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热血】三加二事务所(8)

开启吧!新世界之篇! 第八章 

信手格开不知从哪投来的长枪,陈言抖了抖发麻的手臂,向四周看去。

数不清的士兵正向三人这里增援,而他们则依靠战斗服的防御与‘盾符’越打越吃力。

“喂!”白梦看向东方弹乐:“做点什么啊!”

“开什么玩笑啊混蛋。”东方弹乐都快哭出来了:“我今年才加入FGW的好吗?连笔试都没过啊!”

换言之,你也是与我们一样的萌新咯?

陈言心思电转,不仅想到了皮皮鲁的苹果——如果吃掉它,想必再多的敌人都不是问题吧?

啧,现在是想那种事情的时候吗?

陈言怒哼一声,旋即蹬在来人身上,风衣下摆犹如月牙从他身后划过,陈言高高跃起!他从怀中摸索片刻,找到了一柄类似于甩棍的武器。

“噫?还有这种方便的东西呐?”陈言手臂一震,手中事物瞬间伸长三倍之多,他与敌人头顶飞跃,挥动手臂扫向了他们的脑袋上。

乓乓乓!

沉闷的肉击声响起,有几人惨嚎着摔倒在地。

当陈言势头已尽,身体下坠之际,有几名枪兵正处于他的下方,面露狞笑。

而前者面不改色,只是喊道:“白梦!”

须臾间,他的身后陡然出现一道黑影,那正是白梦。

她夺取了一柄长枪,越过陈言对下方敌人就是一计横扫千军!

下方众人脸色凝固间,被扫的一阵人仰马翻,趁此机会,二人扯起东方弹乐左突右闪冲出了包围!

“往哪里跑?”白梦问向陈言。

陈言不假思索道:“城里!”

外面是一览无余的沙漠,行走也很容易留下痕迹,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

但进城一样危险,因为城门处的士兵最多。况且众人身上的盾符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罢了罢了!”被陈言扯着衣领‘被’飞奔的弹乐认命般叫道:“你们抓紧我!”

“做什么?”

弹乐咬牙道:“我们冲进去。”

言罢,他从怀中掏出一张发旧符纸,吼道:“三月之辉,辰星缀空!”

“雨落将夜,天际暗淡!”

“不离不弃,起誓守护!”

“终我一生,群星璀璨!”

在他咏唱符文时,无数明亮光芒于他身边凝结,三人如同一颗小太阳,耀的人睁不开眼。

“星之咒...闪烁!”

轰!

他话音刚落,手中夹着的符纸化作星光环绕于众人身上,而那些明亮光芒化作‘燃料’,使他们成为一颗‘流星’以千钧之势冲破了城门,并在这座黑暗的古城天空上闪过一条笔直明亮的线,坠向彼端。

...

暗中观察的调哥扯了扯嘴角:“是星之咒呢。”

皮皮鲁面无表情附和道:“没错,星之咒...呢。”

看着古镇城墙被流星斜着撞破的巨洞,调哥呵呵笑道:“居然在一开始就用了终极大招....好好的E级非得玩成无解难度...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会玩了。”

“也没办法呢。”皮皮鲁蛋疼道:“毕竟有白梦啊,毕竟是强行将灵域等级提升的女人...”

“是啊是啊。”调哥干笑道:“总觉得...陈言小哥很可怜。”

“嘛嘛...”

...

流星带着三人砸到某户人家的院子里,白色光罩因为能量的关系破裂,而他们亦是狼狈的滚落在地。索性盾符还在,并没有造成多大损伤。

“哎哟哟...”东方弹乐虚弱的呻吟起来。“大家都没事吧?”

“干得不错啊小哥。”陈言拍了拍身上,将他拉起来后一脸赞叹道:“瞬间觉得你很可靠呢。”

“是吧?”虽然有气无力,但弹乐还是自得道:“别看我这样,其实也掌握着很强大的咒术。”

陈言眯起眼和蔼道:“那样的咒术你还能放几次?我刚刚有了个计划。”

弹乐身体一僵。

他干笑道:“看来你需要一个新计划了。”

这次轮到陈言身体一僵了。

“喂喂..别告诉我这就是你压箱底的招数...”

弹乐苦笑点头。

乜了眼弹乐颤抖的身体,陈言额头青筋暴起:“那这招对身体的负荷...”

“没错,相当大。”弹乐就差伸出手臂摆个‘yeah’的造型了。

啪。

听着二人的对话,一旁白梦无语的捂住了脸颊。

“我玩你大爷啊!”陈言突然掀桌怒吼道:“还没开团DPS就被秒了啊!这种怎样都想怒点20的冲动是怎么回事啊!”

“小言,别灰心。事情总会有转机的。”白梦很罕见的安慰起他来。

“也许看在我们状态很差的份上,这里的大BOSS会主动出来干掉我们也说不定呢。”

“关键时刻不要在这里给我制造恐慌啊!”陈言咆哮道。

正在三人说话间,这小院子的各个角落里,突然冒出了六名模糊人影。

“出现了啊啊啊!”陈言与弹乐抱在一起。

人影逐渐凝实,那是六名身着素装的孩童,其中有男有女,正好奇的望着三人。

“欸?孩子?”白梦惊奇道。

“不...”眼尖的陈言立刻将视线转移到某个孩子身上——七八岁男童,留着齐头刘海,有着一对黑枣似的瞳孔。这正是将陈言调哥拉进灵域的男童!

“是你!”

男童似乎也认出了陈言,他眼睛一亮,对其打了个招呼。

陈言:“...”

画风...不对啊?

那个满嘴肉糜,手拿水果刀的孩子哪去了?

六个孩子都不会说话,焦急的比划起来。

“他们好像让我们去某个地方。”收起长枪,白梦疑惑道。

“切...”想到男童那诡异能力,陈言料定三人也跑不了,索性光棍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过去。”

“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白梦乜了眼脸色发白的东方弹乐:“反正带着他肯定也跑不远的,两人一起也有个照应。”

东方弹乐:“...”

虽然仔细一想确实是这道理,但听起来就是很让人不爽啊!

...

二人在男童的带领下走进了屋子里,进入一间卧室中。

里面有名卧床的女童,看样子得了重病,神情十分痛苦。

男童走到女童身边,对陈言比划了起来。

“你是要我们...救她?”陈言不可置信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况且仔细看去,女童的身体也呈半透明状,就算是救治,又要怎么做?

“原来如此,发高烧吗。”白梦看着女童痛苦的神情,忍不住走上前去。

“喂!”陈言被她的动作惊了一下。

可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男童很温顺的站在床边,并用期待眼神望着白梦。

白梦上前看了看,自语道:“恩...感受不到体温的高烧吗...”

“有没有试过冰敷?”她问向男童。后者无奈摊手,摇了摇头。

“哦...不管用吗?”白梦奇迹般理解了他的意思。

“他们是灵体,普通医疗手段肯定不管用吧?”陈言在一边干笑了起来。

“需要我们做什么?”前者问道。

男童面露挣扎之色,转而颓靡叹了口气。他摆了摆手。

“咳...那个灵体被人诅咒了。”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东方弹乐趴在门框上气喘吁吁道。

喘了好久,他艰涩道:“灵体不会受现实疾病困扰,而她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被人下咒所致的。”

男童眼睛一亮,看着他。

而弹乐苦笑回道:“你别看我,E级灵域中有能力给灵体下咒的原住民恐怕只有灵主一人了,但我们现在的状态,想打败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男童似乎知道此事,他垂下眼帘,沉默了起来。

陈言看着他们,突然想起来调哥说的事情。

据调哥调查,洋房夫妇在几年里买了七个孩子,并将他们残忍杀害,只为吸食幼儿脑浆。

而他们也猜测过,这新生灵域的灵主恐怕就是拉他们进来的男童,但现在看来,灵主似乎另有其人。

“难道说...”陈言眼睛一亮。

轰!

屋外一阵巨响打破了他的思考,男童脸色巨变,他对白梦打了个手势便匆匆出去了。

陈言刚想随男童出去,但被白梦喝止:“别出去,他要我们待在这里。”

屋外。

有一尊庞然大物正站在三人刚降落的位置,他身周环绕着两条有破碎玩具组成的小型怪蛇。

来人身高将近四米,整个人被黑雾笼罩,但留下一对嗜血瞳孔。

“他们在哪里?”那个人直接问向男童。

男童面色如常的摇头。

“哦?你们都不知道?”来人看向其他人,收到了一样的答复。

另一边,三人透过门缝注视着外面,待看到来人怪异模样后,忍不住大吃一惊。

“这也是灵体吗?”陈言惊呼道。

“不错。”弹乐脸色难看的吓人:“而且看灵压程度,恐怕他就是灵主了。”

“灵主...会主动出来?”白梦不解问道。

“他们只会在面对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躲起来,很显然...我们对他构不成一丝威胁。”弹乐郁闷道。

屋外,来人眯起眼睛看着众孩童,尖锐道:“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窝藏侵犯者!”

“果然...只惩罚你们将生者拉入灵域,太轻了吗。”

随着灵主话落,身周围绕的怪蛇如电般扑向其中一个孩子,在众人都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怪蛇咬住了那孩子半透明的脖颈。

孩子‘嗬嗬’呻吟两声,终究失去生机,化作星光散去。

其余四人均愤怒尖叫起来,刘海男童眼圈通红的拦下同伴,怒视灵主。

“憎恨吗?”黑雾散去,灵主面容也呈现出来,在暗处观察的陈言看到他的面容后大吃一惊。

虽然辨认起来很有难度,但灵主面容跟倒在走廊里的‘气球’分明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形成这片灵域的灵体竟然是洋房男主人?

“你知道什么?”一旁的东方弹乐轻声问道。

陈言小声将事情经过说给了二人听。

弹乐听后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怪不得明明只是一个E级灵主,但给人的压迫力却接近D级...这家伙是堕落者。”

“堕落者?”陈言不解问道。

弹乐盯着外面局势,缓缓道来堕落者的设定。

灵体虽然看上去像人类,但却是不同的物种,如同刘海男童,作为人类的他已经被洋房男主人所杀死,而灵体的他则是继承了‘人类记忆’的新生命体,或者说...只是灵主依据对男童的记忆而塑造出来的灵域生物,通俗来讲就是NPC。

而堕落者就不同了,它们是通过人类肉体直接转生,在拥有人类身体的同时亦拥有灵体身份。

之所以称它们为堕落者,是因为人类与大部分灵体本就是敌对身份,而它们却蛇鼠两端,极易受到键盘侠的怒怼,虽然堕落者也不乏有好人存在,但它们遭受人类排斥还有一个最重要原因。

“堕落者因为其自身的特殊性,可以污染‘众生意愿’,那是构筑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弹乐望着院子里的高大背影,轻声道:“当众生的‘意愿’全部沦为‘私欲’时,人间将跌入空间裂缝,成为一个巨大且混乱无序的灵域。”

“这么严重?”虽然不明但觉厉的陈言问道:“据我所知洋房男主是个养殖户,他怎么会突然成为堕落者的?”

“很简单。”

弹乐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堕落者身为沟通‘希望’与‘私欲’的桥梁,其身体内部蕴藏着特殊物质,而将那些物质抽取出来后就会得到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白梦也听得入神了。

“彼岸果!那是让所有灵体都着迷的东西,尤其是对高阶灵体更有效用。”

“两位,看来我们不仅出不去,还有可能命丧于此了。”

弹乐苦笑的一字一句道:“在这家伙的身后,很有可能有只极为强大的高阶灵体,而正是他将这个人类转化成了堕落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