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热血】三加二事务所(7)

开启吧!新世界之篇! 第七章 你的身体很老实嘛

“那个...”向前行走片刻,陈言虚着眼道:“果然...很在意呢,你那个杠铃到底从那里掏出来的?”

“啊,算是跟你的发胶状态同样性质的能力。”看着自己的手,白梦怅然道:“姑且算作‘超能力’吧,每当我想要攻击时,身后都会随机出现武器。”

“哈?”陈言瞪大死鱼眼,不可置信道:“你这BUG般的能力何时出现的?”

说完,恍然大悟道:“哦...看来是皮皮鲁做的吧?”

白梦点头道:“听大叔说普通人在是灵域无法存活的,说起来...差点就死掉了呢。”

东方弹乐在旁边羡慕道:“皮叔的苹果即便在我们的世界都是有价无市的,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给了你一个。”

“能让人获得超能力的苹果...吗?”陈言沉吟片刻,看来欠下了皮皮鲁很大的人情呢。

话说...他们两个还活着吗?

镜头转向另一边。

原本拥塞天地的怪物群此时竟被消灭了一大半,调哥与皮皮鲁气喘吁吁的靠在一起,警惕看着四周存活的巨蛇。

“放他们自己去闯不会出事吧?”皮皮鲁道。

调哥颤颤巍巍从衣袋里抽出一根烟,点上后舒服道:“哈,得救了...这只是最简单的E级灵域,安心吧,他们不会轻易死掉的。”

“而且,你把‘超人苹果’给了白梦一个吧?对于她来说,这次的经历会是很宝贵的财富也说不定呢。”

调哥不说还好,闻言皮皮鲁脸瞬间耷拉下来,他欲哭无泪道:“一年才能生产三个的超人苹果仅仅是E级灵域就用掉了两个,下半年我该怎么办啊混蛋。”

“嘛嘛,这也是你与她的缘分。”调哥吐出一口烟雾笑道:“为了救误入灵域的普通人而浪费珍贵道具,在咱们的世界里,能做出这种蠢事的人恐怕也只有你了。”

“你是在开解我吗?...如果是的话请用更加柔和的词语再表达一遍。”皮皮鲁仰天长叹,突然好奇道:“不过你给那个小哥用了什么东西来抵御灵域侵蚀?”

调哥摇摇头:“我没有帮助他。”

“哈?”皮皮鲁不可置信道:“你是说他一个普通人竟抵挡住了灵域侵蚀?”

“不是抵挡。”前者遥望三人离开方向,露出意味莫名的笑容:“那家伙来到这里后仿佛回到了家里,异常活泼呢。”

“看来悦儿选中他并不是没有原因。”

“要么这个名叫陈言的小哥天赋异禀且异常耐操。”

“要么,就是他的身体里隐藏着...惊人秘密。”

一条按捺不住的巨蛇趁二人聊天之际发动了攻击,它挥起庞硕尾巴沉沉甩向他们。

调哥冷冷看了它一眼,丝毫不为所动。

轰!

皮皮鲁单手抵挡住这一击,两者碰撞的气浪则呈辐射状卷向四周。

这风像一计信号,只是眨眼间,所有怪蛇都动了。

它们悠悠荡起尾巴,高举向天空,如同礼花肆意绽放,下一刻,尾巴落...

调哥竖起中指食指,迎着烟花大喝道

“封印!”

咔咔咔咔。

这声音来自每只怪蛇体内,不多时它们的躯体便自中心开始石化,眨眼间蔓延全身。

它们的尾巴绷的笔直,如同下饺子般齐刷刷坠落下去。

“走了。”

调哥弹飞烟头,从怪蛇石碓里绕出后道:“让我们去看看真正的答案吧。”

“然后...”

“带他前往,真正世界!”

...

三人在沙漠里行走半晌后,终于看到了人烟。

站在沙丘上纵目远眺,东方弹乐喜道:“前面有个小镇。”

“是啊是啊。”陈言吐槽道:“沙海里矗立的古老城镇对吧?其实这里是塔克拉玛干沙漠没错吧?”

在行走的这段时间里,通过二人的逼问,东方弹乐终于说出了灵域是什么东西,同时他们也更加理解了自己的处境。

据弹乐所说,所谓灵域其实是亿万人类幻想出来的产物,并通过磅礴愿力将他们具象化,而具象化的事物,便是灵体。

灵域依据愿力多寡,也分为好几个类别,而他们所处的这里只是最低级的灵域。

“原来如此,二十多米长的怪物海洋只是最低级的吗?”陈言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常规来说,从灵域逃脱只有两个办法,其一,有远超于该灵体的生物出手,从外部击溃灵域,还得在破灭的灵域世界里将他们完好无损的带出来——但就弹乐所知的高手,能做到前一步的有好几个,但后一步一个也没有。

所以只剩下最后的办法。

“我们要从内部,击垮灵体。”东方弹乐如此道。

但这需要一些条件。

首先,他们要找到灵域中枢,这点至关重要,因为灵体本尊就在里面。

其次,则是要分辨出真正的灵主,为了掩人耳目,灵主通常都会设置障眼法误导他人,有很多人就倒在这一步上。

现在,陈言他们已经做到了第一步,沙海中的孤镇,便是中枢区域。

东方弹乐从怀中寻摸片刻,掏出几样事物摆在二人眼前。

“这是...”陈言看到他手中的一张‘符纸’样的纸张,嘴角一扯。

“这是符纸。”

“还真是符纸啊喂...”他低声道:“从违和感十足的APP到代入感爆炸的符纸,绕回来了啊!科技树很微妙的绕回来了啊喂——”

东方弹乐:“...”

吞了吞口水,他一脸蛋疼道:“总之...把‘盾符’贴在身上,关键时刻有奇效。”

“咦...”白梦将盾符揣到怀里后,好奇的拿起旁边一枚徽章,问道:“这是什么?”

徽章约莫手掌大小,黑边白底,其中央印着‘FGW’英文字母。

“这是战斗服。”弹乐道:“带上去,试着轻轻旋转LOGO。”

白梦狐疑的望了他一眼,而后将徽章熟练的扔给陈言:“诺,试试。”

东方弹乐:“...”

陈言似乎料到白梦会这么做,他接过徽章后扣在前胸的衣服上,而后轻轻一旋...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徽章向四周猛地溢出黑白状流质体并转眼将其牢牢包裹住,几秒后,流质体表面产生裂痕,如同柳絮般飘散殆尽。

再次出现的陈言已除去了身上的运动装,取而代之的则是黑白两色风衣,下身则套着皮裤,风衣后摆直至脚踝,显得既潇洒又飘逸。

打量着自己着装,陈言抽搐着嘴角,良久孑然叹道:“罢了...科技树的什么的,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怎么样?”弹乐洋洋自得道:“这是局里新一代战斗服,唯有‘组长’级别才能领到的。是不是很帅?”

“FGW啊...”乜了眼胸前的LOGO,陈言问道:“这就是你所属组织的名字吗?”

弹乐点头,道:“FGW隶属于国家,是一支专门处理灵体的特种军队。”、

【那你就当我们是中国龙组那类的组织吧,毕竟是攀附在纳税人身上的吸血鬼,在享受国家高级待遇的同时掌握两三件高科技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不是吗?】

听了弹乐的话,陈言想到了某大姐头所发的牢骚,看来这并不是单纯的玩梗啊...

不过现在并不是八卦‘新世界’势力的时候,陈言望着若隐若现的古镇,道:“都换上这衣服吧,我总觉得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

两人点点头,开始了准备。

半小时后。

三名身着风衣的潇洒人影仰头看着巨大城墙,一人感叹道:“比瞭望的要大啊。”

“毕竟是核心,没理由不严密吧?”白梦唉声叹气道:“我们可不可以快点,穿成这样被老师看到,会扣风纪分的。”

女性战斗服颜色跟款式跟男性大体相同,但下身却不是皮裤,而是...黑丝袜与长筒靴。

OH YEAH~

陈言看着人来人往的进城口前有士兵看守——他们披挂银白色甲胄,手里拿着长枪,活脱脱一副古装电视剧里的打扮。

“战斗服有伪装功能,它能用幻觉让任何人看到他们所认为的正常着装”东方弹乐低声告诫道:“总之...进城时一定要低调,这样才更有把握找到灵主。”

“我知道了。”白梦点点头。

“喂!你们几个!”一名巡逻的士兵看到陈言三人鬼鬼祟祟的不知在说什么,职业性的对其从肩膀上一拍,沉声道:“干什么的?”

“喝!”

白梦习惯性的双手箍住这人,大喝一声将其扔到地上。

闻讯士兵惨叫的化作流星,被砸进兵堆里。

东方弹乐:“...”

陈言:“...”

“有敌袭!”

他的同伴吹响了警报笛子并大呼道。

东方弹乐抽搐着脸颊,生无可恋道:“...你们有毒吧?”

“只有突围了。”陈言揉了揉太阳穴,看着闻讯涌来的士兵们对二人道:“走吧!”

...

此刻,现实世界里。

膨胀的绿色尸体被人搬到解剖台上,他身上有很多缝合线,看来是已经尸检完毕。

从解剖室出来的法医脱去厚厚的隔离服跟防毒面罩,眉头紧紧皱起。

“怎么样?秦医生?”一旁等候的刑侦员紧忙凑过来:“有没有发现线索。”

秦医生面色古怪的点了点头。

他缓缓道:“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在四天前,死因嘛,一开始断定为中毒。”

刑侦员点头道:“这都是已经掌握了的,还有吗?”

“然后就很诡异了。”秦医生咧着嘴,神情恍惚的问道:“对了,受害人是不是还有个妻子?”

“不错,他妻子失踪了,我们已经发布了寻人启事。”

“呵呵...寻人启事可以撤下来了。”秦医生道:“我在受害人的胃部找到了消化不完全的人类躯体,我想...那大概就是他的妻子。”

“什么!”刑侦员闻言毛骨悚然道:“你是说...他把自己老婆...给吃了?”

“要是食人我倒还不会说‘诡异’两字。”秦医生额头泛起冷汗,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来。

他梗着喉头,艰涩道:“死者喉管有巨大撕裂痕迹,食道壁上附着衣服纤维...换言之,这家伙不是用“吃的”,而是用吞的。”

“食道壁上的组织同样出现在胃袋里,而其中的人体并没有蒸熟迹象,也就是说....”

“这个人...”刑侦员声音嘶哑,不可置信道:“生吃了自己的妻子?!”

...

警局某办公室里,一向强势的张局长正微笑的接待特殊来客。

来人所穿衣服制式的与弹乐拿出的战斗服一模一样。配合她那傲人身材,走到那里都是焦点。

那是一名女子,留着披肩长发,紧绷的衣服将她身形衬托的婀娜多姿,她怀中抱着一本书,这让她显得颇为文静。

“...无论如何,今晚请让我接待您。”张局长兴奋地搓着手,紧张道:“毕竟南县已经很多年没有像您这样的大人物过来了。”

“张局长你太客气了。”文静女子微笑道:“我来只是处理自己的私事罢了,那么,我想要的找到了吗?”

“是的...”

望着手下送来的资料,张局长道:“前几天确实有一名叫做‘东方弹乐’的少年出现在我县附近。只不过...两天前突然失踪。”

女子沉吟片刻,陡然问道:“冒昧问一句,最近这里有没有发生不寻常的事情?”

张局长一愣,立刻摇头道:“没有。”

女子深深看了他一眼,笑而起身道:“那么打扰了,我去别处找吧。”

“我能问一下...您为什么要找他吗?”见女子看向自己,张局长解释道:“我们本地警方会尽全力协助你。”

“呵呵...不用了,我大概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了。”女子走向门口。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如果有人问起,我们也好有个交代。”此时的张局长已然满头大汗。

女子一顿,留下一个名字便头也不回推门而出。

“东方抚琴。”

“我的名字是,东方抚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