪了。(故事未听清)他说我不疼,因为我活着。」

「任何一个摄影师,都没有办法被最美的景象抓走。」

每次听到这种满满正能量的演说式聊天,以及无法理解的感人肺腑的词汇,再加上周围人「我开始崇拜你了」的欢声,以及越来越多人去和她搭讪,我就有强烈的感觉:自己好像和这个世界「ズレてる」了。

10月15日

始终无法理解那种极端现充——一般情景是吃饭时三个女生听着一个发音特别接近播音员的男生谈天谈地。

永远的五个话题:

一,南方的冷是湿冷,刺骨的冷,不同于北方的冷。

二,来兰大的你们真是太幸运了。许多人觉得兰大不好,其实兰大是被埋没的学校。

三,自己如何应付综合测评,以及应付它的重要性。

四,自己为搞项目熬夜的「苦逼」和「美滋滋」(原话总是用到这两个词),以及每天早上到图书馆占座。但是项目做好了非常有成就感。

五,「我的一个感受是」应该好好珍惜大学生活,不要让自己青春后悔是最主要的。


那个极现充刚才在我旁边秀日语。“你知道日本人特别有礼貌。他们每天第一次见面都要说「おはよう」、「はじめますだ」。”然后特别自豪地一个回头,「老板来加碗饭」。

我反应了一阵后面这个是什么,当我想到是「はじめまして」的时候差点把大盘鸡喷出来。

他又说了:「我其实知道什么时候会点名什么时候不会点名,但我从来不缺课。」很像「我其实这样从楼上跳下去就会长出翅膀,但是要战斗的时候才能用,现在不想跳。」

10月28日

一大队现充过来吃饭了。大概四男七女的样子。好奇的是这种场合女生永远比男生多。三个男生开始讨论起来。

A:「我最近就是在看那个《月色真美》,狗粮番。」

B:「动画吗?我觉得新海诚的作品不错。」

A:「对,但是我最近看的那个《月色真美》也挺不错的。」

C:「宫崎骏还是更好一些?我反正比较喜欢宫崎骏的作品。」

A:「哈哈,跟你们说最近的那个狗粮番,满满的狗粮塞你嘴里。对、对,就是那个《月色真美》,全是狗粮。你看过不?」

我快笑炸了。

班委的生活方式如何?像有些人一样,去把干涉别人的生活当作自豪这件事,我做不到。

学霸的生活方式如何?我对当学霸没有兴趣。就算学再多知识,如果不能转化为能看一话动画的话,对我来说说实话没有任何成就感。之所以我还会这么勤奋的问问题,仅仅是因为跟我敬佩的人能说上话,能从我敬佩的人那里得到知识,这件抽象的事本身就是很开心的事情了——而并没有在乎我具体多得到了哪一件知识。高三期间努力学习的原因也不是为了考个好大学,而仅仅是珍惜着「难得能够享受和大家一起向着同一个目标努力的美好感觉的时光」。

成功者的生活方式如何?从现在开始准备各种成绩,开始四处询问未来的发展和走向。看起来这样能保证一个非常体面的未来。可是循着别人的路子,真的能给我喜欢的生活形态?特别是要和大量的跟我基本没有共同话题的人打交道,听他们介绍自己的成功经验,并且做一些送礼、回礼。特别还要做一堆事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一想到这种事我就很烦,真的。我根本没想像他们一样成功,我也没想要自己的所谓实力被得到认可。如果我自己认为我的能力仅仅在于对作品独特的体会的话,我需要拿出什么来让人家认可我呢?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讨厌形式上的送礼、回礼和人际往来。有时候我还蛮佩服自己。除了和书记对话和考驾照的时候,我还从来没有从情面和大局出发给某人客气地道歉或者感谢送礼之类的。像对朱凌和丘远青这类老师,我的感谢能说三四年,我可以一直惦记着他们,却没有像成功人士们一样,半年就过去探望一次,堆笑唠嗑上一两个小时现在自己有多成功都是他们辛辛苦苦殷勤培养的。一旦说出感谢,我真的是感动到一种程度了才会这么说。我一直没有说感谢一般不是因为我不懂得感恩,而是根本觉得对方没有帮到我什么——尽管对方可能自以为帮了我许多。

而且虽然很幼稚,我现在的感谢和道歉都完全没有考虑这个人未来可以多跟我打交道,多给我帮助这类事情——这种事情通常划入“人情世故”、“应该感谢”之类的。我写过相当多封感谢信,可以是写给根本不认识我的人,之后再也不会跟我打交道的人。但我仅仅觉得把这种心情说出来的话,对方和我是不是都会开心一些呢?这样想着就觉得说出来总比不说出来好,所以我向榆中环境局专门寄了一封感谢信

此外,我几乎把所有剩下的零花钱都用于购买我喜欢的动画BD/CD和纪录片BD,这也是表达感谢的一种。我从来没有像许多人认为买正版是一种“道德约束”,而仅仅是一种我认为想付与的感谢而已——它们给我的帮助对得起这个价格。顺带一提,这也是我讨厌日语的敬语的原因。天天「誠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和「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的,真的让人觉得他们都丢失了感情一般。


像下面这种生活方式如何?坦白地说,我一看到这份特典的时候,真的萌生出相当程度的憧憬。给自己喜欢的角色填色上色,是一件多幸福、多有趣,而且完成之后也相当有成就感的事情啊!看着动画制作作为一个整体,颜色设定、服装设定、背景设定等等,工作的结构是那么清晰,连设定的注意事项都一项项写得如此有条理。工作的成品展现在自己的面前是如此地形象,这简直让人干完工作成就感爆棚,不是吗?

版权©:KyoAni(2013),《中二病でも恋がしたい!》製作委員会,BD特典


版权©:KyoAni(2013),《中二病でも恋がしたい!》製作委員会,BD特典


但是,这毕竟是一种体验而不是工作。体验永远比工作来得有趣和新鲜。我相信如果现在邀请谁来做天气预报体验,肯定也会感觉相当新鲜。我觉得在内田真礼这位小鳥遊六花的声优兴致盎然的时候,后面这位OL因为这样流水线的工作已经快累趴了。

版权©:KyoAni(2013),《中二病でも恋がしたい!》製作委員会,BD特典


我已经身临其境地感受作为大城市东京的这种工作氛围了。无时无刻的敬语,以及工作模式一旦固化了之后就会相当时间内没有进步,都让我现在畏惧日本的工作形态。甚至看动画的特典的时候,有一些动画相关的event,都充斥着「させていただきたいと思います」这种毫无意义的让人想吐的句子。我已经对日本的敬语由尊敬转为极度反感。

不过,总体来说,这种工作模式还是让我最向往的——至少感觉能做出点什么整体的东西。从某种程度上说,我现在多写长文,少发微博;多做教程,少报天气,也是想要多做出一些整体的东西来——这才符合内向的感觉和优势。但是毕竟这种看起来很幸福的工作(特别是关系到喜欢的角色的工作所以才觉得幸福)毕竟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是遥远的将来而已,而且是几乎不可能得到的。

这学期已经由这样的生活方式带来梦寐以求的生活

除此之外,也没有任何大人的工作模式,没有任何人的生活让我觉得特别向往,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往哪方向努力,所以我做不到以「更享受地等待下一话的动画」之外的更大的元素作为目标。

我觉得这学期除开集体生活必须考虑的参差不齐的人素质之外,已经几乎是梦寐以求的生活了。我有复数个喜欢的角色、喜欢的作品和纪录片以及相关的大量特典、有较好的空气,它们保证了学习不会落下,心情也不会受到影响。不喜欢的课看着杂志,喜欢的课津津有味。累了就出去,在秋高气爽的天气里踏着散落的落叶绕着校园舒服地跑一圈,又或者在荡秋千上看着湛蓝的天空。心情差了唱动画歌,心情好了写作业。有其它人干扰的时候背单词,没其它人干扰的时候写文章看动画。电费、水费、餐饮费、住宿费,一切的一切吃着国家的津贴,一边还有大量的自习空间来没人干扰地读书,有大量空空的一人空间的荒地,让我可以没人干扰地享受着动画。最关键的是兰州最神奇的一点:几乎永远不会生病。

我甚至觉得,每天和别人想的是不一样的事,脑袋里不是被考试所塞满,而是被美丽的角色、美丽的故事、美丽的音乐所塞满,烦心事全都忘了光光,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这一切,当然离不开天赐的动画角色和好空气,离不开每个月父母寄来的充足的生活费,当然也离不开兰大的进步


总体上,不需要依赖人,也不需要有求于人的生活是幸福的。这学期,几乎再没有什么人找我的麻烦,生活几乎完全自给自足。当你已经在节奏相当稳的生活中的时候,你自然不会去考虑一片茫然的未来的事情。

不觉得我这种生活方式是羞愧的

我当然知道,这种生活方式的基准是幼稚可笑的。但我觉得轮不到我来羞愧(ashamed,はずかしい)。事实上我一点也不觉得这种生活方式有什么好羞愧的。从某个角度上来说,我完全支持《中二病也要谈恋爱!》里想要灌输的价值观。但从消极的角度来说,我也有自己的解读。

我们学校有天天往水池口倒方便面和茶叶,堵塞水池的人,有天天上厕所不冲的人,有大量把脚踢在前面椅子上的人,有大量不随手丢垃圾的人,有从来不自己取快递都拜托舍友去取的人,有恨不得自己做了个什么事情要让天下都知道的人。自习室里已经是90%的占座和10%的人,每个人平均坐拥三个自习位。像那些团支书之类的班委,该打小抄打小抄,考试的时候用手机的用手机,拿一本书在底下翻起来的都有——以获得不错的平时成绩。有还自己擅自决定奖学金归属的人。

很“欣慰”地看到,他们中有相当部分是即将成为“成功人士”的人。我在学术答疑时,在教师休息室外面静静等着老师给里面的学生答疑的时候,都见过不少一个人冲进去把书塞在老师跟前就开始问起来的人,也有我问的时候就开始自己插嘴问起来的人。美名其曰现在是竞争社会,不会竞争的人必将被社会淘汰——他们是会抓住这样机会的人,因此他们更有机会获得成功,这是必然的。作弊更是如此了,他们懂得什么时候该应付,什么时候不该应付。像这种作弊被发现几率较小的期中小测,偷它个五六分平时成绩,也未尝是一件划算的生意。真可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最要命的是,在这样的成功人士中,甚少有我钦佩的人。

这些人尚且毫不觉得羞愧,甚至无数次觉得自豪。而在不影响任何人的情况下能自给自足地获得幸福的我,有什么理由羞愧?

这就是我很肯定地喜欢着自己现在的生活方式的原因。我知道我需要改变,但我看不到这种生活方式改变的任何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